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这是犯罪的一部分
  “你已经破解了密室了?”
  爱恋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她双眼稍微睁大,诧异地看着白歌。
  “你的这些身体部件怎么办?”
  白歌没有急着说答案,而是看了看一地的碎片。
  水手服已经残破不堪,露出了底下的身体。
  白歌毕竟也不是什么球形关节的人偶爱好者,这样的画面对他而言,索然无味。
  “如果我们能顺利逃出去的话,会有人来收拾的,你不用管。”
  爱恋丝毫不眷恋自己过去的身体。
  只要有头就没问题,大概是这样?
  “还是说,你其实对人偶有什么特别的癖好?没关系,我不会嘲笑你的XP的。”
  爱恋这么说着,却还是给人一种嘲笑感。
  “?”
  这人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白歌忽然有种把这脑袋立刻丢下的冲动。
  “对了,你快找一下,地上应该有一个挂坠。”
  爱恋又说道。
  白歌看了一眼,很快就在小腹和右腿的残骸之间找到了一个褪色的挂坠。
  这是一个相片盒挂坠,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其打开,看到里面的照片。
  白歌之前在电影里看过很多次,一般来说,身上带有这种东西并且在上战场前看过一眼的,多半是要领便当的角色。
  “不许看里面。”
  爱恋又补充了一句。
  白歌看了怀中的爱恋一眼,也没手贱地去打开,只将其塞进了口袋里。
  万一这是个什么伪装成项链挂坠的手榴弹怎么办,谁知道炼金人偶的武器都藏在那里呢。
  “没别的了吧。”
  “嗯。”
  爱恋应了一声。
  “你说说看,我们要怎么离开这个密室。”
  “这个很简单。”
  白歌将爱恋的脑袋在怀中抱紧,以防止意外掉落,看了一眼走廊。
  “如果按照正常的思路,我们应该用某种手段寻找到密室隐藏的出口,从而逃生,这个过程可能会花上很长时间,而且容易在途中违反规则而爆炸。”
  “但换个角度,没有出口,自己造一个不就行了。”
  “可是自己制造出口就违反了第一条规则。”
  爱恋当然也想过类似的方法,比如直接在地板上开洞之类的,但毫无疑问,这样就会违反第一条规则而发生爆炸。
  在她看来,那离开的出口应该是早就存在,却并未被发现的,这样既满足第一条规则,又符合第二条规则。
  “爱恋,你没有发现这些规则其实都有一个更大的限制条件吗?”
  白歌问道,星光打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半阴影。
  “那就是第四条规则,所有的规则只在密室之内生效。”
  他转头,看向窗外。
  蝙蝠向着远方离去,能够看到的街道上,行人与车辆一如既往。
  它们,都没有受到密室的影响。
  这很正常,这密室毕竟不是什么六阶半神制造的领域,自然影响不到外界。
  “我记得,”
  “你......!”
  爱恋理解了白歌的想法。
  “你疯了。”
  咚咚咚——
  钟声响起,走廊又变短了一截。
  但对于白歌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放心。”
  白歌开始移动,加速。
  “这是【犯罪】的一部分。”
  他借着走廊,奔跑起来。
  随后,抱着爱恋的脑袋,纵身一跃,撞上了走廊窗户的玻璃。
  哗啦——
  玻璃顷刻间被来自白歌背部的冲击撞碎,他整个人冲出到外面。
  冲出了密室外面。
  爆炸并没有到来。
  咔嚓——
  只听到某种东西二次破碎的声音在白歌身后响起。
  密室因为出现了认知之中的与外界的连通而触犯规则。
  白歌自然也触犯了第一条规则。
  然而,此处,是密室之外。
  是法外之地。
  “解除了。”
  白歌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这个蠢货。”
  怀中的爱恋不知为何有些急迫,又像是有些生气。
  “——这里可是五楼!”
  她叫道。
  嘭——
  身后的五楼,发生了爆炸。
  无数的玻璃碎片,瓦砾,落到地面上四散。
  白歌却不见人影。
  “好险。”
  他一只手依旧拽着爱恋的脑袋,另一只手,则牢牢地抓住了墙壁外突出的物体。
  那是用来美化的外墙种植槽,里面种着一些花花草草。
  尽管夏天学生们会因为植物滋养的蚊虫而感到困扰,不过总归也是这么留下来了。
  更何况这种植槽是最开始就有的设计,正经的混凝土打造。
  “以后一定多给你们浇浇水。”
  瞄了一眼被自己的手弄坏的花花草草,白歌感慨道,用力攀了上去。
  再度回到狼狈不堪,却也恢复了原本长度的走廊,白歌先尝试了走下楼梯。
  嗯,能看到四楼的教室了。
  密室大约的确是破解了。
  莫名其妙就卷进了升格者和炼金人偶的之间的纷争,白歌感到十分疲劳。
  “你还真是大胆,这一系列行为,只要有一步出了问题,你就会死。”
  怀中的爱恋这时候开口道。
  “嗯,不过基本上应该还好吧。”
  白歌笑了笑,比起计划成功,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感慨。
  “校规里说,不能在走廊奔跑,不能破坏学校的公物,所以,刚才我的那些举动,都是违规的【犯罪】行为。”
  无论是跑步加速,撞碎玻璃,甚至在抓住种植槽的时候故意弄坏了其中的植物。
  全都是刻意的【犯罪】行为。
  而真正的犯罪,不正是能够在杀了人的密室之中找到隐藏的通道,从而离开的存在吗?
  “......以此来提高成功率吗?”
  本以为白歌鲁莽的行为,没想到却满是算计。
  爱恋想到,看着走廊里。
  五楼也发生了爆炸。
  是的。
  现在旧教学楼五楼的走廊和教室,全都是残垣断壁。
  因为密室违反了规则,出现了常规认知中的出口,所以触犯了第三条规则爆炸了吗?
  意思是即使运用了常规的办法来寻找出口,如果不能在找到的那一刻就离开,也会被密室的爆炸席卷?
  真是气急败坏的家伙。
  这也意味着,白歌看似莽撞而疯狂的行动,说不定就是这个密室真正的答案?
  爱恋忽然觉得,这家伙真的是天生的犯罪者。
  “不过,你都完全没有问我为什么会被升格者袭击就直接帮忙了,假如我是与诸夏敌对的组织或者阵营的间谍怎么办?”
  爱恋又说道,脖子里还漏了点油。
  “毕竟提起炼金人偶,自然是将其广泛应用的泛西海商业共同体更加出名吧。”
  “这个嘛。”
  白歌刚才抓过种植槽,伤痕累累的左手挠了挠头。
  “在学校里布置这种动不动就会弄死人的密室的家伙,多半不是什么好人,因为我自己就是【无名之辈】,所以对犯罪者的气息很敏感来着。”
  “爱恋你的身上,没有那种味道。”
  听到白歌的话,爱恋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了笑容。
  “哈哈哈哈,你这家伙,真是太有趣了。”
  笑得没心没肺,很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不过也是真的开心。
  “别笑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报警?”
  白歌觉得,在夜晚的学校走廊,自己提着一个狂笑的头颅,怎么看怎么诡异。
  “不用,你带我去一个地方。”
  爱恋终于停止了大笑,看着白歌说道。
  “顺便,重新自我介绍一下,诸夏联邦西南省静江市深渊遗物事务司监察官,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