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一言不合变群架
  “卧槽!”
  尽管已经高估了阿戒的战斗力,但看到这一脚之后,徐小受心里头依旧一声惊呼。
  阿戒的战斗力,似乎真的就是一个谜?
  初次面对自己的时候,他也就只是把宗师之身的自己给脑袋摁出了血。
  再次发威,也就是化作戒刀,一刀斩没了张新熊。
  而面对张重谋的“天元雾山”,他也是一拳拳轰出,直至轰了不少拳之后,才勉强要将那玩意儿打爆。
  可……
  面对张太楹……
  对方那恐怖的肌肉强度,甚至徐小受都不敢保证自己上前,会不会被一拳结果。
  然而阿戒,一脚,直接崩飞了对方!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构造!
  它先前的种种,真的都是在玩吗?
  或者说,纯粹是在……打招呼?
  徐小受心头惊骇。
  他忽然想到了叶小天得知他将阿戒拿出天玄门后,那完全失态的神情。
  或许,这家伙,还有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恐怖来历?
  不然,如此变态的战斗力,为什么要以双重封印,强行镇压在天玄门之中。
  最不济放出来,恐怕那个时候面对蒙面人的进攻,也能够施展一番拳脚啊!
  说不得,连那蒙面人,也能一脚踢飞?
  所有人都被阿戒的一脚惊住,哪怕是辛咕咕也不例外。
  在发现自己的对手被抢走了之后,他内心还是有些不悦的。
  但是此刻,心里头那丁点的不悦,在这一脚之下,烟消云散。
  徐小受望着张府震惊的二人,抓住空荡机会,轻声笑道:“还想要出手吗?”
  他负着手,面色淡漠。
  仿佛这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重新上前,徐小受这一次直接越过了辛咕咕……
  来到了阿戒的身后。
  嗯,太有安全感了!
  张多雨只觉喉咙发涩。
  这几个到底是什么人,这也太可怕了吧!
  同等级别之下,就连张太楹这等纯修肉身之人,也被一脚踢飞,这还打个屁?
  她刚想要说话,高空再度坠下那道壮硕身影。
  “哈哈哈!”
  “很强!”
  “你很强,我很喜欢!”
  张太楹的面色完全变了,面对这等强者,他心里头久违的紧张感和压迫感,再度被激发了出来。
  和其他二人不一样,对于阿戒的战力,他有的不只是心悸,更多的,却是亢奋。
  一种渴望与强者交战亢奋。
  徐小受看到他的面色,心头已经感觉到不对了。
  这竟然也是个好战份子?
  失算!
  这战可不能打!
  像阿戒这种,哪怕再强,一时也就只能应付一个。
  只要张太楹把它拖住,另外两人把辛咕咕拖住,张家再叫外援的话,他徐小受,抗不住了啊!
  更何况,王座不能轻易出手,他还是知道的。
  要是惹来了城主府的那些强者,今日恐怕真的无法脱身。
  徐小受的本意,也就只是过来炸上一炸,拖住张家强者,令其明晚不要外出罢了。
  就这么简单。
  唯有张太楹落单之时,才是自己的狩猎时刻!
  “几位!”
  徐小受出口,喝住了躁动的张太楹。
  待得所有人目光凝向他,他才缓缓出声:“今日来意,本座早已说明,只取你藏经阁一物,不想伤及无辜。”
  “哼!”
  张太楹冷哼一声:“你想伤,也得能伤得了才行!”
  “今日若战,王座必来,到时候,哪怕是你自己,估计也逃不了,所以这才畏畏缩缩,不敢一战?”
  徐小受心道你看得真明白,但表面上却是不屑一笑,依旧洒然道:
  “本座若出手,走不走得了再是另说,但你们,恐怕不能活着见到黎明。”
  “狂妄!”
  张太楹根本不信,这里是他的地盘,哪能容得下别人胡乱爆破后,还来去自如?
  手一挥,张府的大阵便是直接被调开。
  他竟然打算笼罩众人,阻断徐小受离开!
  徐小受心头暗凛。
  这家伙不愧是为张家之主,果然不像那老头一般好糊弄。
  真要被笼罩,或者说被拉入界域之中,恐怕结局还真不好说了。
  “那就只能十分遗憾了。”
  徐小受惋惜一叹:“动手!”
  眼下,唯有让这几人吃到苦头,或许自己才能再伺机离开!
  阿戒和徐小受心意相通,得知命令后的第一时间,便是再度扑向了张太楹。
  而张太楹吃过大亏之后,也是不敢再耽搁。
  他手一抹,浑身便是套上了重铠。
  手上一把玄黑重杵一掐,轰一声响,便是对上了阿戒的拳头。
  虚空炸开气浪,在灵器的加持下,张太楹单人便是抗下了阿戒的攻击。
  连番的爆破炸响,这一次,不止张府的人动,附近之人也被惊扰而出,纷纷围观。
  虚空二人虽说且战且退,张太楹也还是被压着打,但和徐小受预料的不差。
  阿戒,被拖住了!
  张重谋眼眸一定。
  不想打的时候,他确实提不起战意,可如今张太楹已然动手,再沉寂下去,那他也妄为张府一员了!
  “上!”
  低喝一声,他便是直接扑上了辛咕咕。
  而张多雨,却是将美目对准了徐小受的方向。
  “卧槽!”
  徐小受差点就想要遁入元府之中了。
  吃过红狗大亏的他,眼下可是一点和王座交战的欲望都没有。
  “放心。”
  辛咕咕突然回眸,微笑着安慰道。
  他也不理会前头飞驰而来的老者,手中禅杖一松,双手合十。
  “呔!”
  一道血气从天灵盖上升腾,化作一口血刀。
  血刀当头斩下,直接将辛咕咕劈成两半。
  徐小受:???
  这一下,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未战,先斩自己?
  可是下一秒,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对。
  被劈成两半的辛咕咕化作两滩血水,血水再度凝实,化作了两个辛咕咕!
  “两大王座?”
  张重谋面露惊容。
  这一个人,也能分成两半来用?
  问题是这般自斩完毕,虽说理论上来说,实力定然有减。
  可是光凭气息,完全观不出,这两个辛咕咕,有何不同!
  甚至于,哪个是本体,都完全看不出来!
  同等强大!
  “哈哈,来吧,和我一战!”
  辛咕咕大笑着,一个扑上了张重谋,一个扑向了张多雨。
  轰鸣声响间,这双方便是直接拉开了战局序幕。
  血色和灵元飞舞,夜空阵阵轰鸣,底下所有人翘首而望,全部被惊到了。
  “六、六大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