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张太楹,怂了!
  静。
  空气死寂得可怕!
  像是被大道缄口一般,所有人看着地上消失了一半的古塔,集体陷入了沉默。
  就连辛咕咕,也被徐小受的骚操作给惊呆了。
  前头收了一个灵池,将他淋成落汤鸡,那也就算了。
  现在直接当着人家的面,将传承给截了一半?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区区元府,明明就只是一个用来躲避敌人追杀的玩意儿,竟然被生生用出了抢劫神器的效果!
  这要是把混沌空间给开发完了,是不是整个世界,都要被您徐小受收入囊下?
  “受到怀疑,被动值,+66。”
  “受到敬佩,被动值,+222。”
  不止是张府的人傻眼,连带着周遭围观的人群,同样一个个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怕是……不死不休了?”
  任谁家的传承被截取一半,恐怕都是无法和解的局面了。
  更何况,倒地的那一半古塔,还是藏经阁的顶部。
  顶部,对于这种塔楼来说意味着什么,自不用说。
  一般家族弟子,挑选灵技的时候,甚至连第二层都上不去。
  那些拼死拼活的,勉强突破先天的,也就只能上个三四层。
  而现在……
  照着这么一瞧,这藏经阁,只剩四层半。
  上?
  挑选灵技?
  这玩个屁啊!
  地儿都没了,谈何上楼,又怎么去挑选灵技?
  最先炸开的,依旧是暴怒难捱的张太楹。
  想明白了藏经阁的意义之后,他的瞳孔直接消失不见,赤红双目中升腾出了一圈魔纹。
  “吼!!!”
  一声怒吼,这个已经化身为小巨人一般的存在,直接一滴王座精血服下,身形再度暴涨。
  黑色的毛发从躯体之间疯长,这一刻的张太楹,宛若一头泰坦巨兽,直接挣脱了身后二人的束缚,轰然踏出。
  砰!
  虚空直接粉碎,他的身形爆射而去,直取徐小受。
  “给我死!”
  张多雨立马出手,这一刻却是完全跟不上张太楹的速度,抓了个寂寞。
  “大长老!”
  她急切的望向一侧,却是发现张重谋沉痛摇头。
  “不。”
  仅仅一个字,张多雨便是明白了。
  这一战,哪怕再不想打,张太楹也必须要上。
  传承,不可断绝!
  这个年轻人看似简单的一个芥子纳须弥,却有可能让张家未来十几年,完全断层。
  这对未来仍处于上升状态的张家来说,其打击,无疑是具毁灭性的!
  “家主……”
  张多雨低声呢喃,她看着远处那个似乎身子轻飘得像是要上天的青年,捏住了拳头。
  “上!”
  二人紧随其后,便是冲向了徐小受。
  “来得好!”
  辛咕咕眸中战意绽放,断然一喝,便是要接下张太楹的一拳。
  徐小受却差点被他这一喝给喊晕了过去。
  “扶、扶我。”
  他身子晃了一下,回头道。
  辛咕咕:“……”
  他看了一眼徐小受的后脑勺,犹豫了一下,选择出口:“我在这边。”
  徐小受没有回头。
  哪怕意识模糊,对“感知”传来的画面完全提取不到信息,他依旧凭借“万物皆剑”,察觉到了那一分凛然杀意。
  “张太楹,还敢动手?”
  心下震惊之余,他却是不知道自己一剑真的成功镇住了对方,导致其动手的,是最后那毫无人性的一收。
  然而此时,已然不能过多思虑!
  “别动手!”
  劝住辛咕咕之后,徐小受翩然回眸。
  这个时候,如若真要动手,他的一切努力,便是白费!
  勉强对准了杀气的方向,徐小受一声冷笑。
  随后,指尖便是在虚空划出了一道剑气。
  “越界,死!”
  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呼啸的风声之间,那森然的剑意,令得张太楹头脑猛地一醒。
  明明只是一道普普通通,弱得几乎要掉出先天境界的剑气……
  可偏偏其上,有着那么一缕极淡、极淡的剑念。
  就是这玩意,在方才撕裂天穹,斩断了一座王座级别的超强防御灵阵。
  “我,张太楹,能挡得住吗?”
  几乎在脚趾间要触及那道虚弱剑气的时刻,不由自主的,张太楹停住了脚步。
  “动啊!”
  “动起来!”
  张太楹怒火攻心,他看着摇摇欲坠的徐小受,哪怕他现在瞎了,也能看出这小子状态不对。
  更何况,他不瞎!
  “你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再施展出那一剑!”他几乎是以咆哮语气,对着剑气之后的青年吼道。
  刷刷!
  两道身影同样停在身后。
  张多雨眸中有着震惊。
  肆无忌惮的张太楹,被喝住了?
  哪怕是暴怒状态,他依旧被人以一言制住?
  这在先前,是完全不可能的。
  “怕?”
  张多雨以前觉得张太楹的字典里是没有这个字的,但现在,她动摇了。
  “唉!”
  张重谋看着面前的一幕,眸中闪过一缕悲痛。
  不同于张多雨,这种必须独挡一面,为了家族冲锋陷阵,又要同时在自己生命中做一个抉择的情况……
  作为过来人,他完全能够理解。
  他没有说话,无论平日里再怎么不对头,对此刻张太楹的决定,他都不置可否。
  “状态……”
  徐小受闭着眼睛,但那若有若无的意念,似乎又完全笼罩了众人。
  他苦笑一声,也不否认:“你说的不错,我现在确实是虚弱状态,但是,区区一剑,很难?”
  所有人都是面露不信,哪怕是辛咕咕,也是如此。
  这状态,扯嘛呢!
  “哈哈哈!”
  张太楹怒睁双眸,仰头狂笑:“一剑不难的话,你现在当场便是可以把我斩了,何苦多言?”
  徐小受不为所动,反问道:“一剑很难,你又为何不敢越界?”
  “……”
  场面一度十分沉寂。
  辛咕咕一脸震惊,这一刻,他承认。
  论脑回路,在场众人加起来,恐怕都完全不及徐小受。
  无论是其反应速度,还是其扭曲程度。
  “吼!”张太楹一声怒极嘶吼,声浪惊天。
  他猛地一拳轰击在了自己胸膛之上,只觉气血逆涌,想要让头脑彻底疯狂。
  可是,理智扼杀了这份冲动。
  遮羞的窗户纸被捅破,张太楹感觉到了面庞一阵烧红。
  自己确实是被吓住了,但是……
  但是……
  “不要再给自己找借口了。”
  徐小受淡漠出声。
  凭借着“生生不息”的超强恢复了,这一小段时间,已经给他缓冲到能动的地步了。
  他摊手,将阿戒和辛咕咕拦到身后,拖着虚弱之躯,暴露在巅峰王座目下。
  “本座,再给你一次机会,自己选择……”
  “一步,亦或是,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