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代言人
  丁蒙忽又开口:“其实到了现在我才想通,当初官小姐被绑,完全就是夫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啊,你明知道高层在调查你,官总在暗中搞事情,于是你将计就计,先让宫平绑走官琳,这样一来高层对你的怀疑就被彻底消除了,因为谁都不会相信,哪有自己母亲绑架自己女儿的?”
  龙琳居然还是神色不变,仿佛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
  丁蒙道:“绑走官小姐其实还有一个好处,使得官总投鼠忌器,不敢再有小动作,否则亲生女儿就没命了,想想吧,以创宇集团这么庞大的财富和力量,怎么可能十年时间都打听不出线索,而且官总本人好色,放着自己的女儿不管,还要娶帝国的超模辛芷瑶为三房太太,看来他是彻底的自暴自弃了。”
  龙琳道:“他比你想象中要聪明,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这个道理,他能把创宇这么大的集团运转良好,那也是有几分本事的。”
  丁蒙深吸了一口气:“官小姐被绑走,你又找来了林飞这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直接形成了以宫平为首的隐锋在明实力,林飞本来就痴迷于钟雅琳,你让他对付文阳简直可说是最佳人选,反正文阳是你迟早要铲除的,所以林飞那一次在5号星得手了,而且又间接的让大家知道,神族禁地单靠一个神光武者打开不了。”
  听到这里,丑女也反应过来,她恍然大悟:“难怪宫平让我透露朱莉的飞船位置,那个时候你就想将文阳半途截下。”
  龙琳淡淡道:“杀了文阳并不是上上之选,留着他还有用。”
  丁蒙也在点头:“杀了文阳恐怕会惊动五爷,引起黑手印的强势反弹,但暗中控制了文阳就等于暗中控制了帝国高层? 真是好手段? 只不过我很奇怪,文阳居然愿意加入魔族?”
  龙琳道:“在那种情况下? 他有得选择吗?”
  丁蒙叹了口气:“可是官小姐还是陨落了。”
  龙琳也叹息道:“这一点是我没有算到的? 在我的计划中,小琳这个时候已经被送回来了? 严格的说,小琳是因你而死的。”
  丁蒙惊讶道:“哦?因为我?”
  龙琳道:“第一? 我没有想到帝国特勤部门派出的调查员是你? 第二,你进入5号星空间站之后,情况完全变了,发生了化学反应? 无论是林飞还是宫平? 我都只能二选一,第三,我万万没想到那时候你已非常杰出,居然连宫平都不是你的对手,我知道宫平跟小琳有私情? 但小琳却不知道真相,但她若不寄希望于你? 宫平也不会动他的,这情况一反转? 小琳就遇难了,是你害了她!”
  龙琳的语气不再平淡? 而是变得冷厉? 目光也有怒火闪过? 看得出她对官琳还是很在意的。
  丁蒙面无表情:“你为什么不反思你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女儿推进火坑?”
  龙琳道:“我的这盘棋,你们都是棋子而已,根本不懂大局所在的意义。”
  丁蒙无奈道:“好吧,我承认我知道的信息没有你多,但林飞是你的人,你为什么要让文阳杀他?”
  龙琳叹道:“宫平本来是我的代言人,但被你杀了,他一死我只能让林飞作为代言人,可惜他太让我失望了,他根本就当不好一个合格的元首,整天就知道卿卿我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成大事?他在任三年,沃垩星系的局势一点推进都没有,留着他也没什么用?何况文阳一旦修炼完毕,他的下场必死无疑。”
  丁蒙道:“所以文阳就成了隐锋新的代言人?”
  龙琳道:“他有实力、有魄力、有能力,本就是很不错的元首,最关键的是他有野心,这种人才是我的首选。”
  丁蒙叹道:“这一更迭过程中,钟雅琳和韩烟呢?”
  龙琳冷冷道:“这个问题你根本就不该问的。”
  丁蒙道:“我只想知道她们是死在谁手上的?”
  龙琳道:“你应该知道是谁干的?在我这里,我从来不会发布指令让谁去杀人放火,那种事我还不屑,我只会让合适的人、去合适的位置、做合适的的事情,文阳他就是一个合格的元首、宫平就是一个合格的代言人、林飞则是一个合格的情人,他们自身的特点,就该匹配这些相应的身份,但如果有人要越级去做与身份不匹配的事情,通常得到的就不是好结果。”
  丁蒙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心沁出了一丝冷汗,这种思想他虽不认同,但他却能够了解,至少了解到龙琳的可怕,真正厉害的东西不是武力,而是思想,只有一个人的思想达到了某种境界,他的实力才可能匹配到那种程度上去。
  龙琳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她隐藏在幕后,不用亲自出面、也不用亲自出手,就能够刃不见血的干掉很多人,控制住局面、掌握住大局,驱使各大高手势力为她效力,而绝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她是谁?就包括丁蒙都不知道龙琳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这样的人不可怕,那什么样的人才可怕?
