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湖光秋月两相和
  平静的德国运河流淌到汉诺威,水面突然开阔了许多,河道也在这里拐出一个四十度的大弯,圆弧状的继续向东北方向悄无声息的离去。在河水拐弯的地方,水面极其开阔,形成一片庞大的扇形湖面。从很高的地方望下看,河水和湖面就像纤细的戒托上镶着一块巨大的钻石。
  在钻石的湖面上,有一块从陆地延伸出来的小型半岛。马迪堡足球俱乐部和维克多足球场就座落在这个半岛上。
  ——+——+——
  匆匆的吃完午饭,卓杨骑上自行车。自行车是他从校园二手旧货超市淘来的,那里有许多同学们用来交换或者出售的各种物品。卓杨看上这辆自行车,是因为它有一个打起来“咣当、咣当”的车铃。
  文青们总喜欢用怀旧来标榜自己的情怀,卓杨继承了父亲卓彤彤血脉里那份伪文艺的闷骚。“咣当、咣当”的铃声,就像七十年代走街串巷的邮递员。
  来到了马迪堡足球俱乐部,对看门的大叔说明了来意,经过大叔的指点,卓杨找到马伦主席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也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秘书——西尔维娅。
  经过一番简单的交涉,卓杨和马伦主席谈好了所有的合同条款。签一名半职业的青年球员并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何况是俱乐部主席亲自出马。
  一千二百欧元的周薪,一年合约,进球奖和出场费各自若干。令卓杨喜出望外的是,他还得到了一趣÷阁五千欧元的签字费。
  这是卓杨人生中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收入,数目不小让他有一种乍富的感觉。
  “西尔维娅,”安格斯·马伦对他的小甜心秘书说,“你去通知尤尔根到我这里来一下。”
  看着腰肢风摆柳的西尔维娅微笑着走了出去,卓杨这才有了一种很荒唐的感觉。
  “我就这么成了一个半职业的足球运动员?”卓杨有点啼笑皆非。“老妈让我到德国来,就是因为我在家的时候踢球惹祸。没想到到了这里,我却成了足球运动员。”真是世事难料啊!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正在神游物外的卓杨抬头定睛看去:嚯,好一条大汉!
  只见来人身穿一领半新半旧滚蓝运动服,三十岁出头年纪,目炯双瞳,眉分·伍尔夫,体能教练爱德华·格雷厄姆,守门员教练加文·马库斯。还有青年队的队长,中后卫佩尔·默特萨克,后腰尼格尔·德容,前锋弗兰克·里贝里……。
  以卓杨超强的记忆能力,一遍过后,他就记清楚了所有人的姓名、位置、年龄等信息。
  “嘟——”克洛普的哨子又响了起来,卓杨又哆嗦了一跳。“OK,欢迎会到此结束,现在开始训练。艾德文,继续按照训练计划进行。卓,你过来一下。”
  “先生!”卓杨跟随尤尔根.克洛普来到场地边。
  “现在你告诉我,你擅长踢什么位置?”克洛普盯着卓杨。
  “嗯……,中前场还都可以吧,我不挑。”卓杨很诚实。
  “……”克洛普又问:“那你擅长哪只脚?”
  “嗯……,右脚吧,其实我两只脚还都可以,我不挑。”卓杨还是很诚实。
  “……”克洛普挠头了:“那你接受过哪一阶段的专业训练?”
  “专业训练?那是什么?先生,我在场上就是过人,然后射门……嗯,就这样!”卓杨总是很诚实。
  “……”克洛普彻底无语了。“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去训练部挑选号码,领比赛和训练用具,然后去找格雷厄姆教练,他会给你做一系列的测试。”
  卓杨选择了18号,因为18号是可以选择的里面最小的一个号码。青年队球员的球衣上都只有号码,没有名字。
  进行完身体测试,下午的训练也就结束了。卓杨第一天的球员生活也在愉快的心情中告一段落,这其中,那五千欧元的签字费是愉快的根源。
  在2002年左右的时候,德国足球丙级联赛里面,半职业球员几乎已经失去踪迹,可在各支球队的青年队里,充斥着近乎三分之一的半职业,像卓杨这样的兼职球员毫不稀奇。不光是青年队,大多数俱乐部的一线队也只是训练半天。
  很多球员的夜生活丰富的超乎想象,第二天往往要睡到十一点多才能起床,所以早上训练那就是扯淡。
  克洛普就住在俱乐部的宿舍里,可以省下租公寓的钱不是?在明晃晃的老式台灯灯光下,克洛普看着手里有关卓杨身体测试的报告。
  卓杨的身体素质测试很简单,心肺功能都非常的正常,身高182公分,体重72公斤。其他的一些数据在足球运动员中显得很平庸,毕竟卓杨并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任何体育方面的专业训练都没有。
  即便是简单的测试数据,克洛普看得也很仔细,时不时还要把前边一页翻回去再看一下,生怕漏掉点什么。
  与此同时,在汉诺威音乐大学的宿舍里,卓杨整个人都很兴奋。他打开电脑,看了看留言,没什么变化,大家还都是那个样子。海洋进了一所重点高中复读,九山和老穆开始准备征兵体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卓杨想把心里的快乐和谁分享,但又不不知道该讲给谁听,因为连海洋他们暂时也不能说,万一传到母亲的耳朵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结果,他只能在电脑上给父亲和母亲留言。
  “爸,妈,我找到了一份兼职,是教一帮小孩。”马迪堡青年队的球员严格上来讲,相当一部分的确是不满二十岁的‘小孩'。“收入相当不错,所以呢,你们可以不用给我汇钱了,我能自己养活自己。你们的儿子厉害吧?”
  卓杨骄傲又得意洋洋,夜晚的阿尔卑斯山中一只狐狸尾巴翘起老高。
  ——+——+——
  翌日下午,卓杨骑着他的情怀自行车,“咣当,咣当”准时来到了俱乐部,找地方放好了车子。
  更衣室里已经有两个人在扯着闲淡,见卓杨进来,打着招呼:“嗨,卓。”
  超强记忆力的卓杨准确地叫出了他们的名字:“嗨,佩尔,嗨,里卡多。”佩尔·默特萨克是青年队的队长,今年十八岁,也是青年队的主力中后卫。里卡多·蒙托利沃,中场球员,意大利人,今年十七岁。
  自来熟的卓杨和他俩一块儿扯起了闲淡。不一会儿,球员们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卓杨也一个一个的打着招呼。
  “嗨,尼格尔。”
  “下午好,比利。”
  “你好,杜克。”
  “嗨,弗兰克。”
  ………………
  当大家惊异的发现卓杨没有叫错任何一个人名字的时候,体能教练爱德华·格雷厄姆推门走了进来。
  “走啦,小伙子们,开始训练,希望你们今天有个不错的心情。”
  球员们稀稀拉拉的朝训练场走去,但大家看卓杨的目光都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