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你是最好的
  ,最快更新农门贵女有点冷最新章节!
  进了十月,京城的气温就迅速的往下降,到十月下旬,某一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院子里都积了薄薄的一层雪。
  景壮壮刚出门就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抬眼望去就是白茫茫的一片,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转身对送他出门的云萝说道:“娘亲,先生说等下雪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晚半个时辰上学!”
  他如今早已经过了最初迫不及待想要上学的那个阶段,每逢休沐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每天晚去半个时辰也能让他心里喜滋滋的充满欢乐。
  哎呀,以后每天都能多出半个时辰,他该玩点什么好呢?
  景玥往他头上带了顶小帽子,说道:“正好,每天都能更多出半个时辰来练武,争取早日当上大将军。”
  你真是个魔鬼!
  景壮壮扒拉一下帽子,被捂得这样严严实实让他有些不习惯,又不禁好奇问道:“爹是几岁当上大将军的?”
  “十三?或许十四,记不清了。”
  景壮壮不由震惊的看着他,这么重要威风的事情,您竟然说记不清了,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大掌往他的头顶上一按,景玥推着他往外走,“行了世子爷,现在还不到您考虑这些的时候,安心去上学,早日学成,为父也能早日卸下身上的担子。”
  景壮壮扭过头来朝云萝挥了挥手,然后借着景玥的力气颠颠的往前走,一边还要抬头看他,问道:“为什么我学业有成,你就能卸下担子?卸下担子之后你想要干什么?先生说,如今西北百姓的安宁、边境上的互市皆系在爹爹你一人身上,你难道是不想管他们了吗?”
  “乔老整天都在教你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景玥耐心的等他手脚并用的翻过高门槛,然后继续往外走,并叹道,“哪里能不管他们呢?可是你还小,我不得不先替你担着,皇上也不肯现在就放我解甲归田啊。”
  景壮壮顿时拍着小胸膛豪气干云的说道:“您放心,我很快就会长大的!”
  “乖。”
  “那我今天能让娘亲陪我睡吗?”
  “不能,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不能整天缠着娘亲,会被人笑话的。”
  “谁敢笑话我?爹爹你不是也每天都让娘亲陪你睡吗?”
  “因为你娘亲是我的王妃,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我也不会分开!”他哼了一声,“别人家的爹爹都不会跟他们抢娘亲!”
  景玥嗤笑一声,“那是因为他们的爹爹并没有把他们娘亲太放在心上。”
  “是这样吗?”
  “当然,不信你去问问他们,他们的爹有有没有经常陪他们娘?是不是每天都在一起吃饭?家里是不是还有小妾姨娘天天惹他们的娘亲生气?”
  论爱媳妇,放眼京城,景玥自认就算不是第一,那也应该排在前三。
  父子俩一路说着话出了家门,全程景壮壮都是自己走路,没有一点王府小世子会有的娇惯,要不是腿实在太短,他连上马车都不需要爹爹帮忙!
  景玥顺道先送儿子去上学,然后转道衙门,到傍晚去接景壮壮放学的时候,却在乔府门口看到一串红着眼睛的小少年,在看到他之后也不似往常那样崇拜中带着不敢靠近的忐忑紧张,今日小少年们看他的眼神格外幽怨、哀伤,有好几个人甚至欲言又止,但是到最后也没有对他说出话来。
  景壮壮和卫长乐一起跑了出来,看到在门口亲自等候的那道身影,顿时兴奋的跑了过来,一个喊“爹爹”,一个喊“姑父”。
  两个孩子是乔山书院最小的学生,却在比他们更年长的大孩子之中混得如鱼得水,谁都不敢随便招惹他们。
  一扑进怀里,景壮壮就凑到景玥耳边说悄悄话,“爹爹,我问过了,可是真奇怪,我都没说什么,有好几个师兄就哭了,好像我欺负了他们似的。”
  说着还小手悄悄的指了指那几个眼睛红通通的小师兄们,表示就是他们哭了。
  看着他一脸的无辜和疑惑,景玥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头,也悄悄跟他说:“爹娘感情不好,他们心里难过呢,你以后不要在他们面前提起他们的伤心事了。”
  景壮壮恍然大悟,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原来师兄们是因为这样才哭的!咿~真可怜,他以后还是对他们好一点吧。
  景玥摸摸他的头,又问卫长乐,“今日你爹娘没来接你放学?”
