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死战五
  一大早。
  两人同时睁开眼的那一刻,云知发现自己的腿正搭在文佑的腿上。
  这间厢房里发出了两声尖叫。
  云知先镇定下来,堵住了他的嘴道:“别叫了!把人叫来就完了!”
  文佑慌乱的检查了自己的衣服,发现只是脱了鞋子而已。
  云知有同样的发现,便侃侃安慰他道:“没事没事,我没碰你。”
  文佑低声道,“幸好。”
  他暗暗庆幸,幸好没做出什么事,不然云知肯定不会原谅他。
  云知麻利的下床穿鞋,“不知道是谁安排的好事,就算我们喝多了,也不能图省力就把我们扔一张塌上吧!”
  她猜测是于竹干的。
  文佑猜是万寻仪,内心夸了他一番。
  云知回过头,调侃道:“皇帝陛下,你不会还是处子吧?”
  文佑脸都绿了,“你就对我的房事这么感兴趣,非要刨根问底。”
  云知笑道:“大男人嘛,不必这么害羞,凡事都应该勇敢一些。多些经验,今日就不至于这么慌张了。”
  不是害羞的问题,是他实在对别的女人提不起兴趣,挨近些都嫌烦。
  当初为了半夜能跟她见一见,愣是跟杜兰若一张床上挨到天亮,想起来就难受。
  “噔噔——”
  外头小二敲着门道:“客官,有人听到您的房间有叫喊声,是出什么事了吗!”
  云知扯起嗓子喊道:“没事!一个小虫子而已,我夫君已经打死了噢!”
  小二隔着门道:“那我不打扰了,有需要再喊我们。”
  小二的脚步声走远之后,文佑凑近了道,“夫君?”
  那呼吸声挠着耳勺,云知的心头似有千只蚂蚁爬过,跳起来按着胸口道:“呀,我妹妹呢!我得去找我妹妹!”
  头发也顾不上梳,就想夺门而出,却险些与万寻仪撞了个满怀。
  原是外头人听到叫喊声,一边是小二来问,一边是直接去通知万寻仪了。
  他牵着小怜,一脸茫然的站在门口。
  此刻跑的越快,越是显得出了问题,云知愣是把脚缩了回去,迎上一副笑脸,“万管事怎么来了,里面请!”
  小怜高高兴兴的扑到她怀里。云知问她,“你昨晚是跟这个大哥哥睡的?”
  小怜点点头道:“嗯!”
  云知蹲下来,小声的告诫她,“以后只能跟姐姐一起睡噢,不能跟哥哥睡的,你是小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的,听到了吗?”
  小怜的眼珠子溜溜的转了一圈,答应道:“嗯!姐姐我记住啦!”
  云知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里屋道:“我带小怜用早膳去了,晚点再见噢!”
  文佑应道:“好。”
  万寻仪扒着门确定她们走远后,冲文佑眨了眨眼,“怎么样?我这事办的不赖吧?”
  文佑清了清嗓子,道:“难得机灵。”
  -
  很快,看着小怜吃的香甜,云知陷入了沉思中。
  蓬莱大会是一对一战,她对自己的内力毫无疑问,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一件好武器。
  虽能徒手化酒为剑,但也是唬人的把戏,用酒水化的剑甚至比不上普通的剑好使。
  内力稍微厚些,这把酒水剑就能被震碎了。
  最近见过唯一比较亮眼的武器,除了苍溪剑,就是尘锦公主的雷公鞭了。
  可是这种武器得来不易,很难借给旁人用。
  云知暗暗下了决定,不管她能不能借,自己都要豁出脸皮去借一回。
  -
  问过小二之后,云知牵着小怜去敲了尘锦公主的房门。
  尘锦刚从宿醉中醒来,人还迷糊着,软绵绵的开了门道:“何事啊?”
  云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可以进来慢慢说吗?”
  听她说完所求后,尘锦仍拖着腮直直的看着她。
  云知提醒道:“公主?我说完了。”
  尘锦这才回过神来,“嗯?你说了什么?”
  云知张了张嘴,无奈道:“公主有心事吗?”
  尘锦收回了目光,视线落于桌上,丧丧的道:“我在想,我是不是武功不如你,所以陛下才不喜欢我的?”
  噗——
  云知宽慰道:“公主毕竟是公主,不是我这种草芥之人能相比的。”
  尘锦摇了摇头,“你怎么会是草芥之人,你好看,武功又高,就你化水为剑的内力,是我远远不及的。所以他喜欢你,我也心服口服。”
  云知咽了口水,道,“你怎么就确定他喜欢我?”
  尘锦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疑惑的看着她。
  “看眼神就知道啊,他看你的目光是不一样的。而且他能照顾你一整夜。你不是也喜欢他的吗?”
  云知摆了摆手,“那你可就错了,我自己都不确定我喜不喜欢他。”
  傅文佑的心思的确越发明了,但她自己的心,她并不是很清楚。
  尘锦缩了下眼眸,道:“当你会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已经喜欢上他了。”
  因为在乎。
  云知愣了神,猛然抽离了这个话题,说起了正事,“对了公主,明日的蓬莱大会我想借你雷公鞭一用。”
  尘锦这回总算听见了,掏出雷公鞭就给了她。
  如此干脆,完全在意料之外,云知诧异道:“不需要考虑一下吗?这就给我了?”
  尘锦指尖敲了几下桌面,强调道:“是借,不是给!再说了,你参加蓬莱大会也是为了救孩子们,我也想救,哪有不借之理?”
  云知提出了疑问,“那如果我带着它跑了?”
  尘锦道,“我瞧着你,就不像会做那么不入流的事。”
  云知起身行了个抱拳礼,由衷道:“我现在明白了,公主果然是南番至宝。有公主在,南番必兴。”
  若不是还有情敌这面隔阂,云知实在愿意跟这样的女子成为挚友。
  尘锦不自然的笑了笑,“你要的我给你了,现在我想要你一个答案。”
  云知:“什么?”
  尘锦认真的看着她,眼眸澄澈,没有计较和记恨,只有刨根问底的困惑,“你会跟他在一起吗?”
  这个他,一定是指傅文佑。
  云知想了想,也认真的回答,“若明日顺利,我能活着把孩子们救回来,我会考虑这件事情。”
  既然生死未定,那些事就先放一边。
  尘锦了然,语重心长道:“我明白了,原来你早就想好了。”
  与向启南一战,必会全力以赴,但即使赢了蓬莱大会,青峰山庄中会发生什么还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