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 余辉(下)
  虫族的地面部队以震撼大地的姿态向萨仁戈要塞最后的几处存在抵抗的地点扑来,九个原第二合成旅的士兵所在的碉堡也在虫族的攻击范围之内。
  坦克手cyan在看到虫群的瞬间就缩回了坦克之中,他一屁股坐回自己的坦克操纵椅上,拉下潜望镜,开始观测目标的同时按下变形按钮,在火炮的液压稳定装置展开的嘎吱声中,战术频道里传来了哥利亚驾驶员李培楠的声音
  “现在开始报告位置,预计接触距离15,区域bravo-deep-5,cyan,看你的了!”
  本来弧光坦克的驾驶员们能够通过数据链获取远程目标的信息,有效精准炮击距离能达到60公里左右,但是现在在失去了数据链和空军观测等手段以后,只能靠站在碉堡顶端的哥利亚用自身的传感器传达目标信息,首弹的射击距离骤降到了15公里,这让cyan忍不住啐了一口。
  不过坦克驾驶员并没有浪费任何信息,他快速的操作了几下,自动装弹机立刻将一枚表面画着核子怒火标志的榴弹塞进了炮膛,火控计算机立刻计算弹道,利用dope(data-of-previo-engagent过往交战数据)和哥利亚报出的坐标格完成了瞄准。
  “suck-y-nuclear-dick!”
  cyan低声怒骂了一声,扣下了激发的扳机,重达12吨的核炮弹在电磁加速轨道的推动下呼啸而出,扑向远处的目标,然后装弹机又装上第二弹,哥利亚报出第二组坐标,核炮弹再次呼啸而去。
  差不多等到第三发也是最后一发核炮弹呼啸而出的时候,第一发核弹爆炸了,在沉闷的爆炸声中,灰尘被从弹药架上震落,掉落在几名戒备的战士身上,孙一峰咧嘴一笑
  “5000吨当量,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黄旭东显然心情更加糟糕,他透过碉堡的观察孔向外看去,看到长弓导弹已经从残存的自动化导弹塔上呼啸而出,他的目光追逐着那些导弹,看着它们冲到那些因为核爆而东倒西歪的飞螳中间爆炸,让那些可怕的怪兽化作血肉与酸液的恐怖之雨落到大地上。
  这片土地算是完了---黄旭东在心中哀叹到,本来峡谷周围的土地已经被驻扎在此的士兵们开垦成了农田,给基地提供了不少新鲜食物,这下又是虫子又是核爆的,算是彻底废了,不过刚这么想了没多久,黄旭东又开始自嘲,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种地呢……
  碉堡外,cyan的坦克仍然在炮火轰鸣,跳虫们多的如同遮天蔽日的尘埃,弧光坦克的大炮不停的射出炮弹,远方,一个个烟尘柱随即升腾而起,灼热的合金碎片射流从爆炸的地方扩散看来,将成百上千的跳虫变成尸体,但是恶魔组成的死亡之墙仍然不断向他们推进。
  虫群顶着孤零零的坦克的炮火向前冲锋,很快就突破到了5公里的距离上,注意到跳虫进入极限射击距离的哥利亚机器人也开火了,装着自动机炮的手臂再次开始转动起来,射速高达每分钟6000发的多管自动炮将合金穿甲弹如同一条鞭子一样抽向远处的虫群。
  金黄色的蛋壳如同雨点一样从哥利亚身侧的抛壳口喷出,没过多久,炮管打的通红的哥利亚就停止了射击,李培楠的咆哮就在战术频道里响了起来
  “装填!”
  打的通红的炮管被抛射机构弹出,肩膀处伸出的小型机械臂抓出新的备用枪管快速的安装起来,而碉堡内一直待命的scarlet则驾驶着scv冲到哥利亚的旁边,待哥利亚将已经打空了的6个300发弹药箱弹出以后,便用巨大的机械臂抓起弹药箱飞快的塞入哥利亚体内。
  “装弹完毕!”
  等到哥利亚再次准备好射击的时候,虫群的地面部队已经冲击到了距离碉堡两公里半的距离上,碉堡内的ji和acsed已经开始一个用榴弹发射器向虫群发射榴弹,一个开始用迫击炮轰炸位于战线后方的刺蛇了。
  黄旭东,孙一峰,super和pj则关上了各自的战斗头盔,利用头盔开始瞄准目标,他们开始瞄准距离最近的跳虫,激光指示器精确的指示出子弹该打击的目标,四个陆战队员开始不停的进行单发射击,来到碉堡里以后更换的本来是用作射击轻型装甲目标的混合弹药开始发挥威力。
  这些与电磁钢钉不同的子弹击穿了跳虫的外壳以后,立刻引爆了尖端内部携带的微量炸药,将跳虫们的腿炸出一个个的血肉大坑,跳虫们顿时人仰马翻,带起一阵混乱的烟尘。
  “这跟t上个月的射击比赛一样!”pj一边开火一边高喊
  “上个月咱们拿的最后一名你这个傻【哔】!”黄旭东一边射击一边高喊。
  孙一峰没有说话,他开火的频率越来越快,很快ji以及acsed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们搜刮到的40发榴弹和50多发迫击炮弹已经彻底打光,两名陆战队员重新抄起了步枪开始射击。
  而在碉堡上面的哥利亚也跳了下来,利用碉堡作掩护开始抵抗刺蛇的骨刺,同时用自动炮继续向刺蛇还击;坦克已经没有了足够的距离和俯角,收起了远程火炮,开始重新用主炮点名更远处的刺蛇。
  “我需要弹药,弹匣,弹匣,弹匣!!!”打空弹匣的黄旭东咆哮着,一旁的孙一峰立刻递过去一个弹匣,然后自己也将一个弹匣在头盔上磕了一下以后卡上自己的电池步枪。
  远处的残存的导弹塔已经在酸液的腐蚀下变的歪歪斜斜,刺蛇们发射出的骨刺开始越来越密集的打在碉堡的外壳上,scarlet操纵的scv举着机械臂将大块的金属板放在碉堡上,不停的用等离子焊接装置开始加固碉堡的外壳。
  在高空飞行的领主观察着战场,很快发现了修复碉堡的scv,几十只刺蛇立刻转移了目标,向scv集中发射出了骨刺,穿甲骨刺击穿了scv的外壳,将scarlet的驾驶服如同棉花一样划开,scarlet只觉得一阵剧痛,低头看去,之间自己的肚子上插着一根骨刺,她在剧烈的疼痛中恍惚的抬起头,看向战术频道中自己男友的头像
  “ac,我好像………”
  scarlet的话语嘎然而止,又一发穿甲骨刺击穿了scv的外壳,准确的钉在了scarlet的额头上,scv的驾驶员香消玉殒。
  “scarket,no!!!!!”
