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聚会上的误会
  “既然这样,”苏夕颜强忍着心头那股疼痛,“以后,我和苏家断绝关系!”
  反正,在苏有国的心里,她从来就不是他的女儿。
  更何况,苏家这三人摆明了就是想利用她从沈家那里收揽钱财。
  她不能再懦弱下去,任由他们如同蚂蟥一样趴在沈家身上继续吸血。
  “你这个死丫头!”
  苏有国微微愣神随即就骂了出来,“你好大的胆子,我不同意……”
  “我是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想到沈墨琛那鄙夷的神情,苏夕颜的心口就隐隐作痛,她咬牙反驳道,“你同不同意,都不重要。”
  她说完转身就走,那副决绝的模样,让苏有国几人都有些慌了。
  “苏夕颜!”看到苏夕颜快要走出去,苏有国忙大喊道,“你不想要知道尼嘛的消息了?”
  她的脚步停在了那里。
  妈妈……
  “只要你给我们一千万,我就把尼嘛的消息全都告诉你。”
  这个条件真的很诱人,苏夕颜一直对自己生母的身世好奇,想要调查,却无能为力。
  可是一千万,她怎么可能拿出来?
  “我知道你没有,”苏有国眼里面闪烁着贪婪的光芒,和其他两人对视了一眼,嘿嘿一笑,不怀好意的提醒,“可是,沈家有。”
  白嫩的拳头倏然紧握。
  “你回去好好想想,想通了就和爸爸说一声。”
  苏夕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苏家的,她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了沈氏集团大楼下了。
  她仰头看着高高的大楼,种种复杂情绪涌了上来。
  这里,曾是她梦寐以求想要进入的地方。
  她无数次想过在这里上班,再度邂逅沈墨琛的场景。
  她想他们的初遇一定是极其美好而又浪漫的,从来没有想过会是现在这种状况。
  “还是和他解释一下吧。”
  想到之前的事,苏夕颜深吸一口气,踏进了沈氏集团。
  前台只看了她一眼,便直接放行。
  她不管身后那些议论和嗤笑声,直奔沈墨琛的办公室。
  沈墨琛正在办公室听秘书汇报行程,听见敲门声,随口就喊了进来。
  等瞧见是苏夕颜,狭长的眼眸不由得眯了起来。
  秘书一见,立即要退出去。
  “等等,”男人削薄的唇瓣徐徐上扬,露出一个有些晃眼的笑容,“明天晚上有时间吗?”
  秘书一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愣在那里的苏夕颜,迟疑道,“总裁?我?”
  “有个聚会,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你最近工作多,也辛苦了。”
  这声音极其的柔和,听得秘书都想喜极而泣。
  “有的有的……”
  两人肆无忌惮的谈笑,好像都没注意到杵在那里的苏夕颜。
  “沈墨琛……”
  这场景实在太刺眼,苏夕颜有些受不了,苍白着一张脸,咬牙道,“苏家要钱的事,我先前并不知道。我今天已经回去和他们说清楚了。以后,苏家再要钱,你不用再给了。”
  沈墨琛只是嗤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真的!”她急忙强调,“你信我一次好不好?”
  “苏小姐,你还好意思来找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不自重的女人,做了事就要承认,不要总想着狡辩。”
  看着苏夕颜唇瓣微微的发颤,他心头竟然有种奇异的痛快感。
  狡辩的女人,不值得他信任,更不值得他对她……
  “也是。苏小姐要是不厉害,怎么还能拿了个沈家儿媳的名头?”
  苏夕颜的眼眶忍不住红了。
  沈墨琛果然还是不相信自己。
  他什么都不清楚,就直接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自己。
  她也是个人啊。
  哪怕再爱他,也是有尊严的!
  “我没想到堂堂沈氏集团的总裁,竟然没有一点脑子。我再怎么厉害,也才刚刚踏入社会,能有多大的本事?如果没有苏有国和沈家人合作,我能嫁进沈家?”
  “还有,不管我是怎么嫁进了沈家,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她微红的眼眸对上沈墨琛有些幽暗的眸子,脸上却没有显露一丁点胆怯,反而带着几分嘲讽,“我都是名正言顺的沈太太。你当着我的面,和秘书勾勾搭搭,还有没有羞耻心?你恶不恶心?”
