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生(五)
  南府东院是南府里头第二大的院子,此时正值春日,府里头莺飞草长,柳絮纷飞,一片生机盎然的模样。
  这院子南诗雨祖母辈分家时本该留给南诗雨这房的,可惜她祖母偏爱三儿子,二儿子又是个大度的,不在意这些虚的。
  这一来二去,兄友弟恭的,东院也就归了三房。也不知是占了什么风水,南府第一个公子,是三房生的,这让大房恨透了牙。
  而南诗雨的母亲那时却是很高兴的,说是自己福薄,未能给南府添丁,倒是心中惭愧了。
  这话本是好意,听在三夫人耳中却是变了味的。当即在自个院扬武耀威一番,说话还极难听。“没办法,谁让二房那位是商贾出身呢,肚子还不争气。这商贾之女,哪怕富可敌国,能嫁入南府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服气呢。”
  下人们时常聊天,什么都聊。这话不出多少时日,也就传到了二房南诗雨母亲耳中,幸好二夫人善良,胸怀没三房那位狭窄,也就笑笑过去了。
  后来二夫人去了,三夫人便想一家独大,掌管整个南府了。
  此刻三夫人,正坐在贵妃椅上品茶,周围五六个侍女。两个侍女为她遮阴,虽是春日,午时过后的日头却也是毒辣辣的。一个侍女为她拿着品茶的工具,另一个侍女则在一旁为她扇风。
  这排头,都快赶上宫里头的娘娘了,搞不好的还以为南府哪位在宫里头的主子回娘家来了。
  南莹莹一脚轻盈地踏入门中,向三夫人,她的生母跑去。
  这仔细一瞧,南莹莹眉目间最像三夫人,都颇有些阴狠毒辣。可惜南莹莹年纪和阅历不高,未怎么看得出来罢了。
  “母亲,女儿回来了。”说完便冲着那拿茶的小侍女跑去,到了面前连规矩都不顾,直接拿起一杯茶便下了口,生怕别人抢了去,毫无大家闺秀之风。
  三夫人睁开眼,看着她面前乖巧可爱的女儿道“没规矩。这让外人看了,看日后哪个婆家敢要你这样的儿媳妇。”虽是在责怪南莹莹,可语气中充满了对南莹莹的宠爱,并无半点责怪之意。
  南莹莹才不管这些,她在外头守规矩,什么事都按照规矩来,她早就烦死了。这在她自个家中,她恨不得日日不穿鞋,天天光脚浪。
  很难想象如此天真可爱的一个少女,日后会是个阴狠恶毒的泼妇。
  南莹莹明白自己母亲的性格,用衣袖擦了擦嘴角,蹲在三夫人的一旁,轻轻为她母亲捶着腿“母亲,莹儿这又不是在外边。莹儿是在南府,是在我们自己的院里头。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去外边乱传女儿呀。再说了,有母亲在,莹儿才不担心嫁不着好人家呢。”
  这声音甜美得很,哪怕是一旁新来的小侍女,听完后心里都软得如云彩,皆认为南莹莹是南府里头最乖巧懂事的小姐。
  “臭丫头,就会嘴贫。这半日到哪里鬼混去了?如今才回来,怕是把你母亲给忘了。”常茹用手指刮了刮她小女儿的鼻头,除了她那令她骄傲的儿子,她最爱护的就是她的小女儿。
  南府三夫人,常茹,南府三小姐南莹莹和南府大少爷南承业的生母。
  常家和南家一样,都是大门大户。这门婚姻也算是门当户对,常茹嫁过来后不久就为南府生下大公子,把老人家给高兴坏了。
  南莹莹摸摸自己的鼻子“母亲,女儿路过了二姐的院子,听说二姐醒了就偷偷溜进去了。结果发现大姐姐也在,她们……”
  还未说完,只见常茹“啪”的一声用力收了手中展开的扇子,脸色一下阴沉下去,南莹莹被吓得住了口,一旁的侍女更是大惊失色。
  “母亲……母亲这是怎么了?”南莹莹小心翼翼地开口,她很少见常茹这样阴沉的脸色,着实也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你把自己当成哪院子的阿猫阿狗了,你是南府的三小姐,是主子!日后这偷鸡摸狗的事,这种粗鄙之事怎可亲力亲为。你还有脸告诉我……告诉我什么?告诉我你如何溜进院子去偷听?你真是……真是想气死我!”常茹说罢便从贵妃椅上站起,她此刻真的很想看看她小女儿脑子里都装了什么。
  “这……女儿并非有意,母亲不要生气了,女儿知错了,请母亲责罚!”南莹莹说着就“噗通”跪在地板上,眼眶微红。
  看南莹莹如此模样,常茹一下便心软了,到底是自己的女儿,舍不得她受委屈。
  常茹把南莹莹扶起,重新坐到贵妃椅上,打开扇子轻轻晃着,如高贵冷艳的一只猫。
  “起来吧,你去那贱人屋里头干什么去了?”
