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视野
  黑暗。
  永恒的黑暗。
  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这一生永远会处于这种绝对的黑暗中,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是绝望还是坚持?
  黑暗中的丁蒙咬紧了牙关,豆大般的汗珠子从额上簌簌而落,他不是没有忍受过痛苦,严格的说痛苦只不过是人体神经元的反应在刺激大脑,大脑一旦超过了承受幅度,人体就会陷入崩溃。
  实际上比痛苦还痛苦的是真正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也许死亡本身也不可怕,丁蒙就曾听人说过,人在真正死亡的时候反而是平静的,现在他就已经有了这种感觉。
  那种针刺灵魂般的痛楚感如大江东流一般涌遍他的全身,使其极为难受,但片刻之后这种涌动感好像反而减轻了,他的身躯也在冲洗之下渐渐的变得麻木了,许久他慢慢感觉到身体变轻了,轻得就像是一张纸,但这个时候他的意识却是格外的清醒,甚至比平时都还格外的通透而尖锐。
  我这是要死了吗?丁蒙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真没想到死亡竟是这个样子,更没想到一路走来,竟然会死在这么样一个地方……
  若说痛楚像江河一样澎湃汹涌,那么往事就如同潮水一般宏大浩瀚,他根本无法抵挡,尽管处于黑暗中,丁蒙的眼前还是掠过很多人、很多事……而这些,是他都永远难以忘怀的。
  忽然间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个声音在猛烈的大喊:不行,我不能这样窝囊的死去,我不甘心,我要站起来。
  心念一动,整个人的精神就为之一振,就在这时所有的感觉瞬间消失,视野“唰”的一下恢复了正常,接下来的这一幕,丁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地下室房间居然有了光线,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是真正的光线,地上的细沙、岩壁上的纹路、包袱上的污垢、甚至连小四后背上的伤口都看得清清楚楚。
  最叫人惊讶的是,这一次视野比起之前在兑换中心出来时更加清晰,丁蒙注意到了,小四后背的溃烂处看似一团烂肉,实际上的伤口是一片类似蜂窝状的皮肤,有点儿像疹藓一类的疾病,但皮肤却在不断的往外渗出一层细密的绿色液体,寻常肉眼根本难以看见。
  这是怎么回事呀?
  丁蒙又扭头望向四周,试图寻找光线的来源,但结果让他失望了,房间顶部和门外根本没有任何光源。
  直到此时丁蒙终于明白过来,很可能是自己的双眼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变异。
  人类的这个时代并不落后,人体的奥秘正在被逐步探索,变异并不是一个未知的新领域,拥有超凡能力的人类也不在少数,当然,这个地方是不可能出现那种人的。
  对于丁蒙来说,那种人距离他实在是太遥远,他和他们之间,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但自己的眼睛此刻正在发生这种怪异的变化,他却解释不出原因。
  解释不了的事情还在后面,丁蒙低下头时,他骇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变得有些透明了,他的目光可以轻易的穿透自己的皮肤,然后很容易就看清楚自己全身上下每一条汗毛、每一个毛孔、每一根血管,甚至于血管中的血液在运转、流通、循环都清晰可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蒙使劲眨了下眼睛,忽然间他发现了更不对劲的事情,在眨眼的那一刹那,视野并没有随之关闭,而是仍然停留在“观察”状态上。
  丁蒙索性闭上了双眼,这时候他仍然可以“看见”自己的身躯,包括皮肤表层的毛孔、血管中血液的流通、包裹在肌肉中的骨骼组织……
  这并不是视野,也不是观察,而是一种奇妙的感知,这种感知并不是用眼睛去看的,而是靠心念。
  心念一动,他人就来到了小四的身后,遗憾的是他却无法透视小四的皮肤和血液。
  心念再动,他人径直走出了房间,外面已再不是黑夜,而是白天,严格的说是因为他“视野”的关系,整个世界已变为了黑白双色。
  丁蒙注意到自己的视野中心,有一颗非常细微的白色光点,这个光点仿佛就是他这种能力的核心定位点。如果维德能分享到这种视野的话,就一定会辨识出,这光点正是V型医疗舱无法识别的那个东西,它从丁蒙的大脑移动到了眼睛上。
  丁蒙回过头,他看见自己的身躯还躺在房间的沙地上,双眼紧闭、拳头攥紧,显然还处于之前那种抵挡痛苦的状态中。
  丁蒙被深深的震惊了,他不清楚自己身体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奇妙的变化,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不是触发了源能感知点,他听说过源能者,但绝不是眼前这种情况;更不会是灵魂出窍了,因为他每隔自己的本体距离越远,感知就不是那么清晰了,而是逐渐模糊。
  这到底是什么能力?
  “丁哥,丁哥。”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他叫醒,丁蒙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原地,但小四那张稚嫩的脸却出现在了眼前。
  丁蒙猛的坐了起来,之前那种针刺骨髓的痛楚感早就消失不见,全身下去充满了活力,正如才从医疗舱醒来的那种健康状态,但四周却又恢复了黑暗,刚才发生的事情难道是在梦境么?
  咦?不对,视野中那个光点依然存在,这不是梦!
  丁蒙又闭上双眼、集中精神,心念一动,黑白双色的视野果然再度出现,清晰,非常之清晰。
  “丁哥,你没事吧?”小四摇晃着他的手臂。
  丁蒙睁开眼睛,收起了那种观察视野,当他看见小四的脸庞时,不由得心里暖暖的:“小四,我没事。”
  小四一脸的担忧:“丁哥,你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我以为你生病了。”
  一提到病字,丁蒙的心沉了下去:“小四,你怎么还没有好起来?”
  “好了呀,丁哥,我感觉我已经好很多了。”小四此刻已经能够站起来了,按理说应该是药到病除,小四只是伤口发炎化脓,由于拖了几天时间而导致溃烂,治疗剂虽然是低聚合的低端能量药剂,但治疗这个真的是小儿科。
  如果这是在一天之前,丁蒙也认为小四差不多好了,起码站得起来、活蹦乱跳的,一点也没有昨天那么痛苦的样子,可是现在在丁蒙那种独特的感知视野下,小四即使穿了一件粗布衣服,也躲不开丁蒙眼睛的扫描。
  小四的背部,烂肉的确是被根除了,可是那片类似蜂窝状的皮肤仍然还在,虽然不再往外渗出绿色液体,但现在情况更为惊悚,那些绿色的液体仿佛与血液融为一体了,而且正在背部缓慢的扩散。
  从丁蒙的视野看去,那些绿血集中在蜂窝后面,就像一颗种子一样,正在朝四面八方生根发芽。
  以丁蒙过往的经验判断,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病,也绝对不是一般的毒,一时间他的脸色显得非常难看:
  “小四,你老实告诉我,你背上的伤口到底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