  沈墨琛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层层愠怒从幽深的眸底涌了上来。
  “还有你,”苏夕颜直接对着秘书开怼,“请你出去,没人跟你讲过,要离有夫之妇远一点?”
  “够了!”
  沈墨琛怒不可遏,起身一把抓住苏夕颜的手腕,拽着她往外走。
  “你干什么?”
  “回家!”
  苏夕颜挣扎不过,只能这样被他强行带回了家。
  房门被他一脚踹开,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按倒在了大床上。
  “沈墨琛,”苏夕颜有些惊慌,“你放开我……”
  沈墨琛不语,撕扯着她的衣衫。
  “刺啦”一声,黑色的连衣裙被撕成碎片。
  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凉意惊起一颗颗鸡皮疙瘩。
  看到他猛兽般的动作,苏夕颜心头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放开我!”
  她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推开压在她身上的沈墨琛。
  “刚刚不是还说自己是沈太太?”沈墨琛埋在她脆弱的颈脖,滚烫的呼吸也灼热了她的身心。
  气氛逐渐旖旎,苏夕颜忍不住呻吟。
  “刚刚不是还好凶?嗯?我恶心?”
  沈墨琛盯着苏夕颜因欢爱而染上红晕的脸,冷冷嗤笑了一声。
  ……………
  次日,温暖的阳光洒进了屋子里。
  苏夕颜醒后便下床洗漱,正当她打算忽视沈墨琛,无声地离开时,他却不知什么时候醒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沈墨琛见苏夕颜化上了淡妆,小脸被修饰得更加惹人怜爱,按捺住内心的燥热,依旧冷淡道,“就这样走了?”
  苏夕颜不理他,想绕过他离开。
  “今晚来陪我参加聚会。”
  “我为什么要去?”
  她没记错的话,他已经约了他的秘书了。
  “你惹怒了我的秘书,撵走了我的女伴。你敢不去?”
  苏夕颜顿时哑口无言。
  晚上,苏夕颜特地换上了一条红色抹胸连衣裙,侧面开叉,修长的双腿走起来若隐若现,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她按照沈墨琛事先给的地址,来到了聚会的大厅,很快便看到了他。
  可是沈墨琛身边竟还有一个女人。
  “这是?”
  苏夕颜走过去,俏丽小脸上满是不解。
  沈墨琛轻哼一声,勾起嘴角,“我的女伴——夏悠然。”
  “……”
  苏夕颜有些无语,这男人这么做无非是想让自己出丑,来膈应自己。
  他怎么这么幼稚!
  “苏小姐,你好。”
  夏悠然小鸟依人地依偎在沈墨琛的身旁,一脸温柔的向她问好。
  “你好。”
  苏夕颜也回了一个礼貌的点头,定睛一看,这个夏悠然的眉眼竟和自己有些相似,都是细长的柳叶眉和勾人的丹凤眼,只是苏夕颜的左眼下方有一颗泪痣。
  她和夏悠然竟然有个五分像。
  今晚的酒会是沈墨琛的朋友举办的,没一会儿的功夫,沈墨琛的身边就围了不少人敬酒。
  苏夕颜自己寻了一个位置坐下,漫不经心地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自顾自的吃着水果。
  “苏夕颜?”
  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苏夕颜抬头一看,是刚才的夏悠然。
  “嗯。”
  苏夕颜甜甜地笑着回应,嘴角两边露出浅浅的梨涡,配上她今天的装扮,宛若人间仙子,某一刻,让夏悠然内心也有点自愧不如。
  可是,那又怎么样?
  沈墨琛不还是不喜欢她?
  夏悠然很快又变换了念想,坐在苏夕颜身边,她倒要看看,这个苏夕颜有什么本事。
  “墨琛和你结婚啦?”
  夏悠然眼睛里闪着亮光,好奇地问。
  苏夕颜以为她是个有修养的大家闺秀之类的人物,缓缓点头。
  “那你跟他关系怎么样,好吗?”
