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幡然醒悟
  “好呀。”沈墨琛的眉毛向上挑起,随后想都没想就将这句话吐了出来,而且他眼睛里的光也越来越暗,脸色也随着眼睛里的光黯淡的程度越来越阴沉。
  夏悠然似乎被男人这副模样吓到了,停止了啜泣声,而是下意识的向后退,身上仅存的衣料和皮肤与水泥地板紧密接触,在摩擦的时候发出沙沙的声音。
  但是男人却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沈墨琛直接伸出手,不顾对方头发间的污浊物,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将嘴唇凑近对方的耳廓,而是眯起眼睛死死的盯着夏悠然。
  女人因为沈墨琛的这个动作而动弹不得,只能被迫仰起头,与他对视,而随着头发被拉扯的程度越来越重,头皮在这种暴力的拉扯下已经开始痛到麻木。
  夏悠然一动也不敢动,眼帘随着颤抖的幅度而落下,女人的口中传着粗气,但实际上她却连呼吸都放得那么小心翼翼。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男人眼瞳里的漩涡吸了进去一样动弹不得。
  “但是像你这种人,继续活在世上,肯定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你就随着你的孩子一起去吧,怎么样。”这句话虽然字面上是带有询问的意思,但实际上沈墨琛却没有任何想要与女人商量的意思。
  就像是她的命运,早就已经被他所决定。
  夏悠然的身体随时害怕的幅度颤抖的越来越严重,甚至连带着沈墨琛抓着她头发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男人突然笑了,随后嘴角向上弯起的那一抹弧度又很快地降落下来,表情又重新变得阴冷,
  而后男人便松开了抓住夏悠然头发的手,女人的头颅也随着对方的动作而重重的摔回在地上。
  夏悠然的眼泪已经挤不出来了,无边无际的恐惧感,正在席卷着她。
  随后夏悠然便转头看向身后那扇小小的窗子,小小的窗口被密密的铁丝网盖住,密密的网又像是将她包围,但是个四四方方的小房间里,却只有那一处有光投进来。
  但在这个盒子里,她看不见光明。
  这一瞬间,夏悠然就像是放弃了抵抗,她直直倒在地板上,身体渐渐的缩小了颤抖的幅度,而且最终女人也闭上了眼帘,关上了那双浑浊的双眼。
  “你说我应该怎么折磨你呢?”沈墨琛见倒在地上的女人颤抖的身躯已经开始平息,他心中明白对方已经放弃了挣扎。
  但是对方这种陷入绝望的模样,也极大程度的满足了他内心的肆虐感。
  但是远远都还不够,他明白,这些与苏夕颜所经历的痛苦来说,都不算些什么。
  “我们可以尝试不同的死法,好让你死而无憾,既然你让苏夕颜慢慢的感受到痛苦,那我也要让你慢慢的感受到死亡,那种濒临死亡的快感,我会让你慢慢的体会。”
  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内心的那份黑暗也彻底的释放出来。
  “不如这样,你觉得如何?”男人浑厚的声音,在这个四四方方的小房间里开始回荡,每一下都在撞击着她的耳膜,使她无法忽略男人的声音。
  “我们将你绑在架子上,然后用刀一点一点的剖开你的肚子,直到你疼的晕过去,然后再给你打上麻药,等你醒来后再一点一点的割,就这样循环往复,夏小姐,你意下如何?”
  在窗外光的照射下,男人嘴角的那份讥笑十分明显,这使夏悠然内心止不住的害怕,这种待遇分明就是对自己的酷刑。
  但是女人也知道,一旦是男人所决定的事情,对方也一定有能力办到。
  对方既然想要报复自己,一定会不舍余力的折磨自己。
  “沈少,”一直站在一旁皱着眉的周让终于开了口,即使对方想要报复的心理他可以理解,但是对方报复的手段却也让他止不住的害怕。
  看着自己的老板的心理越来越扭曲,整个人因为苏夕颜的逝去而变得越来越黑暗。
  但是这一次他不得不出声制止,这种少见的残忍方式其实在另外一方面也是沈墨琛心里的写照。
  这样平添的不仅是沈墨琛内心的痛苦,而如果之后当男人尝到了这种抱负之后得到的快感,可能以后会一发不可收拾。
  “这种行为是不是有点太过于……残忍了?”周让低着头默默的说,他甚至都不敢抬起头与沈墨琛对视。
  “残忍?”沈墨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嘴角上扬的那抹弧度像极了一把带血的刀子。
  “那你怎么不试想一下,夏悠然对苏夕颜所做的那些事是否残忍?”男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的声音也不停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回荡着,似乎要将墙壁都震破。
  “但是我在想,即使您这样惩罚她,可是苏小姐也不能死而复生……”这句话才刚刚说出口,周让喉咙就被沈墨琛压制住,整个人被对方向后推,直直的抵在那扇铁门上。
  铁门随着他们运动的幅度而发出呻吟,那种与铁板之间的碰触,使整扇铁门都微微颤抖。
  “我不需要你来教导!”他黑色眼瞳死死的盯着周让不容得对方出声说出任何反抗的话。
  他的心已经被魔化了,整个人就像是传上了怨魔的气息。