  丁蒙忽然回忆起第一次跟龙琳会面,龙琳一口吞掉官琳骨灰的情形,那时候龙琳就已经让他感到惊悚,现在这种感觉已经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你提拔文阳作为隐锋的代言人,难道你就觉得他对你很忠诚?”丁蒙继续发问。
  龙琳淡淡道:“看来连你都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了,我之前说过,他有野心这是我很欣赏的一点,但一个人的野心应该有相应的实力来支撑,一旦过头了,结果可想而知。”
  丁蒙沉默不语,其实他一直也有种预感,文阳并不是表面上那样服从于隐锋的,文阳一定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和隐锋之间应该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龙琳道:“不过今天你我会晤之后,我又改变主意了,我倒觉得新的代言人,由你来接任非常合适。”
  丁蒙笑了:“夫人这么看得起我?”
  龙琳正色道:“与宫平、林飞、文阳这些人相比,你更有优势,除了实力之外,你具备探险家的特质,擅长从诸多纷乱繁复的线索中把握住关键点,揭开事情的真相,完成既定的目标,我一直需要这样一位得力助手。”
  丁蒙道:“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要一位神光武者来为魔族效力?”
  龙琳纠正他:“你的理解不对,因为观点太狭隘了,我谋求的是共同利益,从来不会勉强谁来效力谁不来效力,有共同的利益才能抵挡共同的风险,倘若战场上有强敌降临,我们上阵打仗,难道还分什么血统、种族、阵营吗?怀有那样的心理,这仗打得赢吗?”
  丁蒙道:“问题是有那么强大的敌人吗?”
  龙琳道:“你忘了凌星汶这件事了。”
  丁蒙顿时怔住:“夜鸾武者?”
  龙琳点点头:“很好,看来你果然是知情的,凌星汶的出现就意味着更高层的目光已开始聚焦这里,那样的武者来到这边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你跟凌星汶交过手,你应该知道那是多么难以对付的敌人,你并不是每一次都能有找到神光大阵这样的好运气的。”
  丁蒙道:“只是很可惜,我不认为我可以胜任隐锋代言人的位置。”
  龙琳道:“哦?”
  丁蒙道:“原因很简单,官小姐作为你的亲生女儿,你都保不住她,我作为代言人,下场只怕更惨。”
  这话也是在变相的指出,你连亲生女儿都可以推出去牺牲,还有什么是你推不出去的?跟这种可怕的魔头合作,那才是在真正的找死。
  龙琳淡淡道:“我不勉强你,但实际上你已经是我这边的人了。”
  丁蒙不禁好奇:“为什么?”
  龙琳道:“因为你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情,都是一个隐锋首领该去做的事情,一步都不会错。”
  丁蒙更加好奇:“你就这么有把握?”
  龙琳道:“一会你从官家私宅离开,我保证你要去做的就跟我的预期是完全一样的,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龙琳道:“这就是你的缺点,因为你太过于注重承诺了。”
  丁蒙皱眉,这话他不太懂。
  龙琳悠然道:“承诺也得看跟什么人而许,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守诺,带来的便是无数的羁绊,最后反而酿成悲剧,小琳不就是这样的吗?你应该深有体会!”
  她顿了顿,继续道:“这并非无的放矢,我知道你接下来很可能要去北斗集团了,因为纪尘雪也是一名神光武者,同时也是一名绝色名媛,你不会放弃的。”
  丁蒙沉思着道:“如果我不去呢?”
  龙琳道:“那就呆在这里,我可以破例亲自传授你黑风印记,等到你掌握真正魔天功法,你再离开不迟。”
  丁蒙目中闪过一丝光芒:“让我留在这里,你就不怕我对付你?”
  丑女的手已经悄悄握在了剑柄上,她也看出来了,丁蒙识破了龙琳得真面目,这一架恐怕有得好打。
  龙琳笑了:“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们之间是有差距的。”
  丑女却忍不住道:“但我没看出我们的差距在哪里?”
  龙琳道:“你可以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