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疑惑
  “你们这是一种欺骗行为,我什么时候签了这份合约我完全没有任何记忆,我有权告你们。”何宇轩指着上面的字体,皱着眉,瞪着对方。
  “很可惜呢,何先生,您的这个权益也在您签好合约的时候,就已经自动转让给了我们,而且你也无权告我们吧,合约是你签的,字迹是你的,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对方慢慢的逼近他,然后将手上的合约也直接摆在了何宇轩的面前。
  “是沈墨琛干的好事吧!”何宇轩低头看着眼前的合约,恨不得直接撕毁,但是如果直接撕毁的话,对自己的公司也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增加府面消息。
  “你在叫我?”说曹操曹操到,门口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闪了进来,而后在何宇轩的面前站定,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
  “你这混蛋,这些都是你干的吧!”何宇轩手上拿着两份合约,直直的向沈墨琛走来,但是他才刚刚迈出两步,眼前的男人却突然将何宇轩拦住,不让他再继续向前行走。
  “是我干的呀,但是字不是你签的吗,何老板,你都同意了,总不能出尔反尔吧?”对方挥了挥手示意,眼前的男人就将何宇轩放开,也很快撤回了拦在他面前的手,而何宇轩也继续直直向沈墨琛走去。
  “你凭什么这样做?”何宇轩一字一句的对他说,而后再将手中的合约直接扔在了沈墨琛的面前。
  “就凭我开心,我乐意。”沈墨琛笑了笑,然后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好,你不是想要吗,我给你。”何宇轩急喘着气,随后直接拾起自己刚刚放在桌上的合约,而后掏出笔直接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哦,何老板就是果断,合作愉快咯。”看着对方这么果断,沈墨琛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伸出手拿过何宇轩签好的合约,便直接放在了经理的手上。
  随后沈墨琛便伸出手想要与何宇轩握手。
  他当然知道对方不会配合自己,而自己的这种行为也不过是在有意侮辱何宇轩罢了。果不其然,对方直接无视了自己伸出的手,何宇轩直接转头坐回了座椅上。
  “哦,对了,你还记得你那个大客户吗?”被对方无视自己的手,沈墨琛也不恼,只是将手重新插回口袋,然后慢慢的向何宇轩走来。
  “你干什么?”对方警惕的抬起头来,望着沈墨琛。
  “没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说,他可能以后都不会签你们家了。”沈墨琛仰着头,却将视线从上往下俯视着何宇轩,黝黑的瞳仁里闪过一丝亮光。
  “你什么意思,你把他抢走了?”何宇轩伸手揪住了沈墨琛的领带,将对方往自己面前拉了几分。
  “自己做的不好,总不能怪别人优秀吧?”沈墨琛伸出手拨开了何宇轩扯着自己领带的手,然后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没啦,只是我只是给了他一点小利,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上钩了。”
  沈墨琛伸手拍了拍何宇轩的肩膀,随后转头,“不过我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你的周副经理,毕竟是因为他,我才有这个机会。”
  何宇轩不敢置信的大瞪着眼睛,对方口中的那个周副经理可谓是自己的心腹,没想到到头来自己却受到了他的蒙骗,不用多想,何宇轩也知道自己的公司被收购十有也是因为他的原因。
  何宇轩蹙紧了眉头,并没有开口说话。
  “这只是第一个,接下来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每来一个我就会抢你一个,直到你们何家公司倒闭,不然我不会善罢甘休。”沈墨琛的眼皮微微低下,但是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好,可以,沈墨琛,算你狠。”听着对方的措辞,何宇轩也没有表现得十分生气,反而像是直接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看着对方不在意的模样,沈墨琛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开口说话,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几份合约,对着何宇轩说“不光是这一个客户,我可是用正经手段让他们都与我进行合作。”
  何宇轩只是轻轻瞄了一眼,随后向对方一步一步的走进,而后在沈墨琛面前停下后用指尖轻轻戳着对方的肩膀,力气不大,但每一下都那么沉重。
  沈墨琛感受到对方的状态有点不对,但是对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生气,没有达到自己预想中的效果。
  因为沈墨琛知道自己如果要报复何宇轩,不可以像对待夏悠然一样用手段,只能让何宇轩亲眼看着自己的公司被别人一步一步的瓦解,他要慢慢的将对方的公司整倒闭。
  然后那他们何家公司永远消失在大众眼睛下。
  “我跟你说,沈墨琛,以后你绝对不要来求我。”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对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而且手指按在他肩膀上的力道突然加大。
