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未知
  兑换大厅的东侧墙边,维德把手掌按在一面光滑如镜面的晶光板上,“嗞嗞嗞”几道蓝光闪过后,面前的合金门立即朝两边分开,智能系统这次居然换上了甜美的女声:
  “认证通过,欢迎归来,维德长官,祝您夜晚愉快。”
  丁蒙忽然长长的吁了口气,对这些佣兵高层的私人休息室,他曾作过很多种设想,但无论哪一种,都没有眼前的景象让他始料未及。
  这个房间既没有预想中线条流畅、极具美感的豪华休息设施,也没有装备齐全、琳琅满目的武器科技装置,这地方几乎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床都没有一张。
  因为晶光板材料的关系,整个房间白得一层不染,人一走进来,感觉就像走进了一个完全封闭的次空间一样。
  不过丁蒙的眼力一向都还不错,他注意到东西两侧的角落边,分别安装着一台充满科技气息的白色舱体,完全与四周环境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是很难被发现的。
  东侧舱体他并不认识,但那有点类似于飞船长途航行时所使用的冷冻舱,人一躺进去,舱门自动关闭,人就可以在里面进行长时间的休眠。
  不过丁蒙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冷冻舱,也绝对不是床。
  西侧舱体他见过,像一张小小的茶几,一个透明的椭球体保护罩把它笼罩在其中,这就是如今比较高端的通用型医疗舱——“守护者V型”,简称V型医疗舱。
  这种医疗舱可以治疗很多重大疾病,包括人类历史上那些著名的顽疾:类风湿、艾滋病、细胞变异、神经元萎缩等等。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就真的空无一物了,丁蒙万万没想到维德的私人休息室竟然如此简单,简单到几近简陋了,要知道维德在基地虽不是1号人物,但他在高层中也算是发号施令的指挥者之一,地位远比普通的佣兵高。
  很难想象维德这样的人物居然住在如此单调而枯燥的地方,当然,跟外面那些劳工的休息场所一比,这地方简直可说是人间天堂了。
  此时维德的手已指向西侧:“进去。”
  丁蒙没有迟疑,迅速的钻进医疗舱中躺下,他知道,在这个环境恶劣到随时会死去的世界中,可能就只有这台机器能救自己的命了。
  在维德的操作下,V型医疗舱的保护罩缓缓合拢,然后慢慢开始旋转,里面产生了密密麻麻的白亮光点,如雨一般纷纷扬扬的洒落在丁蒙身上,这是医疗舱制造出来的治疗能量,这种高聚合的精纯能量远不是那些廉价治疗合剂可以比的。
  与此同时,维德的腕仪也喷射出另一张虚拟屏幕,上面显示出治疗信息:
  目标状态:虚弱程度43%;
  目标症状:登革热变异11代HD型,感染程度32%;革兰氏23代CC型,感染程度39%;
  ……
  如果丁蒙能看见这些信息的话,很容易就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感觉生病了?
  简单的说登革热就是变异蚊虫叮咬出来的,轻则发热发烫,重则出血死亡,矿区深处阴暗潮湿,很容易滋生蚊虫,很多劳工就是死于这种怪病;而革兰氏就是尸体病菌的一种,这地方天天都在死人,稍不注意就会被感染。
  只不过维德对这些是不清楚的,他倒是有些感慨,从丁蒙的外表状态来看,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虚弱程度达到了43%的人,而且患了两种重病后居然还能坐得稳站得直,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由此可见,这个叫丁蒙的年轻劳工身体素质是相当过硬的。
  如果是百分之百健康状态下的丁蒙,那无疑有冲击“源能者”的身体条件。
  维德忽然有些出神,自己年轻时如果有丁蒙这样的身体,那今天也不至于到这个鬼地方来接任务做佣兵。
  神思中,医疗舱智能系统的声音响了:“治疗完成,发现未知症状,发现未知症状。”
  “未知症状?”维德有些惊讶,从屏幕上望去,丁蒙虚拟成像的身体就像一张能够被透视的纸,上面的病毒就如同污点一样被治疗能量逐渐的驱散,本来这张纸已经一层不染了,但现在上面又多了个一闪一闪的白色亮点。
  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普通病毒,但也绝不正常,因为从位置上看,它位于丁蒙的大脑中央。
  人体大脑是一个异常复杂、精密而神秘的东西,千百万年来没有谁能够将其研究透彻,纵然人类世界发展到了今天,也没有谁能窥见其全部奥秘。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人体大脑就如同一台运转精密的仪器,牵一发而动全身,少一个部件不行,多一样东西也不行,现在丁蒙的大脑中央有异常症状,这实在是令维德惊讶极了。
  “是良性还是恶性?”维德不动声色的问道。
  智能系统的回答相当机械:“无法识别,无法识别。”
  维德深吸了一口气:“是不是源能感知点?”
  “无法识别,无法识别。”系统的回答依旧机械。
  维德立即心里有数了,丁蒙的身体绝对是有异常问题的,如果这种异常是“源能感知点”的话,那么V型医疗舱肯定能够识别出来;既然不是,那就只得一种情况:丁蒙患上了一种更加怪异的未知疾病,死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这种情况下,除非得到更加高级的医疗仪救治,他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大帅那里倒是有这么一台医疗舱,也是基地唯一的一台,但维德不会傻到带丁蒙去见大帅,
  “禁止劳工使用医疗设施”这条规矩就是大帅制定的,大帅若是知道维德私自收受劳工的物品,那就有得他受的了。
  而他这块钻石也许在这个地方一文不值,但若回到家乡那就是价值连城,足够他这一生都过得很好了。
  只要丁蒙一旦死亡,无人知道这其中的交易,那他即可高枕无忧。
  想到这里,维德迅速关闭腕仪,医疗舱内部的治疗星点也逐渐变小变淡,直至完全消失后保护罩才缓缓打开,沉睡中的丁蒙终于睁开了双眼。
  维德走上前,看着丁蒙从舱体中钻出来,他脸上的笑意显得关切而温和:“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颗钻石花得物超所值?”
  丁蒙站定,缓缓的抬起双臂,然后做了一个扩胸的动作,这才望向维德:“多谢长官优待,我感觉好多了。”
  他的口气确实有几分真诚在里面,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确定,自己的身体彻底复原了,如果外面的萨德勒在距离他十米开外从背后飞鞭偷袭的话,他绝不会像那个孩子一样猝不及防,他至少有六成把握避开那致命一鞭。
  维德笑了:“你是个幸运儿,去吧,明天的这个时候再见到你,我希望你能再次给我惊喜。”
  “好的长官,再次感谢你。”丁蒙低头以示谢意,“长官以后有需要的话,我必来效命。”
  望着丁蒙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维德又笑了,但这次却不是温和的笑容,而是一丝阴鸷的冷笑,他是等不到丁蒙来效命了,因为他仿佛已经看见这个年轻人倒在了广场上,等着四周的野兽们来抢夺他的包袱、践踏他的尸体。
  在维德眼中,丁蒙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反正这个地方天天都有人死去,多死一个少死一个根本就没人会在意,何况是一个身染恶疾的劳工病发身亡。
  有时候,也许死亡就是最好的解脱,活着反而是一种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