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余辉(中)
  当孙一峰,黄旭东,super和 pj这四个人冲出已经开始倒塌的仓库临时掩体的时候,爆炸炽热的火流正好在他们身后升腾而起。四名穿着天蓝色盔甲的联邦陆战队员借助着兴奋剂带来的体内和反射速度提升,将动力盔甲调到最高速,向前冲刺。
  虫族的地面部队已经快速的重整态势,开始在他们身后狂追而来,刺蛇们的穿甲骨刺蓄势待发,孙一峰和pj快速转身,穿刺者电磁步枪射出钢钉,准确的扎入刺蛇的脑袋,趁着刺蛇们刺痛的摇头的机会,四人快速的放过前面一个残骸组成的小型障碍,正准备转身将这个障碍当成掩体反打一波追上来的跳虫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另一个躲在掩体后面的大个子。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的火蝠作战盔甲,盔甲上画着一个大大的l字母,看到这个大个子,孙一峰不禁一愣
  “罗贤?!你在这干什么?!”
  “等你们几个傻x追上来,我看见你们冲过来,决定等你们几个磨磨蹭蹭的娘炮一下!”
  说罢,这名大个子火蝠猛的跳了出去,固定在金属手套上的武器系统点燃,发出丝丝的鸣叫声,随后便喷出蓝白色的灼热火焰,这些火焰伴随着罗贤的手臂挥动,迅速在追兵和几名陆战队之间形成一道火墙。
  刺蛇们开始向火蝠喷射穿甲骨刺,但是火蝠厚重的盔甲将这些骨刺挡了下来,让罗贤得以倒退着又撤了回去---眼看着后面的追兵被暂时挡住,孙一峰率先扯开嗓子
  “快撤,撤到要塞城墙!!!”
  几名陆战队员立刻拔腿开始狂奔,天空中开始有飞螳袭来,这些挥舞着紫色翅膀的怪物发出刺耳的尖叫俯冲而下,准备对陆战队员们喷射致命的刃虫,两只飞螳扁平疯狂的眼睛紧紧的锁定着狂奔中的几名陆战队员。
  在队列中充当后卫,通过盔甲的后视摄像头看到空中的飞螳的孙一峰和黄旭东一个急停,同时转身对着天空举起穿刺者步枪,被切换到连射模式的穿刺者步枪开始轰鸣,超音速的钉刺在激光瞄准具和作战电脑的引导下向着飞螳射去,依旧疯狂冲击的飞螳身上的皮肤和肌肉开始被不停的撕裂。
  就在孙一峰恍惚着都能看到飞螳那丑陋的下巴上犬牙一样的凸出物的时候,一只飞螳终于掉在了地上不动了,但是另一只却在死亡之前吐出了刃虫,仿佛肉团一样的刃虫从飞螳口中射出,扑向下方的陆战队员。
  这些肉团扇动着短小的如同蝙蝠一样的翅膀,在地上快速弹跳着,就连地上的岩石都被小怪物的强酸腐蚀的雾气蒸腾,这小怪物冲着孙一峰猛的一用力,就要贴上去,但是就在他本能的举起手想要阻挡的时候,通讯频道里传来了火蝠罗贤的咆哮
  “卧倒!!!”
  孙一峰下意识的向前扑倒,恍惚之间,只见火蝠大步而来,举起喷火器,蓝白色的火焰汹涌而出,直接将飞螳喷出的刃虫烧成了灰烬,随后火蝠伸出大手,将孙一峰拉了起来,手臂之前被刺蛇的骨刺击中的地方传来的剧痛让孙一峰疼痛的哼了一声,这让火蝠罗贤发出一声嘲笑
  “怎么着,破了这么个小口子你就不行了?”
  “滚你的。”孙一峰笑着骂了一句站了起来,他看着盔甲内的显示,知道盔甲已经自动锁死了他的手臂,注射了大量的药物,这样他还能感觉到相当程度的疼痛,显然那些骨刺里没有什么好的成分,不过陆战队员现在只能把手臂的疼痛放在一边,因为又有更多的飞螳扑了下来。
  在开阔地带面对这些飞螳简直就是灾难----逃亡的五人组在一瞬间就形成了这样的共识,他们看着天上铺下来的几只飞螳,立刻向旁边一扑,闪身临时冲入一个已经倒塌成残骸的补给站形成了临时的小阵地。
  被补给站的残骸阻挡了俯冲路线,几只飞螳不得不在空中盘旋起来,准备重新寻找攻击角度,而陆战队员们则趁机从残骸的缝隙中举枪瞄准。
  “跟随射击,跟随射击!!!”黄旭东咆哮起来。
  其他三人立刻将自己的为武器和盔甲的数据链和黄旭东的盔甲连在了一起,而盔甲则开始以黄旭东的目标设定射击数据,四把穿刺者步枪开始向其中一只飞螳开始集火射击,这只倒霉的飞螳立刻被大量的钢钉打成了筛子,掉在地上不停的翻腾着。
  陆战队员们如法炮制,在剩下的几只飞螳完成回旋,冲向他们的时候拼命集火射击,又将几只飞螳打落在地,有飞螳射出了刃虫,但是火蝠罗贤已经利用残骸做踏板调整好了角度,炽热的火焰向天喷出,直接将扑面而来的刃虫都烧成了灰。
  飞螳们飞掠而过,陆战队员们将枪几乎垂直举起向天射击,又有一只飞螳被打了下来,飞螳的残骸掉在补给站残骸之上,躯体中渗出的酸液不停的将周围的金属腐蚀出一股股毒雾,罗贤踏步向前,一股火焰将这只半死的飞螳烧成了灰。
  飞螳们已经无法继续向下俯冲了,因为天空中已经有怨灵战斗机扑了过来,并且在远处的要塞城墙上的导弹发射塔也开始射出导弹,长弓导弹在距离飞螳群差不多几米的地方爆炸,爆炸产生的破片和火焰吞噬了几只飞螳,并且将更多的飞螳驱赶到向高空,而在高空盘旋的怨灵战机则俯冲而下,给这些爬升中的飞螳迎头痛击。
  “趁机前进!!!”
