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1章 他和她的关系
  冥老被叶凌月这一拳打中,一身的老骨头折断了数根。
  洪明月忙上前,将其搀起来。
  “凌月,你使诈!你分明有妖力。”
  洪明月脸色大变。
  到了这一步,傻子都看得出来,能连着逼退三人,攻守俱佳,凌盟主的这个女儿,身手不凡。
  那修为,只怕比妖族大统领还要高一些。
  “洪明月,我有没有妖力,你不是再清楚不过?我的内丹,当初可是被你毁掉的。”
  叶凌月冷笑。
  虽然没有了那段记忆,可洪明月那么小就懂得算计,可见其用心险恶。
  “内丹被毁?”
  在场众妖,尤其是薄情挑了挑眉。
  这是有多大的仇恨,才会毁人内丹。
  “你别含血喷人,当年是你自己蠢……”
  洪明月有些心虚道。
  周围众妖,就连蛇妖熊妖看她的眼神也很是不善。
  对于妖而言,毁妖内丹这种行径,实在是不耻。
  “无论如何,我按照约定,击退了冥老。何玉手,在何处?”
  叶凌月冷声道。
  虽然冥老被击退,可叶凌月自己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为了救何玉手,逼退冥老,她也是用尽了九洲鼎内全部的力量,这会儿,整个身体如同被掏空了般,虚弱不堪。
  叶凌月只能勉力支撑,不露出破绽。
  “你使诈,胜之不武,除非你能打赢我。”
  洪明月眼底,利光一闪而过。
  她也不笨,哪怕凌月有内丹,可连退三人,这时候也是强弩之末。
  “诸位,你们且不可上当,凌家想要霸占妖盟盟主之位,凌月一定用了什么非法手段,才能逼退三位。我这就揭发她的真面目,妖盟换届,势在必行。”
  洪明月说罢,一扬手。
  酒吧外,冲进了几十人。
  那些人,个个身形彪悍,一脸的狰狞,身上的妖气冲天,个个都是大妖级别。
  “放开我!”
  何玉手被几人押着,她满脸的怒容。
  看到酒吧里的众人,尤其是叶凌月和鸿蒙也在场时,何玉手脸色发白。
  “鸿蒙,你怎么会……”
  何玉手脸色煞白,再看看人群中,脸色也同样难看的何玉手。
  一对有情人,相视无言。
  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划过何玉手的脑。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酒吧里的这些人,对于狩妖人的何玉手而言,大多数不陌生,除了洪明月是生面孔,其他的都是狩妖界榜上有名的存在,也是东南市局多年来一直监控的对象。
  鸿蒙和他们在一起……何玉手心如刀割。
  她想起了当初鸿蒙的不告而别。
  “冥老,你言而无信,就不怕为人不齿?”
  鸿蒙怒极。
  他没想到,一向老成稳重的冥老,竟做出如此卑鄙的举动。
  冥老和洪明月早就有备而来。
  他们不仅抓走了何玉手,还在酒吧附近设下了埋伏,原本他们是打算逼鸿蒙束手就擒,没想到,会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凌月给打乱了计划。
  好在,她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鸿蒙,老夫也是逼不得已。为了妖盟着想,换届势在必行,老夫也老了,难以担当重任。老夫建议,推选狼王为新一届的盟主。大伙都没意见吧?”
  冥老佝偻着腰,猛烈咳嗽了几声。
  他的心底,对叶凌月也是恨得紧。
  眼看盟主之位就要到手,哪知道,却被凌北溟的女儿给黄了。
  不管对方手中是否有妖宝,可是自己输了,就没有脸面再当这个盟主了。
  冥老也是狡猾,将薄情推了出来。
  果不其然,狼王当盟主,其他大统领都没有了声音。
  众妖心中都想,让狼王当盟主,总好过让一个黄毛丫头做主。
  其他盟区的妖们知道了,岂非是要笑掉大牙。
  妖,也是要面子的。
  “鸿蒙,凌月,我劝你们乖乖答应了,我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洪明月冷笑道。
  那几十名大妖已经将两人围住。
  “鸿叔,你想法子救下何主任。”
  叶凌月提起一口气。
  九洲鼎内的妖力不够了,若是真的一群妖都围上了,她看样子,只能动用混沌碎片的力量了。
  只是如此一来,她怕是没法子维持人形了。
  叶凌月左右为难。
  “敬酒不吃吃罚酒,拿下他们!”