  “呃,不好。”
  苏夕颜如实回答。
  “唉。墨琛以前说过,要跟我在一起,可是我也知道,沈家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我拒绝了。只是没想到墨琛到现在还不肯放弃我。成日里不是带我吃饭,就是去玩。”
  “还非要送我各种礼物。”
  夏悠然靠过去指着自己身上的礼服,继续炫耀着,“你看,这件礼服也是他买给我的,十几万的定制。我叫他别买,他偏说我穿着好看,拦也拦不住。今天晚上我本来不来的,他也非要我陪他。”
  “我实在是拒绝不了。”
  夏悠然觉得还不够,怕苏夕颜不相信,拿出手机,开始翻弄相册。
  “这是以前他带我去布吉岛的照片,这是他陪我过生日的时候,这是我送他的礼物……”
  苏夕颜虽然听着有些难受,但更多的是烦。
  夏悠然看苏夕颜不理睬她,有些恼怒。
  好啊,苏夕颜,她倒是要看看她还能忍多久。
  夏悠然拿起身边的酒,就要往她苏夕颜身上泼去,眼看酒就要撒了出来,她眸光扫到沈墨琛正径直向她们走来,立马起了心思,转手把酒泼向自己。
  “啊……”
  她失声尖叫了一声。
  看到这一幕的苏夕颜懵圈了,这是什么操作?
  “你没事吧?”
  苏夕颜好心问候夏悠然,翻找着自己的包包,想要拿纸给她擦干。
  夏悠然看到沈墨琛渐渐逼近,眼泪应景地流了出来,委屈道:“苏夕颜,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如果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说出来啊。如果你觉得我抢了墨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你为什么要拿酒泼我?”
  夏悠然故意提高音量,在场的人几乎都听到了她的哭诉,不少人过来围观,对着苏夕颜指指点点。
  “我……我没有。”
  苏夕颜的不知所措,却被别人以为是做了坏事被指控的紧张。
  “苏夕颜,你太过分了!”
  沈墨琛训斥着,连忙将夏悠然扶起来,搂在怀里。
  夏悠然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抽泣,无人看见的时候,露出一抹得逞的笑。
  她赌赢了。
  “怎么了?”
  沈墨琛的朋友们也上前来关心,很多人拥挤过来,不顾苏夕颜的存在。
  混乱之中,夏悠然猛地推了一把杵在原地的苏夕颜,她失重摔在地上。
  不知是谁打烂了酒杯,玻璃碎撒了满地,扎进了她的胳膊,血流不止。
  “没伤到吧?悠然。”
  沈墨琛只顾及着夏悠然的情况,轻声细语地问着。
  确认没什么事后,沈墨琛看着倒地的苏夕颜,冰冷地说:“以前我以为你只是拜金。现在我错了,你还是个害人精!”
  周围的看客对苏夕颜的印象也十分不好。
  “你嫉妒别人,就玩阴的?”
  沈墨琛还没有停止对她的侮辱。
  苏夕颜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强忍着眼泪和疼痛,爬起来,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在路上,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哭了好久,才到了医院。
  “这伤口有些深,还是需要留院观察几天,挂些消炎水。”
  “好,谢谢医生。”
  苏夕颜刚在医院处理好伤势,不速之客又来了。
  是沈墨琛和夏悠然。
  苏夕颜不想看见这对狗男女,想要离开,沈墨琛却一把拉住了她,还碰到了刚才的伤口。
  “放开……疼。”
  沈墨琛视而不见。
  “给悠然道歉。”
  夏悠然一脸无辜地站在旁边,还轻声劝道,“算了,墨琛,我想苏小姐应该也不是故意的。你不用特意追来让她给我道歉”。
  遇上这种白莲花,苏夕颜有些急了眼。
  “我为什么要道歉?是她自己把酒泼向自己,还污蔑我。”
  沈墨琛已经听惯了她一次又一次的解释,见她不从,直接伸手去扯她的连衣裙,肩带顿时被扒了下来。
  白嫩纤弱的肩膀露了出来。
  “你做什么?”
  苏夕颜惊恐的往后退去,伸手胡乱的拉着自己的衣服。
  “你不是喜欢让人出丑还不道歉吗?我也让你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
  沈墨琛的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苏夕颜绝望极了,无助的遮挡着自己裸露出来的肌肤,脱口而出,“好啊,你给我一千万,我就道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