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收尸人
  草木留露,青雾遮晨。
  日出东方之时,天桑灵宫的炼灵师早已苏醒,在各处地方吐纳灵气,或是树林,或是凉亭,或是别人家小院……
  枝头沙沙,灵鹊吖吖,静谧而美好。
  一条通幽曲径之上,却是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摸了过来,一道高大,一道矮小。
  高大的身影是一个魁梧男子,手绑沙袋,此时正猫着腰左顾右盼,一脸做贼心虚。
  一旁是个只到他脖子处的略矮青年,腰别长剑,神色有着兴奋。
  “刘师兄,收尸这种好事,怎么轮到我们头上了?这平时不都是外院的长老处理的么?”略矮青年周佐道。
  “自然是运作而来,不然你以为这次机会能白白落你头上?”魁梧男子刘震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在意他们两个,顿时松了一口气,“听说闻老大可是送了不少灵晶。”
  “这样啊……”周佐小眼一眯,搓搓手压低了声音,“那我们这是去收谁的尸啊?”
  “徐小受!”刘震边走边道,“听说他为了这次‘风云争霸’,闭死关突破三境,算算时间,今天也到日子了,这么久还不出来说明已经身死道消了。”
  “三境?”周佐惊诧着望去,这修为岂不是和自己半斤八两,“三境有什么油水?还不如让他自生自灭呢!”
  “你懂个屁!”刘震赏了他一个暴栗,“这徐小受,入灵宫已经差不多三年了,别的没有,单单这里头的院子,就价值上千灵晶。”
  “嘶,这么有钱?”
  “那是!我还听说,这家伙身上还有一把九品灵剑!”
  周佐闻言,眼睛都凸了出来,“九品灵剑?”
  这一声惊呼,怕是周围大半圈的人都能听到。
  “小点声!”刘震看到四周有人投来不满的目光,对着这家伙的头顶又是一记暴栗,这小子,叫这么大声是怕别人听不到?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闲扯着,七拐八绕的,总算看到了一个僻静小院,笼罩在一个大阵之中。
  前头领路的刘震忽然顿住了脚步。
  “还挺远……哎哟!”
  走在后头的周佐一把撞在了刘震背上,疼得直揉额头,埋怨道:“刘师兄你怎么忽然就停下了……”
  因为个头矮小,视线都被挡住,他从一侧走出,顿时明白刘震为何停下脚步了。
  眼前的院子前头,竟然盘膝而坐足有十多个人。
  这些人不说话,各自静坐修炼,乍一看还无比和谐。
  “怎么这么多人?”
  周佐懵了,抬头看向刘震的眼神满是疑惑,“你不是说闻老大花了好多灵晶才争取到的机会?”
  刘震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了,闻言一巴掌拍在周佐头上。
  “你还看不出来,这些家伙个个都成精了!”
  “妈蛋,别的地儿不修炼,还专门跑这里,肯定是消息泄露了!”
  周佐苦着脸揉着脑袋,心道那你也不能把气撒我头上呀。
  院子前盘坐的十几个人,显然发现了又有人到来,不禁乐开了花,随口调侃着:
  “哟,又来人了,这次来得有点迟啊,太阳都打东边出来了。”
  “这是刘震吧,旁边那小伙是谁,新来的吧,跟来见世面?”
  “我说刘震呐,你这也太不上心了,我可是天没亮就过来了,结果这里还有人……”
  “切,我昨晚过来的。”
  “我前天!”
  “我大前天!”
  院子前顿时叽叽喳喳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最后还冒出一个蹲了一个月的,顿时所有人投去敬佩的目光。
  刘震感觉头脑一阵发晕,怒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唉,刘震,心照不宣的啦!”
  “别问,问就是九品灵剑。”
  周佐差点笑出了声,敢情这情报是人尽皆知?呵,刚才谁还不让我说来着?
  他瞅了一眼刘震,话到嘴边咽了回去,这家伙脸色黑得像是吃了鞭炮,仿佛下一秒就要炸开。
  刘震只感觉肺都要气炸了,这可是闻老大花了大把灵晶换来的情报,怎么这般廉价?
