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0章 一打三
  见鸿蒙一脸担忧,叶凌月却是强忍笑意,没有说破。
  当然没事,那所谓的妖力都被九洲鼎给吸走了。
  她没有内丹,没法子使用妖力。
  可是她却有比内丹更霸道的九洲鼎。
  她早前吸收混沌石时就已经留意到,九洲鼎对于妖力很是喜欢。
  因为力量不够的缘故,迄今为止,鼎灵还没法子发挥真正的作用,叶凌月一直想着,怎么才能加快修炼。
  这些日子,她吸收了不少混沌石,也大概知道,把九洲鼎的胃口也给养大了。
  今天,为了酒吧之行,她又特意连续两天没有使用混沌石。
  将九洲鼎“饿”了个够呛。
  方才蛇妖的那六成妖力,对于九洲鼎而言,也不过是刚开开胃罢了。
  熊妖瓮声瓮气,走上前来。
  “老熊,别太过分了。”
  鸿蒙怒起。
  熊妖的修为比起蛇妖还要更胜一筹。
  他是东南当地的土著妖族,早年也是妖盟盟主最有力的竞争者,却在最后关头被凌北溟抢了盟主之位,这些年,他一直表面服从,背地里却没少动坏心思。
  就连兰苍在狼烟酒吧卖神仙水的事,鸿蒙都怀疑和熊妖有关系。
  倘若说刚才蛇妖是留了一手,那熊妖绝对不会放过这次好机会。
  “鸿蒙,大话是凌家人说的,若是她求饶,我老熊绝不会刁难。”
  熊妖恶声恶气道。
  他早就看凌北溟不顺眼了,动不了大的,教训下小的也行。
  “鸿叔,让他来。”
  叶凌月却是避开鸿蒙,往前一步。
  这熊妖也不愧是熊族出身,体型高大,足有两米多高,俨然一个小巨人。
  他那胳膊都比叶凌月的药腰粗,光是站在那,就气势惊人。
  “呵~丫头片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熊妖两眼发光,那醋坛子大小的拳头嚯嚯生风,就朝着叶凌月一拳挥了过去。
  空气一下子扭曲了起来,拳风嚯嚯,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说是迟,那是快。
  拳头落下,就见一只手将其抓住了。
  熊妖心底一声冷笑。
  他老熊的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这一拳下去,别说是活人,就是一块铁石,也能直接个砸扁了。
  “不知死活,敢硬接我老熊一拳,老熊我今天就废了你这只手。”
  他手腕一振,潮水般的妖力倾泄而出。
  “熊妖!”
  鸿蒙怒喝一声。
  哪怕站得离两人还有一段距离,他都能感受到,熊妖用了至少八成力。
  他浑身妖力氤氲,就欲出手。
  “老熊这家伙,居然动真格,他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蛇妖半是惋惜,半是感慨道。
  洪明月也是抿嘴窃喜,凌月被打死那是最好不过。
  熊妖满脸的轻慢,就等到眼前的凌月跪地求饶。
  可他施展开妖力,撞上对方的掌心时,忽觉得有些不对头。
  妖力奔涌而出,对方的身子却是纹丝不动。
  她的手掌,依旧是贴着自己的拳。
  自己的妖力却是犹如百川入海,一去不复返了。
  熊妖还以为是自己弄错了,又是一番妖力输出。
  可是这一输出,依旧是有去无回。
  不好!
  上当了。
  熊妖对上了叶凌月的眼。
  那小丫头眼眸清澈,一双瞳仁黑白分明,此时却是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这是什么妖力,竟如此厉害!
  自己的妖力,被吸收的一干二净。
  不过半刻钟的功夫,老熊那伟岸的身躯就犹如被抽干了一般。
  熊妖想要撤掌,可任凭他怎么想要抽回拳头,拳头就这么撵在对方手掌上一样。
  眼看妖力源源不断被收走,自己的浑身变得虚弱无力,一双腿更是抖得更筛糠似的。
  旁边围观的几大妖族大统领最初是围观看热闹,可是看了半天,没看到熊妖发威。
  不仅如此,熊妖似乎有些不对头啊。
  他脸色苍白,额头上不断冒出了汗珠来,那模样,像是虚脱了一样。
  一旁的鸿蒙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熊妖的气息已经开始乱了。
  “你你你……”
  熊妖舌头打结。
  终于,他坚持不住了。
  膝盖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叶凌月的面前。
  “哎,熊族长,你怎么行此大礼。多谢熊族长手下留情。”
  眼看对方的妖力被自己搜刮的差不多了,叶凌月作势搀扶起熊族长。
  熊妖浑身虚脱,看叶凌月的眼神更是跟见了鬼似的。
  原来,这小丫头是扮猪吃老虎啊!
