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余辉(上)
  布兰登-奈丁格尔所遭受的一系列事件,是虫群突袭塔桑尼斯第一波攻击带来的诸多灾难中的一个很小的片段---虫群对于塔桑尼斯的攻击是突然而且全面的,庞大的虫群伴随着跃迁结束的光芒,直接出现在了塔桑尼斯的防御圈的内部,并且直接对联邦的首都星发起了全面进攻。
  没有警告,没有试探,之前已经通过边缘星球的试探获取了塔桑尼斯情报的虫群,直接展开了全面攻击,数量多达数十亿的虫族作战单位扑向了联邦的巡防舰队,扑向了联邦的轨道平台,也有无数的空降囊被投向如同离子大炮这样的星球防御武器的所在地。
  其中一个这样的基地位于萨仁戈大峡谷,这个大峡谷是当初的世界巨舰纳迦法在塔桑尼斯上坠落的地点,也可以说是特仑人类的三大圣地之一,联邦自然把这里改造成了要塞。
  当虫群来袭的时候,萨仁戈要塞的司令官正在基地内部用晚餐,与吃定量供应的re的大头兵不同,这位司令官正在吃丰盛的多的吃食,他已经用过了包括松油和葡萄酒搭配而成的前菜,并且已经把蘑菇烩饭和搭配了芹菜酱的主菜吃了个大半,正在期待着饭后的蛋糕和搭配蛋糕的波旁威士忌糖浆还有肉桂奶油。
  虫群来袭的消息以及无数恐怖的虫子从天而降的画面被传送到萨仁戈基地的司令官面前的时候,这位创始家族出身的司令官的第一反应,是回想起了他在军事学院上的毕业舞会---那一次毕业舞会,他所在的班级的主题是【他们是来自群星的异形】。
  司令官记得,那时候的教室类,到处都是人工布置的奇形怪状的巢穴,以及天马行空的异形,什么巨大的蜥蜴,有着许多眼睛和触手的水母,长着恐怖口器的蜘蛛,以及和这次袭击的怪物很像的吐着舌头的蛇形生物。
  只不过这现实中的噩梦一般的蛇怪,还有两把无所不断的大镰刀和能击穿装甲的骨刺。
  主宰的虫群依照之前收集的情报,准确的想塔桑尼斯表面的各个轨道防御设施展开了突袭,准备为之后更大规模的轨道作战铺路,大量的跳虫和刺蛇,配合着少量的雷兽以及蝎子,被空降囊准确的投射到了轨道防御基地。
  萨仁戈基地是最先被袭击的那一个,而萨仁戈基地坚固防线的外围的驻防军家属区则是最先被攻破的区块。
  在家属们的眼中,夜空中的星光被遮蔽了,无数比夜空更深沉的黑影在空中飞快划过,然后扎入大地,刺耳的咆哮就从大地中传来,而天上,更多的空间囊则如同流星一般拖着烟雾快速下坠,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在基地外围家属区轮休的陆战队员孙一峰被这种巨大的响声惊醒,条件反射一样的抓起放在床边,被他命名为【tossgirl】的爱枪,同时狠狠的伸手把和自己一样被惊醒但是正睡眼惺忪的坐在那的同僚黄旭东一把拉到了地上,然后又把另一把电磁步枪塞到同僚的手里。
  “他妈的发生什么了,克哈之子打过来换家了?”黄旭东在地上被摔的闷哼一声,不过还是很快的躲到窗户边上咒骂起来。
  “干,老子倒是希望真的是克哈之子过来换家了,你看外面!”孙一峰快速抬头窥视了外面一下以后,立刻缩了回去咒骂起来。
  这时候,外面已经灯光大量,整个基地已经被袭击惊醒,自动武器射击的声音在各处轰然响起,黄旭东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到了火焰在外围家属区和基地内部各个地方升起,深红色的火光映照出了四起的浓烟,一种在黑夜中呈现血一样的颜色笼罩了大地。
  在这种血色之下,家属区外围脆弱的围墙轰然倒塌,在黄旭东的注视下,黑暗的浪潮瞬间涌入,一个闪亮的紫色甲壳怪物挥舞起巨大的爪子,直接将一个倒霉的人砍成两段,在空中,仿佛脱离了的飞行大脑一般的生物伸出下垂的触须,不停的将下面慌乱的人群抓起来吞入肚子里。
  “见t的鬼的异虫!!!”
  黄旭东破口大骂,就在他刚骂完的时候,巡逻的怨灵战斗机发出压住人类惨叫的轰鸣,在夜空中疾驰而来,25毫米的脉冲激光炮不停的扫射着,下面乘群的刺蛇一齐射出穿甲骨刺,一架怨灵在一阵颤抖之后,猛的一头扎到了地上,化作巨大的火球。
  【赶紧去找动力装甲】---眼看着空军被揍下来,黄旭东和孙一峰对视了一眼,抓起枪就向存放动力装甲的仓库冲去,而伴随着无数和他们一样的联邦陆军人开始紧急迎战,萨仁戈基地的攻防战几乎在瞬间就直接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为了避免被那些穿甲骨刺击中,黄旭东和孙一峰一路如同潜行中的猫科动物一样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存放动力装甲的仓库内快速的穿上了装甲,并且和其他一些先到达已经将仓库变成了一个隐蔽的掩体的老兵们会合到了一起。
  孙一峰将弹匣塞入电磁步枪内,然后抬手接过一个班的同僚pj扔过来的备用弹匣塞到盔甲里,这时候他的手摸到了盔甲内部空荡荡的兴奋剂存储格,顿时一愣,随即小声问
  “针呢?”