  pj挥舞手臂,率先跃出临时的掩体,四名陆战队和一名火蝠立刻开始想着跟远处的下一个目标狂奔,那是一个顶部弯曲,呈现灰色的碉堡---作为要塞最外围防御的碉堡群中的一个,而在他们身后,是再一次拉近了距离的刺蛇和跳虫们的穷追不舍。
  虫群越来越近,眼看着没多远就要扑到五人组身上的时候,那个碉堡的后面绕出一个歌利亚机器人来,充满调侃的声音回响在几人的盔甲内部
  “果然是old-dog连队,你们可真是老了,能不能再跑快点?”
  “理赔男,你t还有心情开玩笑,快开火!!!”
  歌利亚机器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五人组立刻快速散开,给歌利亚腾出射击通道,歌利亚的手臂旋转起来,旋转的枪管发出响声,长达一米的火焰从旋转的自动机炮的炮口喷出,成百上千的子弹向着追来的虫群射出,而与此同时,歌利亚肩膀上的导弹发射器也射出一窝蜂一样的地狱火导弹,这些导弹一个一个的在虫群中爆炸,而远处的碉堡也也打开了顶盖,榴弹和迫击炮弹从中不停的射出,疯狂的爆炸将五人组身后的追兵硬生生的给拦了下来。
  逃跑的五人组趁着这个机会一阵狂奔,冲到碉堡后面,碉堡打开门,几个人钻了进去,在里面,已经有几个人等着了,孙一峰打开面罩,疯狂的喘着气,过了一会才打量起碉堡内的人来,一共有三个,都是熟人。
  比如刚刚把迫击炮收回来的大个子陆战队员ji,正在给自动榴弹发射器装弹的acsed,还有一头金发,正坐在scv的驾驶舱内跟他打招呼的scv驾驶员scarlet---全都是一个合成旅的战友。
  “他妈的,见到你们可太好了,不过你们为什么在这坚守起来了,一起回要塞内部啊。”孙一峰骂骂咧咧的从ji那接过一针急救枕,给自己越来越疼的左臂扎上以后,才发现面对他的质问,碉堡内的三人都是异常的沉默。
  “没有什么要塞了,”坐在scv的驾驶舱内的工程师scarlet忧郁的抽了口烟,吐出个烟圈之后淡淡的说,“现在要塞只剩下零星的抵抗了,咱们的指挥部和司令官都失去了联系,有人在不久之前看到了有运输机从要塞核心起飞,估计是司令官阁下的座驾………”
  “要塞的各个主要地区都失去了联系,”acsed接过scarlet的话头,表情同样沉重且淡然,“只有零星抵抗存在,而响应的信号越来越少,这些虫子,基本上可以说已经把要塞打下来了……”
  “你开什么玩笑,”黄旭东低声咆哮着,“要塞里有12万守军,这才过了多久,你就算杀12万头猪都得更久吧,怎么可能这就输了?!”
  “我们也希望情况更好些,”ji摇了摇头,“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中央指挥系统已经彻底崩溃,要塞各处都失去了联系,要不是我们太蠢,就是这些虫子太强了些,我猜这个碉堡和你们能活下来,和这个也有关系---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咱们这样的零星抵抗据点已经不是威胁了,不过估计虫子们也该清扫残余了吧。”
  孙一峰听了刚想骂人,就感到大地一阵颤动,他立刻抄起枪扑到射击孔那,但是却看见了震动的源头不是虫子,而是一辆巨大的弧光攻城坦克,这让他松了口气---那辆涂抹着各种虚拟动漫人物的坦克开到碉堡旁边停下,驾驶员从中探出头来
  “快来帮我卸货,我又从旁边的一个碉堡那抢了不少好东西,人都死了,但是弹药还在,过来卸货!!!”
  “cyan你这个贱人!”
  孙一峰笑着冲出碉堡,跑到坦克旁边开始卸下那些弹药,但是就在这时,大地又开始震动起来,孙一峰一边扛着弹药箱一边问
  “还有坦克啊?”
  “不,坦克,我们…就剩这一辆了……我的天哪……………”
  在远处,跳虫们,如同海洋中的浪潮一样,向着这孤岛一样的碉堡扑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