  她这一手,可是比她老爹还要厉害得多!
  那些妖族大统领们看熊妖的眼神,那叫一个复杂。
  熊妖咳了两声,嘟囔道。
  “看什么看,我这不是念在她年幼,爱幼嘛,我们熊妖也是有节操的。”
  说罢,他讪讪退到一旁。
  “诸位,还有哪一位要上前和我比划比划?”
  叶凌月暗中看了看九洲鼎内。
  这熊妖也是有够拼的,他方才,几乎把自己一身的妖力都给使出来了。
  九洲鼎内,也满了大半。
  再来几个,只怕九洲鼎都要“吃”不下了。
  叶凌月说罢,目光环顾酒吧里的其他妖族。
  在场的余下的妖族大统领们,眼看叶凌月居然凭着一己之力,挫败了蛇妖和熊妖大统领,都是暗暗心惊。
  他们几个大统领中,也就熊妖蛇妖的修为最高,他们俩当然不可能拼不过一个黄毛丫头。
  想来是两人早就和凌家通了气,放水的缘故。
  这两家伙,好生狡猾。
  表面说什么换届,如今看来,还是支持凌北溟嘛。
  “我们也觉得,凌盟主实力高强,不大可能出事,这盟主换届嘛……”
  其他盟主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出去蛇妖熊妖等老人,他们这些妖族大统领说罢了,也就乌合之众,如果没有人推波助澜,他们也不乐意得罪凌北溟。
  “老夫冒昧,还想向凌小姐讨教讨教。”
  就在几大妖族统领都纷纷打退堂鼓,鸿蒙也暗暗松了口气之时,冥老拂须,上前一步,冲着叶凌月含笑说道。
  “这老东西。”
  叶凌月看了眼冥老。
  难怪上次在冥市,她就觉得此人有些眼熟。
  今天一见,这位冥市的代言人冥老,俨然是当年慕容老方仙的比较年轻版。
  当年昆仑冰心座下,慕容老方仙就作恶多端,在最后关头,才被铲除。
  没想到,她穿越而来,这老小子又在这里使坏。
  “老前辈也想动手?”
  叶凌月对待冥老,可比对待蛇妖熊妖要谨慎得多,无论是慕容博还是冥老,都是老谋深算之辈。
  在场众人中,薄情和冥老是唯二没有外露妖气之人。
  这就是说,哪怕是帝莘那样的狩妖人,也没法子确认两人是妖。
  能将妖气控制得如此精妙,修为可想而知。
  “凌小姐,你是盟主千金,我是你的老前辈,以大欺小,总归是不好的。”
  冥老却比另外两妖要客气得多。
  他笑了笑,摇了摇头。
  “那不知老前辈要如何?”
  叶凌月却不敢放松警惕。
  “你是晚辈,我是前辈,我动手不合适,你却是可以动手的。和刚才一样,不过,顺序换一下,你对我出一招,若是能撼动我,就算是你赢了。反之,则是你输了。”
  冥老含笑道。
  老狐狸。
  叶凌月暗暗在心中骂道。
  看样子,冥老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叶凌月身怀九洲鼎,外人是无法察觉的。
  可冥老却也意识到,叶凌月只招架不还手,必定是有问题。
  也许是,凌北溟给了她什么。
  妖族,大多也有镇族妖宝。
  凌北溟的这女人,没有妖力,却能挡住蛇妖他们,显然是身怀妖宝。
  那妖宝,很可能就是冥市一直在寻找的那一物。
  “怎么?凌小姐是不敢动手?还是怕动手后,露出破绽?”