  南莹莹“二姐今晚要去大姐姐院子里头见罗公子。”
  常茹听完脸色都变了,一阵青一阵黑“你说什么?她……她这是,大逆不道!”
  南诗雨与四皇子天宇雄订婚乃皇上亲下圣旨,皇室内定的四皇子妃,竟敢明目张胆结交外男!这传出去,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南莹莹已到议亲的年纪,常茹看着自己小女儿那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便把南诗雨的事放在了一旁。南诗雨的事哪里有她女儿终身大事要紧。
  “莹儿,你已到了议亲的年纪。母亲给你物色了几个人家,各家公子都各有各的特点,佩儿,去拿公子们的画像来给莹儿看看。母亲为你精挑细选的,都是天下一等一的男子。”王茹拉着南莹莹的手坐下,在这些人之中,常茹还顺利搭上了太子殿下的线人。
  南莹莹却不认为她母亲这是为她着想,嘟着嘴一脸不高兴“母亲!女儿才不要嫁那些穷秀才贵公子呢。四皇子过多几天来府里祭奠二伯母,我……”
  常茹怎么会不清楚自家女儿的意思,那四皇子相貌堂堂,风度翩翩,英俊无比,确实是最好的女婿人选,可那毕竟是与南诗雨有婚约的。
  她常茹是南府三夫人,绝不允许自己女儿看上别人不乐意要的东西。
  未等南莹莹说完就瞪了南莹莹一眼,示意她女儿家说话要知分寸,不可口无遮拦。
  常茹闭上眼,一副没有商量余地的模样“你不必担心这些事,母亲都给你安排好了。”
  南莹莹心中是有私心的,虽然她今日在南诗雨院子里头的动作有些偷鸡摸狗,幸好收货颇丰。她早就见过天宇雄,从她见了天宇雄那一刻起,世间所有男子在她这里就算是失去光彩了。
  南莹莹如此心悦的男子,却与她的二姐南诗雨有着婚约。而她的二姐姐就是块呆瓜木头,这样的人配成为四皇子妃吗?答案是不配!只有她南莹莹,冰雪聪明,天生丽质才配成为尊贵的四皇子妃。
  “不知母亲打算如何处理二姐姐今晚的事。”哪怕她南莹莹要冒着被常茹责罚的风险,也要知道常茹如何处理南诗雨这件事。
  南莹莹敢肯定,跟南诗雨比起来,她肯定比南诗雨更加心悦天宇雄,比南诗雨更适合陪伴天宇雄。只要她的母亲常茹抓住今晚的机会,把南诗雨的名声搞臭了,那么这一门婚事就只能就此作罢了!
  那么她南莹莹的机会就来了!
  常茹能在南府迅速站稳脚跟,除了她肚子争气外还有她那八窍玲珑的心,南莹莹是从她肚子里头出来的,她怎会看不懂南莹莹的心。
  常茹点点头“我会安排人手的,你不必操心这件事。”
  南莹莹听后正准备喜笑颜开,谁知在听到常茹接下来的话后她便笑不出来了。
  只见常茹吩咐一旁的侍女“把莹儿身边的人都换一批,免得这群妮子管不好自己的嘴巴到处乱说。都下去,我跟莹儿有话要谈。”侍女听完行礼后便离开了。
  倒是南莹莹恼怒地站起来,在一旁胡乱转了几圈后,跺跺脚站在常茹面前,泪水如断线珍珠般“母亲,你这是做什么呀!女儿就是想嫁给四皇子,做四皇子妃。什么贵公子我才不稀罕呢,还有那位东宫太子有折磨女人的嗜好……母亲乐意,自个嫁去,女儿除了四皇子谁都不乐意嫁!”
  常茹听完差点忍不住抬手打南莹莹,她有些恼火“莹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你是未出阁的女儿,怎能擅自做主讨论婚姻大事。谁教你的?”
  南莹莹看着常茹这般模样,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母亲……”
  南莹莹一哭常茹心中便心软,如何也下不了手打她的心肝宝贝女儿。
  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一头戴发冠,已然成年的男子走进了东院。
  “母亲这是做什么?我可只有这么一个胞妹,当兄长的可看不得妹妹挨打啊。”这低沉的男音,正是三夫人嫡公子,南府大少爷,南承业。
  常茹听罢回头,看着已比她高一个头的儿子。她的儿子已经长大了,比那些她给南莹莹物色的人家的儿子要出色上许多。
  “母亲不如答应了妹妹的请求,何必动怒呢。”说完便让常茹坐下,双手揉着王茹的肩膀。
  常茹抬扇打了打南承业的手,责怪道“你在胡说什么?你妹妹胡闹你也跟着胡闹,你不知道南诗雨这门婚事是她父亲立功后去御前求来的吗?如今我们南府若想反悔,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为这事,常茹愁得眉头都皱在一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