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徐小受:我应该做点什么……
  圆月高悬。
  今夜的天桑城,却是没人可以睡得着。
  哪怕是相隔再远,那断断续续的虚空轰鸣,依旧叫人举目眺望。
  战斗的序幕拉开不久,可是战斗的强度,让人触目惊心。
  “今天这是怎么了,白天一波王座大战,波及十里地,死伤惨重,现在又来?”
  “看这情况,今夜的局势,比之白天,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临近看得清的人,尽皆面上一片紧张,完全没有看热闹的神情了。
  如果说偶尔出现那么一次王座之战,那对这些平日里闲到发慌的家伙来说,就是生活的点缀。
  哪怕这点缀,有稍稍那么一点风险,他们也乐得凑这个热闹。
  可一天足足两次的王座交锋……
  这已经完全超脱了点缀的范畴了。
  这特么是阎王点名啊!
  谁要靠的近,谁死!
  当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的时候,哪还有人顾得上凑热闹?
  能不拖家带口远离此地,已然是对城主府治安的绝对信任了。
  “天桑城,不平静了啊……”
  众人在心里头叹息,战局之内,徐小受却是略显孤独。
  他发现辛咕咕把人都给顶住之后,自己似乎变得……颇为无聊?
  低头望了眼下方张府紧张的人群,已经不远处打得热火朝天的六大王座……
  徐小受差点在后头给摇旗助威!
  他强行忍住了这个冲动,“感知”扩散,知道此地的动静,估摸着已经吸引来了不少强者。
  “我应该做点什么。”
  徐小受心里头不由自主,泛起了这个念头。
  就在这个想法诞生之时,他丹田之上,那道来自邋遢大叔留下的剑气突然一跳。
  “嗯?”
  徐小受惊诧。
  这玩意儿,竟然向自己传达了一个噬战的念头!
  “什么鬼?这道剑念……它是有意识的?”
  徐小受眼珠子瞪得老大,有些震惊,但是内心之中,却是火热升腾。
  如若自己真能调用这剑念的威力,说不得只需要出一剑,便真的可以喝住这几个打得停不下手的家伙。
  想到此时,徐小受立马掏出了“藏苦”。
  焕然一新的“藏苦”,似乎在那一次双修之后,重新迸发了勃勃生机。
  这本是一把九品灵器,却在徐小受的百般折腾之下,差点溃烂,连品阶都掉到了十品。
  可是底子还在,仅仅只是一次观剑重修,它便是重回巅峰。
  甚至剑意睥睨之下,锋芒更甚此前!
  徐小受不再犹豫,目力运足,当即视去。
  “藏苦”嗡声一颤,经历过一次双修甜头的它,已然知道了徐小受要干什么……
  剑把微微一偏,像是含羞侧目。
  然而徐小受一握之下,“藏苦”剑身猛然一挺,便是绷得笔直,只待那道摄人目光的临幸。
  “观剑之术”运转,徐小受眸生剑意。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他,轻车熟路,成功沟通上了剑和人之间的桥梁。
  淡淡的白色雾气从“藏苦”之上渗出。
  这一刻,天地陡生变化。
  虚空惊变中,化作无数把微型小剑,这数万小剑轻轻一竖,剑鸣声便通晓十里长街!
  “嗡——”
  徐小受眸子一提,剑气瞬间从藏苦游过,刺入了他的身体。
  “唔!”
  经受过一次痛苦经验的他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这一次咬牙忍耐,竟是强撑着让那恐怖剑气刺入身躯。
  指尖、手腕、小臂、手肘……
  剑念一点点游过,每进一寸,徐小受便仿佛被剑割开一寸。
  可那存留在躯体之间的剑念能量,却是在苦痛之后,化作森然剑意融入了他的身躯。
  一种肉眼可见的变强之感在痛楚之地诞生!
  哪怕是入了宗师之躯,徐小受依旧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变化。
  “《观剑典》,竟然如此之强?”
