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端亲王府三
  王妃此刻正捏着佛珠静心,下人来禀报说衣裳给弄破了。
  王妃道:“责骂几句就是了,下回当心。”
  嬷嬷道:“老奴也是这么说的,可浣衣院的掌事姑姑甄静,说那侍女是故意弄错您的衣服,非要面见向您禀告。
  王妃只好放下佛珠,由嬷嬷扶着走到前屋。
  静姑姑正在前屋指着云知大声嚷嚷,王妃端坐在椅上,道:“发生了何事?”
  静姑姑道:“回王妃,这丫头是静院的,今日无缘无故来浣衣院扯破了王妃的衣裳,实在可恶!”
  王妃道:“我有几件苏绣是极软的,洗破衣服也正常。你这般风风火火的来,是亲眼见到了她故意扯坏我的衣服?”
  静姑姑中气不足,声色低了几分道:“我是听别的侍女说的。”
  王妃最不喜那些斤斤计较,逮着人家一点错处不放的人,瞥了眼后不再看她,提问云知,“你是静院的,为何去了浣衣院?”
  云知先前都低着头,这才抬头,见王妃端美雍容,斜坐在椅上,有些疲惫之态。一手轻扶着珠额,修长的金甲精致耀目,上头还精雕着兰花。
  她揖手恭恭敬敬的答,“回王妃,是云知在静院做的不好,世子便派遣我去浣衣院。”
  “既然是世子派遣的,这次作罢,下回小心些便好。”
  王妃摆了摆手,示意她们离开。
  可是静姑姑不依不饶,“王妃!这丫头弄个好大一个洞呢,整件华裳就此作废,王妃若不罚,就怕下人今后再胡作非为啊!”
  闻言,常嬷嬷冲她瞪了眼,厉声道:“甄静,你在教王妃做事?”
  静姑姑一愣,哑口无言。
  “甄静所言有礼,有错当罚。”王妃扶了扶发簪,直起了身子,“你身为掌事姑姑,有管束下人之责。下人犯了错,就是你的不是。念你此番主动请罪,从轻处置,就赏你和云知各领二十个板子,望痛记悔过。”
  静姑姑难以置信,瞪大了眼,王妃一向与人和善,今日怎会连她并罚。
  云知大声道,“谢王妃!”
  这板子打在她身上没什么,静姑姑怕是没有十天半个月起不来了。
  静姑姑求饶道:“王妃我知错了,王妃饶了我吧!”
  可王妃似乎完全听不到,由嬷嬷搀扶着回了里屋。
  侍卫在院子里备好了长椅,就进来把云知和静姑姑一块儿拖出去,按在椅子上打了二十板子。
  云织用内力化去了板子打在身上的大半力道,皮肉虽仍有些疼痛,尚可忍受。
  听着静姑姑连连惨叫,心底还是生了几分同情。
  挨完板子静姑姑就走不了了,侍女几乎是架着她拖回了碧瑞轩,而云知也得装成走不动路,一瘸一拐的扶着墙跟在身后。
  -
  常嬷嬷目睹完杖责,回禀王妃,“王妃,那小姑娘很是蹊跷,板子下去一声不吭,甄静把嗓子都快给喊破了。”
  王妃点头,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屏退左右之后与常嬷嬷进了内室,“静院是王爷多年的宝贝,底细不容小觑。此番世子将云知调出,必有大用,我们还是不动她为好。”
  “王妃说得是,”常嬷嬷焚上香,递给王妃,“近年看王妃对王爷的事也越发上心了,王爷也待您不薄,您为他生个小公子,老将军也好享天伦之乐。故去的人就忘了吧。”
  王妃接过香,拜了拜道:“常嬷嬷说得有理,他能容我在屋内供奉他人牌位,的确待我不薄,可忘不忘由心,不由我。”
  主子如此执着,常嬷嬷看着心疼,却也别无他法,轻声叹息。
  王妃祭完香起身,吩咐道,“你去给云知那个小丫头送些金创药,这丫头手脚虽毛躁,性子倒硬着,这也稀罕。”
  -
  虽说挨板子她守得住,皮开肉绽却是免不了的,纵是铁打的骨,可没有铁打的肉。
  不过刀剑挨了无数,火也淌过,这点小伤她咬咬牙便过了,却在外人眼里却已十分惨痛。
  静姑姑重伤是安排不了她睡哪儿了,素香便让云知睡自己床上,她与瑶琴挤一挤。
  云知趴在床上拿出之前琏臣给他的药膏,打开却发现所剩无几,都不够抹一下的。静姑姑倒是有个当御医的父亲,肯定能弄些好药。
  每回一受伤,她就特想有个爹娘,曾在半夜听到过重伤的姐妹喃喃喊母亲,她顿时湿了眼。
  云知不晓得自己是否也说过梦话,幸好每回醒来就将梦境忘得一干二净,也不至于留恋些莫须有的。
  六个侍女睡一屋子,今天发生的事还不少,可大抵是多了个新来的云知,大家都安静得很,各自盘算自己的心事。
  听见门开了,侍女们立马坐起声,看清来人后,齐齐唤了声“常嬷嬷”。
  常嬷嬷扫视了圈,直直向趴着的云知走来,递上了金创药。“王妃怜你今日受罚,命我送来金创药。”
  云知接过,艰难的起身跪在床上作揖,“谢王妃!”
  嬷嬷看似慈颜悦色,没有多余的话便离开了。
  瑶琴还没躺下,实在忍不住发问了,“你们去王妃那儿发生什么了,怎么静姑姑也被打了,王妃还给你送金创药呢?”
  云知却不觉得奇怪,“你见王妃责罚过谁?王妃素来吃斋礼佛,一心修善,静姑姑逼她责罚我,反而激怒了王妃,所以王妃想打的是她,不是我,才会给我送药。”
  侍女们恍然大悟,接着她们小心嘀咕,云知耳力过人却听得一清二楚。
  大抵是王妃大度,得罪王妃并不要紧,可静姑姑和云知的梁子是彻底结下了,往后是谁也不敢搭理云知。
  云知无奈,不搭理就不搭理吧。
  如今来了浣衣院,是头一回用上枕头,床铺格外软一些,自己抹上了金创药后便舒舒服服踏踏实实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