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首领
  依旧是那片宽阔碧绿的草坪,丁蒙隔着老远就看到了那座古老的院落,他对这个祠堂印象十分深刻,上次来他就觉得这里死气沉沉的,这一次感觉更甚,尽管上空艳阳高照,可你只扫一眼那道紧闭着的红木门,你就感觉有点阴冷。
  人还没到,但红木门背后就响起了熟悉的声音:“祖先生,你果然还是活着回来了,而非交给我一个瓶子。”
  这是龙琳的声音,也是上次离开这里龙琳送给自己的话,仅凭这番话丁蒙就清楚用不着再遮遮掩掩的了。
  丁蒙的眼睛微微发力,念力微点释放出来,祠堂“嘶啦”一声就像被剥橙子皮一样被撕裂了,但龙琳本人却毫发无损,她依旧坐在草织的榻榻米上背对着丁蒙,面前的木案也没有受到半点损伤,上面摆着一套白色的茶具。
  丑女露出了骇然的目光,眼前这个白发老妪竟是一个深藏不露、深不可测的高手,连她都感知不出对方气息和实力,但人家偏偏坐着没事。
  “一别数年,你的进步很大呀,请坐!”龙琳不紧不慢的开口了。
  丁蒙吁了口气,他还以为上次来这里是自己疏忽了,没有开启感知和念力,其实并不是这样的,那是因为上次自己的实力还没有问鼎星际武者的行列,根本看不出人家的端倪,现在才知道,官琳的母亲实则是一个很可怕的高手。
  丁蒙干脆坐到了木案的对面,丑女则是站在他身后。
  龙琳的面容依旧苍老憔悴、而神态还是那么平静淡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简直难以相信这个人刚刚抵挡住了丁蒙的微点侵袭。
  跟当年一样,龙琳亲手为丁蒙倒了一盏热气腾腾的茶:“请喝茶!”
  丑女看得咋舌,丁蒙也是豪气干云,举起杯子仰头一饮而尽,根本不担心茶水被动过手脚。
  龙琳注视着他:“苦吗?”
  丁蒙道:“这次是好茶!”
  丑女这才注意到,茶杯被丁蒙放下之后,阳光洒落下来,杯口竟然呈现一圈诡异的黑色? 分明就是魔族精源? 即便是她都能感觉到这股魔能的精纯度,既暴戾尖锐又凝而不散? 完完全全做到了浑然一体。
  龙琳淡淡的说道:“好的东西往往给世人一种错觉? 它太邪恶、太肮脏、太极端,而与之相反是那些所谓的美好事物? 恰恰光鲜亮丽、美不胜收,比如说玫瑰、比如说钻石、还比如说香烟!”
  这是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但其意另有所指? 丁蒙不禁笑了:“佩服!”
  这并不是在恭维,而是他在这方面有过实实在在的切身感受,龙琳能说得出这番话,证明眼界阅历均是一流水准。
  “我应该能想到? 你迟早会返回到我这儿来? 但我也没有想到,找来的这个人居然是你!”龙琳不紧不慢的说着,话语虽简,但含义却深。
  丁蒙道:“那夫人觉得应该是谁才能找到你?”
  “黑手印的五爷!”龙琳立即答道,“可惜我发现我似乎高估他了? 自从他解禁以来,好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 既然拿不出,就不应该找得到我……”
  她顿了顿忽然抬头? 眼中露出一丝逼人的锋芒:“但你却找来了!”
  丁蒙似在叹息:“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 但种种线索慢慢就指向你了。”
  龙琳道:“愿闻其详!”
  丁蒙道:“听说隐锋这个组织存在了上千年?”
  龙琳道:“准确的说? 是一千零三十六年零两个月二十八天。”
  丁蒙道:“但真正崛起却是在百多年前? 隐锋的势力渗透到了沃垩星系,那个时候官总还背靠着高斯组织,与帝方以及蛙族高层打交道,从中攫取了大量的财富,直至后来创宇集团的诞生……”
  龙琳静静的听着,顺手还为丁蒙的杯子盛满了茶水。
  丁蒙继续道:“我查看过官总的发家史,他并不算是一个商业奇才。”
  龙琳有些好奇:“哦?”
  丁蒙道:“严格的说他是一个成功的投机主义者,他还在沃垩星系的时候几头通吃,把蛙人族的信息倒卖给联邦,又把联邦的信息返给蛙人族坐地起价,最后又把高斯的情报反复转手,他就是靠着这种手段发家的。”
  龙琳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很大!”丁蒙沉声说道,“官总一介布衣平民,却能把三方高层玩得团团转,不非但性命无忧,反而还能抽身而退,最后居然还创立了创宇集团,这简直可说是一个奇迹,但奇迹的背后不是没有原因的。”
  丑女也在好奇:“什么样的原因?”
  丁蒙道:“你想一想,若是背后没有依仗,他可以玩得这么大?”
