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吃我一发代达罗斯攻击啦!
  当雷曼率领着赎罪舰队脱离跃迁,抵达战场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种无比悲哀的景象---整个星球都在冒烟,群星之间,四处乱窜的虫群像是赶牲口一样将人类的残存舰队四处驱赶歼灭,数不清楚的异虫几乎让星光黯淡;在地面上,情况更让人绝望,虫群投入的地面部队让地表看起来如同被染了颜色,失去指挥的人类不对如同被扔进陷阱的野猪一样横冲直撞,见到虫子就攻击,但是却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战果。
  生灵涂炭,狼烟四起,人类的战士们依然在奋战,但是领导他们的将军们却已然崩溃,再加上创始家族的崩坏,一切都乱了套,雷曼心痛的将视线从刚才观察着那几名陆战队员战斗到最后一刻的监视器上拿开---虫群已经越过了那些陆战队员的尸体,扑向了他们身后不远处的瓦斯矿,工蜂将残骸搬开变成活的萃取场。
  虫群已经开始就地建设孵化场和其他设施了,很快,成百上千的幼虫就会孵化而出,而抵抗者们也将面临更大的绝望,雷曼看了看勉强补充了弹药,但是依然有很多战舰在维修所以没能一齐赶来的赎罪舰队,长叹了一声。
  “司令官,这场战斗的前景,看起来”齐柏林站在雷曼的身后小声的说到,她这次依然被选为旗舰,齐柏林觉得作为旗舰,应该尽自己的劝诫之职,眼前这场战斗,看着胜算着实不算很大---之前赎罪舰队全员出战的时候,面对规模小得多的攻击集群尚且付出了伤亡的代价,现在舰队无法全员出战而且弹药不足
  出战前她尚且不知道对方的规模实力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现在看了那仿佛能淹没世界的虫海,齐柏林觉得
  “准备战斗。”雷曼异常平静的说到。
  “是!!!”齐柏林立刻立正行礼,她没有和司令官争论的习惯,劝诫归劝诫,但是司令官已经下定主意的时候,她会执行命令。
  没有事先布下的陷阱,没有提前准备好精妙的计谋,眼下这场战斗完全超出了雷曼的预期,但是他知道他必须得咬牙把这场看似绝望的战斗赢下来,至少坚持下来---他已经呼叫了援军,不出预料的话,至少会有两只援军赶来,他至少需要坚持到那个时候。
  这样想着,雷曼将注意力集中到塔桑尼斯地表的示意图和星图上,又看了看周围发现了赎罪舰队已经开始快速包围而来的虫族空军,开始快速下达命令。
  伴随着雷曼的命令,赎罪舰队赶来的112艘战舰纷纷打开导弹发射口,快速的射出了两波导弹,两波导弹都瞄准了塔桑尼斯地表的几座用于星球防御的轨道防御设施和离子大炮的基地,第一波导弹携带着高爆弹头,而第二波导弹里面装满了用于登陆作战的金刚和影狼。
  然后,在包围过来的虫群还没来得及进入攻击距离之前,赎罪舰队集体进入短距离跃迁,逃出了包围圈。
  雷曼的赎罪舰队出现的景象,通过达加斯等脑虫传递的信号跨越了遥远的时空,来到了har,最终被主宰所接收,而看到这支奇妙的舰队再次出现的主宰也立刻振奋起了精神---击败这里的人类毫无难度,但是这之前给了虫群痛击的人类舰队却足够引起它的兴趣,主宰的意志顿时传达到在现场指挥作战的脑虫,虫群的注意力立刻从联邦那些各自为战的残余上转移到了雷曼的舰队上。
  那么,接下来,这只奇怪的舰队应当是试图拉开距离,用武器射程的优势来进行-----达加斯看到雷曼的舰队进入跃迁,正在思考着对方的下一步是什么,就在它认为那奇怪的人类舰队下一步应该是拉开距离准备利用射程优势的时候,脱离跃迁的赎罪舰队出现的位置彻底打断了它的思考,让达加斯的思维流动在短时间内陷入了停滞。
  因为赎罪舰队出现的位置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就在他目前的躯体所搭乘的巨兽母舰的正下方十几公里的地方!
  这怎么可能,对方怎么在一瞬间就判断出自己所在的位置的,如果是猜测的话,那也实在是---达加斯的思维在一瞬间陷入了停滞。
  但是雷曼可不会停滞---宇宙战就是这点好处,上下左右都可以进攻,直接出现在达加斯所在的巨兽母舰正下方的赎罪舰队瞬间就打开了所有武器的发射口,暴风雨一样的各种能量和实弹武器轰然射出,直接将周围因为脑虫陷入停滞而短时间失去灵活性的飞螳和自爆蚊清了个一干二净,然后赎罪舰队的战舰群直接瞄准了巨兽母舰的腹部。
  达加斯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母舰附近的飞螳和自爆蚊甚至是大螃蟹一样的守护者都向着赎罪舰队包围了过来,那架势就差大喊一声护驾!!!了---虽然搞不清楚对方是怎么搞清楚自己的位置的,但是现在也不是试图去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对方可是有击毁巨兽母舰的能力的,赶紧拦下来才是真的!
