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苏夕颜打过胎
  “你做什么?”
  沈墨琛上前拉住苏夕颜的手,见夏悠然的脸上留下了明显的红印,不问清楚事实,更不顾苏夕颜还处于虚弱当中,回扇了她一巴掌。
  苏夕颜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与沈墨琛相视。
  那无辜的眼神仿佛在问他,为什么打她?
  沈墨琛面不改色道:“给夏悠然道歉!”
  “又是我道歉?明明是她……”
  “呜呜呜,对不起苏夕颜。”
  夏悠然抢先开口打断了她的话,还哭得梨花带雨,“是我一厢情愿的喜欢墨琛。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破坏你们的感情。对不起,是我不好……”
  夏悠然演技不得不说,十分厉害,苏夕颜认为她不得奥斯卡小金人都白瞎了。
  如果她只是个局外人,恐怕也要被夏悠然这幅模样给忽悠过去。
  而沈墨琛,显然就被忽悠到了。
  他一直知道夏悠然喜欢自己,听到她的这番话,更坚信是苏夕颜每次都在刁难夏悠然了。
  沈墨琛冷冷扫了一眼呆立在那里的苏夕颜,抱起夏悠然转身就走。
  “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眼看沈墨琛快要走远,苏夕颜叫住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质问道。
  男人的脚步一顿,修长的身影背对着她,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寒意。
  他低低冷笑了一声,单手拿出手机,直接将一个文件发送到她的微信上。
  “自己看。”
  隐隐带着怒气的三个字直接砸向了苏夕颜,不等她回应,他抬脚就走人。
  苏夕颜只觉得莫名其妙,低头皱着秀眉点开了文件。
  下一秒,她就惊得张大了嘴巴。
  文件里面全都是些不雅照片。
  各种她以前在酒吧和别的男人喝酒的照片,还有莫须有的床照。
  “一定又是夏悠然!”
  她气得浑身发颤,看来沈墨琛就是信了这些照片,才觉得她是个不自爱的女人。
  想到这里,她的眼圈又忍不住红了。
  沈墨琛半点也不信任她,一看到照片就断定她不自爱,他就不会让人去查一查,这些照片有没有动过手脚吗?
  如今,夏悠然都这么对她了,她也绝不能坐以待毙。
  她要想办法,要反击,要让沈墨琛认清夏悠然的真面目,她要让夏悠然也体会一下这种难受的滋味!
  苏夕颜冷静地思考着,计划着怎么给夏悠然来个漂亮的报复。
  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先从小混混入手,这种拿钱办事的人,最好套话。
  苏夕颜迅速地找到了小混混的消息,去了他养伤的医院。
  混混看见苏夕颜,十分害怕,以为她是来报复自己的。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也别忘了,你变成这副模样,全是你答应了夏悠然给你的任务。”
  苏夕颜平淡地说,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在桌上。
  “这些钱够你养伤期间用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你拿下这些钱,用这个手机,拍下视频,就把夏悠然怎么贿赂你的经过,前后说清楚。”
  “二。”苏夕颜提高了音量,“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就不只是手被折断这么简单了。”
  混混当然是选了第一个,拍好视频后,苏夕颜立即发给了沈墨琛。
  正在办公的沈墨琛心情非常烦躁,最近他跟苏夕颜的关系越发的恶劣。
  明明他该厌恶那个拜金又恶毒的女人,可不知道怎么的,想想扇她的那一巴掌,他竟然有些后悔。
  该死。
  “叮。”
  手机震动铃声响起,屏幕上显示的苏夕颜三个字格外的刺眼。
  他犹豫了一下,修长的手指还是不由自主的点了开来。
  苏夕颜发来了一个视频。
  视频里是前几天被打打骨折的混混,虚弱地躺在病床上。
  “是夏悠然指示的我。我刚刚出狱,她找到我,并给了我苏小姐的照片,我当时看苏小姐长得很漂亮,很心动。夏悠然说,如果我和苏小姐发生关系,还会给我十万元。我为了钱,就按照她说的去做了。后来被发现,也是夏悠然告诉我,说可以撒谎嫁祸给苏小姐,所以我才这么做,求求你们原谅我,我是被鬼迷心窍了……”
  夏悠然……
  沈墨琛内心复杂,夏悠然的名字一遍一遍在耳畔响起。
  事实摆在眼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被夏悠然骗了!
  沈墨琛叫来秘书,取消了下半年他和夏悠然的所有合约,并拨通了夏悠然的电话。
  “喂?墨琛哥哥。”
  还不知道事迹败露的夏悠然,想到刚刚沈墨琛对待苏夕颜冰冷的态度和对自己袒护,又看到沈墨琛的来电,以为沈墨琛想她了,声音也掐得分外甜腻。
  “我问你,是不是你去找混混,想要侮辱苏夕颜,还嫁祸给她,让我误会她的?”
  沈墨琛的声音由低到高,怒气也越发浓重。
  那头的夏悠然吓得一激灵。
  沈墨琛怎么会知道?
  一定又是苏夕颜,那个贱人!
  当初怎么没有毁掉她!
