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回报(四)
  常茹又怎会不知南诗雨不除定是个祸害,近日府里头发生的重大事件南诗雨基本都有出现在现场,常茹常想跟南诗雨没关系那才是有鬼了。
  常茹被自己的这一个念头吓了一跳,才发现最近的事件南诗雨或多或少都基本在场,怎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只是寺庙的事情至今还疑点重重,眼前南承业出了牢,常茹正好能得知当夜发生了什么事。在南府审腊梅和南诗雨时,常茹也只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罢了。腊梅虽说是南承业的通房丫鬟,到底是个为了地位上去的,讲出去的话能有几分真。
  至于那个南诗雨,估计是恨不得让整个东院都倒霉。想起那日南诗雨那副无辜的模样,常茹便心烦得很。
  常茹道:“先不说这些,业儿,那夜在寺庙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母亲讲讲,这样母亲也好给你报仇啊。”
  南承业抓了抓自己的头,想了一会才道:“那夜挺奇怪的,有一些歹徒入屋,儿子就趁乱进了隔壁的屋子。那里本来是南诗雨的屋,可儿子也不知道怎么换成了袁雨燕的啊……这是什么气味?”
  正讲到关键处呢,谁知南承业竟然打断了,转向了别处。常茹无奈,只得细细回忆南承业的话。
  常茹听着确实像是袁雨燕私自换了屋子,可是袁雨燕为什么要跟南诗雨换屋子,难道她使尽手段就是为了进南家的门?真是极大的笑话。
  如此荒谬又丢了袁家脸面的事情,袁雨燕真的会做吗。常茹思考着,一时半会也拿不下个结论。如果不是袁雨燕私自换屋子,南诗雨好端端的做甚么换过去,这里头就是一浑水,越搅越浑。
  常茹道:“业儿,你……”
  南承业道:“啊,是羊杂碎的味道!停车,下去买!”
  听闻是羊杂碎的味道,常茹便摇摇头。南承业向来是爱吃这个的,在牢里这些个日子恐怕没甚么好吃的,出了牢自然是该好好补身子的。
  常茹也跟着下了车,街上人来人往,倒是如往日那般热闹。常茹闻着,也有些嘴馋,她这些日子忙着南承业的事,都是食不知味的。
  常茹吩咐道:“多买些,业儿爱吃。”
  常茹拉过南承业,正想继续交谈,谁知这时南承业不知发了什么疯把常茹的手甩掉。常茹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回过头去正想说南承业。
  南承业浑身开始发痒,控制不住地用手抓起来。没一会,浑身上下都是红印子,且发作得厉害,南承业疯狂地抓着自己。有些地方就在伤口处,南承业也丝毫不顾虑,一手抓下去便是一手的血。
  常茹吓坏了,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连忙拉住南承业的手道:“业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娘啊!”
  南承业并不听常茹的,倒不如说他集中精力于自己的身上,根本无暇顾及常茹在说些什么。南承业只觉得浑身都在疯狂地痒,抓过的地方甚至火辣辣的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常茹喊道:“艳红,你过来帮忙!”
  艳红近来越来越得常茹的欢心,无论去哪都带着。今日是南承业出牢的大喜日子,常茹自然也带着她。
  艳红听到常茹叫她,急忙向前抓住南承业的手。南承业浑身上下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发紫,再不控制住恐怕就要不妙了。
  南承业大力甩开常茹跟艳红的手,根本就不顾那是不是伤口,只要那里痒他就抓过去,没一会伤口原本的结痂处又是血淋淋一片。
  常茹和艳红被南承业甩开后倒在地上,常茹的手臂擦破了皮,一时有些起不来。路人见到这幅情景还是吓了一跳,有些甚至不知如何是好停在原地。
  南承业还在疯狂抓挠,嘴里只能发出痛苦的“啊啊”声,没过一会南承业突然挺住不再抓自己。他很痛苦的抬起头,只有喉咙还能够发出几个简单的音调,却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常茹忙催促艳红道:“快去,快去请大夫!”