  丑女的目光落向龙琳:“莫非依仗的就是夫人?”
  丁蒙摇头道:“夫人那时候还是龙将军的女儿,还没有真正迈进主流,但我猜得不错,龙将军必是官总在帝方高层的依仗,如果没有将军的庇护,只怕官总早就玩完了。”
  龙琳道:“有理!”
  丁蒙道:“后来龙家家道中落,令尊显然早就考虑到了后路,让官总娶你为妻,成为官夫人,背靠着创宇集团这尊庞然大物,帝国高层也拿你没什么办法,也许在那个时候,夫人就应该接触到了魔天文明。”
  龙琳神色不变:“请继续!”
  丁蒙道:“想要壮大魔族的力量,培养嫡系武者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后来我在风云大会上碰到的官无名独行,以及最近才遇上的龙泉龙焱等人,他们都有共同点,不但精通魔族武技,而且他们都改名姓龙,可为什么他们不改名姓官呢?要知道这些人曾经都是跟着官总在沃垩星系出生入死过的。”
  龙琳道:“这都是一帮唯利是图、穷凶极恶的星际惯犯,官新庆身为创宇集团的老总,怎么能够与他们有染?”
  “这就对了!”丁蒙拊掌道,“只有足够的利益和强大的武力才能镇得住他们,他们被夫人收编之后,不但实力大增,而且还能享受荣华富贵,成为创宇真正的保卫力量,外界盛传创宇集团不跟其他势力往来,并非清高自傲,而是不屑也不敢啊,因为这些力量和外界长时间接触之后,就难免露出蛛丝马迹。”
  龙琳赞赏道:“你能想到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
  丁蒙又道:“同时这股力量也是隐锋真正的核心力量,有了这批人,夫人才好办事,比如说寻找宫平将军,我在猜宫平将军生前应该和龙将军是旧识。”
  龙琳叹道:“宫平、宇文良、张天阳、罗斯等人均是家父生前旧识,是家父手把手在战场上带出来的将领。”
  丁蒙道:“这才能够解释宫平为什么甘愿委身于隐锋空间站,宇文良他们为什么会背叛文阳,这不是林飞能够做到的,而是只有夫人你才能做到。”
  这个问题龙琳拒绝回答,她改口道:“仅凭这些,恐怕还不能说明什么?”
  丁蒙道:“这些都只不过是我的推断而已,龙将军生前想必是鹰派将领,一直主张和联邦交战,但在大势之下不得已而屈从,所以最终陨落,他生前完成不了的事情,应该由夫人你继续来完成。”
  龙琳点头道:“你很聪明!”
  丁蒙道:“隐锋势力庞大、人员众多,全世界几乎到处都有你们的基地分点,要运转这么一台大机器,没有雄厚的财力是不行的,但谁都查不出来隐锋的财力渠道,那是因为谁都没有想到,隐锋的背后正是创宇集团在暗中支持,也只有创宇这样的大财团才能够支持,而创宇集团谁都不敢调查,连元首都不敢。”
  龙琳目中的赞赏之色更浓。
  丁蒙道:“但也正是因为隐锋近年动作越来越频繁,动静越来越大,已经威胁到了沃垩星系的一线战区,说不定已有人开始了暗中调查,兴许已经有人在怀疑夫人你了。”
  龙琳这才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你能猜到这一点的确是很了不起了,其实不怕告诉你,调查我的人就是军方高层,而这个消息痕迹是谁泄露出去的呢?就是官新庆!”
  丑女吃惊了:“你是他老婆,他怎么还处心积虑的想对付你?”
  丁蒙笑道:“这个原因或许我可以解释,官家看似和睦,其实真正的大权是掌握在夫人手中的,创宇的财富、隐锋的武力,都是夫人在驱使,官总不过是个空壳子而已,他奋斗多年,自然不希望成果被夫人窃取,肯定要想办法夺回来,而他自己又不具备争雄的本钱,那就要借他人之手来铲除夫人,可是他又不敢做得太明显,于是就把一些隐秘的线索提供给了高层,这个高层恐怕就是文阳元首,因为那时候文阳元首还是纯粹的神光武者,必是夫人迟早要根除的人物之一,这样才说得过去。”
  龙琳赞赏道:“只可惜那时候你还寂寂无名,否则我必定选择你作为我在隐锋的代言人。”
  听到这话,丑女才是吃惊得无以复加,她不禁失声道:“难道你就是那个隐藏在幕后得真正隐锋首领?”
  丁蒙道:“正确,因为谁都不会把那个算无遗策、无处不在的隐锋boss、与终日把自己关在祠堂吃斋念经、求神拜佛的官夫人联系起来,因为谁都不会相信那么厉害的人,居然过的是这样一种日子,所以全世界的调查者都查不到这里来。”
  丑女呆若木鸡,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