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林沐婉还活着
  正在家里悠闲自得看着电视的苏有国,看到急忙赶来的苏夕颜,笑呵呵的朝她招手,“夕颜,你来了?来和爸爸坐一起。”
  “苏有国,你还要装多久?”
  苏夕颜可没心情跟他闲聊,直接开门见山的质问。
  “你要钱,我已经给你了,你还要怎样?”
  苏有国看苏夕颜气得发抖的模样,没有说话,而是走进屋内,四处找着东西。
  见他不搭理她,苏夕颜憋不住了,像只急红了眼的小兔子,怒吼道,“你为什么要跟着夏悠然和方梅一起,找来医生,污蔑我打过胎?”
  “为什么?”苏有国反问了一句,接着自问自答,“因为你压根就不是我的女儿!”
  他找出一份事先准备好的亲子鉴定,甩在了苏夕颜因愤怒而变得红通通的小脸上。
  “这是?”
  苏夕颜疑惑不解地捡起来,翻开一看,才明白这是一张她和苏有国的亲子鉴定。
  纸的最后一行赫然写着她与苏有国不是生物学上的父女。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苏夕颜的唇瓣微微发颤,惶然又无措,“那我爸爸是谁?”
  “我白养了你这么多年,一句好话都没听你说过。这些也都算了。反正你不过是颗棋子,没有利用价值了,老子随时可以踹掉你,苏夕颜!”
  苏有国恶狠狠的瞪着她,开始咄咄逼人起来。
  “既然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那我更没有理由让你在沈家好过了,夏悠然早晚会取代你!到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再这么趾高气昂地站在我面前!”
  原来是这样。
  苏夕颜说不出现在的心情,她只觉得心里面又难受又觉得悲哀。
  各种情绪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都快要将她整个人淹没。
  也好。
  她原本就想要和苏有国断绝关系,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
  “以后,我和沈家无关。”
  丢下这句话,她夺门而出,离开了这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名义上牵连的苏家。
  走在路上时,夏悠然再次打来了电话。
  “苏夕颜,酒店,速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夏悠然的语气十分坚定,似乎真的有急事。
  苏夕颜还是决定再见她一面,看看她又要玩什么把戏。
  苏夕颜一走进酒店大门,就闻到十分浓郁的香气,不由得皱了皱鼻子。
  夏悠然坐在那里,笑盈盈的,一瞬间,让苏夕颜想到了她第一次见到夏悠然的时候。
  当时她也是这样笑着,眉眼和自己笑起来一模一样。
  “来了。”
  夏悠然热情地招呼着她,递给她一份切好的牛排,“饿了吧?”
  “不用了……”
  “怎么?”夏悠然脸上的笑意带了几分讥讽,“怕我下药?”
  苏夕颜……
  夏悠然直接叉了一块吃了,鄙夷的看着她,“对付你,用不着这种手段。”
  苏夕颜皱了皱秀眉,低头看着那盘切好的牛肉。
  浓郁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面窜着。
  “吃吧,吃完了我就告诉你是什么事。”
  苏夕颜想了想,还是拿起了刀叉,吃了起来。
  夏悠然慢悠悠地吃着自己的,一边关注着苏夕颜的神色,眼底的恶意越发的浓郁。
  不久,苏夕颜便感觉额头发热,脑子一昏,眼前慢慢地,只剩黑色。
  “啧啧啧。真是一点戒备之心都没有啊。”轻松得逞的夏悠然走到苏夕颜身旁,拍了拍她的脸。
  她早就在苏夕颜吃的东西里下了迷药,一时半会儿是醒不来。
  ……
  “她还没醒?”
  “应该很快就会醒了。”有人应答了一句。
  “唉,苏夕颜啊苏夕颜,你怎么还不醒来呢。我都等急了,也怪我给你的药下的太重了。”
  话音刚落,苏夕颜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夏悠然正坐在她的面前,周围的环境也早已不是酒店,而是一间不见天日的封闭小屋里。
  “这…这是哪里?”
  苏夕颜昏昏沉沉地喃喃细语。
  “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山区。”
  夏悠然看到她醒来,兴奋至极。
  “山…区?”
  苏夕颜虚弱地问道,偏着头,眼睛里充满着疑惑。
  但夏悠然可恨透了她这张总是无辜委屈的小脸,马上扇了她一巴掌,白皙的皮肤迅速染上了一层红晕。
  好疼……
  泪水不受控制地从苏夕颜的眼眶流出。
  “疼就对了。长得这么丑,还敢勾引墨琛哥哥,你根本不配出现在他面前。”
  “你就是个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我都替你感到丢脸!苏夕颜,真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嫁到沈家。”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你有的,我都要抢过来。”
  “我会让你一无所有,身败名裂!”
  各种侮辱的话语从夏悠然嘴里吐出,她完全没有了平时在沈墨琛面前清纯的样子,活脱脱一个骂街的泼妇。
  骂就骂吧,苏夕颜垂下脑袋,呆呆的,不说话,心里却硬生生地发疼。
  她没有妈妈,没有爸爸,也许,她真的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你们看着办吧。”
  夏悠然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她可不想在这深山老林里待太久,晦气。
  留下的几个人朝着被五花大绑固定住的苏夕颜走来,拿起锋利的刀,几下卸掉了绳索。
  正当他们打算杀掉苏夕颜,并且毁尸灭迹的时候,刚走没多久的夏悠然又打电话来了。
  “别杀她,留着她的命慢慢折磨她。”
  听到吩咐以后,他们立刻收起了刀。
  鞭子被拿了出来,一下一下打在苏夕颜细嫩的皮肤上。一条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迅速占满了她的全身。
  每当苏夕颜疼得晕过去时,这些人又把水泼在她身上,让她不得不保持清醒。
  几天几夜过去了,这些人才肯罢休,拖着备受折磨的苏夕颜,无情地扔进了森林里,让她自生自灭。
  锥心刺骨的疼痛席卷而来,苏夕颜只剩下了一口气。
  她躺在杂草丛生的地上,满心的不甘。
  她不能死,她不甘心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得逞,她要把身上、心里受过的痛苦,都还给他们,她一定要活着走出去!
