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休妻
  “我要休妻。”
  可下一刻,齐鸣的一句话让议事厅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大长老与大长老派系长老先是有些转不过弯来,随即面露笑容起来。
  笑容中满是轻蔑与嘲笑。
  都成了废物,竟然还想休妻,简直不可理喻。
  族长与族长派系的长老则是面露惊愕,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要休妻,休了枭萃苹。”
  齐鸣见此,立刻重新申诉一遍。
  “不可!”
  齐天道闻言,立刻面露怒色,恨铁不成钢的大喝道。
  “父亲,相信我,我就是要休妻,向枭萃苹这种毒蝎妇人,根本配不上我!”
  齐鸣直接反驳。
  族长与族长派系长老纷纷摇头,对齐鸣有些不满。
  这个时候,怎么还在添乱。
  哪怕成了废人,但是和枭家联姻,就有一股助力,至少能抱住少族长的地位。
  可若是退婚,那就一切成空。
  大长老与大长老派系长老乐开了花,笑得合不拢嘴。
  “少族长说得对,就该退婚。”
  齐灭道连忙笑着说道,笑意中满是戏谑。
  齐天道听到挖苦之言,面上满是怒意,却不好发作。
  毕竟这是齐鸣自己提出来的。
  时间缓缓流逝,事情仿佛尘埃落定。
  可就在此时,一名族人走进议事厅,禀报道:
  “族长,枭家来人了。”
  “快请!”
  大长老顺坡下驴,笑着说道。
  “是!”
  族人连忙下去。
  各大长老面色各异,齐鸣则心中怒火中烧,他现在恨不得剐了枭萃苹。
  不一会儿功夫,枭家众人前来。
  为首的正是一名黄裙少女,虽然只有十三四岁,却已经亭亭玉立,酥胸突出,年纪不大,身材已经有些诱人。
  长相更是甜美,嘴角两个梨涡,笑起来百花低头,媚态天成迷得齐鸣神魂颠倒。
  正是枭萃苹无疑。
  枭萃苹走进议事厅,看到齐鸣先是一惊,随即面露戏谑与轻蔑之色。
  已经成为废人的齐鸣,她早已经不放在眼里。
  “各位,你们前来所为何事!”
  大长老戏谑的看了一眼齐鸣,随即开口说道。
  “退婚!”
  枭萃苹面露怒色的瞥向齐鸣,娇叱道:
  “我昨日与齐鸣在青牛山游玩,可齐鸣却品行不端,欲行不轨,要坏我清白,我枭家现在要退婚。”
  话音落下,整个议事厅鸦雀无声。
  齐鸣更是怒目圆睁,双拳紧握。
  枭萃苹真是好狠,居然来倒打一耙,污蔑他,说他欲行不轨。
  这是要将他的名声彻底毁掉。
  好狠的心。
  好歹毒的心肠。
  真是蛇蝎妇人。
  他与枭萃苹一直都是未婚男女,若不是他遵守礼法,早就可以拿下枭萃苹,可枭萃苹却倒打一耙,简直是恶心。
  “什么,这是真的!”
  齐灭道惊讶道,面上全是狂喜无比。
  若这件事做事,齐鸣的少族长之位就要废掉了,他如何不高兴。
  大长老一脉的长老也是面露喜色。
  而齐天道与族长一脉的长老则面如死灰,连连摇头。
  “退婚不可能,我齐家只休妻!”
  就在此时,一声炸响响起,说话之人赫然是齐鸣。
  枭家所有人都惊呆了,嘴巴张大的能放下一个忌惮。
  休妻?
  齐鸣这个废物竟然还要休妻。
  “休我!齐鸣,你简直痴心妄想。”
  枭萃苹如同被踩住尾巴的猫一般,尖叫起来。
  休妻可是对她最大的侮辱,这是她绝不可能接受的。
  枭家也不可能接受。
  “齐家也是这个意思?”
  一名枭家中年人上前一步,目光冷冽的扫过齐家众人,声音冷冰冰道。
  这有损枭家名声,他们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自然是真的。”
  齐天道双拳紧握,咬牙切齿道。
  事已至此,不是退婚就是休妻,他自然会选择休妻。
  大长老与大长老一脉长老面露狂喜之色。
  族长与族长一脉长老面露死灰。
  “好好好!好得很,齐家与枭家从此就是敌人,不死不休。”
  枭家中年人大喊三声好,大喝道。
  “我们走!”
  随即枭家众人转身就走。
  “等等。”
  就在此时,齐鸣拦住枭萃苹去路,大喝一声。
  “还有什么事!”
  枭萃苹鄙视的瞥了一眼齐鸣,嗤笑道。
  “我想问问我们的感情就真的一毛不值,值得你来骗我,值得你废我武魂!”
  齐鸣目光如电的直视枭萃苹,冷声道。
  “从未许诺过你什么,我陪伴了你一年,而你付出一些东西,非常公平!”
  枭萃苹毫不在意的说道。
  “就是一场交易吗?”
  齐鸣摇摇头,笑自己傻。
  枭萃苹已经齐鸣还不死心,连忙继续说道: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我是九天上的彩凤,前途无量,只有真正的天骄能够配得上我,而你,只是匍匐在地的蝼蚁,只能卑微的仰望天空,你不要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齐鸣闻言,拳头紧握,指甲刺入肉中,鲜血渗出,殷红无比,大喝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总有一天我会将你踩在脚下。”
  话音落下,现场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面露嘲笑的看向齐鸣,一个连武魂都没有的废物,竟然想将一个天之骄女踩在脚下,何其可笑。
  “你现在是废物,你的的一生,早就注定,咸鱼永远翻不了身,更不可能将我踩在脚下,你就安安心心做一个普通人吧!”
  枭萃苹嗤笑道,完全没有将齐鸣放在眼里。
  言罢,枭家的人头也不回的离开议事厅。
  随即,各大长老也纷纷离开,大长老与大长老一脉的长老如同打了胜仗一般,面露狂喜之色,大声喧哗说要去酒楼庆祝。
  族长一脉的长老则面如死灰,如丧考妣,离开时看向齐鸣的眼光中满是失望。
  最后,议事厅只剩下齐鸣与齐天道。
  “鸣儿,不要在意,为父一定有办法帮你恢复武魂的。”
  齐天道走到齐鸣身旁,拍了拍齐鸣的肩膀,长叹道,随即也离开议事厅。
  齐鸣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也大步流星的离开。
  人在落魄时容易看清一些事情,这些,都无需去在意,当有一天你光芒万丈,整个世界都将会为你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