  冥老见叶凌月不动手,再问道。
  “老前辈不要误会,我只是怕,不小心伤了您。”
  叶凌月莞尔一笑。
  “呵~你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也敢说伤了冥老。”
  洪明月嗤笑道。
  “怎么?你不信?既是如此,我们不如赌一赌。我若是赢了冥老,你把何玉手交出来。反之,我若是输了,这次换届,我凌家弃权。”
  叶凌月睨了眼洪明月。
  也是她疏忽大意,没有想到冥老这帮人会对何玉手下手。
  “凌月,这未免太草率了。”
  鸿蒙又惊又喜,他心中明白,凌月这一次冒险来酒吧,都是为了自己。
  凌北溟离开前,再三叮嘱,一定要照顾好凌月姐弟几人,若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连累了她们,他怎么有脸见凌北溟。
  “任何事,都比不上何医生的性命重要,放心,就算是我爸在,他也会这么做的。”
  鸿蒙和玉手独尊对于叶凌月而言都有授业恩师之情,究竟是冲着这一点,叶凌月也无法坐视不管何玉手的安危。
  鸿蒙还想说什么,却见冥老说道。
  “既然凌小姐没有意见,那还请赐教。”
  冥老说罢,负手站到了叶凌月的对面。
  “那就得罪了。”
  叶凌月凝眸,对上老谋深算的冥老,她不得不万分小心。
  叶凌月没有立刻出手,而是心中盘算着,怎么出手。
  她的九洲鼎内,已经凝聚了大量的妖力。
  冥老没有想到的是,叶凌月不仅可以防,也可以攻……
  “不知死活。”
  洪明月在旁冷笑。
  冥老的实力,她很是清楚。
  这老家伙,虽然人前都是笑眯眯的笑面虎的模样,可实则上,实力很深厚。
  只怕蛇妖和熊妖大统领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
  凌月想要撼动他,无疑是痴人做梦。
  “未必。”
  这时,却有人唱反调。
  洪明月一听,很是不悦,正欲发作。
  哪知回头一看,却见狼王拿着一杯酒,轻轻抿了一口。
  他目光中,多了一抹异彩。
  一声轻叱,却是叶凌月出手了。
  她一提手,一拳轰出。
  没有任何妖术,也没有妖力,更谈不上什么招式。
  冥老也是心中诧异。
  他对对方的实力,一直心中存疑。
  没有妖力,却让蛇妖和熊妖都束手无策。
  原以为,对方是深藏不露。
  自己以退为进,就是让对方暴露出真正的实力。
  哪知道,对方出手,也是毫无技巧可言。
  冥老摇头。
  看样子,是他顾虑太多了。
  洪明月早前就说过,凌北溟的这个女儿是个草包。
  他还不信。
  毕竟九尾狐和麒麟的女儿,怎么会是庸才。
  如今看来,庸才终归是庸才。
  冥老明明站在那。
  叶凌月的拳所及之处,他的身影下一刻就要消失了。
  叶凌月的拳,眼看就要落空。
  冥老肩膀一动。
  就在他即将动弹的一瞬,忽觉得身形一窒,身法无法施展开。
  冥老眼神骤变。
  他低头一看,却见自己的脚下,竟如老书盘根,被牢牢钉死在地上。
  可脚下,明明什么也没有。
  难道,这是什么高明的妖术?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自己的身法定住!
  冥老心中震撼。
  可下一刻,他脸色大变。
  妖力!
  就在凌月的拳头逼近的一刹那,一股磅礴的妖力,就如惊雷落地,一下子出现了。
  嘭,一拳,击中了冥老的老脸。
  拳力之大,叶凌月都感到自己的拳头疼了。
  冥老的老脸,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扭曲变形。
  冥老无法移动的身子就如一片落叶那样,飞了出去,砸向了身后的吧台酒柜。
  一阵稀里哗啦的落地声。
  酒柜上各式各样的酒瓶子砸落,把冥老压在了一堆酒瓶和玻璃杯的碎片中。
  “冥老!”
  洪明月大惊失色。
  其他妖族大统领们也都不由色变。
  冥老,这是被打中了?
  冥老从一堆酒水残骸里爬了起来。
  他的脸上,一只眼睛已经肿的老高。
  他的眼底,满是震惊之色。
  “得罪了,冥老,您没事吧?”
  叶凌月一脸的惊慌,仿佛方才那一拳不是出自自己之手。
  “凌月,你少在那假惺惺,你还有脸道歉,难道这一拳不是你打的?”
  洪明月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也没想到,冥老居然……”
  叶凌月心中暗道,这拳还真不是我打的,至少,那妖力不是我的。
  这一拳所用的妖力,可是熊妖和蛇妖两妖被吸走的妖力的总和。
  先是被黑色鼎息神不知鬼不觉的困住了双脚,再结结实实吃了两妖的一拳,啧~这滋味,叶凌月光是想想,就觉得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