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生(三)
  这名字,哪怕她南诗雨化成灰也不会忘记,就是这个人,上辈子和南欣月联手把她害得身败名裂魂归西天!
  上辈子,南诗雨在未遇见天宇雄时与罗清宇乃是两情相悦。可惜南府之事多由三房打理,南诗雨的伯父以及她的父亲只管外事,内事多由伯母,她的母亲以及三夫人管。
  而现如今南府之中,大房没有儿子,也没有女儿,二房也没有儿子,只有南诗雨一个女儿,三房就不同了。三夫人有个嫡出公子,有个嫡出女儿,还有个庶出女儿南欣月。这府中的事,渐渐地也就变成多由三夫人管了。
  但如今南欣月还未开始陷害于南诗雨,南诗雨也未遇见天宇雄。此刻的南诗雨是倾心于罗清宇的,可这个时候南诗雨已与四皇子,也就是天宇雄订下婚约,私自与外男会面,需慎之又慎。一不小心便可能万劫不复,严重者更是诛九族的大罪。
  南诗雨一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低头,顺势忍着恶心拉住南欣月的手,脸颊微红,在南欣月眼里那是一脸娇羞“姐姐,你……他来便来吧,我一个闺阁女子,怎可轻易会见外男。”
  殊不知南诗雨这个羞答答的模样,正合南欣月的心意!南欣月见此心中乐开了花,她就是要见南诗雨的这个表情,只有这样她才有把握接下来的事情会成功。她处心积虑安排了罗清宇来见南诗雨,为的就是毁掉南诗雨和四皇子天宇雄的婚事!
  南诗雨的父亲娶了全国富商的嫡出女儿赵氏,这赵氏生来就是个软柿子任人拿捏的命,自从嫁入南府便是不声不响的性子。南诗雨受母亲影响,随了母亲的性子,待人温和,对下人更是爱护有加。因此南府下人都想进二房去侍候赵氏和南诗雨。
  而如今南诗雨的母亲不在了,赵氏的嫁妆多由南诗雨继承,这在大房和三房眼中简直是天大的诱惑!
  原本南欣月还在犯愁如何安排罗清宇与南诗雨见面,没想到南诗雨自尽未了反倒给了她眉目,她当然不能浪费如此好的机会。
  “哎呀,我的好妹妹,他中意你,你何必装作不知道。罗公子可是朗朗君子,一表人才,城里哪个闺阁女儿不想嫁于他啊?再说了,你昏了的这些日子,他可是急坏了,常想法子打听你的消息,你可别辜负了罗公子呀。”南欣月好言好语相劝。
  南诗雨一脸为难“姐姐说的甚么话?姐姐把他说得这么好,不如自个嫁给他算了,更何况……何况妹妹已与四皇子订婚,与他见面更是不合适。”
  南欣月也没想到南诗雨会拿与四皇子的婚事来说事,这相当于在提醒南欣月南诗雨是皇室的人,会见外人让皇室蒙羞这等事,南欣月敢担这个罪名吗。
  南欣月安抚似的拍了拍南诗雨的手“好妹妹说什么呢?罗公子倾心于你,姐姐怎忍心夺人所爱?这样,你与罗公子在夜里头见面,黑灯瞎火,谁能看见你们呀?”
  南诗雨看着南欣月这副模样,心里明镜似的,南欣月的计谋她怎可能不知。
  南诗雨头低低的,声音也有些扭捏“这……这,不合适吧,不合适,还是算了吧……”
  南欣月“好妹妹,听姐姐一句劝,好情郎可不能就这样辜负了。你们夜里头在姐姐的院子中相见不就好了?姐姐保证,不会有人发现你们,也不会说出去的。若是出了事,你便把所有的事推到我头上,我保证你是不会有任何事的。”
  南诗雨一听,南欣月这是打算把她的终身大事和南府未来都赌进去了。
  南诗雨闻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高兴道“姐姐对诗雨真好!”
  南欣月既然成心想恶心她,她何不顺水推舟也恶心南欣月一把?想罢一把抱住南欣月,如此姐妹情深的画面,很难想象这两人竟是仇人。
  南欣月也装作高兴般回抱她这个呆瓜妹妹,看着南诗雨脸上的笑容,她眼中的不屑再也隐藏不住,渐渐浮出。
  如此傻楞之人,竟能够与四皇子订婚!不管怎么看,在南欣月眼中,南诗雨不仅傻还呆愣好哄骗,这样的人如何能嫁于四皇子成为四皇子妃!
  简直是皇室的笑话,做皇妃?南欣月嘴角上扬,她的恶毒在这一刻扭曲了她的面容她南诗雨不配成为皇妃!除了拥有富可敌国的外祖和嫡出身份,她南诗雨什么都没有!
