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 找机会下手
  “可问题是,我们学习就是为了今后好的工作和生活啊,在该学习的时候精力不放在学习上,而是去弄什么创业,你不觉得有点本末倒置吗?”胡铭晨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女生,或者她不开心就顺着她的话来说,而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你和你说这些,我有点觉得浪费时间,夏虫不与冰语,我先走一步了,你们自己慢慢逛吧。”孔智贤有点生气,丢下一句话后,就从草地中间的一条小径走了。
  郝洋看了看胡铭晨,而胡铭晨就耸耸肩:“难道我说的有错吗?我并不觉得。”
  “可是现在真的流行创业啊,很多大学都还搞创业大赛呢,像比尔盖茨,他大学还没毕业就创业了,后来还直接辍学”郝洋似乎不是太赞同胡铭晨的意见。
  “兄弟,别提比尔盖茨,那是可遇不可求的极少数,不能因为有一个人成功就大家一窝蜂的跟着上,那是不实际的。十个创业九个失败,这种游戏不适合所有人玩,更不适合没有一个明确谨慎规划的人玩。而且,它有很大的运气和机缘存在,与比尔盖茨同期创业的人成千上万,但是成功的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寥寥数人。就像国内互联网创业成功的那几个,两千年左右的时候,一下子进入那个领域的起码数千人,可是现在看看,百分之九十九都死了,我是为了他们好。”胡铭晨微微摇了摇头道。
  如果是胡铭晨上一世靠开铲车营生的时候,他是不会晓得这些的。可是这一世,胡铭晨小小年纪就经了商做了生意,尤其是还涉足了互联网和电子领域,那他对相关行业里面的那些信息就知道不少,而且还不是媒体上报道的那些肤浅的部分。
  就比如门户网站,就胡铭晨所知,在98年到两千年这段时间,不管是从欧美留学回来的所谓精英还是国内各重点学校毕业的那些才子,就有上千人投入这个领域,数百家大大小小的门户网站公司孕育而生,而到目前,谈得上成功的就两家,其他的在找到第二轮融资之前就倒闭得差不多了。每个人都想成为第二个杨致远,创立第二个雅虎,然而连第一个雅虎的辉煌都已经不复当年了呢。
  胡铭晨并不是阻止年轻人的梦想和冲劲,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胡铭晨也是鼓励的,只是,这里面需要量力而行,创业者也是需要某种精神和领袖才能的,只是,胡铭晨在那个联谊寝室的四个女生的身上,还真的看不到有这样的魅力存在。
  要说优秀,他们四个也勉强算得上,只是这与创业是两码事。
  黄小涛和龙康永在校门口守了胡铭晨三天都是一无所获,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吧,到了第四天,他们总算得到了一些相应的回报,他们还是没有守到胡铭晨,却无意中发现了周怡玲和黄菲。
  在碧水渊的那天,给黄小涛和龙康永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胡铭晨,就属周怡玲和黄菲两个女生了,毕竟冲突的本身就是因为他俩才引发的。
  “诶,诶,快起来,有发现了。”黄小涛将躺在车里面休息的龙康永摇起来。
  “啥发现,那小子在哪里,在哪里,千万别被他发现了。”龙康永一激灵爬起来道。
  “不是那小子,你看你那边看到那两个丑妞了吗?就是那天的那两个”黄小涛指着在路边给一个过路小贩买糖葫芦的周怡玲和黄菲道。
  “我擦,还真的是老子现在就下去将这两个娘们给收拾一顿。”龙康永说着就要下车,没有找到胡铭晨,他的怒火就暂时要发泄在周怡玲和黄菲的身上。
  “你干什么,回来。”黄小涛一把拉住龙康永,“收拾着两个丑妞有啥用,老子们的目的是谁你忘了吗?现在动她俩岂不是打草惊蛇。”
  龙康永坐回到车里面,有些不甘心:“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算了?找不到那小子,先将着两个小丑妞收拾一顿那也是好的嘛。”
  “你丫的是白痴咋地,就算是要动手,也不能在学校门口啊,你在这里动手,那边保安室里面的保安很快就会出来,而且,人家一报警,你咋整?”黄小涛显然比龙康永要动脑子,他白了龙康永一眼没好气的道。