  洪明月冷喝一声。
  “慢。”
  千钧一发之际。
  薄情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酒杯搁在吧台上,发出一声闷响。
  “狼王,你无需担心。没有人会反对你当盟主。”
  冥老忙说道。
  “哦?不见得。”
  薄情勾了勾唇,那张惑人心魂的脸上漾开一抹冷笑。
  “至少,我反对我当这个盟主。”
  薄情起身,踱到了叶凌月和鸿蒙的面前,转身,和冥老洪明月等人对峙着。
  冥老和洪明月一怔。
  尤其是冥老,他老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狼王?”
  “我考虑了下,我不想当什么盟主,所以,妖盟保持现状也挺好。”
  言下之意,却是他不想换届了。
  “狼王,你开什么玩笑!”
  洪明月大怒。
  她们精心部署,抓何玉手,再联合其他妖族大统领,都是为了东南妖盟换届。
  狼王倒好,一句话,就把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努力都抹去了。
  “谁说我在开玩笑?”
  薄情脸色骤变。
  他身形一变,不等众妖反应过来。
  两名大妖已经被薄情一手一个掐住了脖子。
  那两妖都是彪形大汉,可是在薄情手中,却犹如两只毫无反抗力的小鸡,连挣扎之力都没有。
  “你们,逾越了。只是我的的地盘。”
  两声惨叫。
  那名大妖的头颅炸开。
  凌厉的妖气,如洪水猛兽,破闸而出。
  薄情的眼神如故,可身上的杀气氤氲。
  洪明月打了个寒战。
  那些大妖们更是吓得步步后退,一个个见了鬼似的。
  “狼王,你误会了,我们并非……”
  冥老也是瞠目结舌。
  他没料到,薄情会说翻脸就翻脸。
  让狼王当盟主,原本也是为了讨好对方。
  “滚。”
  薄情甩开两具妖尸,取出一块丝帕,擦干手上的血迹。
  他动作缓慢,眼眸低垂,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洪明月还想发作,却被冥老一个眼神制止了。
  “走。”
  冥老拖着受伤的身子,匆匆下令。
  那些大妖们面面相觑。
  “把人留下。”
  鸿蒙将何玉手救了下来。
  冥老不发一言,洪明月咬了咬唇,她瞪了叶凌月一眼,一干人迅速离开。
  “既然妖盟不换届了,那我们也先走了。”
  其他大统领们也站不住了。
  他们纷纷找了借口。快步离开了。
  叶凌月稍松了口气。
  可鸿蒙依旧是脸色凝重。
  他看了看何玉手,再看看凌月。
  “玉手,你若是没事的话,先送凌月回去。”
  鸿蒙叹了一声。
  狼王和妖盟的关系一向不佳,今天出手,也是出人意料。
  他可不认为,薄情就这么放过了妖盟。
  “你送你的人走。她,留下。”
  哪知薄情擦干了手后,依旧头都不抬一下。
  鸿蒙浑身僵硬。
  “狼王,祸不及后代,有什么矛盾,你也得等北溟回来后再说。凌月是无辜的。”
  “无辜?鸿蒙,亏你当了凌北溟那么久的军师,看人的眼力一点都没有。”
  薄情哂笑道。
  他一甩手,那一块染了血的丝帕落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鸿叔,你送何主任先回去。我想,你们应该也有很多话要说。”
  叶凌月却是早有了心理准备。
  薄情喜怒无常,不可能贸然帮忙。
  他应该是有所图。
  只是,她也不清楚,对方到底有什么条件。
  “凌月,不可。”
  鸿蒙还想说什么,却被叶凌月制止了。
  “何主任,今晚的事,还请你保密。就当,还我们一个人情。”
  叶凌月看向何玉手。
  从被救下那一刻,何玉手就没再说过话。
  她脸色惨白,看叶凌月的眼神里,欲言又止。
  好一会儿,她才叹了一声。
  “你注意安全。”
  说罢,她就越过鸿蒙,快步向外走去。
  鸿蒙一愣。
  “还不快追上去。”
  叶凌月催促道。
  鸿蒙看看叶凌月,这才硬着头皮追了上去。
  酒吧里,除了世上的两具无头尸,就只剩叶凌月和薄情。
  “说吧。”
  叶凌月感到浑身无力,她坐在吧台旁,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想要提提神。
  可酒还未喝下,就被劈手抢走了。
  一瓶西瓜汁落到她的眼皮子底下。
  “……”
  “毛都没长齐,就敢学人扮猪吃老虎了。”
  薄情睨了眼叶凌月。
  十六岁的小姑娘,承袭了她娘亲和父亲的颜值,肤白大眼,眉目长得极好,唇红红的,像一颗多汁的樱桃果。
  她比前阵子来酒吧时,瘦了不少,脸颊上还有些婴儿肥,个头纤细高挑,倒不是病态的瘦哦,若是恰到好处的健康美。
  再过几年,她想必也会出落的和九尾狐的那一位那样,倾国倾城吧。
  薄情没来由的,嘴角上扬,眉目间,多了几分神采。
  “不敢不敢。今天多亏了狼王出手相助。”
  叶凌月嘴上谦恭着。
  话还未说完,男人那张漂亮的惹火的脸凑近,一双桃花眼了,闪着坏坏的光。
  “还叫我狼王?我们俩,有那么生疏?”
