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沈墨琛想要离婚
  一千万……
  果然又是钱!
  沈墨琛一面肯定了苏夕颜爱钱的本性,一面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一千万,呵,可以。”
  沈墨琛拿出一张支票,随手写上了一千万,扔在苏夕颜的脚边。
  “道歉。”
  他强硬地说,夏悠然见状脸上满是得意。
  苏夕颜鼻子一酸,红着眼咬咬咬牙,带着哭腔说道,“对不起。”
  听到这三个字后,沈墨琛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
  “悠然,我们走。”
  苏夕颜身体一软跌坐在冰凉的地上。
  憋了许久的泪水这才涌了出来,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呜呜的哭了起来。
  等到情绪稳定后,她才拾起刚才的一千万支票,拨通了苏有国的电话。
  “一千万,我很快便会去转给你的账号上。请你把我妈妈的消息,告诉我。”
  苏有国早就料到苏夕颜一定会带钱来找他,没想到这么快。
  但有钱,什么都好说,他高兴地缓和了语气。
  “夕颜,你真是个好孩子。可惜你妈妈是个没福气的,早就已经死了。”
  死……死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苏夕颜呆呆的愣在原地,手里的支票也掉在了地上。
  她从未放弃有关妈妈的一切,就算知道没有结果,也会试一试。
  可是苏有国现在却告诉她,她妈妈已经死了?
  那她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她这么艰难的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震惊过后迎来的全是悲痛,她的心已经支离破碎。
  苏有国见苏夕颜不说话,继续说:“我这里有你妈妈的墓地地址。”
  “好……那你发给我。”
  苏有国很快把地址发了过来,证实了苏夕颜妈妈离世的消息,对她来说又是致命一击。
  她很想现在就去。
  可天色已经黑了,墓园这个时间是不对外开放的。
  她呆愣愣的躺到了病床上,蒙上了被子。
  呜呜咽咽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
  第二天,苏夕颜就在医院门口打了一辆车。
  一路上她都茫然的看着车窗外。
  不知过了多久,她晃了晃有些晕乎的脑袋,“师傅,我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就晕了过去。
  黑色的小轿车在川流不息的车群中穿行,渐渐的偏离了热闹的城区,往着人烟稀少的地方去了。
  ……
  “醒醒啊,小美人。”
  苏夕颜被吵醒后,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她惊慌失措的挣扎起来,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一只脏兮兮的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脸庞。
  “小美人,怕什么?哥哥只会疼你,可不会害你。”
  苏夕颜怎么可能会不害怕?
  她紧张的往后缩着身体,“你只要不乱来,什么都好说。”
  她怎么会被人绑架?
  “你是不是想要钱?你放了我,钱好说……”
  混混没有回答,只是嘿嘿一笑,然后拿出手机,播放了一个视频。
  夏悠然就出现在视频里。
  “苏夕颜,敢抢我的男人,我有的是办法毁了你,让你身败名裂!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从手机里面传来,听得苏夕颜恨不得冲进手机里去狠狠的抽她几巴掌。
  上一次在医院,夏悠然本想看沈墨琛亲自羞辱苏夕颜,可惜没有能得逞。
  这一次,她特地找来混混,就是想要混混玷污了苏夕颜。
  这样沈墨琛才会彻底的厌恶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
  苏夕颜气得浑身发颤,“夏悠然给了你多少钱?这样吧,我双倍给你,你放了我。”
  “放了?”
  混混的目光有些诡异的落在苏夕颜的身上,笑得格外的猥琐,“这么漂亮的妞,可比双倍的价格还诱人。”
  夏悠然给他的钱已经够多了。
  他现在不缺钱,就想玩个细皮嫩肉的漂亮女人。
  混混这样想着,手已经落到了苏夕颜的脖颈处,满眼痴迷的摸着她华嫩的脸颊,然后顺势去解她的衣服。
  苏夕颜顿时慌了神,尖声叫了起来,“救命!”
  “不要喊了,小美人,这地方荒弃了几年,连个鬼影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救你?”
