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快跑!
  跑……
  快跑……
  再快一点……
  即使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双腿沉重,但花俏依然咬着牙,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和意志坚持着使劲奔跑,她在和时间赛跑,在和命运赛跑。
  她要去救溺水的弟弟。
  终于跑到了郊区的那条河边,却见岸上一堆人围在一起嘈杂着,透过缝隙,一个湿漉漉的少年毫无知觉地躺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花俏心一凉,全身的力气和意志瞬间瓦解成稀碎一地。
  自己又来晚了!
  “哇——”一声,花俏像以往无数次一样伤心绝望地哭了起来。
  她怎么那么没用!
  跑了无数次,可每次都来晚,每次都来不及阻止弟弟出事。
  花俏一生中所有的不幸是从十六岁的那个暑假开始。
  花俏的妈妈带着十三岁的弟弟去外公家走亲戚,弟弟偷偷跟人去河里戏水,结果溺了水,人虽救了回来,却变成了只剩一口气的植物人,躺在床上无知无觉,在耗光家里的钱之后,也终于断了气。
  接着家里就再也没有了安宁,爸爸几乎每天都在抱怨责骂,抱怨妈妈不该带着弟弟去外公家,不然弟弟不会溺水;责骂妈妈不该坚持把钱花在毫无希望的弟弟身上,弄得家里一贫如洗。
  结果暑假还没有过完,伤心自责的妈妈就自尽了,家里也和外公外婆断绝了关系。
  然后花俏多了一个后妈以及一个继妹,她的情况更加不好,她甚至花费了十年的时间才从那对奸诈母女的手里逃脱。
  ……
  花俏又一次满脸泪痕地从睡梦中醒来,天还没有亮,满室的黑暗与寂静,她的心依然沉浸在梦里的悲痛中。
  自从身体检查出了病,这半年以来花俏几乎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做梦,梦到自己回到少年时代,回到弟弟溺水出事的那一天。
  虽然是在梦里,但她每次都想要改变曾经的悲剧,所以每一次都用尽全身力气去奔跑。
  可惜,不管是现实还是梦里,她都很无能,什么都无法改变,病痛的折磨和现实的无牵无挂让花俏了无生意。
  半晌,她才轻轻呼出一口气来,感受着身体的孱弱,心里想着自己还能苟活多久,一边慢慢伸手摸索着手机。
  凌晨三点。
  她按亮手机先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毫无意外地看到几条未读信息,她的心里多了一丝暖意。
  是李晨光大哥昨天夜里发来的微信,两条问她身体情况的信息;一条告诉她高区医院来了个归国名医,已经约好两天后去会诊,到时候他和何雯来接自己;还有一条叮嘱她不舒服了一定要告诉他和何雯。
  何雯是李大哥的妻子。
  李大哥和何雯嫂子都是好人,这二十年来,对自己就像对亲妹妹一样好,她能有今天的成就跟李大哥的帮助密不可分。
  花俏想着等自己死后,她的房子车子以及不多的财产就都留给李大哥一家,就当是些微报答吧。
  至于那几个人别想沾她一根毛。
  花俏想着那几个人若是知道自己死了,东西却都给了别人,一定会气得上蹿下跳,想想那场景,花俏心里闪过一丝畅快。
  念头回转,她又叹气,若是能换得弟弟没事,妈妈安在,就算是让她把自己所有财产都给那些卑鄙无耻的人,她也愿意。
  胡思乱想一顿,花俏又迷迷糊糊地陷入了昏睡。
  失去意识之前,花俏想着:看来自己真的活不了几天了,以往半夜醒来后,她几乎都是睁眼挨到天亮的,这次竟然能再次睡着。
  ……
  “花俏,你快醒醒。”
  一个有些尖锐的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跟着有人推着她的身体,推她的人动作可真粗鲁,一点儿都不温柔,她残破的身体再被颠两下,估计真的会一口气上不来就去了。
  花俏睁开了眼,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女孩子这么没教养。
  嗯?
  她眨了眨眼,面露疑色。
  眼前的确有个年轻姑娘,只是这姑娘的打扮着装有些……土气,两条黑粗的大辫子,一件洗发白了的碎花布衫,一条蓝色的粗布裤子。
  年轻姑娘一脸的不耐烦在看到花俏睁开眼时换上了微笑与着急,推搡她的手也快速缩了回去。
  呵,心机女啊!
  经历过太多的花俏一眼看穿了眼前人的虚假本质。
  “花俏,你不是答应我今天帮我看顾一下家么,怎么就睡着了?我还得坐汽车去云化市见张老师,再晚就来不及了,要真赶不上,可都是你害的。你快点起来吧,跟我去我们家,我把家里的事情跟你交代交代……”姑娘一边笑嘻嘻说着一边推搡着花俏,想让花俏快起来。、
  这谁啊?自己为什么要帮别人看顾家?就自己这身体情况,别人不看护她就不错了。
  花俏心中疑惑着,接着突然睁大了眼睛。
  这不是二十年多前、十七八岁的苏红玉么!
  自己少年时候的‘朋友’苏红玉,她们两家就住在一条街上,她从小跟在苏红玉身后玩。
  那时候她傻得很,总是被苏红玉使唤得团团转,自己掏心掏肺地拿她当真朋友,苏红玉却一边算计着使唤自己,占着自己的便宜,一边为了点蝇头小利,就毫不犹豫地把她给卖了。
  苏家除了苏红玉,还有一个腿瘸的妈和一个脑子不好使的弟弟。
  苏红玉从中学开始就经常喊自己去替她照看苏家,说是照看,其实说白了就是去苏家当保姆,而且还是不要钱任人喝使的保姆。
  当时她怎么想的来着?
  喔,对了。
  好朋友需要帮忙,她自然要出一份力,而且照顾老弱病残是多么美好高尚的事,邻里之间互帮互助不还是华夏美好传统呢么。
  唉,傻姑娘啊!
  花俏心中忍不住感叹青少年时候的自己真是单纯善良的人见人欺。
  不过后来她和家里决裂的时候,也给了苏红玉一记重击算是还了这么多年吃的亏,从此再没理会过苏红玉。
  念头闪过,花俏心想看来自己又做梦了。
  今天怎么会梦到苏红玉?往常入梦,她都是一直在挣命一般地奔跑努力去救弟弟。
  难道自己真的要不行了,连苏红玉这种不相干的人物都能想起来入梦。
  花俏想着心事,动作有些迟缓。
  往常苏红玉只要稍微抱怨一两句,花俏就会赶紧认错,并拍着胸脯向她做保证,可是今天的花俏不如以往一般积极,苏红玉忍不住就想生气。
  “花俏,你还是不是我的好朋友?你还要不要支持我上进?”苏红玉质问道。
  听了这话,花俏呵了一声,下意识讽刺道:“做你好朋友能落什么好?你上进关我什么事!”
  没有想到往日里十分好说话的花俏竟说出这么的尖酸的话,苏红玉先是愣了愣,跟着反应过来就恼怒地涨红了脸。
  “花俏,你怎么能这样跟我说话?!你是不是撞了邪啊!”说着苏红玉还推了一把花俏,“你必须要跟我道歉认错,否则我是不会原谅你的,枉我一直这么照顾你,从小就带着你玩。”
  她所说的从小带着花俏玩,不过是眼馋花俏手里的零食,常常花言巧语骗花俏的零食,甚至还怂恿花俏从家里拿吃的给她,骗吃不说,还常骗花俏给她干活。
  真是厚颜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