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是真或假
  “你不需要再欺骗我了,事情的原尾应该不需要我来探究,要是我没有十足的底气,我也不会来这里来质问你!”
  沈墨琛一时被对方话中挑衅的语气惹怒了,他一手揪住眼前人的衣领,拖着男人,逼迫何宇轩与自己对视。
  双方两双黑色瞳仁紧紧的盯着对方眼睛的怒意是那么的真实。
  “沈少,不过这件事情你还真是没有猜错。”其实沈墨琛也知道这是一个自己可以翻盘的好机会,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的把柄,也是自己最大的一枚棋子。
  只要自己手上有苏夕颜,无论自己的境况有多么的恶劣,他都可以随时将这枚棋子提出来,然后再将这个男人的幻想戳灭。
  “嘿,你先放开我,”被对方突然揪紧了胸前的衣领,何宇轩觉得呼吸十分的难受,所以他只好先伸出手,将对方的手用力拽开,以使自己可以尽量呼吸道自己所需要的空气。
  “那你快点将苏夕颜还给我!”对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但是何宇轩也毫不退让,他眯起双眼紧紧的盯着对方,只是笑什么话都不说。
  “沈少,这难道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何宇轩张了张嘴,两人的眼神仍然死死的盯着对方。
  苏夕颜的确是男人心中所需的那一部分,任何人都无法代替,只是脑海中微微料想苏夕颜即将就要回到自己的身边,沈墨琛的内心就止不住兴奋地发抖。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沈墨琛会低声下四的求人,不代表他会放下身段央求何宇轩将苏夕颜还给自己。
  “条件。”于是沈墨琛收起脸上的愤怒,揉了揉被对方抓得死紧的手腕,“既然你将她留了这么久,一定就是为了今天这一日有资本可以给我谈条件。”
  “沈少果然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自然就是舒服。”何宇轩笑了笑,然后故作轻松的模样,回到了桌子前,然后慵懒的坐下,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沈墨琛。
  沈墨琛皱了皱眉,虽然对方的这种态度让自己十分不爽,但是一想到男人的手上还有着自己的把柄,沈墨琛就没有办法轻举妄动。
  “我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你将之前购买的我的公司以及强夺的我的合同交还给我,我就可以将苏小姐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好。”在对方话说完的那一瞬间,沈墨琛便直接出口答应,没有任何的犹豫,语气十分的决绝。
  而何宇轩嘴角那抹笑容越来越大,果然他没有猜错,苏夕颜就是沈墨琛最大的弱点,而沈墨琛的这个弱点现在正被自己握在手心里,而沈墨琛不知道的是,更大的骗局正在等待着他。
  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
  “那不如这样吧,那你以前最信任的保镖来护送苏小姐回家,你总信得过郑琦不会对那个女人做些什么事别的事吧?”
  对方眼中的挑衅意味十足,但是沈墨琛现在没有别的心思去管何宇轩的葫芦里卖什么药了,因为男人只要是微微想象苏夕颜马上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身边的那个景象,他就觉得自己的内心一阵慌乱。
  这并不是害怕或者是紧张,只是因为苏夕颜马上就要回归自己的怀抱的那种兴奋与喜悦。
  在对方承认苏夕颜还没死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女人是真的还活在这个世上,沈墨琛就知道自己的期望没有错,他就知道苏夕颜还没有死。
  而那个他的太阳,马上就要回到自己的身边。
  沈墨琛随意点了点头,随后招了招手,身后的周让便举着一沓文件向他们走来,随后将那一台文件放在桌子上,什么都没有说,就直接退了出去。
  “这些就是所有我收购的你们何家公司的契约,我和你交换的条件我已经做到了,就看你是否履行你的诺言。”
  何宇轩的脸上没有带笑,但是眼睛里带了几分兴奋,随后何宇轩眼睛眨都没眨的盯着桌子上那一沓文件,然后舔了舔上唇,便直接转过头去。
  “我当然会,毕竟诚信才是商家最可贵的品质,你放心,稍后就会送到你们的府上。”
  而何宇轩看着桌上的那一沓文件,眼睛里的笑意越来越浓,而嘴角的笑容也逐渐放大,随后男人便装出像之前沈墨琛挑衅自己的那样伸出手,想要与男人握手。
  “合作愉快?”何宇轩将手在沈墨琛面前挥了挥,满眼带笑的看着他。
  沈墨琛只是轻轻瞄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并没有伸出手来与对方握手,而是直接绕过对方,冷冷的回了一句:“合作愉快。”
  随后沈墨琛便抬起脚走出了门。
  而就在沈墨琛的脚迈入自家大门的那一刻,身后很快就有一辆车停下,男人惊讶的回过头,他没想到对方的速度竟然会这么的快。
  随即沈墨琛就赶忙迎上前,因为太过慌乱,脚下的步子都显得有些滑稽。
  因为这一连串的动作,使男人的步伐都显得有些磕磕绊绊,明明只是几米的路程,却好像走了十分钟这么长,沈墨琛无法平静自己慌乱的心,自己的心正因为马上就要见到她而激动的猛烈跳动着。
  车子才刚刚停稳,沈墨琛便急忙站在了车门前,然后随即便帮苏夕颜打开了门,坐在车厢内的苏夕颜似乎对男人的这种行为有些惊讶,所以只是傻愣愣的坐在那里,没有下一步的举动。
  开车的人正是郑琦,但男人反过头看了一眼沈墨琛之后,就回头并没有说话。
  沈墨琛此刻只觉得自己看见苏夕颜的同时,所有的东西都安静了下来,就连带着自己内心那颗慌乱的心也一起平静了下来。
  所有的东西好像都恢复了它原本的颜色,沈墨琛大张的嘴巴喘着粗气,瞪大着眼睛看着苏夕颜,因为兴奋眼睛里还微微一出了一点泪水。
  就是许久未见的苏夕颜,女人好像一点模样都没有变,还是那双清澈的眼睛,温柔的眼。
  沈墨琛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将苏夕颜迎了出来,对方对男人的这种举动有些受宠若惊。
  但也只是任由着对方牵着自己的手,没有进行任何反抗的动作,而沈墨琛就那样死死的盯着苏夕颜,嘴角带着笑,眼神以及手上的动作都那么的温柔。
  仿佛对方就是一个瓷娃娃,下一秒就会被损坏。
  苏夕颜的嘴巴张了张,随后吐出了一句话:“你都挡在门口,我要怎么出去?”
