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回报(一)
  周妍故意指责南欣月,是希望挑起南家姐妹的间隙,引起周围人对南家姐妹的厌恶。周妍早就看出,这姐妹三人是面和心不和,这么些年南家在朝廷的地位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周妍想着,如果此时能够让各家对南家新生厌恶,一家子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南家一旦败落,朝廷之上就该是周家的地位了。
  南欣月经周妍提醒,就当闭了嘴不再提四皇子的事情,可是能够有如此机会看南莹莹吃瘪,她可不乐意就这样放过了。
  南欣月又道“三妹妹居然还说我祸从口出呢,四皇子殿下离开南家的时候你不是跟着去送别了吗?我跟二妹妹都不去呢,就你一个女儿家偷偷去。”
  各家夫人小姐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还有什么事比一家子姐妹在别家争吵更有看头。听着南欣月的说法, 似乎是南莹莹想要引起四皇子的注意。众人心里都怀有自己的想法,皆在心里猜测南莹莹的所作所为。
  南莹莹看着南欣月喋喋不休,心中恼怒,南欣月今日是吃错什么了,居然敢如此跟她讲话。南欣月是忘记平日在南府里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样了,出了南府就以为能够肆意妄为。南莹莹气结。
  南莹莹注意到周围各家小姐夫人们看她的神色不对劲,再让南欣月这么胡作非为下去,她南莹莹就要名誉扫地了。
  南莹莹解释道“我那是随同母亲一块去给四皇子殿下送行,不想叫人误会了去。”
  南欣月轻蔑地笑出声,她的这个妹妹这是敢做不敢当,真是空有一个嫡女的出身没有嫡女该有的气度。
  周妍没想到南莹莹会将事情推给自己的母亲,周妍对南莹莹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恐怕当日就是南莹莹自己去送行,而不是和常茹前去送行。
  周妍嘴角微微上扬,这南家姐妹的争吵真是让她觉得这无趣的日子都变得有趣起来。她也算是没有白办这个宴会,南欣月真是语出惊人。
  周妍向南欣月撇去,她记得南欣月是个庶女,如此对嫡女出言不逊,居然也不怕回了本家后被管家的那位刁难,也真是一介奇女子了。
  不过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小姐们可能觉得这戏好看,夫人们却不这么认为了。谁家姐妹不拌嘴,可这南家的姐妹拌嘴怎地居然不看场合,姐姐竟说妹妹的坏事,那些个可真可假的事,叫人听了去笑话。
  夫人们对南欣月露出鄙视的眼神,眼神中皆是不屑。果然庶女就是庶女,没有嫡女那般思虑周全,只会为自己的利益考虑。
  其中一个夫人拉住另一个小声道“这当姐姐的没个当姐姐的样,都把这丑事往外说了。看来南府的家教,着实令人心惊。”
  其他几个听完就低声笑了起来,皆道南欣月就是个庶女,规矩难免学不全的。夫人们皆赞同这个说法。
  南欣月似乎早就料到南莹莹会将事情推给常茹,这么一来她就名正言顺,甚至还是个好女儿跟随母亲去送客人,其他姐妹就是不懂事。真是一箭双雕,但是南欣月绝对不肯就这样算了。
  南欣月道“妹妹这是什么话,难道四皇子殿下离开的前一夜,你去殿下的屋中,也是母亲安排的不成?”
  南莹莹惊讶道“你说什么!”
  周妍和周围的小姐们也是脸露惊讶之色。这是什么消息,南欣月这么说可是会牵连到南家的,难道身为庶女就这般无脑子不成。
  周妍低声道“这是什么鬼热闹,今日真是什么都碰上了,莫非我办宴会忘记看黄历了不成。”
  夫人们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庶女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些什么,这可是事关嫡女清白的事,真是不得了,令人敬佩。
  周妍还是很有兴趣继续听下去的,她恨不得南家姐妹当场大打出手,如此她就看看热闹,还能顺便得个好名声。如此美事,她自然是不乐意放过的。
  南欣月再继续道“母亲难道还安排你把自己的贴身手帕送给四皇子殿下吗?”