  蜷缩在动力装甲内的pj没说话,只是扭头对着旁边的一团火焰努了努嘴,孙一峰转头看去,发现成包成包的兴奋剂正在火焰中烧的噼里啪啦的,就在他想骂娘的时候,在一边收集弹药的同班战友super忽然伸手将一管兴奋剂塞到了孙一峰手里,同时闷声闷气的说
  “最后一针了,省着点用。”
  “谢了,”孙一峰拿过兴奋剂塞进装甲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就剩四个人了?”
  孙一峰,黄旭东,super和pj,四个陆战队员挤在这已经坍塌着火的仓库废墟内,再没有别人了,意识到班里其他兄弟可能都已经遇难的孙一峰叹了口气,刚才行动的时候肾上腺素带来的苦味已经消失,现在只剩下一股子的因为跑动中咬破舌头带来的血腥味。
  四周到处都是扭曲的金属和火焰,黑色的油烟到处都是,如果不是有动力盔甲在,他们连呼吸都无法呼吸,一架怨灵战斗机被击中砸在了仓库边上,点燃了有些喷火兵们的装备,搞得大火冲天,虫族才没对这里进行扫荡,四人暂时逃过一劫。
  当时情况也不怎么样,因为是在外围家属区轮休的缘故,每个人的装甲都只带了最基本的武器和最基本的穿刺者弹药,其他什么榴弹手榴弹开花弹都没带,兴奋剂还被烧没了,周围全都是虫子,简直是绝境。
  “咱们不能呆在这,得想办法离开这找大部队会合,呆在这就死定了。”在观察外面情况的黄旭东一边看着外面的混乱一边说。
  但是就在几个人打算回应的时候,一只领主正好幽灵一般的贴地飞过,这只在搜寻幸存者打算抓回去感染的领主立刻发现了四人组本来被大火掩盖的盔甲热能信号和几人的生物信号,顿时指挥着附近的几只刺蛇包围了过来。
  刺蛇们射出骨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顿时在仓库残骸的金属外墙上,仿佛无数电磁钢钉打在石头上一样刺耳,而四名陆战队员则在刺蛇们发射骨刺的间歇一齐探头,用电磁步枪疯狂射击一阵,然后躲回围墙后面规避刺蛇下一轮的骨刺射击。
  动力盔甲内的瞄准系统自动调节着射击数据,让陆战队员们将钉刺准确的射入刺蛇的要害,但是更多的跳虫此时已经补充了上来,趁着刺蛇们的火力压制不停的缩短距离,很快就压到了很近的距离上。
  “这下他妈死了,”更换弹匣的孙一峰看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跳虫,狠狠的啐了一口,随即就恶狠狠的将视线锁定在视野中一个体积最大的目标上,“不过老子死前也得带个大家伙走!”
  说罢,孙一峰将枪架在窗棱上瞄准空中的领主,他看着越来越近的跳虫,深深的呼吸里一口气,尽力瞄准领主的眼睛,但是就在他开枪的前一个瞬间,一只刺蛇射出一发骨刺,深深的扎入了孙一峰的左肩盔甲,剧痛让孙一峰的手剧烈的一抖,打歪了。
  这本来瞄准着领主眼睛的三连发短点射,直接打在了旁边为领主护航的自爆蚊身上,受伤的自爆蚊发出一声尖叫,短暂的因为痛苦进行了规避,这一规避,直接撞在了旁边的另一只自爆蚊身上,引发了连环爆炸反应。
  这种足以将星际战舰撞下来的自爆虫,引发了巨大的爆炸,让四个陆战队员一瞬间脑袋嗡嗡作响,而在空中的领主则被这连环爆炸直接炸的粉碎,甚至附近的另外一只领主都被炸成了残疾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地面上的虫族部队更是如同被狂风卷起的石头一样凌乱了起来。
  瞬间失去了两个充当信号中继站的领主,这个区域内在爆炸下残存的虫族地面部队顿时迟钝了起来。
  “卧槽,这…………”看着自己这打歪了的点射造成的破坏,孙一峰目瞪口呆的放下了手中的爱枪。
  “还感叹什么,快撤!!!不干净离开这,什么情报都白搭了,快撤!!!”
  黄旭东的咆哮喊醒了孙一峰,四名陆战队员一齐将兴奋剂注入体内,趁着附近的虫群陷入短暂的迟钝这个机会,快速的向基地主要防御圈撤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