  混混嘿嘿笑着,手又忍不住摸了一把她华嫩的脸蛋,“真嫩……啊,松口!”
  苏夕颜死死的咬住他的手,目光狠狠的瞪着他。
  混混另一只手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才让苏夕颜吃痛松了口。
  “小贱人,敢咬老子,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混混一边脱衣服,一边骂骂咧咧的。
  苏夕颜被绑在那里,浑身动弹不得,看着朝着她扑过来的混混,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救命啊!”
  这一刻,她宁可自己突然死掉。
  预料中的恶心的触感没有出现,只听见咚的一声,紧接着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她茫然的睁开眼,就瞧见了沈墨琛。
  那个混混已经倒在了地上,沈墨琛却还是满脸厌恶的又往他背上踩了几脚。
  “沈……沈墨琛?”
  苏夕颜低微地哽咽着,这个场景就像几年前在酒吧里,他救自己的时候一模一样。
  “没事了。”
  沈墨琛把她揽在怀里,感觉她像只受惊小兽,不停地颤抖。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打电话你没接,我看了一下你手机的定位。”
  “定位?”
  她怎么不知道她手机什么时候被他定位了?
  “好了,走吧。”
  看着她白嫩肌肤上的勒痕,剑眉不由得紧紧拧了起来。
  他的人,别人也敢欺负?
  “等一下。”沈墨琛看着倒地不动的混混,冷笑了一声,又走过狠狠的踹了那混混两脚,“还装?”
  混混和沈墨琛的体格相差太远,挨了几下就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又认出对方就是电视上时常出现的沈少,哪里得罪的起?
  干脆就装晕倒在地上,哪知道这杀神又来踢他。
  “沈少饶命,饶命。我错了。”
  “是她,是她啊!”
  混混慌乱地指着受害的苏夕颜,当初夏悠然就给他讲过,一遇到什么不对,就把脏水和罪名推到苏夕颜身上。
  “是她叫我出来的,她约我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苏夕颜又成了替罪羊。
  “你胡说!绑架是要坐牢的,我根本不认识你。”
  “你叫我来仓库,说沈少不爱你,你想要找个爱你的人。难道不是吗?”
  混混竭力解释着。
  沈墨琛眼眸中的怒火又升腾起来,在这女人心里,他连个混混都不如?
  “没有没有,你不要听他乱说啊!”
  苏夕颜忙解释,“我疯了也不可能看上他啊!”
  沈墨琛没说话,只是从地上捡起一根生了锈的钢管,重重地锤在混混的手上。
  只听见咔嚓几声,那混混就疼得哭天喊地,连连求饶。
  “沈少,我错了,你废了我的手,就饶了我的命吧……”
  沈墨琛没有说话,阴沉着一张脸,拽着苏夕颜就往外走。
  上了车,他依旧一言不发的开着车。
  苏夕颜坐在副驾驶,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沈……沈墨琛,刚刚那个混混其实是……”
  是夏悠然找来的。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沈墨琛打断:“我们离婚!”
  语气里满是愤怒。
  苏夕颜没有想到,他还是不相信自己。
  “你想离,”她转过了脸,闭上眼,声音酸涩的回答,“那就离吧。”
  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再纠缠下去,也只是彼此折磨,还不如……
  离了吧。
  两人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沈墨琛带着她来到了周雪善的家里,直接向周雪善说出了离婚的想法。
  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孙子和孙媳妇来看望自己了,结果是空欢喜。周雪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闹矛盾,连问怎么了。
  苏夕颜哭着说出刚才仓库里面的事情。
  周雪善听后十分心疼,她相信苏夕颜的说辞。她一向看人很准,苏夕颜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琛儿,你走吧。”周雪善心平气和地对还未消气的沈墨琛说。
  “可是,奶奶,那离婚的事情……”
  “不准离!”
  “可是……”
  “奶奶的话,你也不听了?”