  苏夕颜不甘等死,拼尽全力地匍匐前进着,满是伤口的身体,被草地摩挲着,又疼又累。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她才终于爬到了马路边,没了多余的力气,沉沉地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苏夕颜看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温婉贤淑的女人,和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
  “妈妈妈妈,姐姐醒啦!”
  秋可一激动地跳了起来。
  “嗯嗯。”秋温宁端来一杯水,坐在床边,看着浑身是伤的苏夕颜,眼中满是怜悯。
  “喝点水吧。”
  她拿着勺子,一点一点地喂到苏夕颜已经开裂苍白的嘴唇边。
  “谢……谢谢你们。”
  苏夕颜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也被包扎了起来,疼痛也减缓了许多,看来她是被面前这对善良的母女搭救了。
  “没事,我们看到你全身是血地躺在路边,被吓坏了。才将你带了回来,如果不嫌弃,就在这里养伤吧。”
  秋温宁提议着说,想起出见苏夕颜时,她的惨状,语气里流露出深切的同情。
  “对呀对呀,姐姐,在这里多留几天吧。等你伤好了,还可以和我一起玩呢!”秋可一也在旁边劝说着。
  “姐姐,你伤得好重,要乖乖听妈咪的话,快快好起来哦。”
  苏夕颜看她两个葡萄般大的眼睛圆溜溜的,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配上一张胶原蛋白的小脸蛋,真是可爱极了,宛如一个落入凡间的小天使。
  “谢谢,你们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
  说着说着,感动的泪水也忍不住涌出。
  “别哭了。”
  秋温宁本来也是个心软又善良的女人,自己也经历过不少苦难,看见苏夕颜落泪,十分不忍,怜爱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时光飞逝,苏夕颜在修养期间,秋温宁一直不嫌麻烦地照顾着她,伤势也因为无微不至的调养,一天一天地好起来。
  闲暇时候,她和秋温宁也会聊一些彼此的故事。
  苏夕颜才得知,秋温宁是位单亲母亲,独自一人不畏艰辛地带着秋可一生活在这里。
  而秋可一的父亲,现在都还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看来,她们俩都是苦命人啊。
  苏夕颜对秋温宁的感激和敬重之情更深了,她们都关系也随着不断的相处,越来越好。
  等到苏夕颜能够下床行走后,她一面帮助着秋温宁操劳家务,一面找到了苏有国之前给的地址,想要去母亲林沐婉的墓穴,和她说说话。
  跟秋温宁道别后,苏夕颜便直接去了墓地。
  还没靠近,就发现不远的墓地围着一堆人,其中就有方梅。
  方梅叉着腰,嘴里还不停咒骂着:“林沐婉,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这个贱人人,到底死没死!”
  她要挖妈妈的坟墓?
  苏夕颜急忙赶上前,想要拦住他们:“住手!这是我妈妈的墓,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挖?”
  “苏夕颜?怎么是你?”
  夏悠然不是说已经折磨死她了吗?怎么还活着?
  方梅看着她,震惊不已。
  “继续挖,挖快点!”
  惊讶之余,方梅还是不忘挖墓的事情。
  “不准,快停下!”
  苏夕颜上前阻止,却被挖墓的人一把推开。
  很快,林沐婉的棺材被捞了上来,“打开!”方梅命令道。
  “不,不要!”
  不过为时已晚,棺材已经被打开,但里面却是空的,什么也没有,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我就料到,这个贱人没死!”
  方梅愤怒地咒骂着,苏夕颜同样也觉得不可思议。
  “先抓住这个小贱人!”方梅骂了一句,又让人抓住苏夕颜。
  苏夕颜慌忙往外跑。
  她身形灵活,窜的像只小兔子,跑的飞快。
  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身后的人,回到秋温宁的家中。
  苏夕颜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棺材里面空无一人,这就说明她的母亲林沐婉很有可能还活着!
  太好了!
  她妈妈可能还活着……
  秋温宁见苏夕颜气喘吁吁地回到家中,担心地询问情况。
  “没事吧,夕颜?”
  她用手轻轻拍了拍苏夕颜的肩膀。
  苏夕颜如实说出了自己刚才的经历,想起自己的母亲林沐婉曾经是一位歌手,秋温宁又是小型娱乐场所的经纪人,又问道,“温宁,你知不知道一位叫林沐婉的歌手?”
  “林沐婉?”秋温宁若有所思地顿了顿,又说道:“听过,以前还火过一段时间,她有几首歌,我也特别喜欢,但不知道后来怎么了,她突然失踪。有人猜测她是被雪藏了,我也不知道了。挺可惜的。”
  失踪……
  苏夕颜慢慢回味着这些字眼,她的直觉告诉她,林沐婉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突然消失的。她一定还在这个世上,并不像苏有国所说的那样,去世了。
  林沐婉一定还在某处,默默地守护着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