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思考与规划
  江玉彩转身出门去给胡铭晨煮荷包蛋去了,胡铭晨还在床上痴痴呆呆的,感觉他的神经真的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自己明明是在隧道里面遇到了透水,被洪水无情的席卷,可是现在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死,不但没死,还奇迹般的回到了小时候。
  是的,胡铭晨已经清晰的发现,自己是回到了小时候,他正在双眼凝视自己的小手掌了。
  作为屌丝的胡铭晨平时也用手机看过一些重生的小说,虽然那些小说很多时候满足了他的某些不可能实现的奢望,甚至一段时间还曾经成为他颓废的精神寄托。可是,再怎么说,他留存的意识理性还是明确清楚的告诉他,他是不可能出现的,就是虚构的小说情节而已。
  现在神迹真切的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他怎么可能一下子接受得了。
  刚醒过来的胡铭晨是头疼,现在的他是头晕,感觉到很蒙,很不真实。
  老天真的那么眷顾自己吗?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会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他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中一注彩票的一等奖而已,可是老天至始至终都没有让他中超过十块钱过,现在却给了他另外的一个惊异的结果。
  这个结果是好还是坏,是让他再经历一次小时候的波折与蹉跎,还是给他一个让生活产生沧海桑田的巨变机会,胡铭晨现在其实并没有什么底。
  在此之前,胡铭晨文化水平不高,经历过不少生活的磨练,然而阅历也谈不上丰富。他不太敢肯定自己会不会愧对于上苍给与的这次神迹。
  胡铭晨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更不知道在科学领域应该要怎么判断和界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妙,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吗?他都不知道什么是相对论,只是对爱因斯坦这个名字表示熟悉。所以,胡铭晨只能回归到传统思维,将其界定为神迹。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神存在也未可知,反正世界上很多人说没有神,认为那只是迷信,可是却又有成千上万的人相信神的存在,并且愿意将其当成自己的信仰之一。
  胡铭晨整个人是迷糊的,或者说是迷茫的,他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一切,更进一步,他都还没弄清楚现在到底是哪一年。
  就在胡铭晨的脑袋里还犹如浆糊一般,持续迷茫懵懂的时候,江玉彩端着一碗香喷喷的荷包蛋再次推门进来。
  “小晨,快起来吃吧,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一定是饿坏了。来,这是昨天你奶奶来看你的时候带的,我们家的母鸡这两天很偷懒,就是不下蛋。”江玉彩将那碗荷包蛋放在胡铭晨的床头边。
  “妈,今年是哪一年啊?这个房子......不是拆了吗?”胡铭晨一骨碌爬了起来,肚子虽然饿,但是相对来说,这才是他更关注的内容。
  “傻娃娃,今年哪一年?你真是糊涂了吧,当然是九七年啊,你以为你妈没文化会连这个都不知道?还拆房子呢,房子拆了住哪里?睡地里头吗?神神鬼鬼的胡言乱语。”江玉彩嗔斥了胡铭晨一句,随即转过身:“你赶紧吃,我要去煮猪食去了,要不然一会儿你姐和你妹妹起来,她们就要和你抢了。”
  “哦!”胡铭晨木讷的点了点头。
  97年,居然现在是九七年,自己来到了九七年,这......
