第2章 英雄老哥和红脖子老爹
  在回家的路上,挤在驾驶舱内的雷曼看了看仪表盘上的读数,提醒了一下自己的兄长雷诺晚点可能要去萃取场搞点瓦斯燃料了,然后天生有点粗线条的雷诺看了看燃料指示表却撇了撇嘴表示没关系,这让穿越过后凡事都小心翼翼的雷曼有点惯例的恼怒:
  “你这样大大咧咧去参军很危险啊!”
  “军人崇尚勇敢,一味小心谨慎是不行的。”
  雷诺的话让雷曼陷入思考,接下来的任务来看,除开那个意义不明的任务以外,另一个任务写的明明白白是要求他跟雷诺一起参军去,让他跟着雷诺一起闯世界开剧情,好让系统回收CG。但是参军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是和平年代的军队也就算了,现在克普鲁的特伦联邦政府可正是打仗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当兵可不是在军营里训练就完了。
  那是真的要上战场的,到了那时候,他需要面对的可就是曾经是游戏里的单位了,比如高斯步枪的子弹,比如说攻城坦克的克鲁肖(Crucio )冲击大炮,甚至是从轨道上进行轰炸的大和炮,那他自己凭什么保命,难道凭借自带的那个只开了两个指挥官,连2级都没到,能源也没有的系统?
  开什么国际大玩笑,但是不跟着自己这个便宜哥哥去,任务就又没戏了,慢慢挖掘那个莫名其妙的任务又是看缘分的事情,照这么下去,过一阵子人神虫三族开打,自己就真的是随波逐流的命了。
  那种命运不在自身掌握的感觉,雷曼自打穿越以来就衷心的讨厌!
  这么想着,兄弟两人慢慢的抵达了位于斯洛星上的家,镇子上的灯光正在视野中逐渐变大,八角形的城墙围住殖民居住区,只不过由于为了对抗斯洛的极端气候变化,房子大多现在已经躲入地下不出来了。
  看见这样子,雷诺说了句什么,大概的意思就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之类的话,雷曼点头表示同意----他们住的地方真的是狗窝来着。
  从地球来的大船坠落在克普鲁以后,因为地表气温变化大加上缺少矿产资源,斯洛这样的星球一开始是被殖民者们无视掉的,等那些能够支持工业的所谓【核心星球】都被殖民干净以后,才轮到斯洛这样的星球。
  而在斯洛这样的边缘农业星球上,大片的适合耕种的土地又优先被资本分配,留下像是雷诺父亲这样的底层百姓去面对严酷的外星殖民环境。面对恶劣的环境辛苦开垦之后,底层的百姓还得面对越来越高的税率和油料短缺,这还不算,就在不久之前的2488年,每个农民还得买开垦证,一张开垦证就得2000信用点(Credits)。
  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家自然不可能太舒适。
  两兄弟一打开门,立刻就有兴高采烈的声音响起:
  “啊,是詹姆斯哥哥和雷曼哥哥!”
  好几个小孩子穿着破旧的衣服从房间的各个角落如同小老鼠一样钻出来,抱住了雷曼和雷诺两兄弟,雷曼想了会才意识到今天是轮到他们家照顾那些父母双亡的孤儿了,就在雷曼抱起一个小孩儿的时候,他穿越以后的夫妻---特雷斯-雷诺也从浮现着锈迹的房间门后面走了出来,这个粗糙强悍的汉子对他的两个孩子招了招手:
  “吃饭了。”
  果然,大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十二份食物,餐盘上是被当作蛋白质而大量养殖的兔子做成的兔肉排,面包和汤,中央则摆着大量的如同小山一样堆积的土豆,所有的人都坐下以后,特雷斯率先将手肘放在桌子上同时交叉握手,并且闭上了眼睛。
  沉默在一瞬间降临在餐桌上。
  “感谢今天所有人都活着有饭吃。”
  等特雷斯说完的时候,小孩子们已经开始如同脱缰的野狗一样开始疯狂吃饭了,雷曼也默默的把应对重体力劳动而很咸的肉菜放进嘴里,兔肉的口感,简直熟悉的让人想吐,但是不吃这种动物蛋白的话,就只有虫子蛋白粉了。
  就在雷曼默默吃饭的时候,感觉肋骨忽然被兄长雷诺用胳膊肘子捅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的似乎后,雷诺就已经开了口:
  “爸,我想去参加陆战队。”
  卧槽你个说话不讲艺术不看场合的二蛋老哥!!!---雷曼在心里开始疯狂吐槽,他哥怎么也不能现在就说吧,老爹明显累得已经不行了,老娘现在又不在,你好歹等母亲大人回来老爹开了瓶酒以后再说啊!!!