  沈墨琛说不出话来。
  周雪善又看向一旁的苏夕颜,“夕颜做错了事,也应该受到惩罚。这几天,你就饿着好好反省反省。”
  苏夕颜没有什么意见。
  第二天,沈墨琛就又找上了苏夕颜。
  一天未见,眼前的女人好像瘦了一圈,精致的小脸也失去了之前的光泽。
  沈墨琛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面有些不忍:“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是不是背着我和那个混混鬼混?”
  苏夕颜没想到沈墨琛又突然来问,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是夏悠然,她找了那个混混,想来侮辱我。那个混混还给我看了她的视频。”
  “不可能。”
  沈墨琛还是不愿相信,苏夕颜不愿与他多说,却被他抵在了墙上。
  不顾苏夕颜的反抗,沈墨琛冰凉的薄唇印上了她殷红的小嘴。
  她的唇异常莹润香甜,上次吻她的时候,沈墨琛就感觉到了。
  他不是没吻过别的女孩,可是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吻着她清甜的双唇,鼻尖飘过她身上甜而不腻的清香气息,他只觉得一向沉稳自制的自己,仿佛随时有可能失控。
  许久,唇分,一根暧昧的银丝也被带了出来。
  苏夕颜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不敢去看他。
  “混蛋。”
  明明昨天还说要离婚的,现在又来找她。
  苏夕颜感觉自己在他眼里可能就是个谢欲工具吧。
  沈墨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抚摸着她细腻的肌肤,深邃的眼眸里闪着丝丝光亮,慢慢地凑到她耳边说“苏夕颜,这是你惹我的!”
  苏夕颜一脸茫然,她怎么又惹他了?
  可没问出口,嘴巴再一次被人封上。
  …………
  沈墨琛这一次比往前更加暴力,苏夕颜只觉得生生地疼,熬了很久,沈墨琛才离开。
  她累得沉沉得睡了过去。
  饿到第三天,苏夕颜的身体已经完全透支了,再也撑不下去,直接昏倒在地。
  “你醒了?”
  一睁眼,苏夕颜便看见夏悠然站在她的身旁,幸灾乐祸地笑着。
  回想起她一次一次地陷害自己,苏夕颜不禁打了个寒颤,被夏悠然看在眼里。
  夏悠然嘴角向上的幅度更大了,虽然没有毁了苏夕颜的贞洁,但加深了她和沈墨琛的误会,还被奶奶惩罚,想想还是高兴。
  苏夕颜看着她魔怔的笑容,怕她又在使坏心眼,警告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你迟早会有你的下场的。”
  “呵。那又怎样。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和墨琛在一起。”
  夏悠然满不在乎地说,拿出手机,翻开一些微博,放到苏夕颜眼前。
  “看啊,看看大家都发了些什么。”
  苏夕颜接过手机,盯着屏幕,微博里面全是谩骂她的声音。
  大致的话题是:
  苏夕颜因嫉妒泼酒在女孩脸上、已婚苏夕颜竟与别的男人私通、苏夕颜早年在酒吧陪酒、外表美艳的苏夕颜整容……
  她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她什么时候做过这些事情了?
  看着那些网友的评论,不堪入眼,她被活生生地写成了一个没有三观的花瓶。
  看着眼前的人的表情愈来愈难看,夏悠然十分满意。
  “看到了吗?苏小姐?”
  夏悠然的语气里充满着挑衅,“这是我一直以来努力的结果。很多年前,我就开始在网上发布你的黑料。可怜啊,当时你完全没有名气,谁会关心你一个普通人的故事呢。现在你和沈哥哥结婚了,再爆出这些黑历史,讨厌你的人,果然就不只是我一个了吧。”
  夏悠然的面目逐渐狰狞起来,落在苏夕颜的眼中,格外的可怕。
  “我之前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苏夕颜有些不解。
  “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讨厌你。别人总是说我长得和你有些相似,说我不如你。我下定决心,一定超越你,你根本没有我好!”
  夏悠然无理取闹地吼了出来,怒气也充斥了苏夕颜的大脑,她举起手狠狠地甩了夏悠然一巴掌。
  这一巴掌,刚好被赶来沈墨琛目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