  “这种变化……”
  徐小受豁然想到了蒙面人那藕断丝连般的剑躯。
  难不成,照这情况发展下去,自己也能修成类似技能?
  他暗自吃惊。
  不止是他,天地间这一番惊变,同样将徐小受身前的六人给惊住。
  虚空剑意森然,随着徐小受抖动的身躯,化作剑潮跌宕起伏,那细碎而澎湃的剑鸣声,直教人头皮发麻。
  “剑修?”
  张重谋瞳孔猛然一缩,心头有着惊骇,“这家伙,竟然还是个剑修?”
  先前“天元雾山”被捏住,他唤不回来,因而得出了眼前这人是个王座之身的概念。
  可是这一刻,面前上万把虚空之剑,就差当场拍下,狠狠给他一个耳光,告诉他:你错了!
  “不止是剑修,这家伙,还是个古剑修?”
  那淡淡的剑念,带给张重谋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曾经年少轻狂间,他也是游走过大陆四海,也同样走访各家绝学。
  但东域的剑,真的将他年少时的猖狂无知给击得溃烂。
  在曾经为数不多打败过他的剑修之中,有一个也拥有这般类似的能力。
  “剑念……”
  张重谋神色多了几分回忆。
  那个时候,这人还没有出名,但是一把剑,一个人,依旧还是强势击败了他。
  随后不久,此人便是镇住了半个东域,建立起一个恐怖的剑道王朝。
  参月仙城!
  也是此后,张重谋才得知,彼时击败他的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竟然是第八剑仙唯一记名的徒弟。
  孤独。
  “所以……这家伙,来自参月仙城?”
  张重谋看着面前悟剑的青年,只微微稍神了那么一刹,便是被辛咕咕一道血柱直接轰飞。
  “住、住手。”
  徐小受憋不住了,强忍着痛苦,将游走到肩膀处的剑念逐渐逼回。
  他本想要通过“观剑之术”,引发丹田之上那道剑念,说不得运气一好,人家那么噬战,也就直接飞出去了。
  如此,那身体中的定时炸弹,也就可以排出去了。
  哪只这剑念就像是为了勾引他来修炼一般,只在前期动了动。
  徐小受一动,它就停了下来,完全失去了声息。
  “被骗了?”
  不容多想,徐小受握着“藏苦”,他坚持不住了,必须要将身体里这股锋锐的力量,给释放出去。
  不得不说,剑意一出,配合这万剑随言而动的天象,徐小受一言,真的颇具威慑力。
  他话音一落,虚空万剑意动,场中六人纷纷止住了争斗之势。
  张太楹眸子凝翕,有些惊诧地望着徐小受手上的剑。
  一把九品,如此声势?
  意识到这家伙恐怕真的不简单之后,他已经收起了暴怒之心。
  真要战,也不能是在张府的门口大战,否则,最后吃大亏的,总归是张家。
  “阁下,究竟意欲何为?”张太楹冷声问道。
  “意欲何为……”
  徐小受握着剑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嘴唇发紫,终于是将剑念逼到了掌心之中。
  “不能发,这一道剑气对我来说,虽强,但对王座来说,却是可以暴露我实力的一击。”
  “必须收起来!”
  徐小受眸光一闪,想到了元府。
  他手一动,就要将剑念给发射到那一片混沌之中。
  不料这时,丹田之上的那一道剑念豁然惊动。
  一缕气息飚射而出,直接在躯体之内撕开一道血路,继而猛地融入了徐小受掌心自修出的剑念之中。
  “啊——”
  徐小受直接当场便是叫了出来,在所有人茫然不解的目光之中,“藏苦”骤然一硬。
  咻!
  一道银光划破天际,璀璨的颜色直接点燃了天穹。
  这一剑之下,仿若星河撕裂,众人皆惊。
  “刷刷刷——”
  同一时间,虚空悬浮的上万空间之剑,齐齐一扫。
  万丈剑风吹拂张府,无声无息。
  下一秒。
  轰!
  藏经阁顶斜坠,一分为二。
  张府结界轰炸,满庭生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