  “我只是……在想……苏小姐,”周让的手攀上男人掐住自己脖颈的手腕,想要挣脱出男人的禁锢,在这时一直躺在地上的夏悠然却突然发出了声响。
  “苏夕颜那个贱女人早就该死了!”女人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这句话吼了出来,整个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抖,而深陷中也充满了嘶哑。
  “你!”苏夕颜的名字就像是沈墨琛的一片逆鳞,不由得任何人触碰,但实际上这又是男人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他不容任何人去亵渎她。
  她是属于他一个人唯一的光,但是那束光就被别人遮住了,他现在看不见眼前的路。
  周围一片黑暗。
  随即沈墨琛就放下了禁锢住周让的手,直直的走向眼前的女人,随后一脚踢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腹部的疼痛不断的传来,这让她止不住的呻吟出声。
  女人是故意的,与其被这个男人折磨致死,还不如就让对方这样将自己活活打死。
  这样子可以更快的结束他自己的生命,反正都是死,上的折磨只会让自己更加的痛不欲生。
  听着夏悠然一声一声痛苦的声音,周让皱紧了眉头,随后只是大口大口的呼吸了两口氧气。
  他内心还是在徘徊,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制止沈墨琛。
  而后周让犹豫了一阵,直到听到夏悠然的尖叫一声,之后女人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在这一刻周让不禁慌了。
  随即他便迅速冲向前拉开了沈墨琛的身体“沈少,我认为苏小姐在天之灵,她一定不希望你会为了她而背上人命!”
  他急切地在男人耳边呼唤着,似乎想要换回对方尽存的意志。
  这时沈墨琛疯狂的情绪在听见这句话的同时终于安顿下来了,男人停止了脚下的动作,然后怔怔的愣在那里。
  随后就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突然泄了气,然后缓慢的跪在地上。
  随后便伸出手掩住了自己的脸。
  “你说的对。”过了很久他才回复到,“她……”
  随后沈墨琛又突然噤了声,只是缓缓的闭上眼睛,不说话。
  对方这短短的一句话就为自己敲响了警钟,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没想到。
  一向温柔天真又善良的苏夕颜,一定不会希望自己用这样的方式为她复仇。
  随后沈墨琛长叹一声,瘫倒在了周让的身上。
  但是他只是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沈墨琛口袋里的手机便开始作响。
  “沈少,那份视频,是拼合而成的,也就是说其实打捞苏小姐的那一段,可能是真实的,但是之后的很有可能只是拼接而成。”专家的语气有一点点激动,他急于向对方表述自己发现的这个事实。
  “也就是说……”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很快就被别人截了下来。
  “也就是说苏夕颜可能还没死!”沈墨琛的音贝在不经意间放大了几分,随后他狠狠地瞪着地上的女人,牙齿之间紧紧的咬合在一起,随后又发出一声叹息一般的呼吸声。
  “我又被何宇轩耍了!”了解到这种事实情况之后,沈墨琛突然便能理解对方为什么每次在自己报复他之后会撂下狠话。
  因为自己最大的那个把柄还被对方握在手上,何宇轩知道他总有一天可以反盘,只需要这一个把柄,就能把自己吃的死死的。
  但是这些沈墨琛都来不及细细思考了,他只想赶紧与何宇轩协商,不管用怎样的资本都要将苏夕颜换回来。
  不过他也知道对方的心思,这件事情肯定又是对方报复自己的绝佳时段。
  因为对方是一个报复心思极为强烈的男人,既然自己有把柄落在他手上,就一定要处处小心。
  所以为了以免对方耍什么小心思,自己只能从他的身边下手。
  “把郑琦抓过来,”随后沈墨琛便从周让的身上起了身,随后伸出手将周让扶了起来。
  “我相信郑琦不会轻易的背叛我,一定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何宇轩手上了,既然这样,我便可以轻易的将郑琦收买回来,而且我也想弄清楚,对方究竟是抓住了他什么把柄。”
  因为沈墨琛知道郑琦好歹也是一个自己亲自挑选的人,自己对对方的能力和忠心都有一定的见解,而郑琦同时也是一个为自己已经服务了很久的人,在一定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轻易背叛自己,而自己也绝对有这个自信。
  而且每一个背叛沈家的人,最后的结果都不只是身体上的折磨,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生不如死。
  沈墨琛一字一句的说道,随后拍了拍身上的灰,没有再度赏赐夏悠然一个眼神,只是直接出了门。
  而本来已经晕倒的夏悠然,也在铁门关上的那一刻,缓缓地睁开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