  “奈特赶出来的东西还是挺好用的,”雷曼看着周围虫群暴走一样的异动,一直紧绷的脸终于放松了一下,“看样子是找对了。”
  在齐柏林的舰桥上,一部出征前才安装完成的雷达正在发出淡淡的光辉---这部特殊的雷达是赎罪舰队得以找到达加斯所在位置的关键,奈特为了对抗虫群制作出来的特殊装备---灵能雷达,利用萨尔那加星舰中的物资和自己脑袋的里的知识,奈特制作了能够探索感知虫群之间用于传递信息的灵能信号流动的雷达。
  就如同旧时代人类制作的无线电测向仪一样,奈特的新型雷达准确的找到了达加斯作为信息节点的所在位置,为赎罪舰队的斩首作战开辟了战机。
  “司令,请下令使用重力炮。”看着敌人的指挥中枢近在咫尺,齐柏林激动的在雷曼耳边说到。
  “不行,还不到使用王牌的时候,必须继续迷惑敌人,这一次,就让你们之前在实验的那套系统和战术登场试试看吧,战斗指挥权移交给你,齐柏林。”说罢,雷曼抬起手,向着不远处的巨兽母舰一指。
  “唉?!但是,那套系统本来是,”齐柏林本来正在惊讶的念叨,但是看到雷曼认真的眼神,立刻停止了嘟囔,大声复诵了命令,“是,执行实验战术!”
  随后,齐柏林的命令响彻舰队:
  “这里是舰队旗舰齐柏林伯爵,向全舰队发令,从现在起执行第17号验证战术,执行者为大战舰提尔皮茨,全舰队以提尔皮茨为中心结成防空阵型,全力执行防空作战,最大的猎物交给提尔皮茨来干掉!”
  在齐柏林的命令下,赎罪舰队112条战舰在冲向巨兽母舰的过程中迅速调整了阵型,所有的战舰形成一个冲向巨兽母舰的矛尖,而大战舰提尔皮茨则被保护在了整个阵型的中心,暴雨一样的防空炮火和防空导弹从整个舰队中喷发而出,舰队开始顶着飞螳和自爆蚊的冲刷,冲向目标。
  对方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开炮?---这是达加斯看到整个赎罪舰队开始突击以后的第一个反应,它除了一边让巨兽母舰后撤并且继续调集周围的部队进行拦截外,并没有想清楚对方为什么不发挥远程火力的优势直接向巨兽母舰开火,而且对方也没有射出那种威力巨大的导弹。
  这到底是想干什么,难道对方的武器并没有办法对巨兽母舰造成有效打击?难道是想突破到近距离再发射那种威力巨大的导弹?如果是那样的话,只要在附近留下足够的防御力量就够了。
  达加斯在思考,而在舰队的中心,提尔皮茨已经开始了行动,海量的数据开始流动,在她准备就绪的时候,讯息也传向整个舰队:
  这里是大战舰提尔皮茨,火种和反应炉功率提升,本舰即将开始执行实验战术,准备突击,护航舰队等待我的信号准备脱离,提尔皮茨,突击!
  在达加斯惊讶的注视下,位于阵型最中央的大战舰提尔皮茨开始猛然提速,逐渐越过护航战舰,挺进到整个突击阵型的最尖端,提尔皮茨整个船身闪耀着克莱因力场开放到最大的光芒,船身多处的电浆发生器在船身周围形成一圈几千度高温的等离子护盾,船首张开一个巨大的喷射口,高温的等离子体从中喷出,形成散发着灼热白光的撞角。
  无数的飞螳和自爆蚊拼命赶过来拦截提尔皮茨,但是撞在超高温的等离子护盾上,纷纷被烧成灰烬,巨兽母舰射出的酸液炮弹和等离子大炮被克莱因力场牢牢挡住,在一阵炫目的光芒中,提尔皮茨狠狠的撞上了达加斯所在的巨兽母舰!
  巨大的动能和上万度高温的等离子灼烧将巨兽母舰的表皮彻底贯穿,烧出了一个百米多深的巨大创口,提尔皮茨的舰首深深的插进了巨兽的腹部,在巨兽吃痛的时候,撞进其腹部的的提尔皮茨舰首和船身前端打开了上百门的导弹发射口。
  侵蚀导弹呼啸而出,向前扑去,将巨兽的体内炸开一个巨大的血肉通道,然后之达加斯的注视之下,几枚亿吨当量计算的聚变导弹咆哮射出!
  在聚变导弹射出的瞬间,提尔皮茨的后半段船身开始分离,变形金属组成的船身快速变化,分离出一条携带着提尔皮茨火种的小号战舰,快速的挤入了最后接应她的俾斯麦的跃迁力场,消失在短距离跃迁的光芒之中。
  媲美太阳的闪光,随即在巨兽母舰的体内亮起,临时失去了脑虫指挥的虫群进入了短时间的混乱狂暴,主宰的意志随之降临,直接接管了塔桑尼斯附近混乱的虫群,虫群立刻平静了下来,主宰透过虫群的眼睛凝视着从战场的另一个地方跳出来的赎罪舰队,蓄势待发。
  而在齐柏林的舰桥上,雷曼则紧紧的盯着重新恢复了秩序的虫群,知道自己真正的挑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