  胡铭晨双眼盯着那一碗还冒着香气的荷包蛋,就是没有动手。
  “小晨,你是不是还没有好啊,头还痛?你童大爹和街上的涂医师都说你问题不大的啊,怎么我看你......不太正常呢?”本来要出去煮猪食的江玉彩见胡铭晨这个魂不守舍的反常样子,有点不放心,蹲下来对胡铭晨好一阵端详。
  “妈,我这是怎么了?”胡铭晨抬手指了指自己裹着纱布的脑袋问道。
  “能怎么,就是不听话呗,都说了,叫你们打猪草不要去杉树岩,不要去杉树岩,你就是不听,这回算你命大,只是摔破了头,要是再不听,下次小命怕就没得了。”江玉彩又爱又恨的责备道。
  江玉彩这么一说,胡铭晨就想起了杉树岩是哪里。那是一段位于干沟边的陡峭存在,直线落差怕起码十几二十米,由于顶端长者几棵杉树而得名。杉树岩的中间其实有一块小平台,因为陡峭人迹罕至,因此那里的植被非常丰盛,长了很多野菜,周围大人们生怕自己的孩子不长眼去打那些野菜的主意,经常叮咛他们,千万别到那里打猪草。
  胡铭晨这回就是不听,结果踩滑从上面摔了下来,当场就把与他一起去的胡德华给吓哭了。等家人在胡德华的呼喊下赶到杉树岩的时候,胡铭晨已经头破流血晕了过去。
  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按理说江玉彩应该第一时间将他送到医院才对。然而囿于囊中羞涩,只能将他抱回家,再请屋后面有点医术皮毛的童大爹来看。
  那童大爹来了,面对昏迷过去的胡铭晨,他能做的也就是帮胡铭晨做点止血和包扎的措施而已。后来为了保险,还是找胡铭晨的奶奶借了三十块,从乡里的街上请了涂医师来一趟。
  涂医师收了三十块,给胡铭晨做了一番并非那么严谨的检查,又将童大爷做的包扎翻新了一次之后,得出了胡铭晨没有生命危险的结论后就走了。
  “妈,你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胡铭晨感慨道。
  江玉彩以为胡铭晨说的不会再有下次指的是他不会再去杉树岩打猪草,而实际上胡铭晨说的不会再有下次,是指他在隧道里面遇到的透水事故。上天能够再把生命给他一次,这已经是巨大的天恩了,怎么还会有下一次呢。
  “好了,你醒过来我们就放心了,你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吧,不用去学校了,等一下叫你姐到学校再给你们班主任说一声。快吃吧,再不吃就冷了。”江玉彩说着摸了摸胡铭晨的脑袋。
  “诶,我吃,我吃。”胡铭晨的双眼闪烁着泪花端起了那一碗荷包蛋。
  吃完一碗荷包蛋之后,胡铭晨又躺回到床上去。
  他得好好想一想,既然上苍让自己再活一次,自己应该要如何将自己重新做一番改造,要是再活一次,还是成为连老婆都找不到的一枚屌丝,那真的是太愧对于神灵的眷顾了。
  绝对不能,无论采用什么办法,自己不但要改变自己的境遇,而且也要改变全家始终艰难的境况。
  虽然自己没有重生小说中的那些主人公非凡的才识和化腐朽为神奇的技巧,但是起码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的,在怎么说,也比现在的人多了二十来年的历史记忆和社会知识。
  自己不管多笨,多不成材,难不成凭借着多出来的二十年记忆和知识,还怕不能将自己的未来和全家的生活来一个大反转吗?什么国家领袖什么世界首富胡铭晨现在不敢想,但是,应该让全家过上好日子,这一点应该还是可以办到的。
  其间,胡铭晨的姐姐胡燕碟和妹妹胡玉娇陆续起来,他们听说胡铭晨已经醒来,并且能吃东西之后,纷纷到他的小黑屋来看望他。
  从小到大,胡铭晨与姐姐和妹妹的都谈不上多么的相亲相爱,他们互相经常争执和吵闹,然而这个时候,胡铭晨的受伤,还是牵动着全家人的心。
  为了让自己有一个静静的思考环境,他不仅将蜡烛给吹熄,而且,不管谁来,他都干脆装睡着。
  前世,性格的缺陷以及家庭的环境使得自己活得浑浑噩噩,不但活得不算精彩,连老婆都找不到,在有些人的眼里,甚至还是滑稽和可笑的。
  这一世,不能再重蹈覆辙了,必须得有一个合理的统筹和规划才行。虽然比别人多了二十来年的记忆,可是他也清楚,幸福和财富都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还是得靠自己去创造和争取。
  首先,要实质性的改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挣钱就是当务之急。
  活了小半辈子,家里就没有真正的宽裕过,一直在贫穷和过得去之间摆荡。平穷让三姐弟的生活坚困了很多很多年,也加速了父亲和母亲的衰老。
  再活一次的胡铭晨,绝对不能容忍这个家还是那么穷,绝对接受不了常常有人登门要债的情况发生。
  其次,就是这一世,胡铭晨下定决心要好好读书学习,无论如何不能再只混到初中毕业就进入打工者的行业。
  重生之前,胡铭晨已经吃过了不少没有文化的亏,说难听一点,就是因为没有文化,他才只能做哪些辛苦而又危险的工作,就因为没有文化,他的发展之路才会处处受限。也是因为没有文化,才被很多人所瞧不起。
  那种抗拒学习,被督促着也不愿意认真学习的心态,从这一刻起,从胡铭晨的身上一去不复返了。胡铭晨的学习心态已经十分自觉的变成了主动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