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绝影宫
  “男生宿舍六号楼。”
  宿舍楼两侧绿树丛荫,前后是广场,楼与楼的间隔很大。
  走入其中,站在楼梯前,右脚用力一踏,身形飞跃,稳稳地落在二楼拐角。
  “这就是充满力量的感觉。”
  宁峰高考成绩,速度25m/s,神经反应A级,力量996kg,属于考核中魂师之下的最强层次。
  按下指纹验证,走入宿舍。
  房间有五十平米左右,四张多功能床柜和桌椅,在床柜上贴有名字,除了他们三人,还有个叫林明的舍友。
  床柜上有关于魂师的书籍。
  宁峰走到贴有自己名字的床铺,将衣服整齐挂好,也没人在,他便斜靠在被褥上小憩。
  不知不觉间,进入梦乡。
  哗啦!
  好似一朵云,托着自己,在一望无边的云海中向前飘飞。
  “梦境?”
  宁峰觉得并不是,他细细的观察四周。
  前方云雾汇聚,一座大气磅礴的宫殿平云而起。
  宫殿上方有着三个大字:绝影宫!
  宁峰站在宫殿前的平台,相比之下,他渺小的宛如尘埃。
  绝影宫三字忽然大亮,一缕缕淡黑色流光洒落,汇聚入宁峰的双手。
  剧痛感极为真实。
  一道空灵声音,从宫殿深处传来:“此术‘鬼手’,灵能驱使。”
  话语声让宁峰灵魂震颤,意识陷入黑暗。
  ......
  “嗯?”
  宁峰坐起身,神色茫然。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
  “鬼手?”
  宁峰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右手:
  “这是真的。”
  掌心有微弱的奇特能量,他抬起手,向书架一探,可以感受到一缕无形能量从手掌延伸,将一本书碰倒。
  “隔空取物?虚幻而出的鬼手?”
  宁峰惊讶,这种奇妙的能力是什么?
  他再次尝试,可掌心已没有了能量。
  “灵能驱使,没能量要如何补充?”
  如今是魂师的世界,魂技主宰一切,绝影宫又是什么?
  一系列的问号在宁峰脑海。
  “宁峰?”
  王鹏和赵大郎推门而入,打开灯招呼了声。
  看到上辈子的好兄弟,宁峰收起思绪,沉静的脸上,露出了重生后的第一个微笑。
  “你今天怎么穿的不一样了?我还以为是别人呢。”王鹏讶然。
  “换个风格。”宁峰回应。
  “对了,宁峰,有件事我得和你说。”赵大郎走到身前拱手说:“我要挑战你,将你打败,证明自己!”
  宁峰微怔,随即似笑非笑问:“你想怎么打?”
  赵大郎挠挠头:“明天分班战斗我们在打,你赢了我服你,你输了说明我牛逼。”
  “赵大郎,你挑战宁峰干嘛?”王鹏不解道:
  “明天是分班考核,要打闯关战,随机给我们分配擂台,多人竞争少名额,按淘汰制来分班,名次靠前得到的基础学分就越多,武大的学分非常重要,你还是等私下里在挑战吧?别影响了成绩啊。”
  “我......”赵大郎吭哧两秒:“我喜欢的女生喜欢他,所以我要挑战他,不过我会留手的,不下重手,就是碰到了切磋下。”
  宁峰:“......”
  看来这假期大朗也发生点故事。
  王鹏摇摇头:“五千多人呢,你们未必能碰到。”
  “到时候再说,我该吃中药酱了,补点营养。”赵大郎挠挠头,回到床铺,拿出一个小罐头瓶,打开后大口吃着。
  宿舍门被推开,走进来个比较白净,小眼,着装名牌的人。
  “林明你回来了啊。”王鹏打声招呼。
  “什么味啊?”林明目光扫视了圈:“不是,赵大郎,你吃什么呢?味道这么大你也在宿舍吃?”
