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退婚
  咔的一声。
  房门被推开。
  齐鸣大步流星走出房门。
  他身穿一件锦绣白袍,面如冠玉,剑眉星目,浑身上下流露出英武之气,宛如翩翩美少年。
  “少爷,你好了!”
  纪水柔连忙过来,看到齐鸣一脸喜色,笑着说道。
  “水柔,少爷好了!你不用担心了。”
  齐鸣凝实纪水柔一眼,点点头认真道。
  在他最失意的时候,也只有纪水柔在他身边,往日那些在他面前溜须拍马之人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生,他绝不能辜负纪水柔,哪怕不能给纪水柔正室的名分,也要纳纪水柔为妾。
  毕竟纪水柔只是他的贴身婢女,地位上无法成为正室。
  当然,若是齐鸣是色中饿鬼,早就可以收了纪水柔。
  纪水柔一身白裙十三四岁,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琼鼻瑶口,清丽脱俗,如一朵遗世独立的青莲,拥有别样的美丽。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纪水柔俏丽的面庞上露出狂喜之色,宛如盛开的牡丹花,美艳无双。
  “对了,少爷,刚才有族人传话,让你醒了去一趟议事厅。”
  纪水柔似乎想起什么,檀口微张,道。
  “好,我这就去。”
  齐鸣面露一丝疑惑,随即也不在意的点点头,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出院落。
  作为皇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齐家,居住的地方自然庞大无比,而齐鸣的院落更是精致无比。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宛如从诗画中出来一般,充满了意境。
  纪水柔看着齐鸣自信的离开,心中唤醒,连忙去小厨房,准备为齐鸣今天的药膳。
  药膳都是用昂贵的灵药与妖兽肉做成,能够补充气血与真气,是武者必备的食物。
  齐家占地数百亩,亭台楼阁,水榭花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鼻,凝神安定。
  齐鸣闲庭信步而来,一路上遇到齐家族人。
  齐家族人看向齐鸣的眼光充满了怜悯,嘲讽,轻蔑,仿佛在看一个废人一般。
  更有人冲着齐鸣指指点点,完全不顾齐鸣是少族长的身份。
  “你们快看,是少族长!”
  “什么少族长,恐怕今天过后,就不是少族长了,我们齐家好歹是皇城四大家族之一,怎么会让一个连武魂都没有的废物当少族长,那不是丢光了齐家的面子。”
  “呸,以前他齐鸣眼高于顶,现在看他还能怎么样,恐怕连黄狗儿也打不过。”
  “废物,垃圾!”
  “……”
  以前在齐鸣面前溜须拍马的族人纷纷唾骂起齐鸣。
  不过,齐鸣并不在意,视若无睹,闻若未闻。
  这些小人不过是墙头草,那边风大那边倒。
  ……
  很快,齐鸣来到议事厅。
  此时,议事厅已经坐满了人。
  齐鸣之父,齐家族长,齐天道,高坐首座。
  族中各大长老分列左右。
  齐天道是一名中年人,面目威严,气势不凡。
  他看到齐鸣前来,面庞上流露关心之意。
  “鸣儿,你醒了!”
  齐天道关心的说道。
  “父亲,我全好了。”
  齐鸣直视齐天道,点点头道。
  各大长老面露怀疑之色,目光如电的盯着齐鸣,仿佛要将齐鸣看透一般。
  “好了,怎么可能好,我从没有听过武魂废掉,还可能好,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
  就在此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齐鸣顺着声音看过去。
  说话之人是一个长发中年人,赫然是齐家大长老,齐灭道。
  他鹰视狼顾,一副桀骜之色。
  齐灭道早就对齐天道不满,觊觎族长之位,以前是齐鸣是皇城第一天才,他无话可说,也无所作为。
  如今齐鸣被废,他就蹦了出来,要抢夺族长之位。
  “能不能够好,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过是齐家的一条狗,也敢在这里大喊大叫。”
  齐鸣眸光凌厉的直视齐灭道,毫无顾忌的道。
  “大胆,你敢骂我是狗!”
  齐灭道气得吹胡子瞪眼,破口大骂。
  若不是忌惮齐天道实力强大,他恐怕就要动手。
  饶是如此,他浑身气息涌动,强大的气势向齐鸣压来,仿佛要将齐鸣压倒在地。
  可令他惊讶的是,齐鸣竟然抵挡住,身躯站得笔直,宛如一杆标枪,直刺苍穹。
  “骂你狗都是轻的,你不就是想让你儿子当少族长吗?有我齐鸣在,这绝不可能。”
  齐鸣面露笑容,轻描淡写的说道。
  各位族长惊讶无比,但还是对齐鸣有所怀疑,就算齐鸣挡住齐灭道气势,可武魂被废,从此再无前途,已经不足以担当齐家少族长。
  “你!”
  齐灭道被齐鸣道破真实意图,气得脸色涨红,如同猪肝色一般。
  齐灭道当场就要动手,可齐天道一声大喝,打断众人。
  “够了,不要吵了,我们还是先议一下枭家退婚的事情。”
  话音落下,各大长老纷纷点头,这才是关键事情。
  退婚,这有损齐家颜面,至于少族长废与不废,暂时并不重要。
  齐灭道嘴角勾勒出一抹阴险的笑容,也不再说话。
  若是齐鸣被枭家退婚,那真是名声扫地,而且将失去一大助力,他也可以更好帮助自己的儿子上位。
  “退婚?”
  齐鸣闻言,面色一变,眼眸中闪烁着寒光。
  退婚,对每一个男人都是一个极大的羞辱。
  看来枭萃苹这是要将他打的毫无翻身之地,心肠不可谓不恶毒。
  “我认为不该退,退婚对我们齐家影响太大。”
  二长老手扶长须,摇摇头道。
  齐天道满意的点点头,他也不想退婚。
  齐鸣已经被废武魂,若是再退婚,就真的永无翻身之地。
  “我认为该退,毕竟齐鸣现在已经是废人,退婚对齐家与枭家都好。”
  九长老却否定道。
  九长老是大长老派系的人,自然帮助大长老说话。
  很快,议事厅就吵成一锅粥,拿不出一个主意。
  族长派系与大长老派系各执一词,互不退让。
  就在此时,一声大喝打断众人争吵。
  “我不同意退婚!”
  说话之人自然是齐鸣,他双眸凌厉,扫过大长老派系长老。
  这些长老感觉被剑刺中一般,不敢直视齐鸣。
  族长与族长派系的长老面露喜色,只要齐鸣不同意,那就还有缓和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