  卫长乐乐滋滋的说道:“爹爹忙于公务,娘亲肚子里有了弟弟,行走不便,祖母原本要多派几个侍卫护送我,但我说我可以和表哥一起回家。”
  时隔四年,叶蓁蓁又有了身孕,实乃是镇南侯府和长公主府的一件大喜事。
  云萝等到景壮壮休沐的时候,留带着他一起特意回了趟娘家去探望嫂子,送上各色滋补品和适合小孩子使用的料子小玩意。
  回来后,景壮壮就一个劲的往云萝肚子上瞄,直到晚上临睡前,他终于还是没忍住,悄悄的跟云萝说道:“娘亲,你肚子里有没有藏娃娃?这一次,我想要一个妹妹。”
  说这话的时候还下意识瞥了眼旁边的小福绵,弟弟什么的,他现在已经不觉得可爱了。
  听说,妹妹都是十分可爱的!
  云萝拨开他悄默默伸到她肚子上来的那只小手,又屈指在景壮壮的脑门上弹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说道:“别胡思乱想,你该去睡觉了。”
  “那娘亲你能给我生个妹妹吗?一个就够了!”
  这句话的声音略大,不仅是旁边玩玩具的小福绵听见了,就连走到房门外的景玥都听见了。
  小福绵是有听没有懂,只会跟着哥哥乱吆喝,“要妹妹!”
  景玥在门外脚步微顿,然后施施然走了进来,一手一个的抓着他们后衣领,把两只小胖子拎了起来,转身往门外送。
  景壮壮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但他很快就明白自己现在还挣不出爹爹的手掌心,于是一动不动的任由自己被悬空拎着,衣襟卡得他脖子有点难受,但他也不在意,而是仰起头跟景玥说:“爹爹,长乐很快就能有一个妹妹了。”
  “说不定是个弟弟呢。”景玥把他们塞进他们自己的屋里,一根手指头就让两人躺在小床上动弹不得,满脸严肃的跟景壮壮说道,“别瞎想,生孩子太辛苦了,还要流许多血,我们家有你和弟弟两个孩子就够了,不需要你娘亲再受苦受累。”
  景壮壮好奇道:“生孩子很辛苦吗?”
  “当然,你们那么大的一个人揣在娘亲肚子里,还一揣就是大半年,不到日子绝不能放下,如何不辛苦?生的时候更是需要用铜盆接血,一大盆一大盆的往外流,一个不好还有可能会难产,连命都没了。”
  景壮壮不禁听住了,小脑瓜子转了几个圈才勉强理解这番话的意思,顿时用力的摇了摇头,拉着景玥的手紧张道;“我不要妹妹了!”
  小福绵懵懵懂懂的,根本就理解不了他们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会跟着哥哥瞎起哄。
  如今唬住了景壮壮,小福绵则根本就没什么特别的想法。
  把两个小祖宗哄睡着,景玥轻手轻脚的退出去,回到正房。
  云萝解开发髻,正在梳理青丝,透过镜子看向身后的景玥,随口问道:“听说景壮壮今天在书院里把好几个师兄都说哭了?”
  景玥不由轻笑一声,走过来接过梳子小心轻缓的为她梳理,说道:“毕竟像本王这样顾家爱娘子的男人,放眼整个京城也找不出几个。”
  语气中,透着几分抑制不住的得意。
  云萝在镜中与他对视了一眼,嘴角浅抿,并不吝啬夸奖,“再没有比你更好的。”
  景玥的手一抖,差点扯断云萝几根头发,吓得他连忙在她头皮上揉了揉以舒缓被拉扯到的疼痛,脸上的笑意却藏也藏不住。
  “阿萝,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
  云萝在凳子上转了个身,与他面对面,认真说道:“你是最好的。”
  下一秒,她就被捧着脸,吻住了唇。
  唇舌勾缠,两人间的气温迅速攀升,终转化为一室旖旎。
  从十一月开始,京城街头巷尾的年味就逐渐浓了起来,对瑞王府来说,这也是出孝后过的第一个年,于情于理都应该过得热闹些。
  裁红纸,亲手提笔书写春联,张贴在所有能张贴的地方。
  景玥还寻来细竹条,各色油纸绫纱,领着两个小祖宗亲手做灯笼。
  云萝的手艺实在不怎么样,就在油纸上面题词作画,寥寥数笔勾勒出一株腊梅,梅树下再画四个小小的人儿,一个在吃果子,一个在折油纸,一个在扎灯笼,还有一个在提笔往灯笼上写着什么。
  景壮壮突然惊呼一声,指着云萝手里的灯笼喊道:“这是我,这是爹娘,这是阿福!”
  他的表情欢喜极了,站在云萝面前,就等着她画完之后要第一个抱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