  叶凌月一愣。
  薄情那双醉人的桃花眼里,折出凌月神情呆滞的脸。
  她们俩?
  难道说,薄情记起了什么?
  “薄情?”
  叶凌月轻唤了一声,就如当年两人相识时那样。
  “薄情?”
  薄情语气依旧不满。
  “你娘从来没告诉过你?
  叶凌月听得一头雾水。
  告诉她什么?
  “呵~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用太客气了。”
  薄情的语气,一下子变了,温度骤然降了几分。
  他眸光一厉。
  “薄情,你做什么?”
  叶凌月警惕着,弹跳了起来。
  “别装了。你身上,有混沌碎片吧?”
  薄情眼中,杀机再现。
  他不知为何,一下子怒气冲冲。
  这人还真是喜怒无常,叶凌月暗忖。
  那个桃花眼里,含着笑的薄情,还真让人怀念。
  薄情冷眸,俯视着叶凌月。
  叶凌月喝一口西瓜汁。
  冰凉凉的西瓜汁,却抵不上她的饿意。
  身体内的无力感,越来越强烈。
  薄情凝视着叶凌月。
  眼前的小丫头还真是沉得住气。
  这一点,和她小时候一模一样。
  一样的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当初,乍见到自己时,她也是这一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没想到,凌北溟还真是重男轻女,居然把这么重要的混沌碎片给了你。交出混沌碎片,我可以帮你在妖盟站稳脚。”
  薄情对上叶凌月清亮的眸。
  “你倒是比他们知道的都要多。”
  叶凌月强压下体内的无力感和饥饿感。
  看样子,下一次使用九洲鼎,还是需要节制一些。
  冥老等人都不知道,叶凌月的妖力来自何处,唯独薄情,猜出了什么。
  “所以,你也有混沌碎片吧?狼王?”
  叶凌月笃定道。
  “你,找死。”
  薄情动怒。
  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很少。
  他掐住叶凌月的脖颈,若是对方不愿意,他就杀了她,取出混沌碎片。
  一般而言,混沌碎片都是藏在魂魄内的。
  可下一刻,他感到怀里多了一具身体。
  叶凌月消失了。
  那不是什么女人的身躯,而是一只猫。
  “……”
  薄情神情复杂,看着这只似曾相似的猫。
  所以……她真的是九尾狐?
  他掏出手机,很是不情愿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狼烟酒吧外,何玉手快步走出。
  街道上很是热闹。
  夜生活已经快开始了。
  “玉手。”
  男人急促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鸿蒙抓住了何玉手的手腕。
  “放开!”
  何玉手厉声道,眼眸里,满是憎恶。
  他竟是妖!
  自己心心念念了多年的人,居然是妖。
  “抱歉。”
  鸿蒙神情悲伤,他缓缓松开了何玉手的手。
  “你……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向我解释。鸿蒙!十几年了,为什么从不告诉我,我……”
  何玉手不禁落泪。
  鸿蒙手足无措,站在她面前。
  他不知应该怎么解释。
  他是妖,在高考的前夕,骤然觉醒。
  那时候的何玉手和他,都已经参加了狩妖人的最后考核。
  她满心期待,即将到来的狩妖高校的生活。
  他无法想象,当自己说出这一切后,她会何等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