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本王仍年少
  ,最快更新农门贵女有点冷最新章节!
  这可真是两个来讨债的小祖宗!
  景玥认命的起来,先伺候着小儿子脱下尿湿的裤子,擦擦小屁股,然后又帮已经主动脱下湿裤子的大儿子清理干净,转眼就变回了两个清清爽爽的小胖子,云萝则动手把席子给换了。
  身上舒服了,小福绵转个身就又睡了过去,景壮壮却睡不着了,皱着脸总感觉身上还残留着一股尿味儿,让景玥给他小屁股上擦一点香膏。
  看着他那嫌弃纠结的模样,景玥忍不住笑了一声,还真给他拿来一盒香膏,费了半盒,把他抹成一个喷香扑鼻的小胖子。
  父子俩不知不觉的就闹成一团,本来在醒来后就不瞌睡的景壮壮更加的清醒了,一双大眼睛里炯炯有神,反正就是不想睡,不想睡,不想睡!
  云萝实在是没眼看,索性不管他们,躺在床的最里侧,搂着小儿子就睡着了。
  景壮壮特别心疼娘亲,看她睡着便也不来闹她,只缠着景玥,一会儿一个游戏,越玩越新鲜。
  景玥:“……”
  于是第二天晚上,景玥说什么也不肯让他们留在屋里了。
  对此,两个孩子还是很失望的,转头就去求云萝,表示今天也要陪爹娘一起睡。
  云萝却告诉他们,爹是当家人,咱家他最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景壮壮、小福绵:……骗人!
  不管是不是真的吧,反正景玥就很开心,连眼角都溢满了欢喜,打发两个孩子各自回房之后,转身就把云萝扛了起来。
  云萝:……我真是给自己挖坑埋自己!
  时光如水,转瞬即逝,很快就进了六月,离小福绵的生辰也不远了。
  离生辰还有好几天,各家的贺礼就陆陆续续的送进了瑞王府,似乎是想要把去年缺失的景二公子的周岁礼给补上,因此给的格外丰厚,云萝合计了一下,跟景玥商量设宴的事。
  景玥却说:“你不是不喜欢这些繁杂俗事吗?不必管他们。”
  设宴请客多累呀,累坏了他家阿萝,谁能赔?
  况且,以瑞王府如今的身份地位,已无需主动与各世家勋贵、官宦之家联络往来,太热闹了反而不美。
  话虽如此,但在小福绵生辰的那一天,还是宴请了几个亲近人家。
  成王府世子和世子妃携女儿福慧县主赴宴,顾安庭带着妻儿也早早的前来,温如初、温墨皆与家人同行,英国公世子携妻儿到访,刘雯和秦书媛领着他们的两个儿子,还有沐国公府蒋三郎,尚书令苏家苏七公子,自然更少不了师娘季千羽和傅家几个孩子。
  师父傅彰如今仍在西北戍边,季千羽前几年曾把一双子女交托给云萝,亲自前往西北探望夫君,据说是因为她听说傅伯爷身边有小妖精出没,跑去一探究竟的。
  她当时扬言,没事就一切好说,傅彰若是有一点对不起她的,她就跟他和离。
  和离当然是没有的,傅夫人在西北一待两年,回来时还抱着个襁褓,便是如今的傅二郎。
  这几家人前来赴宴,大部分都带着自家的孩子一起,就连成王府世子妃都领着她小孙子,一大窝孩子在景壮壮这个小主人的带领下,瞬间把王府掀翻了天。
  苏七公子和英国公府蔡嵘这两个未婚又正当年的郎君受到了包括长公主在内的中年夫人们的热情招待,真是可怜又可爱,吓得刚走到门口的太子连门都不敢踏,直接转身就去找小郎们玩耍了。
  最后,还是景玥过去把这两人解救了出来,领着他们到前院。
  看到这两个青葱少年郎,刘雯摸着脸感叹了一句:“遥想当年,我们也是被这般对待的,如今却都老了。”
  景玥当即斜了他一眼,“那是你,本王可正当年。”
  顾安庭吐槽道:“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正当年呢,你的脸皮也真是一如既往的让我钦佩。”
  景玥面不改色,撑着脸悠悠说道:“我家王妃都说了,年将三十不过是人生的起步阶段,如今的我比十年前更迷人。”
  花厅内忽然一片寂静,然后紧接着响起来一连串的骂声。
  好不要脸!
  瑞王爷依然不为所动,伸手指着刘雯嘴上的那一撇小胡子,撇嘴说道:“这玩意让你看上去老了十岁不止,你家秦大主编难道没嫌弃过丑?”
