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这修炼有点上头
  徐小受翻看着脑海中的红色界面。
  被动值:148。
  “不够呀……”
  虽然比之前多了不少,但是距离购买技能点的1000被动值,显然还有极大差距。
  照目前来看,但凡是受到攻击、怀疑、嘲讽等,都可以让自己产生被动值,但这些都是在别人和自己接触时产生。
  也就是说,自己要想获得更多被动值,只能钻进人群中,大肆作怪!
  徐小受默默吐槽着:“这不是把我往跳梁小丑的方向上逼么?感觉这样子很像反派啊……”
  哗众取宠,肆意张扬,然后有那么一个人出来,将自己狠狠踩在脚下,成为天道主角。
  想着想着,徐小受不寒而栗,“这特么太被动了呀!”
  一想到“被动”,他又想到“被动系统”,想到黑色转盘,顿时有了种被命运安排了的感觉。
  “算了,还是多想想如何在三天内提升些实力吧!”
  虽然肉身已成先天,但自己四境的修为,真要遇到那些高境的战斗狂人,不一定打得过。
  摇摇头不再多想,徐小受掏出乔长老送的丹瓶,里头静静躺着三颗“炼灵丹”。
  这“炼灵丹”可是珍贵无比,每一颗都要比他二十灵晶价值还高几倍,乔长老出手竟如此大方?
  徐小受思索起来,他目前有两大心法,一是之前便在修炼的后天级别的炼灵心法。
  这东西修炼起来极慢,即便辅之以灵晶,吸收程度也不足百分之一,太浪费资源了。
  二便是“呼吸之法”,这是系统给的基础被动技,虽然没把等级点上去,但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先用灵晶试试!”
  徐小受将丹瓶放好,掏出一枚灵晶,然后便失去了后续。
  话说……怎么修炼来着?
  这“呼吸之法”,是一个被动技,他连如何运转都不知道,怎么吸收灵晶?
  难不成……
  徐小受脸色古怪,脑中有了一个极为荒诞的修炼方式。
  “呼……”
  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手拿着灵晶,缓缓凑近了鼻孔,然后像吸那玩意儿一般,狠狠嘬了一大口。
  “嘶!”
  这本是一个极具荒谬的想法,不曾想,随着他这一嘬,灵晶上霎时飞出两道浓郁的灵气,如青蛇般窜入徐小受张大的鼻孔。
  鼻翼翕合间,徐小受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遭遇圣女温柔的抚摸,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炸开。
  一种舒畅与升华,自脚底而起,出于天灵盖。
  “啊~”
  徐小受禁不住呻吟出声,这种感觉,太美妙了,简直是十八年来第一次!
  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忍不住身体一个哆嗦。
  “卧槽!”
  “这是在修炼?”
  “这么上头的吗?”
  手中灵晶略微小了一圈,徐小受诧异,这才一口,竟然有如此明显的变化?
  他查看了一下气海,顿时整个人都震惊了。
  气海如漩涡,灵力如潮涌,一浪高过一浪,半点都没有境界不稳的迹象。
  要知道,他才刚刚突破四境啊,这一口之下,直接将他的境界稳固了?
  徐小受狂喜,这“呼吸之法”,未免有点太过恐怖!
  无需主动修炼,无需转运心法,不必周天循环,不曾浪费资源,一嘬一个舒爽,一口一个境界。
  你,值得拥有!
  “这要是给升级到了先天,灵气供应足够的条件下,一吸一个境界,完全不是梦想啊!”徐小受发怔,这也太强了吧!
  他忍不住拿起灵晶再嘬一口。
  “啊~”
  这修炼,真的有点上头,忍不住……
  “啊~”
  院子中响起绵绵不绝的舒爽呻吟,也幸好徐小受的房间有隔音阵法,也幸亏这里头没有外人。
  否则单人一室,呻吟不绝,这绝对要叫人想歪。
  一块灵晶约莫吸了十几来下,就完全消失在徐小受的鼻孔之中,与此同时,他的境界也水涨船高。
  之前的心法对灵晶的吸收率不足百分之一,这“呼吸之法”有点可怕,竟是半点都不曾浪费,直接完美吸收了。
  相对应的,此时的徐小受俨然一只醉虾,瘫在床上歪七扭八的,不成人样。
  他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战栗,瞳孔消失不见,只剩眼白,嘴唇微张,牙齿打颤,就差口吐白沫了。
  如此上头的修炼方式,不单是费灵晶,也有点费身体。
  “咯咯咯……”徐小受牙齿来回磕碰。
  “扶、扶我起来,咯咯……我还能修、修炼……”
  咯噔一声,丹瓶掉出怀里。
  徐小受看到这东西,身体剧烈一颤。
  ……
  三天时间,在徐小受越发上头的修炼中一晃而过。
  天桑灵宫外院,出云台,人山人海。
  这里本叫出云峰,传闻天桑灵宫的副院长桑老,火锻出云峰,将其烧了一半,铸就了一个可容纳万人的出云台。
  出云台在半峰下凹,四周是排排座起的观众席,鸟瞰之下,它便是一只黑色大碗,静静端于峰上。
  此时观众席上人寥寥无几,因为外院弟子基本都在出云台上了。
  虚空凭立一位背剑老者,名唤肖七修,乃天桑灵宫灵法阁大长老,掌管内外院所有执法,权柄极大。
  而此刻,他是外院“风云争霸”的总裁判。
  肖七修张目对日,确认了时辰之后,朗声压下了出云台上一切喧嚣。
  “安静!”
