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布兰登-奈丁格尔的受难日
  塔桑尼斯,财富之地,权利之地,有太多的人类在此追逐着梦想中的一切,哪怕在毁灭的浪潮降临的前一刻也是一样,尤其是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
  莎拉-科根发出的灵能信号跨越光年,但是却无法被一般人所察觉,所以虽然联邦军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但是塔桑尼斯的其他地方却依然运转如常---所有的人依然都还在追逐着什么。
  布兰登-奈丁格尔(brent-nightgale,注释1)就是这种多追逐者中的一个,在莎拉-科根发射灵能信号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己的星际“大卡车”,一种中小型星际货运飞船里昏昏欲睡---这是一种由泰拉家族的工厂生产的太空运输船,同样型号的太空运输船生产了不计其数,组成了人类联邦的短途运输生命线。
  现在,这些同型号的运输船在塔桑尼斯地表的一处星球港口内成群结队的等待着入境和通关检查,然后准备接受年检,联邦官员的低效率让驾驶员们都在骂骂咧咧,所以驾驶员的频道内简直是芬芳个不停,粗鲁的驾驶员们不停的问候着联邦官员老婆的屁yan,这让布兰登觉得相当烦躁。
  所以他直接关掉了平时最喜欢的驾驶员频道,切换到了平时最讨厌的联邦官方驾驶员广播频道,听着里面悠扬的音乐昏昏欲睡,在昏昏欲睡之间,布兰登看到了自己所追逐的东西,让他成为星际卡车驾驶员,做着这日复一日的烦躁工作的动力之源。
  那是一架在苍穹之上翱翔的古董飞机。
  在布兰登的梦境中,苍穹仿佛被铺上了蓝色的毯子一样纯净,在苍穹之上,恒星的光穿透天幕播撒下金色的日光,在那日光的沐浴下,有一架古老的单翼飞机在飞行---这飞机可不是他驾驶的如同破车一样的毫无线条可言的星际运输船,她有着修长笔直的身躯,性感比值的单翼,以及咆哮的喷射引擎。
  这才是真正的飞行器,甚至联邦的冤灵战机都比不了,自从小时候有一次在典当行里看到过一次这种飞机的模型之后,布兰登便于飞行结缘了---但是一个边缘世界的穷小子不可能买得起飞机,甚至他连成为冤灵战机驾驶员的门路都没有,更别提买什么古董飞机了。
  布兰登只能努力的工作,继承父亲的星际卡车运输船,期待着有朝一日能从沉重的贷款中解脱出来,弄到足够多的钱,去实现自己的飞行之梦---驾驶着飞机感受着g力,呼啸于苍穹之上,咆哮于群星之间,而不是在群星仿佛静止的囚笼一般的匀速宇宙航行中前进。
  布兰登做着这样的梦,直到异常传来惊醒了他,这异常先是联邦频道里传来的一阵杂音,以及一阵急促的呼喊,布兰登虽然因为昏昏欲睡所以没有听清联邦的一位轨道监视站操作员慌乱中串频发出的信息,但是这短暂的串频杂音确实惊醒了他。
  他很快发现了总是在播放着各种让人昏昏欲睡的音乐的广播,居然停止了,这让布兰登觉得很诧异---联邦的这个所谓给货运驾驶员设立的频道最为人诟病的就是一直播放古典音乐,其他什么狗屁节目都没有,然后还每时每刻播放个不停,怎么现在居然停了?
  他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察觉到了第二个异常,那是一种从货舱前段发出的哔哔声,声音不大,但是很有规律,这让布兰登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货舱前段最靠近驾驶室的部位一般都是用来放一些体积较小但是比较容易损坏的货物的,大件都在后面的大货舱,而这次,布兰登在小货舱内部可是带了一件重要货物。
  这是他帮联邦官方走私从凯联运货物回来的时候,接的一个顺路活,帮凯联的某些人给与他们勾结的联邦某个大家族运一件货物,运到了报酬自然不会少,现在小货舱有异常,布兰登自然比较担心,他看了一眼加注到25的燃料表后,起身去小货舱寻找异常。
  异常的声音很快被他找到,居然就是那件特殊的走私货物,布兰登仔细观察,发现那个长度大约有半米多的盒子里不停的传出一种规律的滴滴声,这让他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怀疑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会爆的东西之类的。
  但是他很快就把这种可笑的念头排除出了自己的脑海---谁会没事来折腾他啊,而且如果这是某种要暗杀收件人的把戏的话,这种滴滴的声音未免也太明显了---布兰登立刻把自己因为看电影看多而得来的可笑念头抛在脑后,他继续审视着这特殊货物,发现这东西除了在发出规律的滴滴声之外,并没有别的异常。
  想了想这货物的重要性和这次活计的一大笔钱,布兰登正在犹豫怎么处理这东西的时候,驾驶舱内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布兰登,你在么?!”