  秦书媛虽已嫁人生子,如今却依然在报馆内工作,刘家也都十分支持她。
  刘雯顿时觉得胸口中了一箭,仔细回想一下,夫人好像确实曾对他的胡子表示过嫌弃,尤其是在……咳咳!
  温墨不服气,说:“此乃成熟稳重的象征,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景玥嗤之以鼻,“一把胡子就给了你这么大底气?你这……有点虚啊。”
  蔡嵘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又在诸人看向他的时候正了脸色,说:“长了就刮呗,这胡子天天修理,要保持这个形状很费时间吧?我要是浪费时间做这种事情,我娘得一巴掌拍死我!”
  他心直口快的说了出来,那边几人的目光却转到了一直没有参与他们话题的英国公世子身上,与他坐一起的成王世子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恍然道:“怪不得蔡老弟一直没养一缕美髯。”
  蔡世子嘴角一抽,瞪了眼坑爹的儿子,这也就是亲儿子,不然他得一巴掌拍死他!
  但面子不能失,失了也得捡回来,便说道:“我们可没你们文人那么多讲究,就几根胡子还要精心打理,搞得就跟谁没有似的。”
  蔡嵘连连点头,“就是就是,是男人就别搞娘们唧唧那一套,几根胡子还要给它们配一把小梳子,甚至涂脂抹粉,我的天!”
  他虽然因为年少还没有生长特别旺盛的胡子,但除非没时间打理,不然都是一刮就完事!
  所以,要么胡子拉渣,要么干干净净。
  成王世子摸着他打理得柔顺发亮的美髯,身为正好有一把美髯专用梳,还有香膏香粉的精致爷们,他总觉得蔡小郎这句话意有所指,于是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如今虽然没有,但是原本也想养一缕的张睿,默默的打消了这个想法。
  怎么能把自己往老了打扮呢?真应该是年少俊朗,气死朝中那些老不死的!
  话说,他们是不是因为自觉年轻不在,也见不得别人年轻体壮,羡慕嫉妒下故意说出“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话?
  噫~太阴险了,真正是老奸巨猾!
  还不用考虑要不要养胡子这种深奥问题的苏七公子也默默的往边上撤退,莫名觉得他今天来得不是地方。
  卫漓此时抱着小福绵过来,屋内几人的目光下意识往他脸上打转,发现他也是面白无须,瞧着就跟那二十郎当的少年郎似的,真是气人!
  卫漓原本要跨过门槛的脚步瞬间停顿,目光警惕的看着他们,被他们这诡异的目光看得心底发毛,把小外甥往怀里拢紧了些,警告道:“别乱来,这里还有个小娃娃呢。”
  温墨不屑的“嗤”了一声,伸手逗了两下小福绵,诧异道:“怎么把小家伙抱这儿来了?”
  屋里一群爷们皆都朝门口围了过去,顾安庭突然“呦”一声,“这是谁那么大胆,竟敢欺负我们的小寿星?”
  仔细看,小家伙的眼睛还湿漉漉的,小鼻子通红,明显刚哭过的模样。
  卫漓失笑道:“太小了,跟不上哥哥们玩耍,委屈得不得了。”
  小福绵的眼神在这群陌生的大叔身上转过一圈,看到景玥后,便小嘴一扁,张开小手朝他扑了过去。
  中途却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双手,半路劫道把他接了过去,小福绵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又对他笑嘻嘻的大哥哥,呆了呆,然后眼眶一点点发红。
  蔡嵘跟他大眼瞪小眼,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苏七伸手把他抱过去,换了个怀抱,小福绵又重新打量人,表情便神奇的缓和下来,还伸出小手搭在了苏七的肩上。
  蔡嵘不禁大受打击,不服气地叫嚷道:“凭什么?我们有哪里不一样吗?”
  蔡世子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瞎嚷嚷什么?苏七郎长得就比你俊。”
  “哪有?我明明长得也很俊!”不知有多少小娘子喜欢他呢!
  小福绵看看蔡嵘,又看看苏七郎,坚定的把小手搭在苏七的肩上,还收拢手指悄悄抓紧。
  蔡嵘更郁闷,逗他道:“你不是应该对我更亲近吗?你仔细瞅瞅,说不定我哪个部位会让你觉得格外亲近呢!”
  小福绵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干脆就把脸藏进了苏七的颈窝。
  软绵绵的小孩子特别亲近的埋在颈窝,那感觉让苏七公子的心都软成了一滩,还有点手足无措。
  说实话你们可能不信,苏七公子的孩子缘极差,家中的小侄子小侄女们见了他就躲,是仅次于祖父的威严存在,背着他,兄长和嫂嫂们时常用来威胁调皮侄儿的一句话就是:再不听话,就把你送给小叔当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