  “没闻到什么味啊?他吃的是中药酱,补营养的。”王鹏说道。
  “补营养吃天灵草。”林明皱着眉说:“弄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宿舍。”
  赵大郎沉闷了下,天灵草来源于天坑世界,营养效果高,就是太贵了。
  他将药酱合上盖,拿衣服扇了扇风。
  “真是服了。”林明走到窗边,打开窗户说:“王鹏,我们换下床位吧?靠窗通风好,看他那样的还要总吃,我是受不了那种刺鼻的味。”
  王鹏犹豫了两秒:“行吧。”
  “那你快点收拾,我累了,想躺会。”
  林明坐等王鹏整理,他打量眼宁峰。
  “咦?”
  林明的目光定格在宁峰的手表上,他神色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不是劳伦A系手表吗?要230万呢,真的假的?能给我看看吗?”
  宁峰头也没抬,毫不理会。
  林明撇撇嘴,暗想:真是高傲。
  嗒!
  赵大郎点燃一根香烟,他习惯用烟来消散中药酱的苦涩。
  “大朗同学。”
  林明顿时不满了:“抽烟的话请去外面好吗?说你几遍你才能注意?这里是宿舍不是你家。”
  “奥,对对,我忘了,不好意思啊。”
  赵大郎笑了笑,起身离开。
  宁峰脸色沉静,目光好似不经意的扫过林明,他放下书跟了出去。
  走到赵大郎身前,他伸出自己的手:“给我来根。”
  赵大郎略微迟疑:“呃,烟不太好。”
  他掏出兜里的白盒红塔山。
  宁峰摇头笑笑:“重要的不是味道。”
  赵大郎递出去一根香烟,看了眼手表:“这表真贵啊。”
  嗒!
  宁峰吐出道烟柱:“朋友送的。”
  两人相视一笑。
  “我觉得你挺好的,但我明天还是想挑战你。”赵大郎闷声道。
  宁峰点头:“可以。”
  赵大郎漏出纯朴的笑容:“那好,我就是因为劲儿大特招来的,你可要小心了。”
  “如果遇到,我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宁峰轻拍下他的后背,掐灭烟,回到宿舍。
  赵大郎挠挠头,又点一根烟,抽完后回到宿舍上床睡觉。
  “魂技训练是平日练习,就是不知获取方法是什么。”
  宁峰躺靠床上,端着书在思考:
  “魂星学成魂技才是魂师,对魂技高中老师只字不提,要等明天分班后按部就班学习。”
  “看来武魂大学只是个开始,修习魂技,成为魂师中的强者。”
  一阵响亮的鼾声忽然入耳。
  听到这声音,宁峰感到亲切。
  但有的人受不了。
  “天啊。”
  林明猛然坐起身,一脸嫌弃,大声道:“我真是服了,学校怎么什么人都给安排,赵大郎你小声点!”
  “啊?谁叫我?”赵大郎迷糊的抬起头。
  “同学,你鼾声太大,影响到我休息了!”林明问责道。
  “哦哦,抱歉啊。”
  赵大郎坐起来,挠了挠头。
  “服了,什么人都有,打鼾你控制不了你就赶紧换宿舍。”
  林明生硬的说了句,躺下去面对着墙面。
  赵大郎就一直坐着,神色失落,宿舍变得安静。
  十几分钟后。
  “赵大郎,快睡吧,明天要战斗的。”王鹏低声说道。
  “啊,我,我不困,去抽根烟在睡觉。”
  赵大郎轻轻下床,出去后,半个多小时才回来。
  见到林明睡着了,他上床,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侧躺着,尽量避免打鼾。
  这时。
  宁峰面无表情的将书放回柜子,关上台灯。
  他瞥了林明一眼,心中有股邪火:
  ‘大朗,上辈子你为我抗下致命一刀,成为植物人,这辈子再聚首,我不会让你们在受委屈。’
  他双眼闭合前,那缝隙中透漏出的是一抹寒芒,好似一条盯上了猎物的恶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