  自己的人没可能泄露情报,那就只能是这些家伙个个都去行贿长老?
  诚如方才那人所说,心照不宣……
  可恶啊,到底是哪个长老如此缺德,一个情报卖这么多人!
  话在心头说不出口,像是便秘一样难受,二人就这样驻足路口,空气中似乎有着尴尬的鸦叫。
  院前的人却好似经历多回,十分熟练地拍拍地板。
  “刘震,过来,这边坐。”
  “不要客气,就当做自家院子就好。”
  “噗!”周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刘震一巴掌将他掀翻在地,闷着脸走了过去,行到半途却是望向院子的方向惊住了。
  只见笼罩庭院的无形壁障开始波动,下一刻直接裂开,露出小院门口。
  院前盘膝的众人也是注意到这变化,纷纷侧目,有人看了看天色,发觉不对劲。
  “这才辰时,阵法不是说到了午时才解除?”
  “谁解的阵法?这里没人懂阵啊,刘震是你吗?”
  刘震差点没冲上去将这人拍进土里,自己隔着院子这么远,怎么解阵?
  而且,你谁啊,我和你很熟吗?
  能不能不要老是喊我名字,还如此热切!
  对这群自来熟,刘震也是无语,但此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他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院前的门口上。
  嘎吱!
  门被推开,一道高瘦的身影倒提着一把黑剑,睡眼惺忪地倚在门口。
  “大清早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徐小受也是醉了,昨晚本来折腾着要练功,但转念一想,他睡觉也有呼吸,呼吸便是修炼……
  索性躺下!
  不曾想,打完一只蚊子,还有一只;再打完一只,还有三只!
  他被几只蚊子吵得睡不着,愣是折腾了一晚上才好不容易睡去,一大早又被人吵醒!
  虽然说院子有隔音阵法,但并不高级。
  这帮人说话声音越来越大,传进来就是“嗡嗡嗡”的,和蚊子一样,实在忍不了。
  提剑而出!
  徐小受在外院混了三年,哪能不知道这帮家伙所想,不就是想等自己闭死关死了之后收尸,然后趁机捞点油水嘛!
  对不起,一个我倒下了,另一个我又站了起来。
  他倚在门口,环顾四周,戏谑道:“诸位,这么早围在我徐某人门口作甚?我可不卖早餐!”
  所有人望着提剑倚门人,都是被震惊到了。
  徐小受?
  他突破出关了?
  要知道,资质这种东西,就是一道逾越不过的槛,徐小受用三年时间告诉所有人,他天生就是三境的命,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区区一个闭死关而有所突破?
  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徐小受?”
  “你没死?”
  “什么情况,你……突破四境了?”
  徐小受刚想说话,忽然看到了脑海中的信息栏更新了:
  “受到怀疑,被动值,+12。”
  徐小受一喜,他昨晚还在苦恼莫不成以后想增加被动值,还要主动释放自己的肉香吸引蚊子,现在看来……
  不止是攻击,怀疑也可以?
  难不成,一切以被动形式出现的言语和行为,都会让自己增加被动值?
  加上昨晚被蚊子攻击的那六下,他已经有十八被动值了。
  只是,昨晚被咬了那么多次,每次也都是只有“+1”,这次怎么会出现一个“+12”?
  徐小受疑惑,他看到在场所有人,细细数了一下,十七个人。
  莫非、大约、可能是这里头,有十二人对自己突破到四境,表示怀疑?
  “他就是徐小受?”周佐终于摸到了刘震身边,低声问道。
  “受到怀疑,被动值,+1。”
  徐小受乐了,他耳朵可是灵得很,这么多个收尸的里头,竟然还有不认识尸体本人的?