  acsed发出一声悲哀的咆哮。
  “不行了,没有scv修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咱们坐上坦克撤吧!!!”黄旭东一边射击一边在频道里喊到。
  “我也想啊,”坦克驾驶员cyan一边继续向远处的刺蛇发射apfsds一边苦笑,“瓦斯厂都被摧毁了,我没有燃料啊,跑不出去多远的。”
  “那也就是说我们都要死在这了,”因为伴侣死去的acsed听到坦克跑不远以后,反倒突然停止了哭泣,他扔下了打光弹匣的步枪,从作战盔甲里跳了出来,“我去开scv,继续帮你们争取时间,多杀一点虫子吧。”
  “我们掩护你。”孙一峰说了一句以后,继续向外疯狂射击。
  其他几个人也是一片沉默,死亡阴影扑面而来之下,没人有心情再开玩笑,他们只是麻木的向外射击,掩护同僚ac爬进scv。
  acsed爬进全是鲜血的驾驶舱,看了一眼伴侣的尸体,忍住眼泪,将scarlet的身体抬起一点,自己坐到驾驶座上,然后将伴侣的染血的身体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腿上,就仿佛以前休息的午后她坐在他的腿上一样。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ac握紧了scv的操纵杆。
  scv重新运转起来,抓起装甲板开始维修,跳虫们已经扑了上来,刺蛇门的骨刺让碉堡雷鸣一样的响了起来,罗贤的火蝠将等离子火焰不停的喷射出去,但是依然无法阻止跳虫,它们踏着同类的灰烬,将scv拖向虫海的伸出。
  “我不会让你们这些杂种玷污她的尸体的,”ac低头看了看最后一发因为故障没有射出的80迫击炮弹和手中的手动引爆器,又看了一眼怀里早已失去生机的伴侣,“抱歉,scarlet……”
  钢铁和血肉的火焰从scv的驾驶舱中喷发而出。
  “ac!!!!!”
  李培楠咆哮着,一只跳虫扑上哥利亚的驾驶舱,巨大的爪子穿透了哥利亚的驾驶舱盖,将他钉死在了那里。
  “该我了………”一只沉默的在喷火的罗贤忽然收回了双臂的喷火器,抄起一颗手榴弹,闷头闷脑的说了一句以后,就打开碉堡的后门冲了出去。
  很快,在碉堡内几人的泪水就要落下的时候,碉堡的外面腾起燃料罐被引爆带来的红莲之火,火蝠罗贤引爆了自己的燃料罐,将碉堡上和周围的跳虫烧成了灰,cyan趁机用最后一点燃料将坦克开过来,撞飞了两只冲上来的刺蛇。
  残余的几人趁机冲了出去,离开了射击孔之前都被虫尸堵住的碉堡,跳上坦克准备继续射击。
  “战斗到最后!!!”cyan咆哮着,但是刺蛇的穿甲骨刺终于击穿了坦克的前装甲,将他也钉死在了驾驶座上。
  残存的陆战队员们站在坦克上,向下不停的扫射着,很快,都打光了弹药,被跳虫拖了下去,或者被刺蛇的骨刺穿刺身亡,孙一峰在盔甲内,看着战友们的头像旁边象征生体信号的波纹一个个的变成一条直线,不禁泪流满面。
  在塔桑尼斯这片人类兴衰起始的大地之上,孙一峰背靠着同伴的尸体,看着在火光照耀之下如同恶鬼一般扑上来的虫海,最后看了一眼群星闪耀的宇宙,一种崩裂的情感从胸中涌起。
  这种崩裂的情感让他冲着虫海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手,中指缓缓的竖起,此时此刻,宇宙的吞噬者,毁灭一切的虫海,还有那些虫海背后的伟大意志,拥有无数虫群士兵的伟大意志们已经压倒了塔桑尼斯上一切统治者的意志,面前只有孙一峰这样如同一条蚯蚓一样一脚就能被踩死的虫子一样的小人物在反抗。
  但是这个小人物,却对着虫海竖起了中指,然后在生死的刹那瞬间,将一声蕴含了愤怒,蔑视和不屈的骇人之音伴随着一口吐沫喷向了虫群
  “呸!!!!!!”
  对于孙一峰这一身呸,虫群的回应是刺蛇的骨刺集火,在骨刺破空的声音消失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留下陆战队员们一动不动的尸体,和那根不曾下垂的中指。
  虫群得意洋洋的就要越过抵抗者们的尸体继续前进,但是夜空之中,却降下了毁灭的星光。
  雷曼的支援舰队,终于抵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