  嘎吱,房间里忽然想起一声尖锐的响声,雷曼当时就想捂住脸不看了,那声音是老爹特雷斯正在切肉的餐刀一下子扎穿了兔子肉,在金属餐盘上发出的金属摩擦声,比外面的雷暴还吓人的低气压瞬间在房间内弥散开来,两兄弟的母亲,一位温柔坚韧但是不会跟丈夫的坏脾气对抗的女性,也只能在听见声音从屋内冲出来以后,轻轻的摸了摸丈夫的手背。
  特雷斯放下餐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妻子带着小孩子们去房间里继续吃饭以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雪茄切开点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星球远近闻名的威士忌以后,才透过烟雾看着这两个孩子,只不过他的第一个问题,出乎意料的是给雷曼而不是给长子的:
  “你哥跟你说过这事么,你怎么看?”
  雷曼看了一眼兄长雷诺,又看了看养父,心里瞬间闪过很多种方案,但是最终脑袋里的画面定格在穿越前看到的雷诺在游戏里的样子,这些年培养出来的感情让他脱口而出:
  “我知道兄长为什么要参军,我个人是不赞同的。”
  “你个忘恩负义的小…………..”
  “你给我闭嘴,”特雷斯打断了长子的话,又把雪茄指向雷曼,“你,继续说。”
  “老哥是想去当英雄,没错吧,”雷曼看了看自己固执的兄长,撇了撇嘴,“战火连年蔓延,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苦难,我的笨蛋兄长,一定是抱着当个英雄的想法去的,去执行他的正义…………我说的没错吧,哥?”
  “知道你还跟我对着干?”雷诺给了雷曼一个白眼。
  “但是,哥,哪有战争是正义的,尤其是这种因为抢资源打起来的行会战争,”雷曼摇了摇头,现在联邦政府的战争和穿越前某个灯塔国为了资源挑起的战争没有啥区别,加入这种战争中的人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敢去想,“参加了这种战争………..”
  “但是光是正义的想法和正义的话,又能拯救什么人呢,我的弟弟啊,你被人欺负的时候,如果只有父亲教的【不能被人欺负】的想法,而没有你和我的拳头,又会怎么样呢?”
  “会被人打。”
  “那不就是了,所以说………..”
  “行了,你们俩都别说了,”特雷斯拍了拍桌子,同时向里面喊了一声,“卡萝尔,你带小的们睡,现在,詹姆斯,抛开正义不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想参加陆战队的真实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想当个英雄?”
  雷诺被问的一呆,雷曼也愣了,他发现自己还是没看头他那个兄长,他一直以为雷诺的英雄火种这时候就存在了,但是显然不是,于是他回头看着自己的兄长,被父亲和弟弟盯着,雷诺也有点羞赧的低下了头,轻轻的点了点。
  “战争这东西就只是战争,不管你怎么装饰,战争就是战争,就跟土豆做成薯条还是泥它都还是土豆一样,但是,人主动加入战争的原因确实和那些被动参战的人有所不同,”特雷斯又抽了口烟,将雪茄熄灭并且灌下了剩余的威士忌酒以后,抹了抹嘴看向两兄弟,“今天先这样吧,我和你们的母亲也得考虑考虑,毕竟是两个孩子的大事。”
  “等等,是我要参军。”雷诺指了指自己。
  “你觉得你去参军,你弟弟能放的下你?”说完,特雷斯便端着餐盘走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你也要去?”雷诺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这不废话么,让你一个人去,鬼知道你会搞出什么问题来。”雷曼回了一句,他当然要去,一方面有这些年一起的感情,另一方面,任务摆在那呢。
  “你能不能重新考虑一下别去了,毕竟母亲要是知道你要去肯定担心,说不定就不同意了?毕竟你跟母亲那种拿奖学金的学究是一个画风的…….”
  “滚啊!”
  两兄弟打打闹闹吃完饭收拾了餐具,也就滚去睡了,关灯以后躺在床上,雷曼将意识沉入自己的那个系统之中,看着只有1的能量点,又看了看需要25点的暗影水晶和50点的召唤影卫,叹了口气:
  “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再满25点啊…………….”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发现那个数字1骤然跳到了2,然后在他的震惊中又很快跳到了3,接着就问问的一点一点的上跳。
  【卧槽了,这是发生了什么,我是出发了什么条件么?!】熟悉系统尿性的雷曼在心里疯狂的喊了起来。
  屋子外面,在风暴之中,城镇中心老旧的导弹塔内部已然被人类无法理解的能量破坏,在阴影中,来自沙库拉斯的暗黑圣堂武士,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雷曼,心说:
  【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