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夺魂珠
  三月,花草茂盛,正是踏青的好时间。
  青牛山上,桃花盛开,美轮美奂。
  一对少年少女正并躺在一棵桃树下,亲昵地依偎在一起,细声软语,相互抚摸,毫不顾四周是否有人。
  少年一双咸猪手直接向少女腰间揽去。
  “不要!”
  少女连忙避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比黄鹂鸟的叫声还好听。
  少年约莫十五六岁,面如冠玉,剑眉星目,面容俊朗,身材也是颀长挺拔。
  他身穿华服,举手投足间颇有几分英武和尊贵气息,显然家世不凡。
  而他身边的黄裙少女,虽然只有十三四岁,却已经亭亭玉立,酥胸突出,年纪不大,身材已经有些诱人。
  长相更是甜美,嘴角两个梨涡,笑起来百花低头,媚态天成迷得齐鸣神魂颠倒。
  少女柔情默默的看向少年,俏脸上露出一抹 妩媚的微笑,声音清脆的说道:“齐鸣哥哥,还有七天就是四大学院来咱们天武国招收学生的日子了。到时候全国的青年才俊都会齐聚皇城,四大学院的入门考核。”
  “齐鸣哥哥,你一直以进入皇家学院为目标,如今准备的怎么样了?”
  齐鸣握住少女的小手,嘴角勾勒出一抹骄傲的笑容,“萃苹妹妹,皇家学院是天武国第一学院,想要加入其中,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以我如今的实力和天赋资质,进入皇家学院应该是没问题的。”
  枭萃苹闻言,娇嗔一声道:“齐鸣哥哥,你也太谦虚了!你可是皇城四大家族齐家的嫡子,更是皇城中青年一辈的第一天才啊!”
  “一年前你就是通脉境九重,而我将无意得到的宝珠送给你,你的修为更是达到武士境三重,考入皇家学院绝对没有问题。”
  枭萃苹继续说道,眼眸中羡慕之色闪现。
  “萃苹,七天之后,你肯定也能顺利通过考核,与我一起进入皇家学院。咱们已经订婚,等我们成功进入皇家学院,我就让我爹向枭家下聘礼,早点把你迎娶回家。”
  “齐鸣哥你别说了,好羞人……”
  此刻,枭萃苹顿时俏脸泛红,羞赧无比。
  齐鸣满脸期望,却没发现枭萃苹眼底忽然闪过一抹冷冽的寒光。
  枭萃苹的右手,似无意似有意的按在齐鸣小腹丹田处,陡然爆发出强横的真气,掌心中迸发出一团火光。
  骤然,一团鲜血从齐鸣的丹田处冒出,鲜血中有一颗花生大小的暗红色珠子,通体透明如琉璃,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齐鸣痛不欲生,一脸惊愕的看向枭萃苹,大喊道:
  “萃苹,你这是干什么?”
  “齐鸣,你不会真的以为我给你的是宝珠吧,这是夺魂珠,专门夺取你的火蛟武魂,只有这样,我才能融合你的黄级五品火蛟武魂,形成龙凤双魂,成为绝世天才。”
  枭萃苹眸露兴奋的凝视着夺魂珠,不紧不慢的说道,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在神武大陆,若想要成为武者,唯有觉醒自身武魂。
  通过武魂,才能沟通天地,吸纳灵气,进行修行。
  武魂的种类繁多,五花八门,数不胜数,其中分为了天、地、玄、黄四大等级,每个等级,划分十品。
  若是武魂等级越高,那么修炼的速度、能力与潜力则越强,未来成就强者的希望也就越大。
  “夺魂珠?”
  齐鸣立刻面色大变,露出震惊与愤怒之色,失声喝道:“枭萃苹,你竟然利用我,用夺魂珠夺走我的武魂?!”
  “你好歹毒的心肠!”
  急怒攻心之下,齐鸣丹田疼痛欲裂,嘴里吐出一口逆血,昏死过去。
  枭萃苹眸露轻蔑与不屑的瞥了一眼齐鸣,随即施展身法,轻灵无比的向远方掠去。
  她身姿极美,宛如桃花林中的桃花仙子,却没想到是个毒蝎妇人。
  ……
  次日,天刚蒙蒙亮。
  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内,梨花木雕刻而成的床榻,古色铜镜摆放齐整,装潢华丽,无不透露出房间的主人尊贵的地位。
  床榻上的少年十四五岁,面色苍白如纸,气息若有若无,仿佛随时都会断气一般。
  床榻旁还有一个小丫头在低声抽泣,不时为少年擦一擦汗水。
  少年自然就是齐鸣,他被枭萃苹夺去火蛟武魂,昏倒在青牛山上的桃林中,是族人发现了他,才被带了回来,否则就要喂了妖兽,一命呜呼。
  小丫头则是齐鸣的贴身婢女,纪水柔。
  纪水柔身穿白裙,约莫十三四岁,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琼鼻瑶口,清丽脱俗,如一朵遗世独立的青莲。
  美貌不再枭萃苹之下,若不是齐鸣被枭萃苹迷得神魂颠倒,怎么会看不到纪水柔的美貌。
  此刻,纪水柔低声哭泣,倒有几分梨花带雨之感,颇有几分柔弱的美感。
  “咳咳……。”
  伴随着一阵咳嗽声,床榻上的齐鸣似乎有了动静,大喊一声:
  “萃苹,不要,不要夺我的武魂,啊!”
  话音刚落,齐鸣突然坐起,然后又直挺挺的倒在床榻上,发出一声闷响。
  饶是如此,纪水柔俏丽的面庞上露出惊喜之色,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让百花为之一暗。
  “少爷,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纪水柔惊喜的叫道。
  齐鸣仿佛听不到纪水柔的声音,双眼睁开,布满血丝,空洞无比的盯着天花板,透露出一股决绝之意,好似随时准备赴死。
  纪水柔则是关心无比的看着齐鸣,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希望少爷能够振作起来。
  在她心目中,少爷就是天,少爷就是地,是天武国第一天才。
  这样的天才又怎么会颓废下去呢?
  他一定会振作起来,重振雄风。
  可纪水柔哪里知道,齐鸣的武魂被夺,从此以后都不能再修炼,只能成为一个废人。
  一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人,手无缚鸡之力,又如何重振雄风,如何与天骄争锋,这些都成了镜中月水中花,黄粱一梦罢了。
  “水柔,你先出去,少爷想静一静。”
  良久之后,齐鸣似乎终于想通了,嘴里发出一声低吟,几乎微不可察。
  但是纪水柔还是听到,然后点点头,小声的走出房间,给齐鸣留下个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