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妖虫阻路
  位于森林深处的碎石废墟中,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良久,一道人影睁开了双眼,挣扎着爬了起来,抬起头望着星空,呆立了一会,眼神有些迷茫,发生了什么?
  他隐约记得自己昨天好像又发病了,很痛苦很痛苦,然后…然后接下来就不知道怎么了,看这情况自己是痛昏在这里了吗?还好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不然就麻烦了,就是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伫立着胡思乱想了一会,元辰转身准备离开,咔嚓一声,看着脚下断裂的大石块,他愣了愣神,伸手摸了摸脚,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强大的力量。
  之前还没有察觉到,现在一动他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同,他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力量提升了好几倍,仿佛有着源源不断的力气,试着一跳,更是直接原地跳了二十多米远,甚至一拳就能把一颗成人腰粗的大树拦腰打断,妥妥的小超人。
  “这真是我做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测试完自己的实力,元辰也被震惊到了,目露惊色,喃喃自语道,明明自己之前还只是个身体还算健壮的普通人,难道是那种疼痛病带来的好处?
  他有限的见识也只能想到这了,毕竟自己身上的所有变故几乎都与它的到来吻合。
  这种力量,如果是这种力量的话,自己或许真的可以走出去!
  第一次,对人生前途感到灰暗的元辰仿佛看到了一丝光亮,死寂的心再次跳动,同时对于外面世界的渴望涌上顶峰,如果是在外面,或许自己就能弄清楚怎么回事,甚至这种病或许也能治愈。
  毕竟从最近的种种不凡迹象来看,这个世界并不一般,或许就像前世那些小说写的一样,这是个超凡世界,万事皆有可能!
  “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
  神色狂热地低喃着,元辰在原地辨认了一下方位,粗略地看了下天象,便确认了来的时候的方向,也不停留,迅速离开了。
  既然确定这里可能是超凡世界,那么之前那种恐怖存在出现的地方他哪里还敢多呆,谁知道会有什么危险,至于去那最中心深坑看看的想法,元辰更是一点也没那个心思。
  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如果这是个修行界的话,那他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纯萌新一个,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随便作死,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活下去,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
  宛如一头脱缰的野马,飞速奔跑下,元辰很快便冲出了碎石废墟,身体感觉轻轻的,电动小马达般的双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这种新奇无比的感觉令他惊喜,令他着迷。
  不过对于这种暴涨的力量终究还是很陌生,绕着那片地形完全被破坏的废墟狂奔还好,跑出废墟仍旧是广袤的森林,树木林立。
  远远的元辰就想要刹车,但一时兴起有点控制不住,反而显得手忙脚乱,然后绊了一下倒塌在地的树木,脸着地,一头垒飞了出去,还直挺挺地撞断了几棵大树。
  “疼!”
  元辰连忙爬了起来,伸手抚着脸,显然擦破了一些皮,流了点血,但这样的事故惨案只是破点皮,他对于自己体质的强大更认识了一分。
  至于疼痛反而就那一回事,也就疼个几秒,经过了那几次的发病之痛,说不上不怕痛,至少现在的他对于一点小疼痛已经有了不少免疫力。
  顺便转头看了眼,似乎夜晚的视力也增强了,之前近看还没发现,现在远看元辰才发现那个怪物破土而出的地方就跟隆起的小火山一样,深深地看了一眼,牢牢记在心里,如果自己以后强大了起来,或许还会回到这里看看也不一定。
  “咕!”
  可还未等他离开,只听一道好似钟鸣的刺耳声音传来,耳膜都一阵轰鸣,元辰愣了一下,只见被他撞塌的前方大树下,一个约人头大小的火红色蟾蜍钻了出来,嘴角时不时冒着火雾。
  它的火气很大,自己在树洞里睡的好好的,美滋滋的很,突然家就被撞塌了,这让它很生气,它要杀死这个竟敢入侵它领地的食物。
  但是看了眼远处,它不禁缩了缩脑袋,又有些畏惧,在原地蹦蹦跳跳个不停,前方区域所散发的绝对上位者气息让它本能地感觉到压抑恐惧,不敢踏入。
  说实话,看到这只蟾蜍的模样元辰也吓了一跳,对方嘴边那时不时冒出的火雾显然表明了它的不一般,很可能是传说的妖兽魔兽,让他本能地感觉到威胁感,他不清楚自己打不打得过。
  不过看到对方明明跟自己隔着不太远,但又一副死活不敢过来的样子,元辰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转头看了眼后面的废墟,似乎猜到了什么,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对方果然咕咕呱呱叫的更凶了。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元辰想要绕路,但对方好像就认定他了,跟着平移,死活拦着他的路!
  这让他有些头疼,估计是自己刚才惊动它了,看来森林深处确实不同,前脚遇到巨妖出没,后脚又被小怪缠住,这让他暗暗警惕,毕竟在外围根本就没有遇到过,这里显然更加危险,自己的未知能力似乎也对这种妖兽无效。
  但这样被拦着路也不是办法,而且对方这样乱叫谁知道会不会引来什么危险,想到这元辰目露凶光,看来今天不杀了这个畜生是不行了。
  当然,光着膀子就上去干说实话他还不敢,扫了眼周围,想看看有什么工具,下一刻他的眼睛一亮,双臂用力,勉强抱起了一颗大树,隔着远远地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火红蟾蜍也被吓了一跳,咕的一下跳开,火气更甚,毫不犹豫,反身就是一大口火焰毒雾喷了上去。
  整棵大树的前大半直接就熊熊燃烧了起来,飘散着丝丝诡异的红雾,还会喷火?对此元辰连忙撒手,还好自己没过去,不然这一口他估计扛不住。
  看着对方仍旧不肯离开,也没有被刺激冲上前,元辰胆子大了一些,一边观察周围动静,一边抱起地上的树木继续砸,不过以防对方喷到自己,他也不敢靠近,选择远远地砸过去。
  哪怕准头不好也没事,一直消耗就是了,时不时休息一下,然后继续砸,等它累了乏了就弄死它,当然,它要是识相点滚蛋那是更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