  这句话加重了沈墨琛心中的疑虑,因为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是自己还有什么把柄在对方的手上。
  但是这一刻沈墨琛没有说话,也没有理对方。
  而对方也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收回了点在他肩膀上的手,眯着眼睛露出了一抹狡诈的笑容,一双蛇眼好似深不见底,随后何宇轩便伸出猩红的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沈墨琛看不惯对方这种嚣张跋扈的模样,于是他便背过头去,缓缓地走向门口“我给你们两天时间,两天之后,我需要的是空无一人的何家公司。”
  随后男人便反头看了一眼仍然站在原地的何宇轩,但也只是轻轻的瞟了一眼,而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何宇轩看着沈墨琛的背影,眼神里的光越来越凶狠。
  最近接下来的这几个月,沈墨琛一边继续收买人心,抢夺合家公司的大客户,另一边也借此机会和何宇轩讲条件,继续以商业手段购买何家公司。
  但其实越是如此,沈墨琛心中的疑虑就越来越深,因为每当他抢夺对方一个客户,夺取一部分家公司,使对方的客服紫鸢越来越少的时候,对方虽然表现出了愤怒,但总却让他觉得远远还不够。
  对方应该更加气急败坏,而不是撂下狠话,让自己以后去求他。
  所以这天,沈墨琛直接将手里之前对方发给自己的那份视频转交给了专家。
  直觉告诉沈墨琛这份视频很有可能是造假的,不然换一下不可能说的这么自信满满。
  沈墨琛刚将手中的那份视频发出去,很快便收到了周让的电话。
  “沈少,夏悠然好像怀孕了。”
  “哦,那你在那边等我,我很快就到。”沈墨琛的语气说的波澜不惊,不过这比他预想的更快,他深知应该如何惩罚这个女人。
  随即男人很快的便赶到了现场,打开铁门后便看见倒在地上的夏悠然,女人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充满了骇人的痕迹。
  而此刻夏悠然的身体随着铁门被打开的声音瑟瑟发抖,女人头发凌乱,身上的布料没有一块是完整的,看起来就与乞丐堆里的乞丐已经毫无差别。
  沈墨琛一步一步的走上前,慢慢审视着周围的环境,而后避开地上的污会无,直直的走向了女人的面前。
  夏悠然似乎感受到有人到来,身体在靠近的那一瞬间,抖得像筛子一样,喉咙里还发出求饶般的呜咽。
  这几个月的折磨,使她生不如死,她混合在这些低俗的人群里,配合着他们,让他们享乐,自己的身体已经不知道受过多少男人的侮辱,这远比之前可怕的许多。
  因为她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身旁的那些人,下一秒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他们不仅大脑低俗行为放荡,甚至连折磨自己的方法都十分的令人难忘。
  夏悠然知道自己无法逃离,所以只能配合着他们,以保全自己,赢得活下去的权利,但是在另一方面,她又知道,沈墨琛不会让自己死,而会让他生不如死。
  所以在每一个夜晚,他都在想如何了,结自己的生命,但是却又不敢迈出那一步,她下不去手,有的时候又对自己的生活抱有一丁点的希望,希望在某一天自己可以离开这里,但是这样的生活却暗无天日。
  躺在地上的女人已经有微微显怀的痕迹,小腹只是微微的隆起,如果不是对方蜷缩在一团,他可能都不是特别确定。
  沈墨琛上下打量了夏悠然一番,发现女人身上满是污会无,随后就打消了想要伸出手薅住对方头发的想法。
  沈墨琛用皮鞋尖踢了踢脚旁的身体,夏悠然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身体的颤抖随之停止了,随后便缓缓地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随即沈墨琛还没有开始说话,脚旁的人就开始有了动作,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扯住沈墨琛裤子的边角,但是沈墨琛已经料到了对方会有这样的动作,他皱紧了眉头,嫌弃地将脚收了回来,而后向后退了几步。
  “求求你,沈少,”夏悠然见对方躲开了自己的触碰,便只好立起身来跪在地上,眨巴着眼睛望着沈墨琛,“请您把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打掉,我不想生它!”
  她都无法完全辨别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在每一个的夜晚,都有源源不断的噩梦席卷着她。
  沈墨琛挑了挑眉,而后蹲下身子与夏悠然对视,“你就这么狠心,它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起码它也是一个生命。”
  “可是生下那种人的孩子,还不如让我去死,求求你,不要再把我留在这里了!”女人抱头痛哭着,颤抖的双手环住自己的膝盖,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流。
  沈墨琛的眼里没有半分同情,闪过的只是凶狠的光。
  他不想再与眼前的女人去争论,这种人即使给予再多的惩罚,也执迷不悟。
  随后沈墨琛猛地站起身来,从上往下俯视着蹲着的夏悠然“怪不得你做的出那种事,对自己的孩子都不仁慈的人,怎么求你能对别人仁慈?
  而后沈墨琛又想起了夏悠然对苏夕颜所做的那些种种的事,一时所有的怒意席卷着她,复仇的渴望几乎将男人淹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