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旧怨
  丁蒙的口气不是在质疑,而是绝对的肯定,丑女沉默许久才反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丁蒙道“我猜的!”
  “猜?”丑女顿时愕然,“这又是什么说法?”
  丁蒙道“很可能多年前你就是五爷派出去的探子,那个时候五爷还没有被草根帝国封禁,他派你去的目的,就是打入隐锋的内部,毕竟神光武者最大的敌人就是魔天武者,但是五爷既学习了缪星武技又修炼了魔天武技,所以我猜测他传授给你的是以魔天武技为主、神族武技为辅的功法。”
  丑女没有答话,只是耐心的听着。
  丁蒙道“我总觉得雨林系的隐锋空间站,它被设置在那里不正常。”
  丑女道“有什么不正常?”
  丁蒙道“我先说几个原因,第一,隐锋空间站不偏不倚的在5号星附近运行了那么多年,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生产再造战士?”
  丑女道“然后呢?”
  丁蒙道“魔族势力应该清楚5号星是神族能源的关键之地,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开启,他们一定要吸引一个神光武者过去,文阳那个时候还是一名纯正的神光武者。”
  丑女道“那又如何?”
  丁蒙道“这就证明林飞不是偶然被隐锋选中的,而是经过层层的深思熟虑、一步步的精心设计而运作出来的,成功的吸引到了文阳的注意力,但在那次事件中,文阳却反被神光大阵反噬掉了能量,证明禁地光靠一个神光武者打不开,这一点你绝对知情,但是隐锋并不知情,原因很简单,朱莉当时也在5号星,真凭文阳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打开禁致,你和朱莉一定会现身阻止的,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文阳不但打不开,而且还要倒霉。”
  丑女道“这又能说明什么?”
  丁蒙道“文阳是一名神光武者,五爷断然不会加害于他,所以邀请他去黑手印总部作客,那么问题来了,他在半路是怎么遭遇袭击的?”
  丑女道“很简单,隐锋的人早就埋伏在了四周。”
  丁蒙笑了“就算早有埋伏,要知道接他的人可是朱莉,能对付朱莉的人也不多,但文阳还是被抢走了,证明埋伏的人也早就知道朱莉的厉害,隐锋当时派去的人,明显高于宫平他们那种级别,所以才能战胜朱莉,但这也不是偶然,而是早有预谋,想一想吧,以当时的情况,宇文良张天阳罗斯那群老家伙绝无可能知道朱莉就在附近,那么是谁出卖了朱莉的行踪?”
  丑女冷笑起来“看起来好像是我!”
  丁蒙道“不是好像,而是绝对是你,因为只有你才知道朱莉的行踪,这就证明你同时也在为隐锋做事。”
  丑女道“你想得太夸张了!”
  丁蒙道“我本来想不到这一点,但我现在已经去过黑手印总部了,见到了五爷和朱莉,我这才知道去他们总部有多么困难,文阳一旦成为五爷那边的人,那是隐锋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他们一定要把文阳劫走。”
  丑女道“但这不能证明我就是五爷那边的人吧?”
  丁蒙继续道“文阳被隐锋抢走,接受了魔族力量,关于这一点我也能想通,他想干掉林飞重新夺回元首之位就没得选择,必须成为魔天武者,所以那次在天启大厦内部,他毫不费力就干掉了林飞,很奇怪他居然不杀我。”
  丑女冷冷道“他对你倒是蛮欣赏的。”
  丁蒙笑了“他一个魔族武者对神光武者有什么好欣赏的?既然成为了隐锋的代言人,就要忠心耿耿的为隐锋办事,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把我留给你来处理。”
  丑女忍不住道“为什么?”
  丁蒙道“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也许你接到的指令是诛杀我,但你想过没有,文阳真正的用意是借我的手来铲除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隐锋已经开始在怀疑你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文阳对隐锋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忠诚。”
  丑女露出了惊讶的目光,她发现丁蒙把很多事情分析得比自己都还要深刻长远。
  丁蒙接着道“你我那一战,你被逼得山穷水尽走投无路,迫不得已才动用了神光能源,我在想这个秘密肯定就我知道,所以你后来才处心积虑的想对付我。”
  丑女深吸了一口气“我承认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我可以对付的了。”
  丁蒙道“你居然是神魔双修,这就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五爷那边的人,所以我说你是一个双面间谍。”
  丑女道“但这些还不够!”
  丁蒙道“当初在神殿上面,后来发生了什么?”
  丑女沉默着,道“白星飞是文阳命令龙裕杀死的,他想拿到白星飞的手戟,但龙裕找不到取得的方法,后来我才知道武器已经落入你的手上,再后来你们消失之后,神殿剩余的能源文阳就没办法处理了。”
  丁蒙盯着她“但你一定可以吸收!”
