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6章 吃软不吃硬的男人
  实际上,风息要求辛霖回家住,可辛霖死活不答应。
  “我怎么能抛下凌月。你放心,有我在,我小叔他们不敢把你们怎么样。”
  辛霖急忙忙赶回来,也就是为了告诉凌月和凌光这个消息。
  “帝莘也知道这个消息了?”
  叶凌月想到了帝莘的冷漠态度。
  “帝教官和我小叔关系很好,小叔一定告诉他了,况且,他早前就对凌天集团有所怀疑。”
  辛霖长吁短叹着。
  “我还听说了一个秘密,帝教官特别讨厌妖,好像是和他女朋友有关。”
  辛霖压低了声音。
  虽然人在隔壁,可辛霖可不敢太大声。
  “帝莘有女朋友?”
  叶凌月心情顿时不美好了。
  好个帝莘,居然有了女朋友!
  她心底酸酸的,有种冲动,冲到隔壁,拧住帝莘的耳朵,好好问个清楚。
  “帝教官都二十七八了,当然有女朋友,据说还是个大美女,而且还和我小叔他们一样,都是狩妖人。据说也是都狩妖高校时认识的。他们以前还被称为金童玉女嘞。”
  辛霖说着,偷偷打量了眼叶凌月。
  凌月的脸色不大好看。
  “帝教官长得是不错,就是脾气太臭了。”
  凌光还没发现自家姐姐的小心思,自顾自说道。
  “不过后来他女朋友在一次出任务中,被妖族所伤,下落不明,都说已经死了。可帝教官一直耿耿于怀,没有放弃寻找。在来到东南之前,他都已经寻找了好几年了。”
  辛霖没有再往下说。
  “阿姐,要不你和我一起搬回去。有个仇妖的家伙住在你对面,我总有些不放心。
  凌光担心道。
  他要赖在公寓里的主要原因也是担心叶凌月。
  “你回去,流云表姐还住在我们家,需要有人照看。我这边,和辛霖一起,不会有事。”
  叶凌月想了想,摇摇头。
  她有混沌碎片在身,并不怕自己的妖气外泄。
  还有辛霖方才的那些话,也让她很是在意。
  她必须弄清楚,帝莘的女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帝莘,到底是不是她的帝莘。
  若是不是,为何她会对他有如此熟悉的感觉。
  还有爹娘、辛霖……大伙都是如此。
  到底这个世界,是他们的转世,亦或者是另有原因。
  为了调查清楚,她必须寻找突破口。
  帝莘,就是那个突破口。
  凌光再三规劝,叶凌月依旧是坚持己见。
  无奈之下,凌光只能自己先搬回去。
  傍晚刚过,帝莘的公寓门外,门铃声传来。
  帝莘开了门。
  “帝教官,我今晚要网上补课,猫,先交给你。”
  辛霖说罢,忙将化身为猫的凌月往帝莘手中一塞,就连忙回屋去了。
  帝莘皱着眉,看着手里这团毛茸茸的小家伙。
  他已经好阵子,没有见这胖猫了。
  因为某些缘故,他最近减少了和对门的接触。
  他就快离开了。
  按照他的计划,就没打算和东南市有任何关联。
  这只猫也不例外。
  喵呜~
  叶凌月冲着帝莘,软绵绵叫了一声。
  帝莘面无表情,将猫拎进了屋。
  他的屋内,一如既往的冷清。
  冷色调的一切,沙发、家具就连衣服也都是最简单的黑白灰三色。
  “帝莘,你居然开始和邻居打交道了?”
  男子很是惊诧。
  声音是从手机里传来的。
  一张帅气又有几分欠扁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阎九!
  叶凌月看到那张脸时,有一瞬的怔愣。
  是帝莘的好哥们阎九。
  阎九更加吃惊的还在后头,他居然在帝莘的怀里看到一只猫。
  “那猫,难道是猫妖?”