  这时的沈墨琛才恍然大悟一般的侧向一边,而后握紧了牵住苏夕颜的手,将女人慢慢的拉了出来,只是刚出来苏夕颜却因为不稳,便摔了一个大趔趄,直接倒在了沈墨琛的怀里。
  沈墨琛刚刚还沉迷在对方的嗓音中不可自拔,就在刚刚那一刻,男人只觉得苏夕颜的声音是世界上最甜美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比,而且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是那么的悦耳。
  沈墨琛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了,但是就在他还没有从对方的声音中缓过神来,苏夕颜就直接倒入了自己的怀里,沈墨琛不禁对对方的这种投怀送抱的行为有一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感动和惊喜。
  沈墨琛用手轻轻抚摸着苏夕颜的背,轻声在女人耳边说道:“没事吧?”
  “当然没有事,摔在你的怀里,怎么可能会疼呢?”对方笑了笑,嘴角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听到对方的话,沈墨琛也一时有些愕然,因为在男人的记忆中,苏夕颜从来都不曾说过这样的情话。
  但是沈墨琛很快只将这种行为认为是女人想念自己的表现,这么一想,沈墨琛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
  摸了摸对方的手,才发现女人的手腕似乎更细了。
  沈墨琛皱了皱眉,随后打量了她一番,而苏夕颜却因为突然被对方这样上下打量,而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一只手轻轻地揪住衣摆,而后低着头,不敢与沈墨琛对视。
  沈墨琛看见女人这副模样,以为是自己吓着苏夕颜了,随后便伸出手摸了摸女人的头发,随即沈墨琛便发现原先女人本来就巴掌大的小脸更加的瘦了。
  这让沈墨琛不禁有些心疼,随后吻了吻女人的额头,说道:“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吧,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你看你说了这么多,回去之后那张姨好好的给你补补。”
  随后苏夕颜便扬起了头,笑着应了声好。
  沈墨琛一边搂着女人的腰,一边将对方带进了屋内,一进到房间内,苏夕颜全身却微微颤抖了一下,像是突然怔住了一般,看着眼前的房间过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我想先去上个厕所。”随后苏夕颜便挣脱沈墨琛的怀抱,看着男人而后局促的笑了笑,随即便走进了厨房。
  沈墨琛对对方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为表示有些吃惊,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全当做是苏夕颜刚回家后的紧张。
  毕竟苏夕颜与自己已经有那么久都没有见面,男人不知道苏夕颜的生活是怎样的,男人也想了解何宇轩到底是怎样去对她的,苏夕颜到底吃吃了多少才能回到自己的身边?
  苏夕颜发现这里是厨房之后变怔了一下,然后走出厨房门,站在客厅里迟疑了好久都没有迈出步子。
  这个行为随即就引起了沈墨琛十分大的怀疑,就算苏夕颜有些不适应,但是她好歹在这个家已经住了几年,房间内的布局女人应该十分的熟悉了才对,不应该像一个初入茅庐的小女生一样羞涩和不安。
  沈墨琛蹙进了眉头,然后看着苏夕颜的后背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番。
  这个人是真正的苏夕颜吗,应该是真的吧,起码看女人的外貌,嗓音和身材跟原先来比都没有什么非常大的变化,但是对方有一些细小的动作,却又让沈墨琛觉得有些不对劲。
  就比如说之前苏夕颜说的那番话,或是现在对房间内格局的不熟悉,都让沈墨琛心生怀疑。
  随后对方回头看着男人,与沈墨琛对上眼神,笑着对他吐了吐舌头,“厕所在哪呀,我忘了?”
  但只是这一个笑就打消了沈墨琛全部的怀疑。
  这笑是这么的温柔,就像是很久之前,女人总会对自己做的那样。
  “一直往前走,然后左拐,这个都记不住了吗?你真是个傻瓜。”沈墨琛笑了笑,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的意味。