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难产的检讨
  早上七点半,全校的师生都集中在操场,按班站立,参加一周一次的升旗仪式。
  高一年级一班和二班的队伍中间,李星月一只手拉住花俏的手。
  “别担心,一会儿我和你在一起。”她目视前方,坚定地对花俏说道。
  花俏心里一紧,低声问:“你想干什么?”
  这孩子咋这么难带呢?
  上周五跟她好说歹说都白费了?浪费了她那么多口水和脑细胞呢!
  李星月压低声音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反正我会和你一起面对任何困难的,谁叫我们是好朋友呢,好朋友就得一起扛。”
  这么中二的话,花俏有一丢丢感动,但更多的是着急与担心,生怕星月胡来,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如此不听话的孩子,她只能用绝招了。
  她说:“李星月,你要是敢乱来,我们俩以后就绝交吧。”
  李星月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说道:“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会跟学校摆事实讲道理。”
  软硬都失败,花俏忍不住望天:心好累!
  她现在非常理解李星月的爸爸和哥哥他们的心情了。
  该怎么办?
  花俏快速转动脑筋。
  国旗升上去之后,就是学校领导讲话,今天讲话的是一个副校长。
  在副校长讲话的时候,花俏拍开李星月的手,矮着身体往后面悄悄走。
  李星月低声追问:“你去干什么?”
  花俏头也不回:“我逃学去。”
  李星月傻眼:难道为了阻止她,花俏这是要逃学不做检讨了?
  她愣了愣后,也赶紧往后面追去。
  她们两个的动作,一班和二班很多人看在眼里,于盛兰想了想嘲讽地笑了笑,跑了更好,后果更严重。
  花俏自然不会真逃学,她来到队伍后面找到了2班的班主任,各班的班主任都站在学生队伍的后面。
  当李星月来到队伍后面时就看到花俏正跟他们班的班主任站一起,她一愣,然后见花俏笑眯眯对她招手。
  当她走过去时,班主任却对她说道:“李星月,你站我身边别动。”
  李星月:“......所以这是花俏你阻止我的办法?”
  被忽视的班主任:“......”
  好想揍一顿这个暴躁学生,但是不能,开学时可是校长亲自跟她交代过要照应这个学生的。
  花俏无奈地要解释什么,就听到主席台上突然点了她的名字,几人俱都朝主席台看了过去。
  台上教务处主任康学松严肃地宣读着一份文件:“......根据学校规章制度以及校领导讨论决定,给予高一1班的花俏同学警告处分,同时责令其当众做出检讨,望全体师生引以为戒。”
  “现在由高一1班的花俏同学上来做检讨。”
  随着声音落下,很多人的视线都朝高一1班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一班的人则是朝队伍后面看去。
  甚至还有人提醒:“花俏,快点上去。”
  花俏根本来不及再跟李星月说什么,只得看了李星月一眼,然后神情从容地朝前面的主席台走去。
  此时几乎全校师生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个往台上走的女生身上,诺大的操场一片安静。
  李星月骂一句周舫不靠谱、沈重不行,就要也上前去,却被身边的班主任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
  班主任:我真的不想被领导找谈话啊!
  花俏来到主席台上,站定后,她深吸一口气,先朝台下鞠了一个躬,正要开口做检讨时,主席台突然上来一个人,她手里的话筒也被抢走。
  花俏吃惊地转头:沈重!
  台下一片哗然,主席台侧的校领导们惊讶地看向沈重,正使劲儿要挣脱班主任钳制的李星月也停止了挣扎。
  面容沉静如水的沈重朝她微微点了下头,然后看向校领导。
  “我有话要说。”沈重冷冽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在操场上响起,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认识与不认识沈重的人激动的互相打听着。
  知道沈重厉害的人在猜测沈重是不是要替花俏出头,不知道的则是好奇地看着台上。
  只听他说:“这段时间我一直没来学校上课。”
  只一句话就令底下高一的学生哗然,这么嚣张吗?
  “我弄到了一批京都和海市的高中学习资料,包括一些中学的内部习题,某些高考状元的学习笔记,他们的参考书目,还有些高校的招生文件,还有不少英语磁带书本等。”
  沈重每说出一句话,在场的老师们、领导们以及高三的学生们脸上的神情就狂热一分。
  京都和海市的学习资料啊!
  在除课本之外学习资料缺乏的年代,只扔出一个来都能引起哄抢。
  而且那可是一流的学习资料,那些东西对准备高考的人来说不亚于武林秘籍。
  材料种类还十分丰富,又是内部习题,又是状元笔记,还有招生文件,有一个就已经很牛逼了,沈重手里居然有这么多。
  但他们丝毫不怀疑沈重所说的真实性。
  校长宋一清还能把持得住,主管学习的副校长和教务处的康主任以及高三各班主任都迫不及待地往主席台跟前凑去。
  康主任激动地问道:“沈重,那些资料可以拿到学校给大家分享吗?”
  他问出了在场所有老师以及高三学生的心声,大家紧张地看着沈重,等待着他的回复。
  谁知沈重却说:“这个先不急,我们继续说说旷课的事。”
  众人一愣:旷课有什么好说的?你爱旷尽管旷去,反正也没人管你。这个才是急中之最急。
  但无人敢反驳沈重的话,因为从两年前沈重入学之时起,老师们就知道沈重有多不好惹了,就连校长对他都客气的很。
  好吧,你快说。大家只好耐着性子等沈重说什么旷课的事。
  只听沈重继续说:“上周那批学习资料邮寄到了邮局,由于东西太多,我一个人拿不了,所以从学校叫了几位同学帮忙。”
  一旁早就傻了的花俏难得智商在线了一下,难道她就是那几位帮忙的同学之一?
  她惊叹地看着沈重,大佬果然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