  艳红也被吓得不轻,赶紧爬起来跑去医馆请大夫去了。
  艳红出去没多久,大夫也许都未找着,南承业突然泄了气,倒地不起。地上的南承业如死了一般,动也不动,极其僵硬。
  常茹脸色如白纸,完全不敢相信,前一刻还在与她谈话生龙活虎的南承业,居然在下一刻倒地不动。常茹吓得说不出话来,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路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去找大夫来。
  周家,宴会已经快要结束,酒也喝了饭菜也吃了,最后无非就是小姐们聚在一块听听曲子,夫人们扯些家常的话。
  南莹莹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姐,如何跑得过那当了几十年差的金枝。跟着金枝没跑便累得跑不动了,变让她自己的贴身丫鬟黄桃跟了上去。
  南莹莹回到宴会上歇息,让侍女们给她上了杯茶,她这才缓过来。此时她正坐在一旁听着小姐们闲聊,也随她们一块听听曲子。
  没过一会黄桃就跑了回来,在南莹莹耳边低声道:“小姐,奴婢未看到二小姐,只看到晴儿一人在偏门。”
  南莹莹放下手中的茶跟黄桃对视一眼,晴儿可是南欣月的侍女,怎会一人在偏门。莫非是南欣月计划得逞,一人独自回府了。南莹莹打消这个念头,南欣月回府怎可能让晴儿留下,一定还有什么事。
  不一会,南诗雨便带着金枝重新回到流觞曲水宴。南莹莹发现南诗雨的脸色并不怎么好,左看右看也不见南欣月的身影,南莹莹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似乎是要出事了。
  金枝本与柳青一行候在外头,可她实在放心不下南诗雨,便不顾南诗雨的命令再一次陪同南诗雨入了周家,重新回到这是非之地。
  南莹莹上前拉过南诗雨,故作担心道:“姐姐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你的脸色也太差了些。”
  南诗雨也不好薄了南莹莹的面子,今日南家在周家出的事可太多了,若再来这么一出姐妹不合,恐怕南家就要在城里头出名了。
  南诗雨拍拍南莹莹的手道:“多谢妹妹关心了。原先我出去散心,谁知竟然迷了路。这不是原先得了风寒还未好,现下头疼得紧。”
  南莹莹道:“那姐姐可要注意些身子,回了府让汤大夫给你瞧瞧。”
  南诗雨沉默不语,汤大夫是常茹的人,无论西院有何事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还请汤大夫给她看病,没开药毒死南诗雨已是大福气了。
  金枝心中难免有些不平,每次汤大夫来为南诗雨诊脉,皆是那般敷衍了事,还不如不来。
  周妍看到南诗雨进来时向后边的婆子使了个眼色,婆子退了下去。周妍皱着眉头望着南诗雨,有些不解她怎么会再次出现在这。
  看了好一会也不见南欣月的身影,周妍心中觉得不妙,莫非是南欣月自己失败了先走了不成。
  周妍笑着走到南诗雨和南莹莹的面前问道:“雨姐姐可算回来啦,快一同看看这南曲班子的曲可合你的心意。不过,月姐姐呢?好似月姐姐方才也出门去了。”
  南莹莹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碰着南欣月,听着周妍问才知自己可能被南欣月跟踪了。一想到南欣月今日怪异的行为南莹莹便恼火,今日真是多事。
  南诗雨道:“大姐姐似乎去了偏院吧。”
  南莹莹接道:“可能大姐姐先回去了,也不知道提早些告诉我们。我让黄桃去找找吧。”南莹莹知道偏院那是个出行的地方,有个偏门在那里,南欣月不走侧门走个偏门作甚,南莹莹疑惑。
  三人互相看了彼此好一会,各自怀着心思。
  周妍看着南诗雨的脸色不佳,想着今日跟南欣月策划的事情。南诗雨能够完好无埙的回来,说明她还是有些本事的,就是不知道南欣月去了何处。
  周妍道:“雨姐姐脸色不好,可是受惊了?”
  南诗雨脸色复杂地看着周妍,为何是“受惊了”而不是“出了什么事”。金枝轻微抓了南诗雨的肩膀,南诗雨盯着周妍那张笑脸思索起来。
  今日之事看似是南欣月主使,可是是在周家的地盘上。刘磊方才也说过是周妍的允许才进的内院,内院之中居然不见一个女使婆子,皆是些下人。原先南诗雨总以为刘磊所说的也许是胡乱编的,是他趁乱翻进了内院。
  这么看来,只怕周妍是真的应允了刘磊进内院,否则怎可能偌大内院连个女使都没有。南诗雨看向周妍的眼神也逐渐冷了下来。
  这事周妍定是知道些内情的,只是南诗雨并不明白,她跟周妍无冤无仇,周妍为何要帮着南欣月害她。
  南欣月不过区区一个南府的庶女,能给她什么好事居然让她和南欣月联手去害一个嫡女。
  南诗雨道:“无事,多谢妍妹妹关心了。我只是有些风寒头疼罢了,眼下宴会结束,我跟莹儿也该回府了。”
  周家终究是个是非之地,南诗雨看南莹莹今日在周家也没得什么好处,不如早些回去,免得再生事端。
  周妍道:“也罢,既然如此姐姐可得多注意些身子。那妹妹送姐姐们出门吧。”
  南莹莹率先起身,她对周妍也没什么好脸色,周妍行事古怪根本不知她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
  三人走到了周家的大门处,门外是南家的两架马车。南诗雨本还想再跟周妍说些什么,这时车内传来一声尖叫声,把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去。
  南诗雨跟南莹莹对视一眼,怎么这声音这么耳熟啊。
  南家的一架马车上的门被推开,竟从里头摔出一个人影来!那人的胸口处插着一把刀,此刻还有血顺着刀柄流下,眼睛瞪得可大,简直就是死不瞑目的模样。
  周妍大惊失色,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用袖子捂住自己的双眼。
  那人摔倒在地上,这才看清了马车内的情况。
  车中正是消失的南欣月,衣服和手上皆沾满了血。南莹莹一手抓紧南诗雨,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周围有人指着南欣月大喊道:“杀人了!杀人了!”
  南诗雨跟南莹莹靠在一块,皆是面如白纸,她也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
  南欣月看着自己的双手,颤抖地指着南诗雨道:“是她!是她陷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