  “我怕个毛线啊,那保安还敢动我们不成?只余当地派cs,我也有认识的人,能拿我们怎么滴。”龙康永倒是显得有底气和嚣张。
  “关键是,那样会让着两个小妞溜掉,我们还怎么找那个可恶的混蛋呢?动点脑子行不行。”黄小涛第一次觉得自己与龙康永成为好朋友有点侮辱智商的感觉。
  “行,你说怎么办吧,我听你的,你说咋行就咋来。”龙康永叹了口气摆摆手道。
  “咱们先跟踪他们两个,逮到机会,我们再下手,只要抓住了她俩,就可以问出那个小子的情况,甚至于从在碧水渊那天,他愿意为这两个丑鬼出头的性子来看,或许我们还能挖个坑给他,将他引来,到那时候,是搓是揉,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吗?”黄小涛转了转他拿小眼睛,想出了一个阴险的点子道。
  “还是你可以,嘿嘿,你比我行,就按照你说的来,走,他们要走了,我们赶紧跟上去。”龙康永搂了搂黄小涛的肩膀,狡黠的笑着道。
  “你开车在前面等我,我下车去跟,看他们会去哪里,今天是周六,如果他们是去玩,那就找个机会喊人下手。”黄小涛推开车门,对坐在驾驶位上的龙康永道。
  为了对付胡铭晨,这两个家伙开来的并不是他们的跑车座驾,而是一辆很不起眼的奇瑞。对于这两个公子哥来说,想弄一辆车还是很容易的。
  这边黄小涛和龙康永追踪胡铭晨取得了一些进展,可是黄维那头此时此刻正在焦头烂额。
  原因无它,就因为这两天春蕾医药公司的股价很不正常的受到了打压,连续两天跌停,使得公司的市值一下子不见了好几亿。
  “赶紧查,给我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公司并没有发布业绩报告,也没有什么负面新闻,怎么会一下子这样,还有,通知交易所那边,看他们怎么说。”黄维坐在公司的会议室里面组织高层管理开会,只见他敞开衣服,卷起袖子,拍着桌子大声的对在座的七八位总监级别的高管道,哪里还有点上市公司老总的样子。
  “黄总,我们证券部已经注意到了,似乎是有一些游资在刻意打压我们的股票,交易所那边我问过了,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证券部总监桑国伟调了调鼻梁上的眼镜框道。
  “我们公司在交易所那边只属于中等偏小的公司,当然不会引起交易所的重视,何况,两天的跌停对他们来说也不能说明什么。”公司副总孟童道。
  “孟童,你说这些是何居心,你这是重视问题处理问题的态度吗?”黄维沉着脸凝视着孟童道。
  “黄总,我啥居心也没有,我也是公司的股东,难不成我还能希望公司股价一直下跌不成?我的身价也是缩水的呀。”孟童毫不畏惧黄维的眼神道。
  黄维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孟童却也是大股东之一,当初这家公司的创立,就有孟童的一份功劳。所以,孟童有底气黄维不能拿他怎么样。
  “那你”
  “我的意思是说,光靠外部是没有用的,就算我们晓得是有人在打压我们的股价,那又怎么样,难不成交易所还能阻止资金的买卖?难不成我们还能退市?都是不可能的嘛,我看,为了稳定投资者的信心,稳定股价,我们只有投入资金去拉抬,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孟童迎着黄维的目光,打断他的话道。
  “桑国伟,你认为呢?”黄维打量了孟童几秒钟,转头看向桑国伟问道。
  “黄总,从效果上来说,孟总所说的是最直接的办法,我们确实很难阻止有投资者参与到我们的股票交易中来。金融市场是一个相对自由的市场,起存在本身也是鼓励各种资金参与买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融到资金。只不过我们自己去拉抬的话,就不晓得我们有没有那么宽裕的现金了。”桑国伟看了看黄维和孟童道。
  “卓青青,财务部那边现在能调动的资金有多少?”黄维转而询问财务总监道。
  “黄总,公司账面上,现在有七千两百万的现金,可是考虑到生产和经营的延续,能够动用的资金不能超过六千万,否则我们就会有资金短缺的危险。”财务总监卓青青打开面前的文件本道。
  “好,那你就划拨六千万给桑国伟那边指挥使用,咱们必须得将股价拉抬起来,不能再跌下去了,否则形成了惯性和恐慌之后,投资者就会跑光。”黄维立刻拍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