  阎九的眼睛里,写满了问号。
  “你瞎。”
  帝莘抱着猫座下,想了想,拿出一块混沌石,丢给叶凌月。
  叶凌月顺势就把混沌石抱住了。
  帝莘抱着猫,顺了顺猫毛。
  动作熟练,一气呵成,显然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习惯。
  “你居然成了铲屎官,啧啧啧,我要截图发给我老婆,你也有今天。”
  阎九幸灾乐祸着。
  “挂了。”
  帝莘长腿交叠,不耐烦,就要挂断。
  “我错了,说正经事,你真要去盐边?谁都可以去,唯独你不可以,你忘了,你当初得罪了几大妖族,你这是是自寻死路。”
  阎九的神情凝重了起来。
  他找帝莘,就是为了让他改变主意。
  “有她的消息,我一定要去。”
  帝莘语气不变。
  叶凌月却是一下子坐了起来,手中的混沌石也懒得把玩了。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她”很可能就是帝莘的女朋友。
  “只是一个背影,没有人看到正面,不能确定那人就是夕颜,帝莘,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放下了。夕颜的事,并不是你的错。”
  阎九心知,帝莘一直为了当年的事自责不已。
  因为夕颜的事,他和狩妖界失和,这些年,一直独立行动。
  “哪怕只有一点机会,我也要试试。”
  帝莘坚定道。
  所以,帝莘选择盐边作为野外生存训练地,是因为夕颜。
  夕颜妖后。
  叶凌月没想到,时隔多年,这个名字会再度出现。
  连夕颜都出现了。
  而且早自己一步,成了帝莘的女朋友。
  叶凌月有些不快,虽然也知道,这并非是帝莘的错,她还是狠狠挠了帝莘一爪。
  帝莘低头,看看胖猫。
  发现它一身的毛都炸开了。
  不仅如此,它一把推开自己的手,气呼呼用屁屁对着自己。
  他和胖猫相处也有好一阵子了,对胖猫的幼稚行动很是了解。
  这是,又生气了?
  自己接个视频电话,怎么就惹毛它了。
  帝莘扯了扯胖猫的尾巴。
  胖猫回头就给了他一爪,把自己的尾巴扯了回去。
  “……”
  视频电话那头,阎九被这诡异的一幕给震住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
  帝莘二话不说,直接把电话挂了。
  “哎,帝莘那小子。”
  帝都,男子黑人问号脸。
  “和帝莘联系过了?”
  女子走来,脸上挂着笑。
  “联系过了,老婆,我感觉,帝莘那小子有问题。”
  阎九抬头,看到爱妻,将她顺手搂在了怀里,坐在他的腿上。
  舞悦抬头,笑语嫣然。
  “怎么有问题了?”
  “他居然养了一只猫,还是只脾气特别不好的猫。”
  居然敢挠帝莘,还是挠了好几次。
  这猫胆肥啊,不怕帝莘直接把它用领带吊死在树上!
  “帝学长好像不大喜欢动物。”
  舞悦也有些困惑。
  在狩妖高校时,帝莘是出了名的冷面阎罗,别说是猫狗,就是同学见了他,都要逼退三尺。
  “我亲眼所见,那猫还敢凶他。”
  阎九摩挲着下巴,很是不可思议。
  “你好像跑题了。你不应该关心,盐边的事?”
  舞悦好笑又好气。
  阎九这家伙,一遇上帝莘的事,就会反应过度。
  不就是一只猫嘛,猫咪多可爱,她一直想要养一只,只可惜,她们夫妻俩太忙了,连孩子都顾不上要,何况是养宠物。
  “没辙,他还是要去。最近盐边听说聚集了好几大妖族,很混乱。那边的妖盟冥盟主都已经焦头烂额了。”
  阎九说起正事,暂时将那只猫丢到了脑后。
  “等到我们把帝都的事告一段落,去盐边一趟。你也好久没见帝学长了。”
  舞悦体贴道。
  “说起来,也有七年了,夕颜失踪已经七年了。”
  阎九感慨道。
  “九,不要再愧疚了,当年,你们也尽力了,撤离是为了大局着想。”
  见自家男人皱着眉,舞悦心疼不已,替他轻捏着眉心。
  “但愿,她还活着。”
  阎九的目光往前移。
  不远处的书桌上,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有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
  他们都是二十岁出头,青春正茂。
  其中就有阎九和帝莘,在帝莘的身旁,站着一名漂亮的女孩。
  照片里,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镜头,唯独那女孩一双美眸,盯着身旁的帝莘。
  七年了……盐边山。
  “都已经七点了,你还打算生气到什么时候?”
  帝莘已经和胖猫僵持了快一个小时了。
  帝莘哪里知道,叶凌月这会儿还是一肚子的火气,就因为他突然多了个女朋友。
  “母猫怎么比女人还麻烦。”
  帝莘用了混沌石,用了猫粮,用了他想得出来的各种手段,都没能哄好胖猫。
  它背对着自己,雷打不动。
  帝莘无奈之下,只能掏出了手机,在某乎上提了一个问题。
  “母猫心情暴躁是什么原因?”