  夏悠然下意识地狡辩:“不是我…不是我,墨琛哥哥,你要相信我。”
  “我信你的时候还不够多?”沈墨琛额头的青筋直跳,“以后我不会再跟你合作,合同我已经解除了。视频也发给你,你自己看。夏悠然,我看错你了。”
  夏悠然吓得一颗心狂跳。
  不…她不能失去沈墨琛。
  “对不起,对不起…”
  夏悠然嚎啕大哭起来。
  “墨琛哥哥,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做,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原谅我。”
  听到她的哭声,沈墨琛心里烦躁极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意识到沈墨琛对自己的好感已经直线下滑的夏悠然回过神来,咬了咬牙,发了一份苏夕颜的孕检报告和打胎记录给他。
  沈墨琛皱着眉点开之后,一张脸黑得如同锅底。
  “苏夕颜!”
  她怎么敢!怎么敢打掉自己的孩子?
  沈墨琛顾不上许多,直接回去找苏夕颜。找到人后,二话不说,就将她往车上拽。
  还没恢复过来的苏夕颜看着这样的沈墨琛有些懵了,加上他之前还扇了自己一巴掌,她的心情同样也差到了极点。
  “沈墨琛,你当我是物品?想把我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拖着我上车做什么,找你的夏悠然去!”
  苏夕颜噼里啪啦发泄完,不想再看沈墨琛一眼,打算下车。
  可沈墨琛用力地把她拉拽了回来。
  她刚想开口骂人,沈墨琛却阴沉沉的盯着她,“你是不是背着我去打胎了?”
  他的脸色异常难看,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满腔怒火无处喷射,两颊也微微发抖,像一头蓄力的猛兽,苏夕颜觉得自己随时随地都可能被他撕碎。
  “你别血口喷人,我才没有!”
  她怀都没有怀上,打什么胎?
  沈墨琛看出她不耐烦的想走,冷笑起来,“好,去医院。我给你证明的机会。”
  苏夕颜……
  这男人现在是神经病发作了是吧?
  “行,”她气呼呼的回道,“证明就证明!”
  到了医院,医生和护士带着苏夕颜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她本想狠狠地打沈墨琛的脸,但没想到医生竟然说她确实打过胎。
  苏夕颜一脸的不可思议。
  “医生,你有没有搞错,我哪里打过胎?”
  是她疯了,还是所有人都疯了?
  “还说没有?”沈墨琛已经对她失望透顶,“证据都摆在这里了!”
  苏夕颜想要解释,可沈墨琛已经不给她机会了。
  看着男人怒气冲冲的背影,苏夕颜忍不住咬紧了唇瓣。
  “沈墨琛……”
  就不能对她有一点点的信任吗?
  她颓然的走出了医院,心里难受极了。
  两人走后,夏悠然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拿出一张银行卡,递在医生面前。
  “做得不错。”
  夏悠然看着苏夕颜那失魂落魄的身影,笑得格外的得意。
  苏夕颜那个蠢货怎么可能玩得过她?
  她迟早要将沈墨琛给抢回来。
  ……
  从那以后,沈墨琛再也没有回过家,苏夕颜心里清楚,也懒得去找他,一个人过,也没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夏悠然就不一样了,她可不会就此罢休。
  趁着两人关系不好,她主动来到了沈墨琛的办公室,开始使用她惯用的卖惨伎俩。
  “墨琛哥哥,你还在生悠然的气嘛。”
  沈墨琛不想理睬她。
  “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了,我不想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墨琛哥哥……”
  沈墨琛没有说话,只是寒着一张脸。
  “砰!”
  玻璃杯忽然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夏悠然捡起一块,抵在手腕上。
  轻轻一划,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墨琛哥哥,你不理悠然了?如果这样,不如让我死掉,反正我再怎么努力,你也不会跟我在一起的,对不对?”
  夏悠然的哭喊声响遍了整个办公室,不少员工都好奇地探头出来看看情况。
  “割了个毛细血管出血,你就觉得我会原谅你?呵,夏悠然,苦肉计可没你想的那么好用!”
  沈墨琛冷冷的喝了一声,“出去!”
  “墨琛哥哥……”
  夏悠然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等走出沈氏,上了车,她才对着化妆镜擦干了眼泪,冷冷一笑。
  她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她脸上的笑容越发阴狠,“需要你的时候到了……”
  等和对面的人谈妥之后,她挂断了电话,又立即给苏夕颜打了一通电话。
  “你又想怎样?”
  苏夕颜的语气格外的不耐烦。
  夏悠然不以为然,“出来吧,我请你吃饭,我们好好聊一聊。”
  “不用。”
  苏夕颜直接拒绝了,“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
  “行啊,你不来就算了。”
  夏悠然竟然没有死缠着她,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的拒绝。
  苏夕颜刚准备挂断电话,又听她说,“医院里的报告,你觉得震惊吗?”
  听到她这么问,苏夕颜已经敢肯定,又是她暗箱操作。
  “是我做的。怎么样,我猜你当时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但也不止我一个人,方梅和苏有国也参与了其中,我可真心疼你,一个帮你的人都没有,哈哈哈哈。”
  夏悠然尖锐的笑声令苏夕颜头皮发麻,方梅和夏悠然这么对她,她可以接受。
  苏有国怎么也陷害她?
  她被他费尽心思地弄进沈家,不就是因为他想要钱吗?
  前段时间他还要求她备孕,现在怎么又收买起医生,把她和沈墨琛的关系搅坏,难道不想利用她捞钱了?还是被方梅洗脑了?
  苏夕颜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赶回了苏家,迫不及待地想找寻真实的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