  他提着黑剑走出院门,这些人顿时蹭蹭后退。
  为了坚定闭死关之志,他徐小受可是耗费所有灵晶,破釜沉舟购买了这把九品灵剑,
  剑名“藏苦”,寓意深藏苦痛,如若无法突破,那便与这剑一同死去。
  如今突破四境成功,配上这九品灵剑,再搭上脑海中修炼了三年白云剑法……虽然只修炼出一式,但面对这帮人,却未尝不有一战之力。
  过来这里的修为最高者,也就是刘震这个炼灵五境,那些高境的老大不会掉价地自己跑过来收尸。
  以至于现在这帮人看到徐小受出关,下意识地都是有了退意。
  于是一人提剑,众人皆惊。
  “收尸收到我徐小受头上来了,你们各自的老大怎么不亲自过来啊!”
  不论修为论资历,外院混了三年的徐小受,已经算是老人家了,甚至足以称作大师兄那一级别。
  否则他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资产,又是小院又是灵剑的。
  那些比他厉害的都迈入先天,前往内院了;而一些还在外院逗留的所谓老大,当年有几个还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的。
  所以他一言喝出,愣是没人敢反驳,饶是刘震高他一境,看到他肩上的黑剑灵光流转,也是默不作声。
  “打哪儿来滚哪儿去!”徐小受挥手,像赶鸭子似的。
  一帮人完全没想到徐小受一上来先声夺人,气势完全被碾压住,悻悻地掉头就想离开,都不敢多嘟囔几句。
  “刘师兄,我们就这么走了?”周佐小心翼翼问道。
  刘震看了眼徐小受,虽然不甘,但他难道还能冲上去杀了他,再把他尸体搬走?
  先不说灵宫内不允许私斗,单单打不打得过,便是一个问题。
  “走吧。”他叹了口气,跟着众人离开。
  “等等!”
  后方的徐小受忽然叫道,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
  众人回头,不明所以,就见徐小受一剑插在地上,叱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当我徐某人一点脾气都没有?”
  所有人也是怒了,他们浪费了几个时辰的等待时间,屁都没捞到,现在选择调头就走已经不错了,还想怎样?
  “你待如何?”刘震皱眉道,自己这帮人真要合伙围攻,徐小受怎么可能担得住,他莫不是闭死关脑子闭傻了,想一挑十七?
  只见徐小受嘿嘿笑道:“没事,不用激动,我也就问几个问题。”
  众人不语,徐小受和颜悦色道:“我说我突破四境了,你们信不?”
  所有人闻言一愣,叫住大家就为了这个破问题?但是为了离开这里,他们一个个还是小鸡啄米。
  “嗯嗯。”
  “信了,信了!”
  “徐师兄真厉害,四境了呢,所以我们可以走了?”
  徐小受愣住,怎么会是这种反应?
  别啊,怀疑我,请尽情的怀疑我啊!
  他在心底呐喊,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的挣被动值的点子,怎么没人捧场?
  眼瞅众人急不可耐想走的模样,他灵机一动,收剑起身,云淡风轻道:“不瞒诸位,其实徐某人,已经突破五境了……”
  “怎么可能?”
  “呵呵,徐师兄开玩笑了……”
  所有人纷纷出声,大伙也不是瞎,你这四境的修为气息像灯泡一样亮着,你说你五境?
  睁眼说瞎话还不带眨,可真有你的。
  “受到怀疑,被动值,+15。”
  徐小受乐了,原来要这样?
  他一看只有十五,也就是说还有两个人相信自己?这怕不是傻子?
  “呵呵,其实,我已经突破至六境了……”
  众人:???
  “受到怀疑,被动值,+17。”
  好家伙,这是刷被动值的一帮利器啊,哪是什么收尸人?
  徐小受摊摊手:“不装了,我摊牌了,其实我已经七境了……”
  众人只感觉额上青筋冒起,这徐小受莫不是在消遣他们?这样有意思?
  “受到怀疑,被动值,+13。”
  哎,怎么还低了呢!
  徐小受只关注着脑海,没注意到众人表情,立即补充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我已经八……”
  “徐小受,你不要欺人太甚!”
  “士可杀,不可辱!”
  “兄弟们上!”
  徐小受吓了一跳,这才回过神看到眼前十七张冒烟的黑脸,顿时一个激灵后闪身入院,门“啪”一声关上,连带着阵法立即启动起来。
  我滴乖乖,不就几个问题,至于吗?
  吃了鞭炮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