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二)
  南诗雨脑海中一直浮现出上辈子的记忆,许多曾经不曾注意到的事在这时都显得清晰起来。
  上辈子,她对天宇雄,尊贵无比的太子殿下一见倾心,甘愿为他做任何事。
  南诗雨利用外祖家中雄厚的财力与物力,帮助天宇雄登上太子之位。未登位之前,天宇雄对她爱护有加,自从天宇雄登位,就仿佛变了一副面孔。
  若不是她南诗雨动用外祖家的力量,他天宇雄怎么可能那么顺利从四皇子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
  南诗雨在心中冷哼一声,什么变了一副面孔,是她上辈子甘愿交心于他,一心一意在他身上,这才被蒙蔽了双眼看不清罢了。
  天宇雄此人本就心狠手辣,得到南诗雨帮助登上太子之位后便想笼络大将军。毕竟有了兵权,就算掌握了半壁江山!正巧的是,大将军的女儿偏偏在这会对天宇雄倾心,还不乐意嫁给太子殿下为妾,一心想取代南诗雨成为东宫太子妃。
  为了这个兵权,为了他的权利在握,天宇雄起了废掉南诗雨这个太子妃的心思。
  若天宇雄没有这个心思,没有不动声色的暗示,她上辈子就不会被人算计,香消玉殒!
  要知道再怎么说,南诗雨也是天宇雄明媒正娶的太子妃,轻易废不得,非得犯下大错皇室蒙羞,天宇雄才有正当的理由废去她这个太子妃,好迎娶另一个女人!
  在天宇雄眼中,无论是南诗雨还是未迎娶的大将军的女儿,不过都是他上位的棋子罢了。用完之后毫无价值,便可舍弃。
  金枝看着一副呆愣模样的南诗雨,只道她还沉在母亲去世的悲伤之中,不禁面露担心之色“小姐,你别太悲伤了,你这样奴婢心里也好难受……”
  南诗雨这才回过神来,悲伤?上辈子她的悲伤给了太多人,这辈子她的悲伤除了过身的母亲和对她好的人外,她谁也不想给!
  南诗雨看着眼前为她担忧得眼下有淡淡一层黑圈的侍女,心里不禁感慨,从始至终,除了母亲外,只有这个处处为她着想的侍女和从小就养育她的奶娘真心敬重她。
  可金枝上辈子的结局,比她更惨。自从南诗雨去后,金枝便被陷害,被奸人侮辱致死,死状更是凄惨。
  南诗雨被衣袖遮住的手慢慢收紧,既然她已经回来了这辈子谁也别想阻碍她,她要带着金枝一起,把曾经加害于她的人,推向更恐惧的深渊,千万倍的体检她上辈子的苦楚!
  南诗雨放松了面部表情,微微一笑“放心吧,你小姐我不是回来了吗?”
  这时门外传来一清脆的女儿声,那声音很是婉转动听,可惜了说的言语却让人不寒而栗。金枝与南诗雨都停下来不语。
  “唉,这贱人要死不死的装给谁看呢。不就是想吸引人的注意,何必演自尽这戏码,不如让她父亲直接允她撞死在她母亲的灵前呢。”
  南诗雨再怎么说也是府里头的正牌嫡出小姐,不过是母亲过身罢了,何时轮到下人嚼她的舌根。
  另一很明显是下人的声音,得意的附和道“小姐说的是,免得她在家中上吊,晦气得很。”
  “我的这位妹妹真是个好妹妹,真是家族的骄傲呢。她这回自尽未了,不知如何传了出去,让家族丢进了脸面!外人不知道的以为府中苛责她呢。真是丢人……”
  南诗雨用眼色向金枝示意,金枝领意,向她行一礼后转身推开房门,即使她心中不愿,但身份有别,她还是恭敬地给漫步前来的打扮精细的女子行礼。毕竟她是南诗雨的侍女,而眼下南诗雨母亲不在了,南诗雨房中人更得团结一心为着小姐,免得其他几房说她们不懂规矩。
  “大小姐来了,我家小姐方才醒来,只是小姐还为夫人过身伤神,可能不愿见人。”
  南府大小姐,三房的庶女。
  里头的南诗雨装扮好自己,端庄地坐在铜镜,镜中的她未施粉黛,头发随意散在后头,倒也别有一番风味。从她的角度看,正好能看到门外的情景。
  “金枝,让姐姐进来吧,姐姐来了我怎会不愿见。”
  闻言,门外走上前的女子顿了一下,原本得意洋洋的脸一下笑意全无。意识到她自己不该如此后便赶紧换了一副悲伤的面孔,眼泪在眼中打转,楚楚动人。女子头戴银簪,首饰上还镶了红玛瑙,阳光之下倒衬得她光彩照人。
  这一切动作极快。可这一切都被南诗雨通过铜镜看在她眼里。
  南诗雨在心中忍不住讥笑,如此好的演技,也难怪她自己上辈子被蒙骗了这么久!她姐姐南欣月如今这幅模样,别说是男人,就连她自己看了都心软,外人看了更是不忍心回绝她的请求。
  若不是有上辈子的记忆,她怕是又要被她的这个姐姐蒙骗一回了。
  南诗雨想归想,脸上却不着痕迹,还是一副悲伤的模样,看到南欣月踏进来,这才徐徐转过身去,泪眼汪汪道“姐姐来了。”
  南欣月当即快步走来,坐在南诗雨一旁,拉着她的手仔细端详,脸带心疼之意,好一会才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好妹妹,你何必自尽呢。有什么事,你不能和姐姐商量,姐姐一定为你做主啊。”
  南诗雨在南欣月的手伸过来的时候心中便是一阵恶心,在外人眼中这是多么姐妹情深的一副画啊!可惜她南诗雨活了两辈子,早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了!