  夫人们的眼神更是古怪,看南莹莹的眼神都变了。本身南莹莹出现在周家,除却南诗雨的惊艳之美外,就数南莹莹最耀眼,南欣月是个庶女上不得台面。现下风向转变,倒觉得也许南莹莹也没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单纯简单。
  南莹莹被气得发抖,说也说不过南欣月,她从没有像今日这般难堪过。南莹莹气得直咬牙齿,两眼中的怒火仿佛都要冲出去烧死南欣月了。
  南莹莹道“大姐姐说话可要好好考虑清楚了。这些事,莹儿都未做过的,不知大姐姐今日提出来重伤莹儿,有何目的。”
  周围的侍女婆子们看热闹看得厉害,各家的下人都差不多的性子。南家的下人尚且爱谈论主子们的趣事,更何况是别家的下人。
  南莹莹心想真是丢脸丢到外头去了,她没脸面倒也不是最重要的,反正回了南府有的是时日和南欣月算账。
  只是眼下南家也要跟着南莹莹一块丢脸面了,南莹莹不得拿出些手段来提醒一下南欣月了。
  南莹莹笑着道“大姐姐,你可别怪做妹妹的没提醒你。你这般随意诋毁我,我要是没做过这等事,你可是要按家法处置的。”
  这语气中的威胁已经不言自露,南欣月心中嘲笑着南莹莹。真是敢做不敢当的嫡女。看着南莹莹现下是被气着了无法说出更多的证据来,无奈之下只能搬出家法来恐吓南欣月,南欣月只道南莹莹真是跟常茹一副嘴脸。
  是一副令人厌恶的嘴脸。
  南欣月把跑到自己跟前的头发别到脑后,意识到该适可而止了,否则回去之后就很难跟常茹交代,就对南莹莹行个礼后退到一旁去了。
  空留一个南莹莹独自站在下边,受着各家小姐夫人们的白眼和数落。
  周妍看着南欣月这是打算休战了,也该是时候轮到她出场了,否则让南莹莹在周家的地盘上那么难堪也不好。
  周妍打圆场道“好了好了,月姐姐不要再闹了,大家都尽情享乐吧,还有好几道菜还未上来呢。”
  周妍给南欣月使了个眼色,提醒南欣月得休便休,不要这么上脸。南欣月也是明白人,对周妍点点头。
  既然周妍要给南欣月打圆场,南欣月自然是会顺着这个台下去的,免得在周家闹得太难看。一旦周妍今日记恨上她,他日南诗雨的下场她恐怕就要重蹈覆辙了。
  南欣月只得道“三妹妹莫急,是姐姐开玩笑的,大家都不要太当真了。”
  小姐夫人们就散了去,重新落座到流水曲觞宴旁。虽说南欣月是致歉了,可是说出去的话人们总是记在心里,特别是一个表面辉煌背地里龌龊的人的这等事,通常大家都不会忘记的。
  小姐们心照不宣,实则个个都在使眼色,甚至笑出声来,让南莹莹心中极为不爽快。
  南莹莹接过筷子恶狠狠的夹起面前的鱼块,嘲讽着南欣月想要借她上位,简直就是做梦!
  南欣月跟周妍坐在上头,视线开阔得很。不一会南欣月就看到了金枝匆忙地跑向另一处,周妍似乎也看到了,两人对视一眼,端起茶杯竟互相敬茶喝了起来,其乐融融,看着好似周妍跟南欣月才是亲姐妹。
  南莹莹也看到了金枝,周围的小姐本想与她说几句,南莹莹急忙放下碗筷,跟小姐们客套了几句也冲了出去。
  南欣月在上头叹了口气,没有常茹在身旁,南莹莹根本就不足一提,还不如南诗雨呢。
  此时周家的另一个院子中,南诗雨被刘磊拖进了这个院子中锁了起来。
  南诗雨进了院子后就和刘磊拉开了距离,刘磊见着门已锁,南诗雨也不能奈他何,也就松开了南诗雨,让她随意去。
  刘磊慢慢向南诗雨走来,边走边脱掉身上的衣物道“就不要想着逃跑了,你要是乖乖听话,我能让你少吃点苦头,保准你舒服得很。哈哈哈!”
  南诗雨心中一阵恶心,她与刘磊的相反方向躲去,尽量避开刘磊。南欣月的手段真是跟上次一模一样,不知变通。
  南诗雨抓过后头的木棍上前扔去,紧张道“不准过来!”
  刘磊躲开,眼下无人来打扰他们,难得一见如此美人,居然没被吓呆过去。刘磊也是来了兴致,不介意陪着南诗雨多玩一会。
  南诗雨看着该是时候了,大声叫到“你放手!”
  刘磊不解,他与南诗雨还有一段距离,加上他每走一步南诗雨就要随意拿一个东西来扔他,眼下他脚边都是障碍物。刘磊还未抓到南诗雨,南诗雨却让他放手,刘磊只猜想这是南诗雨在。
  刘磊一脚踢开脚边的障碍物,向南诗雨扑过去“小美人,你就从了大爷吧!”
  南诗雨尖叫一声。
  那时迟那时快的,南诗雨抓准了时机,在刘磊快要冲上前来时袖子一挥,一股白色的粉墨铺天盖地的冲刘磊袭去。南诗雨急忙捂住口鼻,以免吸进去。
  刘磊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倒在南诗雨的脚旁。昏迷过去时刘磊才发觉他自己可能中计了。
  此时的南诗雨心跳加速,手还有些颤抖,虽说今日她做足了准备,但还是有些稳不住自己。
  待屋中的粉尘没这么多了,南诗雨才平复下来,不一会南诗雨就听到了屋外传来几个侍从的声音,甚至还在讲着下流的话。
  这里头居然还有侍从,说明他们是南欣月安排好的,哪怕刘磊失败,侍从也不会让南诗雨顺利从这里出去。
  南诗雨甩了甩自己的袖子,好一个南欣月,这笔账该好好算了。
  柳青早就听从南诗雨的吩咐在外头候着,他早早就听到了南诗雨的尖叫,再听到这些侍从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血直往脑子里冲。
  柳青顾不得这么多,从屋檐下落了下去,正巧出现在两个侍从的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