  丑女目光落向远处,看似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丁蒙道“而你一旦吸收,就要暴露出你神魔双修的真面目,完全坐实隐锋对你的怀疑。”
  丑女道“换成你你难道不愿意吸收吗?武者本身就是在不断的追求修炼和资源,我总不能放着那么好的资源不利用吧?”
  丁蒙道“但你这样子选择,黑手印就不会再信任你,隐锋同样也要弃用你,你只能呆在联合舰队哪也去不了,这是唯一的自保手段了。”
  丑女道“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丁蒙笑了“选择联合舰队总部云集了所有的大人物,偏偏文阳、钟林飞、官新庆、凌星弦四个大佬不在这里,他们一定是知道什么秘辛,或者说他们知道这里不是关键点,所以早就离开了,另外三个人离开也说得过去,但你作为文阳的助手,他却没有带你走,这就足以说明你的问题很大,他不会让你参与核心机密的。”
  丑女的目光有些恍然,这一次她沉默了很久才道“你知道我这张脸是怎么被毁的吗?”
  丁蒙皱眉道“怎么被毁的?”
  丑女咬牙道“是纪尘语害的!”
  “哦?”丁蒙惊讶了,“你们怎么认识?”
  丑女道“我跟她曾经在帝星是同学,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家庭出生的人,好不容易熬进了帝星,谁知碰到了纪尘语这个妖女,当时我和我男朋友感情很好,她看上了我的男朋友,非要逼他做她的男朋友,我男朋友当然不肯答应,她先是毁了我的脸,然后把我男朋友秘密谋害了,最后把我打成废人仍在废弃星球,那次我都以为我自己要死了,但却活了下来。”
  丁蒙道“有人救了你?”
  丑女道“很多年前的事了,就是五爷让人把我救活的,他看我剑道天赋不错,才传授了我一身魔族技艺。”
  丁蒙道“看来我的猜测没错。”
  丑女点点头“我被送到了隐锋之后,一开始的确是按照五爷的吩咐,打听隐锋的幕后首脑。”
  丁蒙道“但你也真正在为隐锋做事。”
  丑女叹道“隐锋也好、黑手印也罢,其实它们都不能从实质上给我好处,我拿钱和男人女人都没用,我要的是资源,而且不是一般的资源。”
  丁蒙能懂,像丑女这样的人绝不满足于被人利用控制,她也想争取道稀有的能源,为自己的修炼增加助力,只有真正成为了强者,才有机会找纪尘语算账。
  丑女又道“纪尘语的神族功法也是我暗中传给她的,目的是要隐锋转移怀疑对象,谁知文阳居然要娶为她妻,那时候我就知道隐锋已完全怀疑我了,我不得不加快复仇步伐。”
  丁蒙叹息道“只是很可惜,她和龙裕都被凌星汶干掉了,而且是秒杀。”
  丑女的牙关咬得更紧了“我本来就计划在禁地神殿之中趁乱带走她,最后慢慢把她折磨死,天晓得她居然被凌星汶这个隐藏着的大魔头给杀了。”
  丁蒙道“所以就闹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丑女叹道“你猜得没错,我就算是个双面间谍,但我在两边都没拿到什么好处。”
  丁蒙道“现在眼看着有好处了,大家却把你撇在一边。”
  丑女的目光有些落寞“但我也没什么心愿了!”
  丁蒙冷笑道“卷进了这么大的旋涡,你难道还想脱身?”
  丑女也在冷笑道“你以为我怕死吗?我早就无所谓了。”
  丁蒙道“那我问你,现在给你个机会让你能够分享盛宴,你愿意吗?”
  丑女冷笑得更厉害“你想利用我你就明说,用不着学他们那样放空头支票出来,不过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知道文阳现在在哪里对吧?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一点儿也不知道。”
  丁蒙的心沉了下去,看来丑女是彻底被弃用了,于是只能改口“隐锋一直有代言人在外面,以前是林飞,后来变成了文阳,它们应该有一个幕后首脑才对。”
  丑女点点头“这个人太神秘了,我查了这么多年都查不出来,没人知道他是谁。”
  丁蒙道“现在连林大师都对魔族虫洞束手无策,但种种迹象显示隐锋是纯正的魔天一族,那么隐锋得首脑肯定知道,找到了这个人,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方法。”
  丑女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你以为只有你在这样怀疑吗?连文阳都不知道,我更是一次都没见过,听林飞说宫平以前倒是见过一次,可惜宫平多年前被你给杀了。”
  丁蒙苦笑起来“看起来好像是我碍事了。”
  丑女道“是的,一直以来你就很碍事,现在是碍上大事了。”
  。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