  帝莘输入没多久,就有各方网友显神通。
  看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答案后,帝莘很是无语,什么发春了,什么大姨妈来了,女人该有的问题,似乎母猫全都有。
  “我怎么觉得,当初夕颜就没这么多问题。”
  帝莘回忆自己曾经的女同伴夕颜,她好像从未心情不好过。
  “再闹,我把你送回去了。”
  帝莘戳了下胖猫。
  胖猫傲娇的一甩尾巴,踏着优雅的猫步,自己走到了门口。
  “……”
  帝莘打开门,它自顾自走了出去。
  帝莘捏了捏眉心。
  “回来。”
  帝莘吼了胖猫一声,见后者依旧无动于衷,音调又软了几分。
  把胖猫又拎了回来。
  叶凌月这时还在气头上,接下来的一整晚,都没理会帝莘,帝莘无奈之下,只能在旁修炼。
  只是和平日不同,他这一次修炼,却是没有用混沌石,而是直接拿出了几颗内丹。
  那些内丹,叶凌月都认得。
  正是之前帝莘带着自己,用自己做诱饵,在红魔方猎杀来的那些内丹。
  他打算直接用内丹修炼!
  叶凌月大惊失色。
  这可是妖族的内丹,而且清一色,都是大妖级别的妖。
  哪怕是妖本身,也不敢这么直接的吸收内丹里的妖力。
  帝莘这是在玩火。
  九颗内丹,在半空中悬浮,发出了各不相同的颜色。
  帝莘脱去上衣,却见他呼吸吐纳,九颗妖丹就在他的周身起起伏伏。
  就在帝莘猪呢比开始吸收内丹里的妖力时,就见嗖的一声。
  一直趴在沙发上生闷气的胖猫,飞快朝着自己扑来。
  它眼明手快,直接就将一颗内丹吞进了肚子。
  “胖猫!你不要命了!”
  帝莘大惊。
  他抓住胖猫,想要掰开它的嘴。
  他的眼中,满是惊慌。
  这对于镇定的帝莘而言,几乎是从未有过的。
  那可是内丹,哪怕时他处理过的内丹,可一颗吞下去,足以让普通的猫爆体而亡。
  “吞下去了?”
  帝莘再一看,胖猫已经把内丹给吞了。
  他盯着胖猫。
  胖猫盯着他。
  余下的八颗内丹,就这样静静悬浮在房中。
  一分钟,两分钟……随着时间的推移,窒息般的安静。
  叶凌月盯着帝莘。
  帝莘盯着叶凌月。
  “你没有事?”
  足足半个小时,直到天都亮了。
  帝莘见胖猫还是好好的。
  它的身上,既没有妖气,也没有妖力乱蹿,虽是可能会爆体的征兆。
  胖猫还是胖猫。
  “上一次……翼妖的内丹,不会也是你给吞了吧?”
  帝莘回想起了什么。
  他刚遇到胖猫时,那一头翼妖的内丹不见了。
  当时,他不是没怀疑过。
  可胖猫看上去实在是太弱了,他也再三确定过了,胖猫不是妖。
  若非是今日亲眼目睹,他也不信,胖猫真有那能耐。
  喵~
  叶凌月叫了一声。
  “你……”
  帝莘终于意识到,这只胖猫听得懂自己的话。
  “你吞内丹,是为了阻止我修炼?”
  帝莘又听到了一声喵呜声。
  胖猫的叫声,他也已经大抵摸清楚了。
  同意,那就是“喵呜。”
  若是不同意,呵,它根本不鸟你。
  “你是担心我……修炼不慎?”
  从胖猫那双黑溜溜的大眼里,帝莘似乎看到了责备和关心。
  它在关心自己?
  又是一声喵呜。
  这一次,胖猫走到他脚边,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裤子。
  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撞了一下。
  从小到大,从未有人真正关心过他。
  他也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关心。
  可是这一次,他却因为一只猫的关心,感到悸动。
  “下次,不许再吞了。”
  帝莘有些无奈,他收起了那些内丹。
  也许,他的确是太心急了一些。
  要进入那地方,未必就要用这么凶险的法子,
  见帝莘终于收起了内丹,叶凌月也松了口气。
  呵~男人啊,果然都是吃软不吃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