  所有人顿时目光炽热,直直望向他,肖七修淡定地从怀中抽出一张纸念道:
  “本次大赛,报名人数总计1782人,分别对应你们各自风云令的编号。”
  “初赛方式为小组淘汰赛,每个小组100人,总计18个小组,分别对应18号擂台。”
  肖七修再拿出一枚紫色阵令,灵元催动,阵令发出紫光。
  下方出云台震动,缓缓浮现出十八座超大擂台,每一座擂台都被透明的光罩笼着。
  原先还站在出云台上方的人,顿时被光罩挤到一旁的位置,这些人,自然便是第一次参加“风云争霸”的新手。
  老家伙们,早早地就抱胸贴在出云台的边缘,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天空降下十八道黑光,分别落入十八座擂台之中。
  肖七修高声道:“每一座擂台,都有一位专业的裁判负责,当他出手救你之时,便是你被判定失败之际。”
  “在这里,奉劝各位一句,死伤难免,但点到为止。”
  “并且,上了擂台,就要有死的觉悟。裁判不是神,也有发呆、失神、震惊、挠痒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可救不了你。”
  一些新手闻言顿时慌了起来,这怎么和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裁判发呆?
  开什么玩笑,专业点可以不?!
  而老油条们则是一个个笑而不语,肖长老的冷笑话果然一如既往,大热天的让人心慌慌。
  熟悉的都知道,灵法阁的执法长老,一个个强的要死,冷酷得要命,怎么可能会在台上发呆?
  还挠痒?
  简直可笑!
  肖七修看着下面大部分菜鸟开始慌乱,嘴角扯动,神情有了一丝变化。
  这才对嘛!
  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怎么可能每次都让你以完美状态出场。
  他手一扬,远方传来悠扬古老的钟声,“当——”
  “午时已到,‘风云争霸’,开始!”
  ……
  12号擂台上,裁判看着光罩外的人,面色淡漠道:
  “小组赛采用淘汰制,谁能在擂台上坚持到最后一刻,他便是赢家。”
  “小组前十皆有奖品,可入下一轮比赛,诸位加油吧!”
  他象征性地挥舞了一下手臂,冷冷道:“点名入台吧!”
  “1101号,周佐。”
  一个略矮青年身体一抖,走了过去,刘震在他后头叮嘱着:“拿出你的令牌,印在结界上。”
  周佐照做,整个人就被吸纳入了擂台之中。
  “1102号,刘震。”
  刘震这才反应过来二人是一起报名的,连号。
  “……”
  “1120号,朝小三。”
  一个少年苦着脸如赴刑场。
  “……”
  “1130号,徐小受。”
  无人应答。
  裁判皱眉,继续念了一次,“1130号,徐小受。”
  依旧无人应答。
  场里场外顿时有些热闹起来。
  “徐小受不是出关了吗?”
  “是啊,我那天亲自去收尸的,看到他了,没死!”
  “不会睡过头了吧?”
  “不可能吧,我刚好像在路上见过他,走路有点奇怪。”
  “兴许你看错了?”
  裁判怒了,大声喊道:“1130号,徐小受?”
  所有人静寂了下来,东张西望的,就是没瞧见徐小受,裁判无奈,只能跳过他,继续念下一号人物。
  若是时间到了人还没来,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当做弃权处理。
  这徐小受谁啊,心也是真大,“风云争霸”都敢迟到?
  ……
  观众席。
  和其他擂台不太一样,12号擂台的观众席上是有观众的,而且还是三个。
  一个身段妖娆的红裙女子慵懒地靠在椅子上,将婀娜体态展露得淋漓尽致,她红唇波光流转:
  “苏妹妹,这就是你找我看的小兽哥哥?你叫他起床了吗?”
  一旁的白衣少女脸一红,娇嗔道:“饶姐姐你说什么呢!”
  “小兽哥哥肯定会来的,他一定是有事耽搁了,这是他最后一场比赛,我一定要看的。”
  白衣少女苏浅浅约莫十四五岁,其实就是个小萝莉,但她却有一把比她人还高的巨剑,此时正横在膝上。
  她轻轻擦拭着膝上巨剑,眸中有着回忆:“当年我刚入外院的时候,举目无亲,是小兽哥哥帮了我好多,我才能一个月入内院的。”
  “一个月……”饶音音低头呢喃,虽然她也知道苏浅浅无意,但你知不知道,你这无意之言,伤害更甚啊!
  相隔甚远处。
  乔长老蹲在座椅上正抓耳挠腮,斥骂出声:“该死的徐小受,跑哪儿去了!”
  “都不让老夫送你一程?”
  “急死个人!”
  ……
  结界内。
  “最后一次!”
  裁判的死神之音落下:“1130号,徐小受!”
  场内九十九个人加上裁判,场外三个人望眼欲穿。
  徐小受,到底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