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取你一物,以示惩戒!
  “我勒个擦!”
  张府附近推门而出的一些个强者,纷纷不敢置信地张望着这一剑。
  那面目惊骇的程度,仿若再度看到了白昼时分的半式“大佛斩”!
  “这这这……”
  “这人是谁?”
  “剑道王座?剑道王座也不见得有这么强吧!”
  “我的天呐,你看他穿的衣服……门卫?那不是张府的门卫吗,早上我卖饼路过,其中一个还推我来着!”
  “这门卫,和张府杠上了?!”
  “你眼瞎啊!这一看就是张府被袭击了,关门卫什么事,再有事,估摸着也是这门卫被夺舍了!”
  “……”
  张府炸了!
  张府周围,整条冬青街也炸了。
  不同的是,张府炸的是府,冬青街炸掉的,是所有围观群众的眼睛。
  一剑。
  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剑。
  甚至那人在提剑之时,所有人都不能看出,这一剑之中,到底藏了多少力量。
  仿佛,真的只是先天,真的只是普通九品灵剑,能够斩出来的一剑。
  如梦似幻!
  张太楹傻了,张重谋傻了,张多雨同样也傻了!
  张府炸了不可怕,王座之战,注定是要殃及池鱼的。
  家族里那些个小家伙们,已经在族内长老的安排下,迅速完成了躲避任务,死伤不大。
  可是!
  藏经阁……没了?
  这可是张府唯一一个有着王座级别灵阵保护的地方啊!
  甚至是把张太楹身上的宝物给交出来,恐怕都不一定比得上那灵阵的价值。
  一剑,没了?
  我们六大王座在这里打生打死,你摸出一把剑,就这么斩出……
  偷塔?
  连个“啵”都没有,结界伴随着古塔,直接没了?
  那里头,可是张府数十年掠夺的结晶啊!
  是数不尽的财富和传承,是无穷的灵技啊!
  张太楹双眸,瞬间充血!
  “你……好!”
  “你很好!”
  他低吼着,像是心头的野兽被完全释放,“今日,我张太楹不杀你,誓不为人!”
  恐怕的杀气吓得徐小受一缩。
  这一剑直接把他的精气神完全掏空,他握着“藏苦”的手,也在此剑之下,血流满臂。
  “这么强?”
  徐小受看着满目疮痍的张府,这要是里头的人没撤走,恐怕除了王座和生命力顽强一点的宗师……
  没人可以活下来!
  “可是,怎么可能?”
  “仅仅只是一道还没有成熟的剑念,它就只是一个半成品……”
  徐小受想法滞住。
  “是了,是那大叔的剑念,他的剑念竟然恐怖如斯?仅仅一缕气息的推进,便是直接摧毁了整座张府……”
  “包括,这藏经阁?”
  咕噜。
  徐小受吞咽了一口唾沫,只觉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没有了。
  一滴都没有了。
  全部的力气,都被掏空了。
  能够维持站着的形体,已经是万分依赖那坚强的“韧性”了。
  饶是如此,面对张太楹的恐怖的杀气,徐小受轻轻将“藏苦”一翻。
  “咯!”
  寂静的虚空一声轻响,张府三人心头便是一紧。
  太强了,这个家伙太强了!
  哪怕是张太楹此时暴怒姿态,依旧没有把握接下方才那一剑!
  “他……要再度出剑?”
  所有人撤步,看着徐小受不慌不忙,将手中黑剑寸寸插进剑鞘之中。
  随后,才看到这青年抬起了面容。
  那沾满了泥污的面色中,看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那双蔑视苍生的眸子中,同样是充满了虚弱……
  嗯?虚弱?
  定然是装的!
  所有人都看着徐小受,徐小受心头紧张,想快,却是快不起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众人心口同时一提。
  “我……”
  轰!
  一字出口,他已经虚弱得连天边的虚空之剑都无法维持,直接炸开。
  “蹭蹭”几声,张府三人同时后撤,一脸惊惧。
  然而等了许久,徐小受依旧还是没出剑,他们顿时气得面色一红。
  徐小受被逗乐了。
  他只是虚弱得连话都说不出,这几人,却成了惊弓之鸟。
  “你、你小子……”
  徐小受抬了抬手指,想要指向张太楹,却发现手指都没法动了。
  他只能下巴一抬:“你小子不是说,不杀我誓不为人?”
  “来,快来,不然你今夜过后,无法做人了。”
  张太楹面露惊容,闻言便是血气逆涌,直接就是崩裂了虚空,就要飞身而起。
  “冷静!”
  张多雨在后头及时拉住了他的手,勉强将这冲动的家伙扯了回来。
  “不能乱来!”
  “大长老已经老了,张府,不能没有下一个家主,要忍住!”
  张太楹:???
  张重谋:???
  这话说的,好特么有道理啊!
  但是,能不能不要如此现实,如此血淋淋啊!
  二人被气得脸色发黑,忠言逆耳,但毕竟是忠言,张太楹还是能听得进去的。
  徐小受看着他们三人抱作一团,一个眼神,便是让阿戒和辛咕咕回到了身前。
  有了这两人的保障,他才重新拥有了安全感。
  他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只要自己怂了,这三人绝对会如饿狼一般,扑食而来。
  气势顶上去,才有退走的希望。
  “这一剑……”
  徐小受偏着头,斟酌了许久,缓缓道:“一个教训。”
  张太楹拳头捏的噼啪响,差点当场又跳了出去,好在这次张重谋也出手,直接将他遏制住。
  “冷静,这家伙不敢乱来。”
  “他也知道,这一剑必然惊动城主府,再不退走估摸着也难退了,此时定要离开!”
  “再等一下时间!”张重谋传音着。
  张太楹怒声回话:“可张府就容得他这般来去自如?这一剑之后,世人怎看我张家?怎么看我张太楹?!”
  张重谋叹息。
  “忍!”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藏经阁没了,可以重修。”
  “真想要再战,不说那两大王座,单单这一剑,你有把握接下?”
  张太楹沉默了。
  他咬着牙,牙龈都崩出了血。
  徐小受洒然一笑,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了,但还是强撑着从怀中掏出了元府。
  “彼时,说了。”
  “本座此番前来,只为了取你藏经阁一物,你不听,无可奈何。”
  徐小受看向张重谋,一字一顿道。
  他这般说话,真不是为了消磨人,而是言语之间,真的接不住了。
  要不是“生生不息”顶着,他真要昏迷过去。
  所有人看着徐小受对着一侧的空气说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到这家伙摊开了手中元府。
  汇聚身体最后一点能量,徐小受灵念瞬间大张,直接笼罩上了坠落在地的一半藏经阁!
  张府三人,面色一紧,似乎同时意识到了什么。
  “不可!”
  徐小受缓缓摇头,眯着眼睛,对着空气森然说道:“迟了。”
  言罢,元府灵光一闪,地上那足足高达好几层的半塔藏经阁,消失不见!
  “取你一物,以示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