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深感忧虑
  林家院子。
  两个村民很不好意思地跟林老头表示歉意,他们就是那两个喊了花南方去玩水的少年的家长,花南方差点儿出事,跟他们家小子脱不了关系,还好救回来了,可不得来说两句。
  送走人,林老头赶紧回屋,外孙子虽然没出大事,但看起来恹恹的,只怕被水伤着了;外孙女从河滩那里就一直在傻笑,一双脚被划得满是血,可别有什么事。
  这两孩子真要在这里出了事,城里花家只怕又要不依不饶了,到时候女儿夹在中间也难受。
  一进门,林老头就看到外孙女花俏傻兮兮笑着,一只手紧紧抓着她妈的胳膊;他老伴和儿子则是围着床边在照顾外孙花南方。
  “南方怎么样了?俏俏怎么回事?”他问道,两个外孙看起来都不太好啊。
  儿子林国华说道:“爹,南方怕是要烧起来,要不找村头张医生给看看。”然后他又转头朝花俏母女两努了努嘴,“俏俏还是一直抱着我姐的胳膊不撒手,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他很想说花俏脑子怕是出问题了,不过这话真要说了,他肯定会被爹妈混合双打。
  林老头比儿子吃的盐多,儿子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他走到床跟前,顺手给儿子了一巴掌,把人给拍开。
  “这么大人了,别挤这里磨洋工,赶紧给南方烧点儿姜汤去,先去去寒看看情况。”
  林国华捂住自己的膀子,偷偷叹口气觉得自己一定是爹捡来的。他麻利地往厨房走,路过外甥女,却看到外甥女看着他笑得更欢了。
  咦,这个肯定是傻子!
  看到亲舅舅被打竟然能笑得这么灿烂!一定是傻了!
  “记住,干姜和生姜各一半。”耳边传来老爹不放心的叮嘱声。
  林国华赶紧道:“知道知道,干姜暖肚子,生姜去外寒。”一边快步出了屋子去厨房。
  花俏的妈妈叫林香叶。
  林香叶在确定了儿子还能喘气说话后,就把儿子交给了爹妈和弟弟,自己则把注意力放在了明显不对劲的女儿身上。
  “你看看你,出门连鞋都不穿,脚上拉了这么多血口子,不知道疼吗?”
  “头发也乱的不成样子,你往常不是最爱臭美了么。”
  “这又哭又笑的,脸都没法看了。”
  “你把我的手放开,我又跑不了,以前也没见你这么黏糊人啊。”
  “你弟弟没事了,你就别哭了,哪里疼,赶紧跟妈说。”闺女笑着笑着眼圈就红了,还不说话,傻不愣登的,实在是让人揪心。
  ……
  林香叶一边唠唠叨叨地数落着女儿,一边动作轻柔地给女儿擦洗脸脚。
  花俏继续傻笑着,沉醉在妈妈的唠叨里,满眼都是幸福。
  她真的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而且还改变了上辈子发生的悲剧。
  弟弟没有昏迷不醒变成植物人,妈妈也不会再丢下她去了,她的家也会好好的。
  多少年的夙愿今日一下子变成现实,花俏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
  林国华很快端来了热乎乎地姜汤,一碗端给老爹,由老娘给南方喂,一碗端给外甥女花俏。
  此时的花俏已经被妈妈收拾好,恢复了往日的干净整洁。
  她也不再紧紧抓住妈妈的胳膊不放开,嗯,这次妈妈的确不会跑了不见。
  有妈的孩子是块宝,花俏很容易就放下武装了二十多年的坚强盔甲,从内到外都好像变成了了依赖妈妈的孩子。
  接过舅舅端来的姜汤,她朝舅舅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上辈子即使两家断交,在她困难的时候,小舅舅还偷偷来给她送过钱和食物。
  接收到外甥女朝自己释放的笑容,林国华瞄了一眼老爹,悄声对花俏说道:“你跟舅舅说说,你怎么知道南方要溺水的,竟然从城里一路跑到这里来,那可是有二十里路哟。”
  小舅舅的话让沉浸在喜悦中的花俏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她眨了眨眼睛,对上小舅舅好奇的双眼。
  花俏一本正经道:“我做了一个梦,然后就来了。”
  她说的是真的,可林小舅舅却觉得这外甥女变调皮了,一本正经地跟他胡说八道。
  一直注意女儿的林香叶也听到了舅甥两人的对话,她也关心女儿是怎么知道弟弟要出事的,只是刚刚孩子精神不对劲,她不敢现在刺激,想着缓缓再说。
  如今见弟弟林国华问,女儿却给了这么个回答,她忍不住失笑,伸手点了点女儿的额头笑道:“别糊弄你舅舅。”
  花俏顺势抓住了妈妈的手又蹭了蹭,真温暖。
  这事儿,不仅舅舅想知道原委,妈妈和外公外婆明显也想知道,只怕别人也好奇。
  花俏想了想,说道:“我真的是做了一个梦,梦到弟弟掉进河里上不来,我害怕就赶紧跑来了,苏红玉想让我去照顾她妈和她弟弟,不让我来,我还打了苏红玉一巴掌呢。”
  啊!
  林香叶吃惊地张了张嘴,女儿平日里跟苏红玉好的不得了,没想到竟然还打了苏红玉一巴掌,看来是真的因为做梦梦到了儿子南方出事。
  看着女儿脚上的伤口,她忍不住说道:“那也不能鞋都不穿就跑来了。”
  “就是,你该骑自行车来。”林国华一旁附和。
  啧啧啧,外甥女脚上的伤口看着就疼,光脚跑二十公里,他觉得自己都不一定能干出来。
  花俏呵呵两声,她哪里能想到梦会成真。
  林国华又笑嘻嘻问道:“那个下水救南方的男孩子是谁?听铁蛋他们说那小伙子是跟着你来的。”
  外甥女这么如花似玉,可别被哪旮旯蹦出来的小子给霍霍了,虽然那小子救了南方,他们可以用别的方式回报,坚决不能用外甥女以身相许来报恩,这都什么年代了,不兴这个。
  林国华表面上笑哈哈的,心里却紧张兮兮地防范着。
  提起沈重,花俏突然一拍自己脑门。
  糟糕!
  当时光顾着高兴了,竟然把沈重给忘记了,她都不知道沈重什么时候走的。
  说起来是沈重救了弟弟,救了她,她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她向来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人。
  沈重为她做的事,就算是让她用身家性命回报也不过分。
  “我也不知道,路上遇到的。”花俏实话实说,十分懊悔。
  对于花俏的说法,林国华表示十二分不信,随便遇就能遇一个跳水救人的猛人?
  他给了外甥女一个了解的眼神。
  小丫头片子,小小年纪就谈对象,这可不是件好事。
  林国华深感忧虑,但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追问,小姑娘都害羞,这事儿还得背着人悄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