  上辈子南诗雨就是看不清,才被南欣月钻了空子,让南欣月和另一个男人联手把她害死!她上辈子竟还傻愣愣地质问南欣月为何如此害她,她们不是亲密无间的姐妹吗。这一行为简直愚蠢至极。
  南诗雨一辈子曾心悦过两个男人,谁知这两个男人居然都一心想置她于死地。着实让人心寒。
  谁知听完这话后南欣月像是听见什么天大笑话,不顾自己的身份哈哈大笑起来。
  “姐妹?什么姐妹啊我的好妹妹。论才华,论美貌你哪一点比得过我,凭什么你就是太子妃!而我就只是太子妃的姊妹?你不觉得命运不公吗!”
  “不过不要紧,你马上就不是太子妃了。你很快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妃,殿下贵为太子,自会为江山社稷着想,你认为他会为了一个很可能祸害百姓的女人,放弃他的江山吗?”
  这些话一字一句得从南欣月的小嘴中吐出,与她的那副惊艳的面孔格格不入。南诗雨当时听完之后着实被吓了一跳,她心中是有些慌乱的,她听不懂她的姐姐在说什么了。
  她甚至有些惊讶,她的好姐姐,她最亲密无间的姐姐,竟是如此想她……她一心一意对待她的姐姐,到头来不过就是南欣月在陪她演“姐妹情深”的戏码罢了。
  如此能演,不去唱曲儿倒真是可惜了南欣月的好演技。南诗雨在心里暗暗感叹道。
  南诗雨不准声色的从南欣月手中拿出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在南欣月眼中,她的这个妹妹此刻确实端庄温婉,悲伤过度让她看着有些消瘦了。
  “妹妹怎么了?莫非是怪罪姐姐不成?”南欣月眼中落下一滴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于地,美人落泪,真是容易让人心碎。
  南诗雨心想,既然南欣月有如此演技,她何不奉陪一场。
  南诗雨赶紧拿出手帕,轻轻擦去南欣月脸上的泪水,心疼道“姐姐这是哪里话?妹妹怎会怪罪姐姐呢,我们不是好姐妹吗?”
  南欣月闻言,微微愣了一下,她万万没想到南诗雨会这么说。若是以前的南诗雨,只怕会扑在她怀中大哭一场。
  南欣月心中本就看不起这个妹妹,脸上飞快闪过一丝不屑,哪怕她隐藏得很好还是被南诗雨这个活了两辈子的人抓住了这一细节。
  “姐姐莫要担心妹妹了,是妹妹不懂事,不该让姐姐还有三叔叔三婶婶如此费心。以后,诗雨一定好好孝顺姐姐还有三叔叔三婶婶,姐姐放心吧。”南诗雨露出一个颇为轻快的笑容,说完后转头望向窗台,窗外的阳光正好透过窗花印在南诗雨的脸上。
  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这是南诗雨的真心话。
  南欣月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妹妹,这还是她认识的南诗雨吗?难道上吊一场,头脑灵光了不成?她偏不信这个邪!
  未等她开口,南诗雨回过头再次道“姐姐,是妹妹任性了。这趟鬼门关走了一遭,倒是让妹妹发现还是家中好。姐姐和三叔叔三婶婶是对诗雨最好的人了。”南诗雨说完眼泪不禁落下,惹人怜爱。
  南欣月差点忍不住面露厌恶之色。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失态,赶紧用手帕捂住嘴咳嗽几声。
  南诗雨见状,面露着急之色“姐姐这是怎么了?”
  南欣月忍着心中不适,她此刻心中有一股无名怒火,看着南诗雨这副人见犹怜的模样,她这无名怒火更是越烧越旺“妹妹,罗清宇来了,你可要与他相见?”
  听到这个名字,南诗雨心脏险些漏跳一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