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对峙
  沈墨琛坐在座位上,一眼不发地看着被迫跪在地上的男人。
  其实有些出乎意料,抓捕郑琦的行动出奇的十分顺利,这不禁让沈墨琛有些怀疑对方是何宇轩故意放回来的。
  但此刻的沈墨琛没有说话,也没有提出内心的疑问,而脚边的男人也十分的安静,并没有挣扎或者是逃脱,而是坦然的面对这一切。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回来吗?”沈墨琛的指节扣在木椅的把手上,发出闷闷的响声,但是响声随着这一句话的说出也随之停止了,沈墨琛也随之睁开了原本闭着的双眼,黑色眼瞳死死盯着郑琦。
  跪在地上的男人半晌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的低着头,而站在一旁的两个男人突然走向前来,揪住郑琦的头发往上提迫使对方与沈墨琛对视。
  “哑了,你没有听到,我在问你话吗?”对方的行为使沈墨琛十分不满,而男人的不满也体现在他紧蹙的眉毛上,沈墨琛扬起头,由上往下俯视着郑琦。
  男人缓缓的将视线上移,然后与沈墨琛对视,随后只是缓慢又重的眨了两下眼皮,才缓缓开口说道。
  “是因为我背叛了你,我在效忠于您的同时,又被何宇轩所收买成为你身边的间谍。”
  对方说的话不假,对郑琦这种背叛过自己的人,他的确是起过杀心,不过其实在另外一方面沈墨琛也知道,郑琦不过是被何宇轩抓住把柄的傀儡罢了。
  郑琦见男人迟迟没有说话,然后再次开启了自己的言论:“所以您把我抓回来,是为了,是为了惩罚我。”
  随即沈墨琛就笑了,然后慢慢的勾下头,将自己与郑琦之间的距离不断缩小:“不假,但是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我想你成为我保镖的那一天开始,你就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是怎样的使命。”
  “保护您以及苏小姐的安全。”郑琦缓缓开口说道。
  “对,我承认我对你的确是有起过杀心,但其实我更想研究明白的是你背叛我的原因,毕竟你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贴身保镖,你的忠心以及实力都是我所见证过的,我不相信你会轻易的背叛我。”
  男人只是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郑琦的脸颊,然后便又恢复了原先慵懒的姿势,继续靠在座椅上,但是眼神中的怒意却没有削减半分。
  “这……”郑琦表现的有些为难,他不知道自己说出口之后,这个男人是否会帮助自己,但是他也知道,如果对方想动手的话,可能早就已经动手了。
  “有什么难处你可以说出来,像你这种背叛我的人,我会运用第二次,实属是不易的机会。”
  “是因为何宇轩用我的家人威胁我,他说如果我不答应作为您身边的眼线,他就将我的家人全部……”郑琦停顿的话语非常的有深意,但是也让人不难猜出他话中之后的内容。
  沈墨琛也早就猜到了对方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从自己的身边挖人。
  而且这招还屡试不爽。
  沈墨琛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原委,随后他便用手牵起郑琦的领带,突然将自己的脸凑近,而随着领带被人用力的拉扯郑琦觉得的喉咙有些近于窒息的感觉。
  “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很好奇,我不过只是花了三天时间就捉出了你,这件事情是何宇轩的安排吗,还是说是你故意为之?”
  男人的眼睛微微眯起,沈墨琛每说出一个词,他口中的气息就会喷在他的脸上,而那种压迫感也使郑琦动弹不得。
  “因为我不想再继续为何宇轩做事了,我是自愿被抓的,并没有他的计划参与,这件事情您可以放心,我绝对会保密!”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沈墨琛语气说的坚决。
  “好很好,你的态度让我十分满意,我觉得接下来的事情我不需要说你也明白你应该怎么做,我会保全你家人的安全,而你只需要继续做我的一枚棋子,帮我监视何宇轩的一举一动。”
  随后男人便松开了他的领带,使氧气可以大股大股的进入他的肺中,郑琦急喘了两口气,而后应了声好。
  “然后何宇轩的所有举动你都要按时向我汇报,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对方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一台手机,然后扔在他的面前。
  “你这台手机是完全保密的,追溯不到你的号码,而你的手机也只可以拨出和接受我的电话,所以一旦有什么紧急情况的发生,你只需要拨打这个电话,而后跟我报告就可以了。”
  随后他的手就被别人解开,重获自由的郑琦仍然保持着跪着的姿势,并没有站起,只是微微弯腰,用手将面前的手机捡好。
  “那如果我的这台手机被发现了,怎么办?”郑琦抬起头看向对方,沈墨琛只是一个眼神示意他站起来。
  “这个你不需要担心,我们会对暗号,而你只需要跟何宇轩说,这是你和你情人的电话就可以了。”随后沈墨琛就发出一声嗤笑,看着对方别扭的模样和傻愣愣的表情一种愉悦感涌上心头。
  “你和你的男情人的地下恋情,这种解释,怎么都说得过去吧?”随后沈墨琛眯起双眼,“还是说你不愿意?”