  这声音布兰登一听就知道是谁,那是他的一个老同乡,和他一起跑货的“大个子艾尔(big-el)”,这家伙平时一向乐呵呵,但是现在声音听起来却很紧张急促,布兰登心中顿时涌起一些不太好的预感,他直接抱着这宝贵的货物冲回了驾驶室,将货物固定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然后拿下了通讯器
  “我在,el,怎么了?”
  “有点不对劲,夜莺”el喊出了布兰登的花名,“联邦的通信频道里现在乱成了一团,我不是说什么隐秘频道,而是港口管理局的频道都乱了,有人听到了什么警报之类的。”
  布兰登听了之后也没废话,立刻调整频道,调到了港口管理局的频道上,现在这个平时用来沟通入港和手续的频道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完全听不到官方的声音,只有驾驶员们在那吵吵嚷嚷。
  布兰登心中的不安预感越来越强烈,就在他要呼叫el的时候,警报声突然想起,港口内亮起了象征警戒的黄灯,联邦军的广播也响了起来,大意就是说现在塔桑尼斯上发生了某种紧急情况,在警报没解除之前,所有货运飞船必须在原地待命等待进一步通知云云。
  随后布兰登就和其他人看到了港口内值班的联邦军人们纷纷向港口外冲去,而平时总是耷拉着脑袋的警戒自动炮也被启动了,开始四处晃悠着不知道在瞄准什么---港口内顿时乱成一团。
  “我靠,这是怎么了?!”
  通讯其中传来el的咒骂,而驾驶员的交流频道了,咒骂的声音也顿时从嘈杂的昆虫名叫的程度变成了海浪轰鸣的程度,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驾驶员们只知道港口被封锁了,星球出事了,他们必须在原地待命。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粗鲁的驾驶员们也都想明白了一件事---塔桑尼斯,作为首都星,防御是最严密的,这都能出事,肯定不是什么小事;然后随着时间流逝,驾驶员们也开始越来越烦躁起来,他们开始谈论起要不要强行离港。
  布兰登在这一片焦灼中按兵不动,他的几个同乡也开始讨论要不要冲出去得了,但是布兰登看着那些转来转去的自动炮,却异常的冷静---控制这里的飞船,让所有人待命的目的,大概是不想让港口内海量的小型货运飞船蜂拥而出干扰地表的车辆和飞行器流动,如果这么想的话,真的要冲出去的倒霉蛋……
  布兰登正想着,忽然发现有一个勇敢的傻蛋,真的操纵着飞船强行撞向离港通道的闸门---然后自动炮猛烈的开火了,被80毫米自动炮击中的飞船顿时化作一团火球,大火和残害堵住了一条离港通道。
  港口内顿时炸锅了!
  货运驾驶员们都勃然大怒,但是短时间内却再也没有人敢乱动,手无寸铁的他们面对联邦的自动炮并没有什么好办法---时间在焦灼中快速流逝,很快,情况变得更加糟糕起来,联邦军的某个地表巡逻频道被有的走私驾驶员偷听,结果发现联邦军现在似乎在和什么东西交战?!
  驾驶员们立刻再次爆炸了---居然打起来了,那么此时被困在这的他们岂不是随时都有被战火卷入的危险?!
  在恐惧和慌乱中,有的驾驶员驾驶着小飞船去冲撞之前被击毁的残害试图撞出一条通路,更多的飞船则是如同蝗虫一样冲向通往地表的,紧急疏散用的垂直天井通道---眼看着飞船们一窝蜂的冲向天井,布兰登陷入了短暂的犹豫----挤过去,那么多飞船,已经开始出现碰撞了,这可不是体育馆的踩踏,这是飞船碰撞,一旦撞上就不得了;但是不挤过去,留在这也很大概率也是个死。
  怎么办?
  就在布兰登犹豫的时候,垂直撤离天井中透进来的光,忽然被某种黑影遮住了,这巨大的黑影直接砸穿了天井,将一群蜂拥而上的飞船砸成了火球----逃生通道也被堵住了!
  在电光石火的危急时刻,布兰登-奈丁格尔几乎本能的切断了燃料输送管道,然后驾驶着飞船冲向了港口的更深处---正常的脱出道路已经没了,留在混乱的现场也是个死,只能往里面撤退了。
  港口不停的在颤抖,不停的有什么老旧的设备在震动中崩塌掉落,平时宽阔的通道成了死亡陷阱,布兰登驾驶着飞船在通道中左躲右闪,最终被一块残骸击中,他不得不操纵着飞船在某个还算空旷的地方来了个紧急着陆。
  剧烈的碰撞中,布兰登昏了过去,而在他身后的黑暗中,传来了虫群的咆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