  在姐妹俩情深义重的时候,谁都未曾留意到窗外有个人影闪了过去。
  “好妹妹,你不知道,你昏迷的这段日子,罗公子常来府上走动,旁敲侧听的都是在打听与你有关的消息。有这样情深义重的人爱护你,姐姐好生羡慕。”说着说着竟是南欣月先开始委屈起来了。虽然罗清宇比不上天宇雄,但怎么说也是一代才俊,为何如此之人竟也中意南诗雨,南欣月和三房的嫡女儿究竟哪里不如南诗雨。
  南诗雨“姐姐,妹妹知道啦。不过妹妹夜里怕黑,到时姐姐可要与妹妹同去才是,如此妹妹才可安心。”
  南欣月面露难色“妹妹,你与罗公子相见,姐姐怎能去打扰你们?”
  南欣月心中打着算盘,她好不容易才说服南诗雨,可不能让这件事打了水漂,可她也不能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了,若是轻易答应,岂不显得她这个当姐姐的别有深意了。
  南诗雨哀求道“姐姐,就当为了成全我与罗公子你就去嘛。”
  南欣月犹犹豫豫,最后还是松了口,她若不答应南诗雨这个胆小鬼,只怕她苦心计谋的计划就要落汤了。
  “好吧,妹妹。姐姐这次就陪你走这一回,不过你可得答应姐姐,在你与罗公子谈话的时候,姐姐只会远远看着你们,绝不干扰。”
  南诗雨拍手叫道“好呀好呀,诗雨谢过姐姐。姐姐待我真好,诗雨最喜欢姐姐了!”
  南诗雨说罢转过身子打开了自己的妆盒,精挑细选一番之后,有个雕刻精细的盒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盒名贵的胭脂水粉,出自全国最著名的雅诗阁。由于做工繁杂,价格昂贵,普通百姓可用不起这玩意,因此这玩意皆是宫里头的娘娘们才用得起的,听闻效果极好,深受娘娘们的喜爱,每月宫中定有一批银子是用来从雅诗阁购买胭脂水粉的。
  南诗雨拿起那一盒胭脂递给南欣月“妹妹这没什么稀罕物件,这个就全当做谢礼赠给姐姐了,姐姐可莫要拒绝我。否则妹妹心中可过意不去。”
  这一盒胭脂名贵得紧,是南诗雨从三夫人的嫡女儿处得到的。这外边来的东西,她南诗雨还是少占些的好。
  南欣月一眼便认出了那个盒子出自雅诗阁,除了雅诗阁,谁家还有这么好的工艺!南诗雨居然会有这个!
  南欣月“妹妹跟姐姐还客气什么呀,那姐姐晚上等你就是了,你可千万要记得来。姐姐在亭子等你。”说罢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袖,转过身去飞快踏出房门,带着她的侍女离去了。
  她恨不得赶紧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多跟南诗雨待一分,她心中就多一分恶心。
  和南欣月姐姐妹妹了这么好一会,南诗雨只觉得心中无比厌恶,脸色更是苍白,等到南欣月走远后她才放松下来。
  金枝心疼地扶起她家小姐,把南诗雨扶到床上去。金枝始终都在为南诗雨担忧,南诗雨心中是明白的。
  “这一世,我一定不会让亲人们再受到伤害的……包括你”南诗雨低着头用极低的声音道。
  金枝似乎听见了南诗雨在说话,但并没有听清“小姐说什么呢?可是让奴婢去拿什么?”
  南诗雨摆摆手“没事,你下去吧。”
  金枝犹豫了一会,支支吾吾“小姐,方才我去见三奶奶,想让三奶奶给你叫郎中,可是……可是……”
  南诗雨已经领会到金枝要说什么了,见金枝如此断断续续,便接下她的话“可是三夫人不让郎中来,对吧?”
  南诗雨心中冷哼一声,她母亲只是刚刚过身,三夫人就着急给她脸色看了,以为自己可以在南府里头一手遮天了。大房的那位还没死呢。再说南诗雨是嫡出女儿,是府里头的说得上话的主子。
  三房想在南府一手遮天,若她南诗雨死了,说不定就成了。可她南诗雨还没死呢!
  既然她已经回来了,就容不得那对母女如此践踏她。
  金枝点点头“三奶奶说郎中忙,还有好些府邸的病人等着,说是小姐伤势不打紧不便着急,把郎中打发走了。”
  南诗雨听后什么也没说。她上辈子就已经领教过三夫人母女的狠辣,跟后头的事比起来,此刻的困境都不算真正的困境,甚至是在给她挠痒痒。府邸的病人?府中哪来这么多的病人,不过都是些借口。
  南诗雨躺在床上,回想这一切,原来这对母女俩才是真的蛇蝎女人!
  南诗雨躺在床上,望着方才她望过的窗台,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她的视力极好,断断不会认错那个影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