  “不不不不,”郑琦连忙摇头,然后缓缓站起身来,因为跪太久使他的双腿以及将要麻痹,站起身来时两条腿就像是被蚂蚁啃食一样,麻痛感席卷全身,
  “这是我的荣幸,”但是他还是忍耐着这种痛苦,缓缓站起身来,“我想我知道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了。”
  “很好,”随后沈墨琛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微微抬头看向他,“可是我劝你啊别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何宇轩拿着的是你父母的命,可是我拿着的是救你父母的药,你是个聪明人,我知道你会怎么选。”
  “至此以后,我将永远效忠于您。”对方的态度过于真诚,郑琦虽然没有与他对视,但沈墨琛可以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那种炙热的意志。
  “很好。”随后沈墨琛便向郑琦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但是尽量不要被发现,不然所有的事情就很难弄了。”
  男人点了点头,而后离开了大门。
  随后沈墨琛便也起了身,对站在一旁的周让招了招手,男人马上便走向前来,弯着腰将头低下在沈墨琛的面前。
  “走了,去何家。”随后沈墨琛便迈开步子,直直的向前走去。
  “沈少,为什么?”对方似乎有些搞不清男人的意图,张了张口还是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苏夕颜还没有死的事实,那我们就应该去找那个男人对峙,他这么精明的人,一定没猜到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计划,而当何宇轩将那份视频传给我的时候,就已经断定了有一天我会找上他,所以还不如早些开始。”
  那人漆黑的眸子里乌黑一片,远处的光虽然打在了男人的脸上,但是周让在此刻却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是走向前去,迎合着男人向前的脚步。
  “是我知道了。”
  沈墨琛坐上车,很快便驶向了何家,随后便一脚踹开了何家的大门。
  门口发出一声巨响,屋内的人都习惯性的回头看向门口,而门口的沈墨琛却满脸带笑,但是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显然的皮笑肉不笑。
  加上背后阴森森的天气,是这一切变得有一些恐怖,。
  因为男人逆着光,何宇轩一时没有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只知道对方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但是来者不善,他也不敢懈怠,只是缓慢的站起身来,然后下一秒便换上了一副慵懒的表情。
  “沈少,贵客呀!”何宇轩连忙迎上前,虽然说着客气的话,但是带着慵懒的动作,没有半分话中客气的意思。
  “不需要假兮兮的卖关子了。”沈墨琛嘴角那抹弧度很快的降了下来,他微眯着眼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对方的态度仍然让他不爽。
  “沈少,你是话中的意思,我可是一点都没听明白啊,我有什么关子好卖的呢?”听着对方的意思,何宇轩其实对对方来的意图已经了解了半分。
  “我是说苏夕颜……”但是沈墨琛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很快的就出声制止了他。
  “苏小姐,不是早就死了吗,沈少还真是情深,这件事情竟然记了这么久。”
  沈墨琛皱着眉,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说话。
  “哦,我这不是忘了,你抢我合同,夺我公司,这些举动都是你报复我的体现,你该做的都应该已经做完了吧,现在你又在质问我些什么?”何宇轩突然背过身,一副想要离开的模样。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苏夕颜没死!”沈墨琛斩金截铁的说了出来,然后想要伸出手握住眼前人的肩膀。
  没想到对方却突然躲开了自己的动作,然后还伸出手将他的手拍开。
  “沈少,你又在做梦了,视频我都已经发给你了,上面可是明明白白的展示着苏夕颜从死亡到焚烧的每一刻。”对方回过头一双蛇眼死死的盯着他。
  “那是你拼接的,骨灰不是苏夕颜的,你就是故意拖延我的时间,就是为了不让我见到苏夕颜最后一眼,这样子就有充分的机会将她掉包。”沈墨琛扬起头,从上往下俯视着何宇轩。
  没想到对方却突然笑了,而且笑的幅度越来越大,原先只是嘴角微微的上扬,而后便发出声音,全身都因为这个笑而止不住的颤抖。
  “真是有趣!”随后何宇轩便停止了笑声,随后还伸出手拍了拍沈墨琛的肩膀,眼底的嘲笑意味十足,而且嘴角还勾起那抹邪魅的笑容。
  “沈少,有的时候我真想知道我是应该说你在做梦,还是说你的想象力丰富?”
  沈墨琛显然不想理他,直接伸手将何宇轩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拂开,一双眼睛也死死的盯着对方,内心却又在期待着男人的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