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坑逼系统
  “本系统在平行世界致力于打造实力高强,骚话连篇,多才多艺的英雄联盟选手。”
  “装杯?”
  “没错,就是装杯!”
  “那你具体有什么用?”李昊仙嘴上说着不要心,
  里还是有些期待的,毕竟在小说中得到了系统的人就是毫无悬念的猪脚,
  随随便便就能大杀四方那种。
  虽然他实力不弱,
  但.....真香!
  没有人能逃避真香定律!
  “本系统功能十分强大”说完,顿了顿。
  李昊仙也屏住了呼吸,
  良久
  他忍不住问道:“能够让我体会到gank来临时的蜘蛛感应?”
  “额,那是没有的”
  “能够随时随地百分百打出精彩操作?
  “额,那也是没有的”
  “能够使用道具提升各种熟练度,lv2就能吊打职业选手,lv3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饼干?”
  “额.....”
  “得得得,你有什么?如果没有诚意,我们就不必聊了。”
  李昊仙一脸郁闷,原本以为自己能成为主角走上人生赢家了,结果呢,这系统什么都没有。
  “我我我,我能让你装杯!”
  “别了吧,装杯有什么用,能赢才是真理。”李昊仙不屑道。
  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的缘故,一番交流之后,李昊仙的头痛好了很多,对着镜子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到训练室。
  “别别别,你可以先试用一下,骚话lv5作为新手礼包已经...”
  “骚话?没兴趣,说什么骚话?胜利者才有说骚话的资格。”
  想着李昊仙推开了备战室的门。
  ......
  备战室的场景有些出乎李昊仙的所料,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沉默,而是陷入了非常热烈的争吵中,每个选手都在轮番发表上一把游戏的感受和失误。
  李昊仙默默的坐在了饮水机旁边,接了杯水,押了一口,激烈的争吵声给他听的都渴了。
  “真的,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一点反馈和交流都没有,我手就不停的在抖。完全不受控制,而且我还特别紧张。”李昊仙听到这有些熟悉的话情不自禁看了letme一眼,
  十分苦逼且难受的表情。
  但更让人尴尬的是,即使是在争吵分锅的时候,
  也没有人理会。
  “看来letme心态崩了,这对我来说倒是个好消息,这没什么用的系统任务倒无所谓。
  我想打比赛确实是真的,穿越回来又不是来当咸鱼的。”
  “我感觉我们下路应该继续给一点压力,否则的话感觉整把比赛没有什么优势。
  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赢了。”队内的明星选手之一,uzi对着ming说道。
  “果然,这就是第五局被厂长二级抓下的原因吧,但也真的不能怪uzi。”
  李昊仙有着后世的眼光和阅历,很自然就看了出来rng这支队伍的问题究竟在哪儿,那就是队伍内的绝对核心太少,也就是中单和上单两个都不够强力,问题主要是在中单上。
  这个毛病被从17年诟病到21年小虎退役的整整四年的时间,rng始终受困于中单在关键赛事上面对顶级中单不够强力的窘况。
  但现在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罢了,包括小虎自己。
  小虎最经典的有两点
  1选carrry英雄混,玩混子英雄混不明白。
  2前期优势中期暴毙送几波。
  中单在正常情况下始终是moba类游戏的节奏掌控者和最关键的人,中路是小兵的交会时间最早,线最短。辐射野区能力最广,给对方带来的心理压力最大的一个位置。
  但要命的是,上单也不够carry。
  Letme其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选手,是安安稳稳听从队伍安排在合适版本打出自己天赋上限的选手,运气也很不错。
  但就苦了rng的两个打野,三条路两条都是混子。。。
  为什么mlxg的频繁gank被称为赌博式gank?Gank本来就是牺牲打野发育时间来给线上创造优势的举动。
  哪里有赌博不赌博之称。
  但矛盾在于,rng的中上有了优势也站不出来。
  这才是问题最大的地方。
  所以频繁的gank被称为赌博式gank!
  .....
  “发泄完了吗?发泄完了就安静下来听我讲,我们已经取得了s7世界赛的名额,所以大家的心态一定要放平稳,每次的失败都是为下次成功做着准备。”
  “失败是成功之母。”风哥推了推黄色镜片,抬头说道。
  “看上去用前期阵容突破edg的防守似乎是不太可能了,这样,下把我们选一个中后期的阵容,你们看怎么样?”
  其余队员并没有什么意见,因为连续两把输掉的比赛也让他们意识到了需要作出新的改变,并且4把高强度的比赛和可能被让二追三的的疲惫和担忧占据了他们的脑子。
  尤其是uzi他还需要职业生涯第一个冠军来证明自己,春季赛被we3:0无情带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他真的很想赢。
  否则他想象不到网络上会喷什么。
  “垃圾洗澡狗,去哪个队伍哪个队伍没有冠军,完全毒瘤”
  “真是辣眼睛的表现,这种选手怎么不去死!”
  “别人ad输出,你家ad暴毙。服了!”
  “世界第一吹j8?”
  安队来到了风哥身旁道:“刚赛事组向我确认是否确认选手名单进入下一把的比赛。”
  一把和一把的比赛之间的间隔时间并不长,因此风哥也没有急于在这时进行详细的战术安排,只是点出了大的方向。
  李昊仙握着杯子的手不由得攥紧了,他知道该他了。
  “嗯,你去...”
  “教练,我想上场!”
  “你去确认下...”
  “教练,我可以上场!”李昊仙大声说道。
  李昊仙的大声说话让原本有些安静的屋子更加的静谧,整个不大的备战室落针可闻。
  蓦然,几个工作人员嗤笑一声。
  他们很清楚,李昊仙可是一把训练赛都没有打过,这时候想要逼宫上场,无异于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
  训练有素的首发上单都赢不了,你不会以为你这个替补能赢吧?
  不会吧不会吧?
  当然他们这话也就心里想想罢了,互相对视一眼,都漏出了嘲讽笑容。
  风哥不满的瞪了他们一眼,
  备战室更加安静,
  一屋子的人队员,助教,工作人员,安队,以及风哥全部看向了李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